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432章  东窗事发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2650 字

随国公杨坚幼时贫苦,生长于寺庙之中,养成了勤俭节约的好习惯。兼之带兵有方,作战勇猛,也深谙韬略,有他在,北周这条大船,才得以后来居上,又一枝独秀,横扫华夏之北,乘风破浪般地勇往直前!

因其为官清廉,国相府中本无甚金银财宝。只因大权在握,那些个同僚权臣,有意巴结,趁他长期带兵在外,以各种借口送礼为名,将源源不绝的财富送入国相府。

杨坚妻独孤氏,聪慧贤达,得知因长年征战,大周国库早已被掏空,只想拿这些不义之财,当作军饷,发往前线,让丈夫杨坚的日子好过一点。是以来者不拒,将这些百官送来的重贿一一收下,然后封存在府库之中。

独孤氏本想让刚从前线返回的杨坚,亲自处理这些财物,哪知杨坚一回来,便立即去了皇宫,看望染病的周宣帝,同时也忙着处理一些政务,替卧床不起的宣帝分担起来。于是,此事就这样被搁置在一旁。

这次杨坚出城狩猎,也是有一些深意的。宣帝染病的消息像是长了翅膀似的,早已传遍了整个北周的辖地,甚至北齐、后梁包括南朝的陈国,也通过安插在长安城中的暗探,得知了此事。

为了稳定人心,外带耀武扬威之意,杨坚才在百忙之中,上演了出城狩猎这一场戏。借此意向北周的无数军民,以及那些个敌对国家宣告,纵是宣帝有任何不测,北周有他杨坚在,同样是实力强横,固若金汤!

哪知杨坚前脚刚走,独孤氏封存在府库中那无数的金银财宝,被王风拿走了近一半之多!

第二日清晨,一阵密如骤雨的马蹄声划破了整个长安城的宁静。城中居民睡眼惺忪地打开门窗,惊慌不已地自缝隙中向外面瞧去,只见一队队带甲骑兵疾驰而过,为首的数个长官模样的口中还不时地喊道:“封锁各个街道出入口,对过往行人严加盘查,四城八门不得开启……”

不多时,各队骑兵蹄声隆隆地去了,而更多的持戈步兵整齐划一的踏步而来,顷刻间占据了各道街口,剩下的,便是挨家挨户地敲门。一时,只听“砰砰蓬蓬”声自四面八方响起,还伴有兵士的大声喝骂,以及众百姓的尖叫,孩童的哭声。

“发生什么事了?”还未被敲门打扰的人,均是心中惴惴,不安地猜测着。

“哐哐哐”,一阵震耳的敲门声响起,邀月酒楼的掌柜霍然一惊,连忙从床上爬起来,随便披上一件衣服,趿着鞋打开房门,冲着外面吼道:“你们几个是猪么?外面这么大的动静都没听到?睡得跟死人一样!”

一个伙计笑嘻嘻地从一间偏房中钻了出来,连忙下楼去开门。

“谁他妈吃饱了撑着?大清早的不让人多睡一会儿!”掌柜抖着一身肥肉,重新关上房门,又打了一个哈欠,再次掀开被窝,躺了下去。在他看来,有大老板在,至少在这长安城中,还没有人敢上邀月酒楼来闹事。

大老板与现任车骑将军杨素,甚有渊源,是以邀月酒楼,不仅是长安城中最大的酒楼,也是分楼最多的一个金字招牌。而且,除了饮食住宿,长安城中的数处赌坊和青楼等娱乐场所,也是大老板一手开办的。

想到这里,胖掌柜面露微笑,便要再次睡去。正在这时,一声“蓬”的巨响传来,跟着又是“哐啷”一声,楼下开门的那个伙计像杀猪般地嚎叫道:“掌柜的,快来……哎哟喂……”

胖掌柜火冒三丈,掀开被子,穿好衣袍鞋袜后,这才一面骂骂咧咧的,一面开门走了出去。“谁他妈的不长眼?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你们人呢,还不赶紧抄家伙上……”

如此大的动静,要说谁还能睡着不动,那真是死人了!酒楼中住宿的众客人纷纷打开房门,探出个脑袋,伸长着脖子向楼下望去。

胖掌柜刚来到楼梯口,一眼扫过,立即收起了满面怒容,笑容可掬地走下楼梯,来到大厅。只见那个开门的伙计鼻青脸肿地站在一旁,一张大桌已经四分五裂,散了一地,酒楼的那两扇气派的朱红色大门,也歪歪斜斜地挂在门框上,似乎随时会垮落下来。

数十个酒楼的伙计,一声不吭地站在一角,那些个棍棒铁锹等物,也扔在一旁。一个年青的武士全副盔甲,冷冷地手按腰间刀柄,站在门口盯着厅中的众伙计一言不发,其身后,还有两队人马,将酒楼大门堵了个水泄不通。

“原来是军爷们大驾光临……哈哈……”胖掌柜来到武士面前,抱拳含笑,神态可亲。“不知军爷是那位将军的部下,来敝楼有何贵干?”见武士不理不答,胖掌柜冲着伙计们吼道:“还愣着干嘛?去去去,摆酒上菜,我要跟这几位军爷好好地喝一杯……”

“不用!”为首的那个青年武士冷冷地开口道:“我等是国相府随国公的府卫。这次来,是搜寻巨盗。把此楼中住宿者的登记薄拿来,我要逐一核实!”

“随……随国公府……”胖掌柜脸色发白,心知这些人,便是车骑将军杨素也惹不起。只得老老实实地拿出登记薄,双手呈给那名青年武士。

“各位,都醒着吧!呆在自己的房间里,不要随意走动。否则,后果自负!”青年武士冲着楼上各住房吼道。随即一摆手,身后两队卫士“蹬蹬蹬”地鱼贯而上,木制的楼梯,顿时一阵“咯吱咯吱”地震晃不已。

胖掌柜眼角一阵急跳,却也无奈,便是这些随国公府的丘八,将整座酒楼拆了,有苦都没地方诉!

王风、项坤、陈小石三人,此时正呆在邀月酒楼的一间上房中。三人相视而笑,已知东窗事发,却并不将眼前的一切放在心上,但要是不出手、或逃或走,一时也想不到什么好的办法。看来,也只好随机应变了!

却说长安西城,站在城头上的守军,见远处尘土飞扬,旌旗蔽日,当即扭转头来,向城下喊道:“丞相狩猎回城,快快开启城门!”

“不是说城门紧闭么?啊……丞相……随国公……”城门守兵回过神来,连忙撤去横栓,一阵沉重的隆隆声中,吊桥放下,高大厚实的城门,也终于缓缓打开,而这时,无数铁骑,已如疾风般地卷至。

“轰隆隆”一阵急响过后,漫天的尘沙飞扬中,众骑已然进城。

刚入城门,原本四骑并行的阵容,顿改成一字长蛇形,一溜的单骑,放缓了速度,答答地向城内行去。

“恭迎丞相狩猎归来!”守城将士,一阵齐齐高呼。一匹白色的高头大马上,一个银甲闪亮的中年人面含微笑,向城中军民点头招手。此人不到四十岁年纪,黑髯如柳,龙眉凤目,举止之间,自有一股夺人的英气,又极显雍容之态。这人,便是北周的擎天柱,丞相随国公杨坚了!

见城中戒备森严,过往行人均受到盘问,杨坚一勒马头,整支骑队立即停止前进。眉头一皱,刚想问话时,只见一名自己熟悉的府卫急步上前,单膝跪地奏道:“禀丞相,相府昨晚遭逢巨盗,所失颇多……小的们正在盘查,搜寻全城,定要将巨盗拿获……”

“被盗?所失颇多?相府有那么多钱么?”杨坚略一思索,猛然大悟。刚回来时,便听发妻独孤氏提过此事,因自己忙碌,便搁置了下来。

“是何人所为?可有眉目?所失究竟有多少?合府上下有没有伤亡?”杨坚淡淡地问道。

那名府卫见杨坚一连数问,一时倒也回答不上,只得尴尬地低头跪在地上。这时,数名长官模样地一路小跑了过来,一一跪奏,将自己所掌握的情况,细细地陈述了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