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438章  含沙射影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2814 字

“不敢!不敢!”湘南土地见王风语气有礼,直有受宠若惊之态,“既然大神过问,小神这就将事情经过详说一番,然后请总执大神亲自定夺!”

王风身为青、金、蓝三宇总执法大神,兼之手持青宇、弱水二令,其身份与青宇神帝相当,而实权却比神帝更大。本身修为已是三宇第一人,而麾下五百三宇执法使,也尽是实力强横之辈,加上天道盟演武堂,如今也是力压三宇无数宗门的魁首存在,如此一来,王风虽非神帝,实际上却是超越神帝的存在了!

“人界诸国,各有其信奉的神明护佑,只不过这些或强或弱千姿百态的神明,除了诸神大战中消殒的廖廖数位异神,如光明神等,其教义仍然存在人界外,其他的异神都处身于异维空间中,不在原宇之内,也难一一道足。我们与其之间,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湘南土地由远及近,由浅入深般地娓娓道来。

“就在数百年前,自异维空间中来了数位神明,降临我华夏,欲强播其异端教义。被上界得知后,立即派兵将其击退,念在他们修行不易的份上,却也留其一命,并警告他们,不得再来……”

听到这里,王风暗暗疑惑,心道怎地从未听说过此事,一想过后,随即了然:“是了,数百年前,那时我还不是执法神,只怕也未出生……诸神纷争,自亘古以来,那是常有的事,只不知此事与四大邪地又有何关联……”

只听湘南土地继续说道:“哪知那数位异神,却悄悄地留了一手,在离去之前,于华夏的四处地方,偷藏了他们的四个随从,不过是修为低浅的弱小神明……”

听到这里,王风三人已经大致明白了。华夏的四大邪地,正是这四个弱小神明所开创,由于青汉诸神实力强大,是以这四人不敢明目张胆地发展邪教,只得在湘南、川南、云贵等四处深山丛林中进行小范围的传播,后来便成了华夏的四大邪地的存在了!

“眼下四大邪地,除了潜处云贵的五毒、巫蛊二地相互征战,只想吞并对方而无暇为恶,也为恶不大外,此处的鬼蜮之地和川南的蛇人之地,趁华夏诸国的连年战乱,我道教和佛教势微之际,壮大迅速,令华夏百姓在遭遇战火的涂毒之余,也倍受其摧残,苦不堪言……”

王风听到此处时,当即愤而插口道:“次神五君是干什么吃的?见人界尤其是我华夏百姓如此惨状,竟然不闻不问么?”

湘南土地见王风面带怒色,连忙又伏地跪拜不已,再抬头时,脸上略显尴尬之色,回道:“只因……只因大神有令在先……所以……所以……”

王风见状,已是恍然大悟。原来他实是有令在先,对于人界之事,其它界面不得插手干预,以道教佛教之昌盛,足以应付人界的一切邪祟魍魉。

哪知就在不久前,华夏各国轰轰烈烈地展开了灭法运动,致使道、佛二教受到了重创。二教弟子自顾不暇,哪还有余心去理会捉鬼驱邪之事?于是,四大邪地趁此良机,又失去了正道的压制,迅速地壮大起来,且为恶愈重。

“请起!是我冤枉了次神五君!”王风让湘南土地起身后,又道:“如此看来,那来自异维空间的神明,并不是神明,而是邪物了!”

“说是邪物,也不尽然!”湘南土地见王风态度谦和,胆气顿壮,开口道:“因为他们在四地播下了各自的教义后,便立即离去,再也没回来过,任由四地自行发展,而且这四地的教义中,都有共同的首条,那就是不得滥用教术残害生灵!”

“之所以四地如今作恶多端,那还是因为这四地之主或驭下不严,或胡作非为。在这四地之中,眼下也全都是我华夏的子民,只不过是数百年下来,其举止行端与四地之外格格不入罢了!而且,这四地的子民,除了行举邪异外,其余的则与正常人一样,早与外面通婚往来……”

“至于为恶者,还是少数,其他百姓知道这四大邪地,只要不靠近或深入其中,自可无虞。而此鬼蜮之地也不敢过份,于是捉来无数的孤魂野鬼留为己用,同时利用死气,封锁方圆百余里,让众生灵不得靠近。至于其中子民,则深藏其中,自可通过秘道出入……”

“但近年来,百姓受其害者日众,以至渐有泛滥之象……要是华夏中我道教或佛教昌盛,此小事耳……”湘南土地说到这里,不禁暗叹一声。

“二教在人界已是元气大伤,非数十年时间难以恢复如初。而在这数十年之内,不知有多少无辜百姓遭殃!”王风挥手道:“此事既然被我碰上了,说不得要管上一管。你去罢!”

湘南土地顿首,复化为一缕白烟,没入地中不见。

“咱们四人分头行动!坤儿去川南蛇人之地,小石你去五毒之地,我带着昆仑奴,先在此地查验一番,然后再去巫蛊之地。”王风一面说,二人一面点头。

只听王风又道:“记住!只除首恶,休伤一个百姓!但这一切,以保持人界的空间稳定为前提!遇有难以决断之事,咱们随时用念力商量着办!”项坤、小石二人闻言,顿时大喜,连忙行了一礼,然后略一辨认方向,齐齐闪身而去。

待二人走后,王风以念力相告昆仑奴:“待会儿,你不可离我身旁五尺,以免遭逢意外!”昆仑奴心中暗自惊疑,但还是点头答应。

冲着陡峭的山壁,王风淡淡地轻喝一声:“开!”话音刚落,在昆仑奴惊诧的目光中,偌大的山壁隆隆有声,缓缓地分了开来,似是被劈成了两半,露出一道高不见顶,宽近十丈的门户来。随着缝隙越来越大,里面已有光亮透出,而四周的鬼气,也是一阵急剧地翻腾。

二话不说,王风抬步便行,向打开的山门行去。昆仑奴有了王风适才的提醒,连忙跟上,果然与王风相距不过五尺。

二人进入门户,行不过数十步,便穿过了山门,只觉眼前一亮,一片宽广的沙漠,赫然出现在眼前。

“原来,这道山门,乃是通往另一处的空间通道!只不知此处是否在人界之中!”王风静静地站在原地,念力略一扫探,再运用心神之力计算一番,立即明白,此地还在湘南深山中,只不过是另外开辟出的一方异维空间。

“毁去这一方空间,将鬼蜮之地连根拔除,实是容易,但其中还有无数百姓居住,这倒让我有些投鼠忌器了!”王风暗忖一阵子,带着昆仑奴,一步踏上了沙漠。

沙漠之上,并无日月星辰,是以天色甚是阴暗,却也让昆仑奴看得分明。二人脚踩沙面,“沙沙”有声,一步一个脚印地向前行去。行了不久,一团绿光突兀地自前方的沙地中冉冉升起,既大且亮,宛如一轮绿色诡异的太阳。

王风像是没有看到似的,脚步一发不停地向前行去,而昆仑奴,看着这团绿色的火球,眼中浮现出一片迷茫之色,不禁停下了脚步,呆在当场。在这团绿光的照射下,昆仑奴的身后,拖现了一道长长的影子,随着绿光的闪烁,摇摆不定。

忽听前行的王风,口中喝道:“尔敢!”头也不回地反手一指,“嗤”的一声轻响,一道指风没入昆仑奴身旁的沙地中。跟着一道尖啸声自沙地中发出,凄厉尖锐,甚是刺耳,一团黑糊糊的东西迅速地窜出沙地,就在昆仑奴的脚后跟处,不停地蠕动着。

而昆仑奴这时眼中的迷茫之色更浓了,身子一软,就往地上倒了下去。

王风回过头来,一手虚抓,将昆仑奴带至身前,然后定睛向那团黑糊糊的东西看去。随即冷笑道:“含沙射影?果然是鬼蜮伎俩!”将手掌按在昆仑奴的背部,轻轻一带,一缕黑色的烟雾顿时凝结在王风的掌心,流转不停。

王风凝目注视掌心的黑色烟雾,心念略动,一点白芒立即闪现在黑色烟雾之中,只一闪,烟雾中的如墨黑色尽褪,只留有一缕雪白的雾气,然后被王风复按向昆仑奴的背部。待王风的手掌离开其背部后,掌内空空,什么都没有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