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468章  观中情势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2497 字

一路行来,行人廖廖,只有车轮辚辚和马踏山道之声,回荡在深谷险涧中。行了一阵,越往上,山道越窄,而路亦越发险峻,王风无奈,遂带同二女下车,将一车四马收起后,三人举步向前,继续沿着蜿蜒小道,盘曲而行。

以三人脚力,纵是修为尽封,也是身轻如燕,飘忽若风。浑不知过了多久,三人绕过一道山壁,一座红墙青瓦、白阶黑柱的道观,已然跃入眼帘,而回首俯望,只见脚底云雾缈缈,远处群山,已如蚁蛭。

在此道观之后,生有一峰,高插天际,形如巨柱,这便是天柱峰了!

王风放开念力,轻轻一扫,顿将整个方圆数十里的武当山,尽然笼罩,其中一草一木,一砖一瓦,莫不明了于胸!

因准备长住此山,王风将此山的整个地形记下,想寻一处静雅之地,作为自己的居所。

三人脚步未停,径直朝道观行去,刚至石阶前,只听得观中传来一阵呼喝声,然后便是乒乒乓乓的兵器相击之声。

“怎么还动起手来了?”王风眉头一皱,足尖点地,数十级石阶一晃而过,二女连忙跟上。适才念力扫控中,王风早已发现观中聚了不少人,当时并未留意,哪知转眼之间,众人便开始打斗起来。

三人闪身进了观中,只见偌大一间观堂,包括屋角后堂门口等处,此时已聚满了近千人,略一打量,便知这近千人,隐约分为三方,相互之间也只隔有数丈远。其中数人正在当中空地上激战不休,手中兵刃晃眼,一招一式,卷带起“呼呼”的劲风响起。

三百余名道士,大多面黄肌瘦,身形单薄,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战战兢兢地聚在观堂一角,一言不发地观战;在众道士对面,也站有近三百人,服色各异,或执在手中,或背挂在身上的兵器,也是杂七杂八,其中还有些许形状怪异的奇门兵刃;

最后一方只有两百多人,除了只有数人一身褐色布衣,其他的均是执戈带甲的士兵。此方人数相比另外两方而言,人数虽然最少,但阵容齐整,极具威势,显是训练有素,又身经百战的精兵。

在场中激战的四人,一眼望去,便知是两方在对攻。一方是一男一女,均是手舞钢刀,攻守有度;另一方则是一位褐衣中年人和一名带甲士兵,中年人空着双手,神态悠闲,出手如电,锁、扣、拿、捏、砸、劈之间,招式灵巧,穿插随意,使的正是空手入白刃之技,显是武功了得;

而那名带甲士兵,出人意料地是手拿一柄青光闪闪的长剑,刺、抹、展、削有板有眼,剑光闪烁,剑穗飘飞,俨然有名家风范。大凡士兵,所用兵器或刀或枪,又惯于群斗,却没想到眼前这个貌不惊人的青年士兵,居然还是一位用剑高手。

见王风三人进来,众人均是冷冷的看了一眼,遂没多加理会。只不过在看到妮子绿珠二人时,眼中一亮,大概是惊叹二女的玉面花容。但区区三人,自然哪一方也不会放在心上,还以为王风只不过是一位上山祈福的香客。

“啊哈……你们这些反贼,一群乌合之众,居然也想染指武当山!”士兵中为首的一名褐衣老者,冲着右侧那近三百服色各异的人冷笑不已,“你们的瓦岗老巢,已被王大将军攻破,贼魁李密死于乱军之中,而你们这些漏网之鱼,兀自死不悔改,顽抗到底,今天,若将你等悉数擒杀,那将是大功一件!”

“我呸!”人群中一名黑衣大汉立即反唇相讥,“杨广昏君无道,祸国殃民,今天下十有九反,大隋江山已是朝不保夕,摇摇欲坠!你们千鹤堂也算是江湖上有头有脸的门派,却一向甘为朝庭走狗,助纣为虐,为虎作伥,更用卑鄙无耻的手段,残害了多少武林同道!”

“哼,你们恐怕还不知道吧,我们魏公已经攻下了东都洛阳,什么死于乱军之中云云,不过是你在嚼蛆罢了!而唐公也占据了长安,杨广已无退路,死期将至!你们这些狐假虎威的鼠辈,就等着与杨广陪葬吧!哈哈……”

王风已在一旁听得明白,得知在场三方,一方乃是武当山道士,一方是朝庭人马,以千鹤堂的褐衣老者带头;另外一方,便是盘踞在与此相距不远的豫境内瓦岗寨的义军了!只不知这势同水火的双方人马,齐聚武当山所为何来?

“蓬”“嗤”两道声音连连响起,跟着又是“当当”兵刃落地之声传来,两道人影闪退,那义军一方的一男一女,各吃了褐衣中年人的一掌和青年兵士的一剑,已然带伤闪退。

褐衣老者见状,适才被黑衣大汉的讥讽引发的怒火顿时消退了许多,只见他仰面笑道:“逆贼一派胡言,徒逞嘴皮子利索有个屁用?今天让你们知道,纵然王将军一时失利,你们终将会被天朝大军剿灭!来人,将这群逆贼格杀勿论,朝庭必将重重有赏!”

众军士虎吼一声,列队向前,而瓦岗义士也各各兵刃出手,不退反进,均是一副凛然之色。眼看一战混战即将爆发,此道观虽大,终将不保,而道家清净之地,只怕成了血腥的屠场了!

退居一角的众道士中,其中一名老道高声叫道:“诸位且慢!此处岂是你等厮杀之地……你等若要打斗,外面有的是地方,何苦跟我们这些出家人为难?此道观若是被殃及,真武大帝定会显灵,惩处你等,那时,悔之晚矣……”

老道正是此观的主持道长,年岁既大,又德高望重,奈何空有一肚子的道藏道经,却因天资所限,修为低浅,便是手下的数百道士,也是只知“坐而论道,纸上谈兵”,而不知以武护道之理,是以众武当道士虽满腹经纶,却都是一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文道”,眼见瓦岗群雄和朝庭虎狼之兵齐至,哪里还有自保之力。

老道也是硬着头喊出这一番话,自己早已是瑟瑟发抖,哆嗦不已,气不壮,理难直,不说在场中人对此嗤之以鼻,便是王风也是暗暗摇头。

没奈何,王风只有亲自出手了,若是让绿珠妮子二女上,难保她们手下无分寸,若是造成伤亡,那便有违初衷。

“住手!”一道声音淡淡地响起,众道士听在耳中,自是无恙,而准备混战的双方,只觉一道炸雷窜入耳中,不由地一个哆嗦,短暂的失神后,手中兵刃再也拿捏不住,纷纷掉落地上。有的竟砸中了自己的脚,一时疼痛不已,哇哇大叫,乱成一团。

王风轻喝一声后,又略略放出一股威压,其重如山,其寒似冰,一阵席卷过后,双方靠前的数十人,正当其中,哪里抵受得住,“扑通扑通”一阵急响,均是双膝一软,身不由己地跪了下来。其余人虽然依旧站在原地,却也是心跳如鼓,脸色发白。

适才的那道炸雷,直似窜进了众人脑壳里爆响,令其心颤神栗,竟有灵魂出窍之状。一阵晕乎乎过后,已是冷汗涔涔,血虚气短了!

王风背负着两手,带同二女,不紧不慢地来到堂前空地上,脚步一顿,环顾众人一眼,又道:“此非打斗场所,你们还是走吧!以后也切莫再来!否则……”说到这里,王风轻轻的一跺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