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485章  对峙堂中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3012 字

深邃幽黑的太虚中,王风正在专心致志地绘算着玉寒九界的空间坐标,包括各界面之间的直线距离、方位以及选定最佳参照物,对其实行空间定位。

正在这时,一道浅黄色的流光急划而至,只一闪,便消失不见,其速之快,实是王风生平仅见。再次出现时,那道流光已化为一团光影,变幻在王风身旁,闪烁一阵子后,一名黄衣老者的身形,立即出现在王风面前。

虽然这名黄衣老者的身形,只不过是一道投影,但眉目发须,纤毫毕现,栩栩如生,直与实体无异。

“啊……洪五前辈?”王风一惊,遂躬身行礼,以念力传音道:“在下参见前辈!不知前辈缘何到此?”

“王小友不必多礼!”洪五捋须而笑,比上一次在极苍傲锋界见面,洪五对王风的态度,和蔼了许多。“鸿蒙之门开启日期临近,老夫先来瞧瞧!顺便与你商议一下。”

“哦?鸿蒙之门开启也是前辈主持么?”从风甲的记忆当中,王风得知归元府内,洪五便出现过一次,后来结合他的身份一猜,便知那次归元府开启,正是洪五主持的。

洪五点了点头,问道:“天尊道那名偷潜进来的高阶,到现在都没有线索么?”

“初步判断,天尊道那名高阶,用夺舍之术改形换面,定是潜伏在人系八宇中,而我麾下的俩名执使,估计也是命丧其手!”王风微叹一声,又道:“但在下查遍青、金、蓝三宇,都没有发现其蛛丝马迹,所以推测,其很有可能,藏身在另外五宇……”

“嗯!有道理!”洪五表示同意王风的这点推测,沉吟一番,又道:“此事你需留意,若发现其踪迹,莫要轻易打草惊蛇,速速上报为妥。因为那名高阶的修为,我等判定,最低是无境高手,即便他因夺舍,一身修为大打折扣,其实力比之上古只高不低!你现在还不是他的对手!”

“无境?上古?”王风不禁骇然,遂问道:“可上古修为,人系八宇中能容身的界面可不多啊?”

“老夫估测,他要么自封修为,要么另有秘术!”洪五双目中忧色一闪,道:“天尊道很强大,强大得可怕!无论是其综合或个体的修为、实力、战力乃至术法阵禁等,远非我人尊道所能比及的!所以鸿蒙之门一事,势在必行!成,则我等还有一战之力;败,我人尊道离灭亡之日已不远矣……”

“那天尊道无境高阶,便是冲着鸿蒙之门而来的么?他……他要是突然发难,我人系八宇,能剩有多少界面啊……”王风忧心忡忡,像是对洪五发问,又像是自言自语。

“这次,那天尊道无境高阶,不一定是冲着鸿蒙之门而来的,而且,也不会轻易出手或暴露身份!”洪五摇了摇头,双目看着无垠的苍宇,“刚开始,我们得知这一消息时,第一反应也是认为,这名无境高阶是针对鸿蒙之门而来,后来细细一想,商议一番后,觉得可能性不大……”

“第一,自他们的青天使被我等拿获后,天尊道定然得知了消息,且断定我们早有准备,焉能再蹈袭覆辙,送菜上门?不过也不可不防!第二,若是其偷潜进来,只是为了毁灭苍宇、大开杀戒,一来破坏力有限,还不够大,而我人尊道也承受的起,二嘛,当他动手时,我们便会立即发觉,不会给他足够的时间,来毁灭更多的苍宇、界面!”

“所以,他的使命,很有可能是潜伏下来,暗中发展自己的势力,到时二尊道开战,他从我内部突然发难……这种打击,才是防不胜防,也是我等最致命的!”洪五说完,若有所思地看着王风不语。

王风点头不已,深以为然。二人又谈了一阵子,洪五这才离去。王风定了定神,遂继续绘算起来。

却说傲寒堂中,寒梅六女被玉凤的突然出手,立遭其元力禁锢,难以动弹,眼看众弟子闪掠而至,六人被擒在即。

妮子时空法则急运,一声娇喝,顿时将自己的禁锢解除,抬起纤手,伸出一指,冲着近前的数名弟子连连虚点,同时轻喝道:“静静静静……”一层银雾狂卷而出,所拂之处,众弟子摆着各种诡异的姿势,定在当场!

而后面的十数名弟子收势不及,依旧晃闪了过来。不及多想,妮子再次伸出一指,空间法则狂运不休,玉指疾点之中,金雾暴涌,再次将那十数名弟子定住。

一次禁锢二十余名金仙之境者,已是妮子在不用法器之下的极限了!而所禁锢的时间,也有限的紧。纤腕一翻,一只银光闪闪的法器,平空祭出,转瞬之间,银色的光雾,已经弥漫了整个大堂!

时间沙漏,被妮子使出来后,便是修为最高的玉凤,在这一刹那间,竟也有行动呆滞之感。至于场中的所有人,哪里还能动弹半分,纷纷摆着各种各样的姿势,一动不动地定在那里,只有两只眼珠在眼眶中乱转。

此时在场中人,仅仅只有妮子一个人能动,只见她娇躯轻晃,于一动不动的众人中穿梭自如,后又回到原地,妙目中莹光闪闪,看着惊骇莫名的玉凤不语。虽未开口说什么,但这一番举动用意则很明显,若是此时妮子动手,呆若木鸡任人宰割的众人,能有几个幸免?

玉凤全身神元狂涌,“轰”的一声,终于冲破了时空法则的禁锢。但她依旧坐在那里不动,虽与妮子对视良久,却沉默不语。毕竟她是太上的修为,在场中人,以此修为最高,而妮子的修为,还在太中之境徘徊,若无时间沙漏,自不是其对手。古境之下,一级之差,实力悬殊是比较大的。

“想不到……”玉凤于此时,终于又开口,一丝懊悔之色,自其玉面上悄然划过,“一个有了自主意识的宝物,不仅与人无异,其修为竟也至太境!加上又有了神器之助,实也能与我匹敌!”

自见到含枫三女的那一刻,玉凤便看出妮子和绿珠,正是宝物化形而成,且有了自主意识,当时虽不动声色,实则想据为己有。而对于含枫,玉凤心中更有另外的想法,只不过还未有丝毫的表露罢了!

“你们三人来自青汉,敢问这俩位,何人是你们之主?”指了指妮子和绿珠,玉凤又问道。秋含枫自不必说,而妮子、绿珠,身为化形神器,定然不是无主之物,是以玉凤有此一问。其物如此了得,其主定也不是泛泛之辈。所以此时玉凤的心中,才有了些许的忌惮和懊悔之意!

妮子随王风多年,多少学到了一点其处世风范,此时见玉凤有此一问,而震慑效果也已然达到,当下收起时间沙漏,同时解除了众人的时空禁锢。

众人只觉全身一松,各自面带茫然之色,不知所措。对于她们来说,刚才的经历,宛如一场梦。其中数名弟子回过神来,欲待再攻,见玉凤轻轻地摆了摆手,这才神色一凛地退下,各回到原位静立。

“说出来吓死你!我哥哥是青汉天道盟盟主,人称不败紫髯客,名叫王风!”妮子一扬俏面,冲着玉凤喊道。

“青汉天道盟?王风?哥哥?”玉凤一皱秀眉,略一思索,顿时明白妮子这件神物,产生自主意识后,便叫其主人为哥哥。而天道盟王风之名,她似乎有些耳熟,只一时想不起从何处听说过。

“那请问你哥哥……天道盟王盟主带你三人前来玉寒,所为何事?”玉凤一面思索王风之名,一面又问道。

“前来访友!”妮子想都未想地脱口而出,这一点心机她还是有的。“这位寒梅仙子,正是我哥哥的一位故人,因与仙子多年未见,这不,抽出时间特来探望一番!”

玉凤虽然将信将疑,但妮子言之凿凿,而寒梅仙子也有言在先,倒不容她不信了!

“你三人既然是来自青汉的客人,那此事便与你等无关!这就请便吧,三位!”玉凤权衡再三,还是觉得暂且忍耐为妥,只要三人身在玉寒,随时可对她们动手。目前先将寒梅母女料理再说。

“那……那仙子母女二人呢?”妮子见玉凤竟下起了逐客令,强压住怒火,又问道。

“她们母女,不遵钧令,有叛堂之嫌!此乃我们家事,与你等无关!现在还不离去,更待何时?”玉凤不耐烦地说道。

“那可不行!”妮子气呼呼地道:“仙子是我哥哥的朋友,自然也是我们的朋友!朋友有难,我们岂能袖手旁观?”含枫、绿珠二女,在一旁也重重地点了点头。

“给你脸你不要脸!”玉凤怒容满面,星眸中寒光闪现,“不要以为你有法器相助,我便奈何不了你们!”话音一落,一股凌厉的杀气已席卷而至,顿将站在一起的五女,尽然笼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