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510章  以命相搏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2876 字

一阵沉寂中,忽见那人咧嘴一笑,露出满嘴的森森白牙:“此路不通!小子,回去吧!你的同行中,有个叫残玉的,正在大门处等你呢!”

王风略略一惊,来人既然知道残玉之名,所言大概也是不虚了!但他还是问道:“阁下是如何得知的?”

“很简单!因为她是我在这门内杀的第一个人!”铁甲人淡笑依然,“若非是法则所限,她必然是真正的死了!”

“法则所限?什么法则?你……你为何又要杀她?”王风从其话语中,得知残玉无恙,心中略定,遂又问道。

“准上古?嘿嘿……还值得老夫出手,所以,在你临死之前,告诉你也无妨!”铁甲人答非所问,一双怪眼,依旧在打量着王风不已。显然,他已经知道了王风真正的实力。

王风浓眉一掀,待要反唇相讥,想了想,又忍了下来。

只听那铁甲人道:“相信你也看出来了,老夫是一名上古,因犯了事,被贬谪于此门中,目的便是为了你们这些入门者,充当一块磨刀石!”

“此门法则所限,在入门后的第一关中,失败者可以不死,但失去了进入下一关的资格。残玉,便是在第一关时被老夫劈成两半,所以她不死,却也不能出去,只有在大门内老老实实地呆着,直到鸿蒙之门关闭的那一刻,她方能出去……”

“你们这次闯门者,一共有四人,而每个人所要面临的关口,都是不一样的!残玉的第一关,便是这轮回生死桥,而你的第一关,则是新生之墙而已!从第二关开始,你们便失去了入门不死的资格,此关你若是闯不过,那你便可能是真正的死了!”

王风闻言,已知铁甲人所言不虚,当下一阵默然。良久后,王风这才问道:“怎么闯?”

“杀了我,就算通过;反之,你被我杀了,老夫不仅境界有所提升,而且还能离开这个鸟地方!”铁甲人想都不想地回答道,“十万年了,老夫被关在这个什么都没有的地方,整整十万年了!不说别的,光是这份寂寞,便足够让老夫发疯……所以,当你们进门的那一刻,老夫就知道,老夫的苦日子,要到头了……”

“哦?杀人还能提升境界?”王风饶有兴趣地问道。

“以这个鬼地方或者对老夫来说,的确如此!”铁甲人笑色一敛,郑而重之地说道,“如果让你潜修十万年,突然与一个修为相当之人作生死相拼,境界能不提升么?而老夫的境界提升之后,便可达至原境了!而一旦达至原境后,老夫便是一名堂堂的都尉,由原来的无名小卒,一下子变成统领百十号人的都尉……”

王风听到这里,猛然想起在血海道中,那绿光老者所言:古为兵,原为尉,无为校,空为将!这四种不同的境界,代表着整个人尊道备战大军的军阶。至于古境之下,便是进入兵营的资格也没有!

“我不想杀人,更不想被人杀!”王风开口道,“说实在的,我现在都有些后悔进入这鸿蒙之门了!什么好处都没有,反而还有性命之忧,白痴才干这种事呢!”

铁甲人见王风沉默一阵子后,一开口竟说出这番话语,不禁呆了一呆。只听王风又叹道:“前辈,在下的修为实力你也看到了,比你差不了多少。如果真动起手来,以命相拼,胜负还在未知之数……但要是你指点在下离去的途径,那么在下,将……将感激不尽……”

“不行!万万不行!”铁甲人这才算是听明白了,敢情王风是想打退堂鼓啊!“你小子走了,老夫找谁去?难不成,还要被关在这里再等上十万年?至于你说的什么好处,嘿嘿……也不是没有,相反,好处大大的啊……”

王风要是真不想动手,站着一动不动让铁甲人杀,铁甲人还真烦难了!因门内法则所定,闯关之人若是弃权,杀之无效,而且,被杀后,王风还能自动回到大门处,等鸿门关闭时,大可从容地离去。

只是这一点,铁甲人说什么也不能让王风知道,所以他稍稍花费点儿心思,以利相诱,让王风与自己以命相搏。

“哦?什么好处?”王风双目一亮地问道。

铁甲人见状,心知已打动了王风,当下也不想隐瞒,只得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你第一关是新生之墙,好处相信你已知道……”

王风点了点头,知道自从过了新生之墙后,已隐隐地触摸到了阴阳之道,向宇宙之巅更迈进了一大步。只不过他不知道的是,他留在宇宙中的生命印记,自从破墙而出的那一刻起,也已经完完全全地被抹煞了!从此,王风才算真正地脱离了本源,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势,俯瞰宇宙中的芸芸众生!

“这一关,如果你杀了老夫,那么,你可在此桥的那端尽头,尽悟生死轮回之道,进而掌握阴阳玄机!只有掌握了阴阳玄机,你的准上古实力,前面的那个准字,可以去掉……”

“阴阳玄机?”王风又问道。

“天境之下,超脱不了五行;天境之上,自神境而至太境,同样也是超脱了不了阴阳!这一点,相信你应该知道!”铁甲人见王风并不马上动手,反而问个不停,心中暗恨,却又怕将他逼急了,来个死猪不怕开水烫,那就适得其反了。所以还是耐着性子,详细地说了下去。

“只有先行超脱,达至古境,而后才能掌握,而达至原境;但要是真正地能够做到掌控阴阳,那便是无境的修为了……至于空境,老夫虽然知之不详,却也得能猜到,那是远高于阴阳之上的另一个境界!”

说到这里,铁甲人的眼中,闪烁着一片希冀之光,其中还带有些许的迷茫之色。

王风也是怦然心动,内心中喃喃地道:“阴阳……阴阳……此中,到底有何玄机呢?”

“好了,小子,该说的老夫都说了!总而言之,在这鸿蒙之门内的每一关口,闯过之后,便会有一份好处!”铁甲人回过神来,冲着王风叫道。

“可要是死了,便是有天大的好处,那也得不到!”王风淡淡一笑,“要在下闯也可以,但咱们能不能点到即止,不用以命相搏呢?在下若是败了,自然回转;但要是在下侥幸赢得一招半式,那就请前辈让路如何?”

“法则所定,老夫也是无可奈何!”铁甲人不知为何,此时心中竟隐隐闪过一丝不安,原本内心中浓浓的战意和那份狂热,随着王风的淡淡一笑,顿时消减了不少!

“老夫看得出,你小子颇有些古怪,若非形势所逼,老夫也不想与你作生死相搏啊!换成任何一个地方,老夫都不会与你为难……但老夫实不想在这里再呆上十万年,杀了你,老夫不仅修为精进,而且还能一步登天……换作你是老夫,你会怎么做?”铁甲人由衷地说着,后又反问了王风一句。

王风一阵默然,心知铁甲人说的也是大实话,只怕今天难以善了!当下再不多言,微一躬身道:“如此,请前辈指教!”

“不是指教!而是生死斗!”铁甲人神色凛然,一股夺人心魄的气势,惊天而起,“老夫出手,不会心软,当全力以赴,也盼你切莫因心存仁念,反误了自家性命!”说着,铁甲人垂在两胯旁的手指头略略一动,身后倒插着的两把兵刃已是一个急旋,在其身旁盘舞不定。

铁甲人双手一抄,便牢牢地握在手中,竟是一对短柄开天斧。一道令人心悸的杀戮之气,自铁甲人手中的这对短斧中,狂溢而出,大有横扫席卷万物之势!

王风再不答话,心头一沉,寒光闪耀之中,其最强神兵紫雪长刀,带着一声悠扬悦耳的龙吟声,已然破体而出,然后被王风握在右手之中。刀长七尺,状如雁翎。

借着脚下大桥散发出的柔和光线,此时的紫雪,宛如一泓秋水,流转不停,丝丝冰寒彻骨的杀气,迎着铁甲人手中短斧散发出的狂暴的杀戮之气,对轰过去!

“轰……,桥面震颤,四周黑气狂窜。二人还未交手,各自的气息对撞,便让这处坚固无比的空间,有了不小的动静!

“来吧!无论生死,老夫总算解脱了!”盯着王风,铁甲人眼中寒光乍现,犹如电闪,原本消减的战意和狂热,此时也再次翻涌而起,且攀升到了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