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517章  幻境奇险(上)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2540 字

冲天巨柱之顶,四道人影在悄然而立!站在此种高度,纵是在这处空荡无物,又深邃幽黑的空间中,也是罡风凛冽,拂面生痛!

柱顶一片平整,又甚光滑,径约百丈方圆,极是宽敞!王风、妮子、含枫、绿珠四人,傲然而立,发须衣衫,在劲风的吹拂中,猎猎作响。看着四下茫茫无尽的深渊,四人面色无喜无悲,甚是平淡恬静。

心神牵动,那粒粘附在不远处桥头的千机引,已疾射而来,被王风收了起来。然后,便见他放出紫雪神兵,一阵迎风狂涨后,一柄长达数十丈,宽约十数丈的巨大雁翎刀,已缓缓地飘浮在四人面前。

“走吧!”王风冲着三人一点头,抬步踏了上去。身后三女也一一登上,只见巨刀刀身光芒一阵闪耀,然后稳稳地载着四人,向前飘掠而去。

自王风修为尽复,虽然在这处空间内还是不能飞行,但其磅礴无匹的心念之力,尽管也还是不能及远,却也足够驱动神兵载人而行!而从柱内洞中破门而出的那一刻,洪五的传音提示,恰到好处地传入王风的耳中。

“一路向南,便是下一关的所在!”这便是洪五对王风的提示。

漆黑深幽,四下茫茫,哪里才是南方呢?可这却难不倒王风,因为在这片伸手不见五指的柱顶上,而在王风的极渊重瞳之下,整个柱顶的景像,已是纤毫毕现!

在柱顶的外缘,均匀地刻有四个远古符纹,念力一扫,即之其意,分别是乾、坤坎、离四个字的意思!南方,那便是离位所指了!

耳畔风声呼呼,四人发衫飘卷,站在疾掠如风的紫雪巨刀上,任由巨刀平稳地载着他们,一路向前。

浑不知行了多久,正前方的一片瑰丽绚烂的光雾已然出现在四人的眼中。只见那片光雾,宛如星云,其中七彩变幻,流转不定,极是夺目动心!

正在这时,王风双瞳一凝,叫道:“不好……”不及多想,双袖轻拂,一扫而过!同时狂催心念之力,略略改变长刀的前掠方向!身旁的三女正在啧啧称叹之中,措不及防地便被王风收入体内!

王风的余音还在回荡之中,无数闪闪发光的物体带着一阵猛恶之极的劲风,已擦着长刀迅疾地飞过!其速也快,一闪而过;其势也威,卷带起的劲风,几让王风在长刀上立足不住。

一阵眼花缭乱又触目心惊过后,一切又复归于平静或沉寂!

“哥哥,发生了什么事?”妮子的话语,通过心神牵连,在王风的耳内响起!

“现在没事了,不过你们还不能出来……”王风遂将先前的一幕简单地对三人说了一遍。得知是一团巨大的又移动迅速的碎石带后,体内的三女,均是惊讶不已,再也没有多言。

王风念力再运,立将长刀恢复了原有的方向。在这漆黑茫茫之中,最容易失去方向而迷路。幸亏动身之前,王风已在长刀之上,打入了一丝方向印记,让长刀按照既定方向,一路前掠,便是人为地改变过后,王风事后还是能认清无误!

经过这场有惊无险后,王风的心稍稍平静下来。令他疑惑的是,此处空间竟然如同太虚,也时不时地有碎石带出现,要知道此方空间,还是有空气存在的;而且,适才那团碎石带,不仅移动迅疾,而且其中的碎石,都是一些闪闪的发光体。

这让王风更是觉得,此处空间,处处透着一股诡异之氛!

王风一面静立在长刀之上,一面还在想着烙印在脑海中的阴阳奥义,其中的无数精妙至理,宛如泉水般地流淌而过。此时,一片全新的天地之门,已为王风悄然地拉开了一道缝隙,门后的景像,王风已隐约可见!

“其阳若虚,其阴若实,动中有静,静中有动!虽如冰炭难同炉,却亦水火不相射……以虚控虚,以实御实,粘合揉捻,妄分彼此!此是谓混元……”自王风别出心裁,将这两种阴阳奥义融合在一起参悟后,其信息量不仅暴增了两倍有余,而且还有多出了第三种奥义的迹象。

而这第三种奥义,王风虽然还不能捉摸,但也知道了其大概的含义,那就是——混元!

“混元一气……一气混元……难道阴阳二气,便是由混元一气所化么?”王风迎风傲立,眺目远望,心中不由地闪过这个念头,遂喃喃地道。

不知行了多久,一路上,适才的那个古怪闪亮的碎石带时不时地闪现,都别王风驾驭着长刀,从容地避过!约莫穿过了数十个碎石光带后,一座平空悬浮的大府,已然出现在王风的眼前!

远远望去,只见此大府的颜色与生死轮回桥一般无二,洁白如玉,散发着柔和的光亮。

渐渐行近,王风停了下来,仰望着这座宏伟异常的大府,只见其中楼阁傲立,门户重重,画廊玉柱,极是华美!王风也算是见多识广,像这种集大气和华美于一体的府第,实也不多见!

正在欣赏之际,洪五的传音隆隆地响起:“欢迎来到幻府!过了此府,你将离古之星域更近了一步。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放弃,回到大门处,待时离去!但是,如果……过不去的话,你就很可能永远地沉迷其中,或者……殒落……”声音渐渐地远去,终不可闻。

王风心头狂震,心知洪五向来没有虚言,此幻府,定然凶险万分!

想到这里,王风不由地一阵犹豫,自进入鸿门后,第一次有了退意!看着眼前的大府,王风踌躇不前,咬着牙虚立原地,一动不动。

“我辈修士,于漫漫修途中潜心苦修,所为何来?于公,八宇未宁,更有强敌觊觎;于私,炼心之仇未报,而古之星域近在眼前……所谓生死由命,是好是歹,还是要闯一闯……”

“不管了!如果不能再进一步,大劫接踵而至之下,纵是我能独存,可是玲珑欧阳九儿无双她们,能躲得过去么?那时剩下我孤伶伶的一个,还不是了无生趣?幻府……幻府……看你如何能阻我……”

心念一动,王风脚踏紫雪,已然虚立在府门之前!只见府门大开,其中淡淡的云雾缭绕,如画的景物,似是被罩上了一层轻纱,朦朦胧胧,似梦似幻!

“嗡”的一声轻鸣,王风已然收起紫雪长刀,双足落地,只略略一顿,然后便前踏一步,进入了大府之中!

随着王风的到来,四周云雾一阵轻轻地翻涌,一间敞亮的府堂,已然出现在王风面前。与府门一样,此大堂,也是门户大开。从堂外向内瞧去,只见大堂空荡沉寂,各种器具摆设,微泛晶光,极显华丽。

只是因站在堂门口,所观有限,堂中的大部份景像,还难瞧得真切,王风再没有任何犹豫,抬步继续前行,向大堂内行去!

进入大堂后,王风便倒背着两手,四下张望起来,忽暼见一张红光熠熠的大桌上,端端正正地摆着一个尺许见方的玉盒,晶莹光润,绿意淡淡,显是不凡。

四下再次看了看,王风只觉得此间大堂,虽然其中的各种器物都精美华丽,却唯有这只玉盒最为抢眼,摆在那里,显得既醒目又突兀,像是专为进堂之人准备的。

王风二话不说地念力一扫,却被玉盒上的一层无形禁制弹了开来,竟不能入。收回念力,王风略显惊异之色,转而双目连闪,极渊重瞳已然运转,一瞬不瞬地冲着玉盒瞧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