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546章  剑斩玉鹤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2778 字

“银商长老言之有理!”在一片沉默中,王风语出惊人,“综合诸位的种种推测,我也断定,那名内奸,就是玉寒中人!而且,他还在白虎界中,如今,更在这大堂之内!”

众人闻言,均是大惊失色,不由地左顾右盼,似是那名奸细,就坐在自己的身旁一样!

“那人是谁?”银商长老再次猛然站了起来,发须无风自动,神态凛然有威,不自主地看向虚云,心道:“难不成,我真的说对了?”

见银商看着虚云,众人也扭转头来看去。一阵沉寂中,虚云虽然仍是眼观鼻鼻观心,一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样子,但额头上的汗水,已是涔涔而下,显然其内心颇不平静。

正在这时,忽听得王风哈哈一笑,只见一阵虚影闪晃,又是“砰砰”两声闷响传来,一人惊怒道:“干什么?你们这是何意?”

一人哈哈大笑道:“没什么意思。一是防止你逃走,二是防止你狗急跳墙,万一再来个自爆,老子不免要蹈袭众神卫的覆辙了!哈哈……”

这阵大笑,正是狂野所发!众人惊疑之下,扭头望去,只见大堂的一角,狂野、金角、寒木、炫垩四名半古妖魔,正牢牢地围定一人。那人发须灰白,但面容甚是俊美!

“玉鹤长老?”在场认识这位老者的人不少,知道这位被四名半古妖魔挟持住的人,正是白虎门的一名长老,名叫玉鹤。

狂野四人,自然是接到王风的秘密传音,然后四人同上,攻了玉鹤一个措手不及,仓惶之际,与狂野硬对了两掌,然后即被擒住,同时,身上已被四人布下了重重禁制,一身修为,被生生地封印起来,形如废人了!

“带上来!”王风淡淡地说道。

虚影如风般地扫过,玉鹤长老已在堂前静立,脸色灰败,早没有半点长老的风度了!而狂野四人,也退了下去,与众人一样,坐在那里,看王风如何发落。

王风适才对狂野四人的传音,只让他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玉鹤,却也没有详说原因。所以,狂野等人虽然依言出手,但心中还是存有疑问,心中均想道:“难不成,这个行事低调、待人有礼的玉鹤长老,便是那名内奸么?”

“玉鹤长老,敢问一下,你做下那事后,为何还不离去?”沉默良久,王风忽然开口道。

玉鹤微低着头,一言不发,过了好一阵子,这才问道:“你是如何知道的?”

“因为玉凤的精魂,还在我的手中!”王风依旧淡淡的说道。

“我明白了!”玉鹤一脸的惨然,点了点头,“我还以为,玉凤与玉虎、飞豹他们一样,已灰飞烟灭、魂飞魄散了!一着失算,满盘皆输啊!”玉鹤仰天长叹,两行浊泪,已自其眼角,溢淌而下!

在天外太虚中,王风用玉凤的精魂向玉虎父子交换寒梅仙子时,玉鹤并不在当场,便是事后听说过此事,也以为那不过是王风的小小把戏,以至让玉虎父子上了一个大恶当!所以,并未就此事留意。在玉鹤看来,玉凤早在傲寒界傲寒堂,被王风亲手所诛了,而且也与金梅三人一样,魂飞魄散!

因为玉鹤实在想不出一个理由,王风要留着玉凤的精魂。哪知王风不想将事情做得太绝,如果那天在白虎门中,玉虎好言相求,说不定,王风什么也不要,便会将玉凤的精魂还与他,再让玉凤重生了!

在场众人听着王风与玉鹤之间简单的几句对话,虽然还是有些慒慒懂懂,但此时已都猜到,那名放走玉家五人的内奸,定是玉鹤无疑了!

“你可知道,就因为你念及这种私情,差点儿让无辜的小慧姑娘身陷虎口、万劫不复?你可知道,就因为你这一念之差,导致我玉寒苍宇的千余名神卫,灰飞烟灭、尸骨无存?你可知道,就因为你这番举动,令原本就实力弱小的玉寒苍宇,更是一落千丈、沉沦低迷?”

王风越说越来气,而众人也是越听越心怒!只听“呼”的一声,银商长老抄起座下的那张大椅,冲着呆立不动的玉鹤长老砸了过来,口中喝道:“砸死你这个王八蛋!”

银商长老这一举动,顿时如同一滴冷水掉进了沸油锅中,全炸了开来!特别是玉寒中人,与那些个身死的神卫沾亲带故的,更是群情激愤,恨不得生噬了玉鹤。却碍于王风坐在堂上,阴沉着脸,一言不发,一时倒也没有上前动手。

眼见银商长老扔出的那张大椅说到就到,而呆若木鸡、修为尽封的玉鹤长老,哪里能避得开?只得硬着头皮硬扛了!王风见状,暗叹一声:“何必如此?”举袖轻拂,只听得“轰”的一声,碎屑横飞,那张离玉鹤只有数尺远的大椅,已经粉碎!

“诸位稍安勿躁!”王风淡淡一言,立让众人都平静了下来。“事已至此,玉鹤长老,是否对此事供认不讳?”

玉鹤点了点头,再无言语!

“那好!虚云门主,还有四大长老,你们五人乃是玉寒苍宇的领袖人物。关于玉鹤长老该如何处置,你们自己商量着办吧!”长叹一声,王风挥了挥手,便有两名堂卫上来,将玉鹤押了下去。

“玉鹤,论罪当斩!”虚云这时才站起身来,冷冷地道。

“不错!罪无可赦!”紧接着,四大长老也齐声道。

不过片刻,在虚云和四长老的亲自监刑下,玉鹤已身首异处,神魂俱灭了!玉鹤不死,众怒难平!

接下来,王风有请任无忧前来,准备就放人条件对他申明一遍,看他是何态度。

任无忧翩翩而来,含笑对众人一礼后,依旧在王风的身旁安坐。

当王风将开出的条件对任无忧说出后,果然不出众人所料,面对王风赤裸裸地敲诈,任无忧面上怒色一闪,然后便阴沉着脸不言不语。似是在思索,又似是在怒而不答。

王风看也不看他,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自顾端起茶杯呷茶,众人也是沉默不语,冷眼旁观。一时,整座大堂的气氛,既郁闷又沉寂。

良久后,任无忧突然开口道:“是不是在下若是答应了王盟主所开出的条件,就可马上带着他们离开?”

“非也!”王风含笑摇了摇头。任无忧双目中凌芒一闪,又皱眉问道:“请王盟主明示!”

“一,不是答应,而是任门主先将东西送来;二,东西到手后,我们才在三日后放人,并且,由我们亲自送到黄晋苍宇。至于这三日之中,任门主是留在玉寒,还是回黄晋等候,悉听尊便!”王风轻轻地放下茶杯,淡淡地对任无忧笑道。

“这不可能吧!”任无忧一脸的愤愤然,“东西到手后,你们若是不放人,那在下岂不是落了个人财两空?王盟主此言,当真是毫无诚意啊!”

“我等有无诚意,相信任门主心知肚明!”王风又是一笑,“眼下我玉寒惨遭大难,咱们还在这里耐心地跟任门主坐下来胡扯,若无诚意,早把你晾在一边儿了!跟众兄弟的性命相比,你那点儿事,算个什么?”

任无忧一阵错愕,不禁哑口无言。

只听王风又道:“我等皆是人系八宇中有名有姓、有家有业之人,岂会做这等出尔反尔、不讲信义之事?今天我言尽于此,至于信或不信,那也由得你任门主!”

任无忧咬了咬牙,沉思良久,道:“好!在下就信王盟主一次!现在就可以交货,三日后,在下在黄晋苍宇恭候大驾!”

“任门主真是爽快!嗯?现在就交货么?”王风先是一笑,后又疑惑地问道。不仅王风有些不相信,便是在场所有人,都有些将信将疑。哪曾想到,任无忧竟随身带着一大笔财富?

但后来再一想,众人也就见怪不怪了!作为黄晋苍宇的第四位神帝般的存在,这么多的财富,在众人面前,那自是不匪;对任无忧而言,只怕是九牛一毛了!

在众人一脸的惊讶中,王风也不复多言,只叫幻心、虚云他们上前,清点一下任无忧交出的货物。

二人应了一声,随即走了过来。而任无忧,带着一脸的从容,也来到了场中空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