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556章  孰猫孰鼠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2675 字

一晃身出了穿云梭外,王风身形立即变淡,然后便与整个太虚,融为一体,消失无痕。融空化虚大法,一经施展,便无影无形,又无任何气息。

此时的王风,其融空化虚大法,虽未大成,但对于上古之境以下者来说,他们与瞎子无异。无论是用神目,还是念力扫探,也难查出分毫。

王风身化虚空,无影无声地向前暴卷,在同时运转空间折叠法则之下,不过一步之间,便来到了他适才在梭内发现异常的地方。

不过,王风在梭内扫探到的战斗,显然已经结束。整个方圆数里的太虚中,团团血雾正在缓慢地飘浮或凝结变幻中,一缕缕一丝丝的能量波动,兀自若有若无地荡过,然后与死者的法体一样,被肆虐的罡风撕成无影无踪!

念力再次一扫,王风即判断出,这些形神俱灭的死者,大概在十数人上下,修为估计也是不弱,这一点从至今尤存的能量波动上便可以看出来。可惜的是,王风在他们殒落时,并未赶到。

所以,他们为何被杀,王风不知道。只知道杀他们的人,心性之果断,出手之迅猛,在王风发现后,又运展空间折叠法则到来之前,不过数息之间,便已完事。从这点来看,凶手,绝非等闲之辈。

此时,出现在王风面前的,是一个不大的,又黄中泛着淡淡青色的界面,由于有着这淡淡的青色,说明这个界面,颇有生机,生长在其中的生灵不少。在这个界面的天外,正在数人傲立在那里,看着这面宛如巨镜般的界面,以念力交谈着。

王风心中一动,立即无声无息地笼罩了过去。这数人的修为,都是神境上下,此融空化虚大法一经运展,就算是近在咫尺,休说这数人能够发觉,便是他们之间的念力交谈,也都被王风一字不漏地截听到。

“尤老三,你说这次大长老派咱们几个前来,所为何故?”一名山羊胡子的老者冲着一个身着红衣的虬髯大汉问道。

“哼!大长老是接到宗主的密令来安排的!你问我,我问谁去?咱们只有按命令行事罢了!”红衣大汉颇有些不耐烦地回道,“不过,听邱护法略有透露,说是宗主,也是接到了上头的命令……但具体究竟如何,却不是咱们所能得知的了……”

“这次,咱们来此浅木界,听大长老的意思,说是引蛇出洞,没想到,竟真的引出十几条大蛇出来了……”一名神色阴沉的清秀青年淡淡地道,“可惜他们不堪一击,而老七的出手,忒也快了,想留一个活口都没办到……”

“大师兄不也一样?十三名神王高阶,你一个人便击杀了近一半……那最后一人见情况不妙,居然想自爆!我老七若不当机立断,只怕麻烦了……”一名身穿花衣的丑陋小年冲着神色阴沉的青年咧嘴一笑,然后念力传音道。

从这四人的传音中,王风已听出他们是来自同一宗门,且在执行大长老的命令,前来眼前的这个名叫浅木界的小界面。不料被来历不明的十三名神境修士所阻,这四人修为高深,以少敌多,竟将那十三人悉数击杀,没有留下一个活口。是以那十三人的来历,至今是个谜!

而在这四人中,以那个神色阴沉的清秀青年为首,被称为大师兄,而那名山羊胡子的老者,便是老二,虬髯大汉是尤老三,至于最后一个花衣丑陋少年,则是老七了!从排名上看,至少还有三人与这四人同门同级。

“我们金麟七子,除去老四老五老六三人闭关外,咱四人已全部出动。”大师兄双目一闪地说道,“引蛇出洞倒是引出来了,可对方的来历身份等,咱们还是一无所知……这次回宗,你们说,该如何向大长老交代?”

三人闻言,一阵沉默,各自皱眉不语。良久,那大师兄又冲着山羊胡子老者问道:“老二,你一向足智多谋,你出个主意,先说说看!”

“这个……在我想来,也只有两个办法。”老者欲言又止地看了一眼大师兄,见大师兄微微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老者又道:“一是马上回宗门,一五一十地向大长老直陈,听凭大长老的决断;二嘛……咱们四人继续留在此地,必要的时候,对这浅木界闹点儿动静,再来一个引蛇出洞……或者……守株待兔……”

大师兄沉吟一番,片刻便有了计较,转面对老七道:“这样罢,老二的两个办法,咱们同时进行……老七,你立马回宗门,向大长老奏明此事,咱们三人,先潜伏起来,若再无人出现,就对此界作点儿手脚,看能不能引他们出来……”

大师兄分排既定,那个丑陋少年老七,闪掠而去。剩下的三人,各自掐诀结印,身上光芒一阵闪烁后,便消失在原地,再也不见踪影。

王风念力略放,罩向面前的这个浅木界,发现界中居住着众多生灵,而以人类为最,大多是些凡夫俗子。听大师兄和老二的语意,为了再逼出一些来历不明的修士,估计要对这个浅木界下手,纵是不灭了此界,此界中的无数生灵,只怕也会大难临头了!

想到这里,原本想撒手不管的王风,顿时改变了主意,立即现出身形来。

“什么人?”一道念力波动突兀地响起,两道人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王风的左右两侧,形成夹攻之势。正是那老二老三,至于大师兄,使了隐身法,就潜伏在不远处。

“路过的!”王风淡淡地回道。因气息内敛,在这二人看来,王风只不过是一个初入神境的修士。

“路过的?来自何界何宗,又欲往何处?”红衣大汉老三厉喝道。

“这便奇了!”王风露出一脸的诧异之色,看着身旁二人,“太虚天外,见者有份,其广博浩瀚,人人都可行得!二位既非巡宇使,又非巡界使,我何去何从,与你等何干?莫非,你们二人想剪径劫道么?”

“剪径劫道”那便是拦路抢劫的强盗行径了!

老三眼中厉芒一闪,闻得王风嘲弄讥讽之语,哪里按耐的住?当场便要发作,却被老二急使了个眼色制止。

“呵呵……这位道友多虑了!”老二冲着王风拱了拱手,然后一捋山羊胡子,笑道:“道友有所不知,适才我等也是路过此地,被十来个小毛贼偷袭……所幸道祖保佑,那些个毛贼偷鸡不成,反蚀了把米……我等正要离去时,恰好道友到来……我这位兄弟,还以为是那些毛贼的同伙儿去而复返呢……”

王风闻言,仰天打了个哈哈,笑道:“原来如此……不知者不罪!在下这便离去……哈哈……告辞告辞……”一面说着,一面前踏一步,竟生生地从二人中间穿了过去。

二人一惊,只觉眼前一花,王风已如风般地擦身而过。老三又惊又怒,念力喝道:“混账!站住……”却又被老者传音制止住。老三疑惑地看了一眼老者,忽又露出恍然之色,连连点头不已。随后与老二一起,不紧不慢地向王风跟了过去。

王风此行的路线,正是隐身的大师兄潜伏之处。从王风的神色和散发出的气息来看,大师兄只要突然出手,定会手到擒来!

眼看王风离那大师兄只有丈许时,忽然身形一顿,停了下来。王风带着一脸的惊慌之色,转面向身后瞧去,见老二老三正在丈许外静立着,面带冷笑地看着王风不语。似是两只老猫,面对一只耗子一般。

这样一来,加上那个隐身不动的大师兄,王风已被这或明或暗的三师兄弟包围了!而三人距离王风,都只有丈许远,只要一伸手,便可将其生擒!

而在这时,王风一改那惊慌之色,露出意味深长的笑意。而看向老二老三的眼中,也闪烁着戏谑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