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574章  空街杀机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2592 字

“二位,还站着干嘛?何不进殿一观?”静立在殿门前的王风二人,听得身后传来那灰白发须男子的声音,相视一眼,遂不多言,头也不回地齐齐抬步而行,进了殿内。

绕过一面巨大的水晶照壁,出现在王风二人眼里的,是一个宽广的殿堂。殿堂八门大开,其中均有不少人进进出出,脚步匆匆,并无多少言语,显得忙忙碌碌,又秩序井然。

细观八门,王风念力轻扫,脸上闪过一线讶色。只见这八门之内,银芒闪烁,散发出道道灵气,显然是八个传送阵,只不知每一门通向何处。

正在想着,那灰白发须的男子走了过来,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至于与他同行的三人,则不见了。

“到了这里,二位是否还有怀疑?”灰白发须的男子目光闪烁,看着王风和秋含枫,“而现在,能否将那枚玉简,与我一观?”

“不能!”王风断然道:“首先,我不知阁下在寒雨联盟中的姓名身份;二,我想见见你们的盟主。这枚玉简,当可让你们盟主一观;三,除此之外,我还有诸多疑问,想向你们盟主讨教。”

“哼!我们盟主是你想见便能见的么?”灰白发须的男子满面不愉,斜睨着王风二人,“至于我的姓名身份,告诉你们也无妨。听好了,我叫寒蝉子,身为落叶界寒雨联盟第三执法小队的队长。那枚玉简,二位既然来到这里,交或不交,恐怕也由不得你了……”

“哦?此话怎讲?”王风双目放亮,饶有兴趣地问道。

“你是真不明白,还是装蒜?”灰白发须的寒蝉子有些气极败坏,一手指着王风的鼻尖,厉喝道:“交出玉简,然后滚蛋,二位性命无忧;否则,嘿嘿,我寒雨联盟也不是你家的后花园儿,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得了么?”

“在我看来,这寒雨联盟,与我家的后花园儿,实也没什么区别!”王风咧嘴一笑,神情憨厚,忽然一惊,睁大眼睛问道:“莫非……莫非我要是不交出此简,你们便要以多欺少,来个先杀人,后夺简?”

“哈哈……你个傻子,总算明白了……”寒蝉子大笑,若不是有些忌惮王风的修为,引他来此,他还真不愿与他说这么多。

忽然,寒蝉子心生警兆,笑声戛然而止,看向王风的双目中,露出惊惧之色。因为在此时,他发觉有一丝森寒冰冷的杀气,已牢牢地锁定了自己。

王风依旧笑容灿烂,倒背着两手不紧不慢地踱了过来,缓缓地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放在寒蝉子的右肩上。寒蝉子身形一震,如遭雷击,脸上青白二色一阵变幻,一时只觉有一座大山,压在自己的肩头,骨骼“咯咯”轻响中,双腿止不住地一阵哆嗦。

“请吧!带我去见你们的盟主。”王风含笑说道。一只手看似很随意地放在男子的肩膀上,却让那寒蝉子汗如雨下,举步艰难。而周围进进出出的人,像是没有察觉似的,都在忙自己的。即便有人略有留意,但王风与那寒蝉子,此时的姿态,就像是两个好朋友在搭讪。

“你……你们当真要见我们盟主?”寒蝉子咬着牙,恨声道。

“当然!久闻你们盟主修为高绝,且礼贤下士,某虽不才,也想在寒雨联盟混口饭吃,他日咱们便是成为同僚,也极有可能呢……”王风信口胡诌,连压带骗,只想尽快见到寒雨盟主,至于什么“久闻”云云,自然是随意的客套之言了。

“那好,放开我,我带你们去便是……”寒蝉子目光闪烁,眼窝深处划过一线怨毒的幽芒。

“那哪儿行?咱们保持这种姿势,显得多亲热啊……”王风咧嘴大笑,秋含枫虽然身处险地,芳心惴惴,此时也是忍俊不禁了。

寒蝉子在大意之下,被王风所制,虽然恨意滔天,却也无可奈何。要是不答应王风,被其来个先搜魂,后击杀,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

“好!如此,请随我来……”寒蝉子举步而行,王风一手轻搭其肩,与之并行,像是两个好友在勾肩搭背。秋含枫紧跟在他们身后,向殿内的其中一门行去。

临近一门,银芒大盛,将三人屏挡于外。忽见寒蝉子身上戴有的一枚玉佩,射出一线寒芒,打在这层银芒之上。银芒一阵荡漾,立即收缩,复又变得柔和起来。

三人进入门中后,一层银芒如巨浪般地将他们掩盖。光线一阵急剧的变幻后,三人已出现在一条空空荡荡的街道中。

街道甚宽,空无一人,两旁的宅第均是门掩户闭,极是冷清。地面上铺着的是一色的大青石,平整光洁,如一面镜子,隐约地倒映出三人的身影。

手不离肩,王风眉头一皱,随即念力横扫,立即席卷了整方空间。

“二位,沿着这条街道直行,有一座大府,那便是我们盟主的盟府。现在已经到了地头,二位请便吧……”寒蝉子被王风的一只手轻搭在肩头,只觉如肩扛巨山般,若非他修为不弱,早已被压扁了。

以念力扫了一遍,王风发现在这条长街的尽头,果有一座大府,只是与街道两旁密密的宅第一样,布有厚实的禁制,其中的状况,一时倒也难以探明。

而在这条街道之外,王风的念力被一层壁障所阻,难以穿出,似乎此空间的范围,便只有这条宽宽的街道大小。

“此地处处透着诡异,想是另成空间……一时也无法可想,只有如此了……”王风收回念力,在心中盘忖道。

想到这里,王风大有深意地看着寒蝉子,直盯得寒蝉子心中发毛,目光幽幽,极是深邃,像是一眼便看穿他此时心中所想一般。

此时王风便是想对寒蝉子搜魂,已无可能了。搜魂术,看似简单,实际上不仅凶险,也很复杂。那是两人之间的魂念大战,一个不小心,便会魂飞魄散。

所以在搜魂时,容不得半点的外力干扰,而要是二人魂念相当,也非短时间内便能分出胜负的。当年在极苍之宇,狂野等四名半古对王风搜魂时,差点儿被王风来个反搜魂。搜魂术的凶险和复杂性,由此就可见一斑。

“引蛇出洞!”王风心中闪过这样的一个念头,冲着寒蝉子微微一笑,轻搭在其肩头的那只手,终于缓缓地拿下。

“啵”的一声轻响,寒蝉子轻吐了一口长气,如释重负,身体突然减压之下,不由地一震。

看着王风,寒蝉子大是忌惮,缓缓后退,而王风一直是冲着他含笑点头,像是与一个朋友告别。

约莫退出数丈远后,寒蝉子目露凶光,神态狰狞,手腕一翻,一枚玉符已出现在掌心,然后用力一捏,那枚玉符“砰”的一声轻响,爆碎开来,千丝万缕的银芒,立即向四面八方一阵游窜,然后消融在虚空之中。

“哈哈……”看着王风二人一脸的疑惧,寒蝉子哈哈大笑,与之前相比,判若两人。

“小子,将玉简交出来,可留全尸!否则,让你二人灰飞烟灭!哈哈……”寒蝉子双目中凶光闪烁,看着王风二人,似是一只饿狼,面对两只肥嫩的羔羊一般。

“不是说交出玉简,你放我们离去么?”王风疑惑地问道。

“涨价了!”面对王风的提问,寒蝉子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此一时彼一时!眼下,你们只有一个选择。赶紧交出玉简,然后自己抹脖子罢!”

数道森寒的杀气,如蛇般地游窜而至,缠向呆立在街心的王风二人。虚影一晃,王风已将秋含枫收入体内,然后一脸淡然地看着寒蝉子身后的虚空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