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作者:缘何故 | 字数:4169 字

作为首都而言,北京的二十四小时都是快节奏的忙碌着的。

不论是火车站、汽车站还是飞机场,每天大批的人流离开,又有也许更多的人赶来,攒动的车马和人头没有一刻停歇下脚步。

骄阳似火,唐瑞安从冷气充足的机场大厅里出来,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热浪,一时间眉毛都皱成了一团。

天气真是越来越恶劣,往年的七月再热也不过三十四五度,今年居然达到了三十九度!这个干燥夏天,柏油路都快要被晒化了,又干燥又炎热,这要人怎么活?

“唐总,实在是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

唐瑞安侧头一看,刚刚接机的北京地区负责人正在满头大汗的自远处跑来,一台黑色的普通商务车以稍快的速度滑到他的眼前,那负责人赶忙跑上来替他开车门,一边不忘解释:“这边不让多停车,嗨,真是哪儿哪儿都堵。”

唐瑞安勾唇一笑,不同于兄长有些阴郁的气质。他即便是磨砺了这么些年,周身的氛围也一直是干净而爽朗的,他这一笑立刻安抚了有些惶恐的负责人的心:“我也才刚出来,今年X城倒是没有以前那么热,北京太热了啊。”

负责人抿着嘴笑:“这边还好呢,浙江那边听说四十多度,不知道要怎么熬下去。”

唐瑞安不置可否,他当然早就知道了,束海离浙江那么近,今年夏天也有点够呛。三天前他哥已经给他来过电话,说自己和路文良已经去青岛避暑了。后来一看天气预报,实在是吓了他一跳。

气氛自然而然的轻松了起来,车门关闭后冷气立刻解救了两人。负责人把手帕塞回兜里,小心翼翼的问唐瑞安:“唐总,您刚下飞机还没吃饭,要不咱先去吃个饭?”

“随便。”唐瑞安点点头,“你安排就好。”

“那我知道一家挺不错的私菜馆,味道挺特别的,也清淡,应该合您的口味。”

“行啊。”

车行半路,无可避免的堵了半个小时。虽然拉上了窗帘,然而阳光仍旧从缝隙里照了进来。在高架的边缘放眼望去,周围全是气势恢宏的钢筋水泥。虽然X城也是这样的场景,但相比下来,首都的庄严仍旧和X城的繁荣有些许不同。

他垂下眼,暗自思索着这一路的行程安排。他先前一个人去了芝加哥,到北京也是只身一人,从公司赶来的秘书们还未启程,估计明天才能到,那么今天他就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了。

忙的连饭都忘记了吃,也有大概一天多没有合眼了。在封闭的车厢内吹着冷气的时候,他才感觉到睡意和饥饿的降临,肚内隐隐作痛,脑袋也昏昏沉沉,实在是难受的不行。

父亲把公司交给他才不过两年时间,就已经让他为公事开始疲于奔命。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明白到自己曾经吊儿郎当的生活有多么美好。虽然大哥给零用十分小气,父亲又对专业和学业要求苛刻,但相比起现在每一天都要勾心斗角如坐针毡的日子,他宁愿自己无所事事一些。

甚至忙的连交女友的时间也没有,在芝加哥刚刚和一个红发的美女搭讪要来电话,两个小时之后就接到要回北京洽谈新合约的通知,实在是让他一颗心凄凉无比。

唐瑞安才不承认自己是个花花公子呢!他本来就长得英俊,加上性格开朗谈吐幽默,自然少不了甘愿投怀送抱的美女。电话本里近千个对象有一半以上都是偶然得到的美女号码,只可惜天不遂人愿,他偏偏是个毫无空闲的工作狗。

想他上大学的时候,那可是风靡万千少女。身为系内一等一的校草,全系的美女,或高傲或萝莉,哪个不好上手?只要眨眨眼露出个微笑,攻略就完成了将近一半,要上垒也不是难事,到了如今,对他忽远忽近不甚在意的女人也只有那一个而已。

记忆忽然出现了断层般停顿了两秒。

脑内那个张扬肆意的身影一闪而过,让他本就胀痛的脑袋更疼了一些。

车子终于开始缓缓前进,隔音不大好,外部的车喇叭声时不时的渗透进来,搅乱了他好不容易安定下来的思绪。

私菜馆在二环内某寸土寸金的老城区,对比不远处林立的高楼,恨不得在有限的土地上开发出无限的可用地的架势,这边安静悠闲的胡同和独门独户的小楼实在是令人可气的很。

在某个门脸异常阔气的大院前停下,唐瑞安明显感觉到身边的负责人脚步变得匆促起来。

回头看去,只见到他满脸都挂着不解和尴尬,先是和唐瑞安告了句饶,然后快走几步跑到院门口,搭上一个站在门边的胖女人的肩膀说了两句话。

没过几秒,他脸色更加难看的跑了回来,急的满脸大汗:“抱歉……我一时忘记打个电话确认了。实在是对不起,老板娘说今天菜馆给人包下来了……”

唐瑞安皱起眉头,心里有些不悦。对这个一边道歉一边懊恼的家伙的工作能力有了那么点怀疑。

但他也没多说什么,环顾了四周一眼,发现私菜馆对门有家炸酱面店,也不多说,抬步朝着里走。饿死了,填饱了肚子再说。

那负责人一看更加无奈,只好战战兢兢的跟着一起进来。

“实在是对不住,我没想到会有人包菜馆……她家价格挺贵的,这么大手笔的人……”

唐瑞安敛起笑容,冷冷的说:“行了,就在这吃吧。”

负责人心里咯噔一下,抬头小心的看了眼他的表情,心里简直欲哭无泪。

真蠢啊!怎么就不知道打个电话!早打个电话不是什么都结了吗!居然让老板饿着肚子和自己白跑了一趟!

他又有些懊丧的想,也不知道是哪个钱多的烧了慌的,包了这么大个院子就为了求婚?求个屁!老天保佑他被踹!

他心中话音刚落,斜对门的私菜馆大门砰地一声打开了。

虽说是朝里的,大铜门也绝不该有这样的动静,于是这边人也被那一声出乎预料的巨响给吸引了注意,就连唐瑞安也是一边掰着筷子一边不耐的瞟了过去。

“滚蛋!滚!”

从门内传出一声清脆的女音,话里有着浓浓的气愤。

没一会儿,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被推推搡搡的从院门口给推了出来,他一边忙着挣扎一边还在絮絮叨叨的说些什么,那女的冷笑一声,嗓门更尖锐:“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唐瑞安一边搅匀炸酱面一边暗自心想,北京的女人可真彪悍。

那发脾气的女人大概推不动对方,恼怒的伸腿踹了男子一脚,那男子捂着裤裆嚎叫的越过门槛摔倒在地。就连等在外面看热闹的老板娘也吓了一跳,赶紧上去劝架。彪悍的女人冷哼一声,随意的一甩头,将垂落到胸前的大卷发甩到背后,露出一张五官姣好的面庞来。她眼神轻蔑的自高而下俯视着中年男子,满眼的不屑,嘴角一扯,凉凉的开口:“我明天就辞职,要是早知道你居然是那么贱的人,谁会在你那个破公司混饭吃?你倒是心大的很,背着老婆和我求婚?你让我做三还是做四?”

被踹翻在地的老男子连连讨饶:“你听我解释啊!”

“解释个屁!”那女人表情越发高傲,“我打电话给你老婆,让你和她解释一下?我倒是要问问她,对自己老公打算金屋藏娇这种事到底是怎么看的。”

男子吓了一跳,慌忙的打量了一眼周围,有些恼怒了:“你不愿意就不愿意呗!干嘛闹成这样!我又不会死乞白赖缠着你,你这是打算讹我?”

女人一听这话眼睛瞪了老大,她诧异的垂头盯着男子看了好一会儿,才摇摇头说:“我觉得你这人脑袋有点拎不清。不过没关系,你要是这样认为的话,那就随你去好了。敢对我动手动脚,我肯定要给你教训吃吃的。”

“妈的!”老男子有些羞愤的爬起来,撩起袖子去抓对方的胳膊,“不在这里说!我们去里面谈谈!”

“滚蛋!”手臂被人抓住,女人咬牙切齿的抬脚去踩对方的脚面,谁知道被躲了开去。她神色一厉,似乎就要发怒。

“住手!”身边忽然传来了一声轻喝,两人都为之一振。

炸酱面馆里看热闹的负责人愣了一下,回头看了眼对面的位置,才发现站在那儿管闲事的确实是自家老板。

唐瑞安拽住那男子的手臂,眉头紧皱:“放手。”

“你他妈……”那男子眉毛一竖就想骂人,哪知道手腕上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让他立刻就撒开了手,疼的龇牙咧嘴。

发脾气的女人表情也滞了一秒,随后撩了下头发,移开视线,若无其事的说:“是你啊。”

“白露。”唐瑞安盯着多年不见越发风情万种的白露,眼神有些复杂,“你……他是你……”

白露勾了勾唇角,冷笑一声:“上司,不过很快就不是了。”

话音落地,她又一次抬脚踹向男子的裤裆,神色冷的不行:“敢动手,你等着吧!”

正在挣扎的男子还想说些什么,又是一声惨叫,跌倒在地。那边的负责人看不下去了,苦着脸过来这边,和老男子打招呼:“李总,是你啊。”

“张总?”男子愣了一下,形容狼狈的左右张望一眼,小心翼翼的说:“你怎么在这儿?”

他这样子简直猥琐到让人不忍直视,负责人转开眼,有些艰涩的说:“我接我老板来这儿打算吃饭,结果听说您把这儿包圆了求婚来着。”

那姓李的男子表情一下尴尬了起来,他哈哈笑了两声,踉踉跄跄的从地上爬起来,不知道说什么好,灰溜溜的就告辞了。

负责人上前和唐瑞安小声说:“那是凤荣地产的董事长李凤荣,下周要和我们抢拍三环内的一块地皮。”

唐瑞安了然的点点头,却不是特别在意。他视线没有一秒钟离开过白露。多年不见,曾经那个风头无两的大校花变得更加夺目,他总是难免有些心旌摇曳。

白露不太想要搭理他,虽然经过了一场闹腾,但她妆容仍旧整洁端丽,时光斗转星移,除了曾经在路文良面前显得特别乖巧外,现在的她和曾经的她给唐瑞安留下的印象实际上是差不多的。

张扬、傲慢、霸气且对什么都不屑一顾的样子。

真是一点也没有变。

想到刚刚的场景,唐瑞安的脑袋更疼了:“你怎么回事啊,怎么一个人就跑来这种地方和男子吃饭……”

白露皮笑肉不笑的勾了勾嘴角,连眼睛都没有弯一下,后退一步说:“不好意思,我还有点事情要忙,没空和您叙旧了。再会啊!”

唐瑞安拉住她:“傻啊,你还跟他回公司?”

白露拧着眉毛把胳膊收回来,“你才傻,你这人怎么说话呢!谁说我要回公司了!”

虽说很久不见,但唐瑞安总觉得自己心里特别想要和她亲近,看到白露发脾气了,他也颇为无奈的只好后退。没关系,反正在北京,也知道她曾经的工作单位了,找个人也不是很麻烦的事情。

白露一句话都没有多说,踩着高跟鞋飞快的离开了。盯着她的背影,唐瑞安有些愣神。

负责人上前一步,好像想要戴罪立功似的八卦说:“老大,您认识她?”

“恩。”唐瑞安点点头,不愿多说。

“那可太巧了。白律师在业内名声可大的很。公司好几次说要挖她,章程一直下不来。这么个大美女,见过她的人就没有不印象深刻的!”

唐瑞安勉强勾了下唇角,心中有些酸涩。

何止如此,当初为了她……

“只可惜这人到现在也没说找个男朋友什么的,也没说结婚,挺多人说要追她的,都被拒绝了。”负责人没看出他的情绪,仍旧絮絮叨叨的说,“不过听说她已经有孩子了。这可真奇怪,她拒绝别人的时候都说不想给自己小孩找后爹,但她又确实是没结婚……实在是太可惜了!”

摇着头,负责人眼中也有点不甘愿的意味。

唐瑞安眼神一沉,不太爽的低头盯着他看了一眼,心里总觉得有什么不太对劲的地方在跃跃欲试。

怪了……

他一边摇头深思,一边摸着还在发酸的胃,边朝着炸酱面馆走去,边在心底思索。

到底是什么地方……那么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