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幻想修仙 > 极囚
第136章  新的启程
作者:大眼睛 | 字数:2563 字

在路中,玉泉跟玉煜讲了一下母亲的情势,讲了母亲的一些事。

“母亲!!”玉煜来到玉家,喊一声,径直的跑进屋去!

走进屋子,只见床上躺着一位美少妇,只是绝美的容颜上,出现与之不相符的憔悴之色;身体上散发着寒气,满屋子都是冰冷的感觉。

“母亲!”玉煜跑到床前,拉着王氏的手,泪水忍不住流了出来,低声呜咽着。

“煜儿,你回来了,别流泪,记住母亲的话,男儿不要轻易流泪;尤其为女孩子,流泪要有所值得,流出的泪水要让那个人值得你的流泪。母亲的身体不行了,你要好好的活下去!母亲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王氏也是低声呜咽着,泪水不停的打转。

“不,不会的,母亲,我一定能救你,我去请师尊,他老人家阅历丰富,一定可以救您的!”玉煜怒吼道,他不任命!

“哥,我去请胥老了,他说母亲的病可以救,但是可能性很小!”

“师尊怎么说?”玉煜抓起身边的玉煜,大声吼道。

“哥,你抓痛我了,胥老在大厅,你去问问他吧!”

玉煜放开玉泉,向着大厅跑去;来到大厅,看到家人都在这里,有气无力坐在桌子旁边,一个个面容憔悴。

“师尊,请您告诉我,我母亲到底得的什么病?怎么才能救她呢?”玉煜来到胥老跟前,抓着徐来,急急忙忙的问道。

“玉煜徒儿,你先别急,听我把话说完;你母亲得的是很难一见的阴寒体,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只是根本那些古书卷上记载的很像;这种病,在目前来说,只有一种丹药可以解决,就是《烈阳丹》;这种丹方在我们这里已经失传了,丹药更是没有,只有玄西大陆才有,你只能去哪里试一试运气,看看能不能找到相关资料。”

“师尊,连您也不知道怎么解决吗?”玉煜苦苦抓着胥老的手臂,焦急的问道。

“不能,因为这里没有丹方需要的灵药,而且,《烈阳丹》的丹方已经失传了啊,我都是从古书上了解了大概。你能去玄西大陆的中心——西玄州看看能不能找到丹方跟需要的灵药。而且,烈阳丹还是四级高阶丹药,这里没有任何人可以炼制。”胥老也很无奈的说。

“《烈阳丹》,我一定要找到,师尊,请您告诉我该怎么去西玄州?我母亲能撑多久时间呀!”玉煜等不及了。

“夫人现在四十,在六旬之前,必须拿到丹药,不然,性命危也?”胥老无奈的叹道,他不认为玉煜在二十年能做到,任何人都做不到啊。

“什么?二十年内时间,要寻找烈阳丹的丹方,还要寻找灵药,还要请人炼制四级高阶丹药。”玉煜听后,也不由得吓呆了,四级高阶丹方的灵药至少需要2000年份以上的啊,有些甚至要5000年份的主药,现在才知道难度有多大了。玉煜无力的瘫软在地上。

“我不信命,命由我不由天,师尊,请您告诉我,怎么去西玄州!我一定要救母亲!”玉煜嘶吼一声,站起来,大声吼道。

“玉煜徒儿,没有用的,要穿过万丈的沙漠,自古没有人能穿过那片沙漠,才使得我们这里与世隔绝,我们出不去,也没有人来我们这里。”胥老无奈的摇头,叹息到。

“师尊,求求您,告诉我,怎么去就行,求求您了,师尊!”玉煜流着眼泪,苦苦哀求道。

“好吧,既然你如此决定,出了流星派一直往西去,我有一个罗盘,送给你指引方向吧。这个元卷是记载罗盘的用法!玉煜徒儿好好保重!”胥老露出慈善的笑容,看着玉煜的执着;将自己珍贵的东西送给他。

“多谢师尊,师尊,还请照顾我第玉泉跟我母亲!这些灵药是弟子孝敬您的!”玉煜向着胥老躬身一拜,拿出几株有足够一千年的灵药放在胥老的桌前,然后向着母亲房间跑去。

“母亲,您保重,煜儿要离开您一段时间,您一定要等着煜儿回来!”玉煜跑到母亲王氏床前,握着母亲的手,泪水涟漪,感觉到母亲手心传来冰冷刺骨的寒冷,母亲全身散发着寒气,房间犹如冰窖。

“煜儿,别离开,好好陪着母亲剩下的日子!”母亲轻轻开口,说,手更加用力,握紧了玉煜的手,永远不分开,似乎害怕永远分开。

“母亲,好,我陪着您,您安心养病,您一定会好起来的。”看着母亲模样,玉煜此刻怎么好离开母亲,只能就这样握着,泪水涟漪。

一会儿,母亲握着玉煜的手,安心的睡着了,可能长时间来没有好好睡一觉,很疲惫了。憔悴的脸上带着笑容,带着幸福的笑容。玉煜看着安然入睡的母亲,在床前‘咚咚’的磕了九个响头后,慢慢放开手,盖好被子,决然的退出了房间。

“师尊,玉家的事请您照看,尤其我的母亲,煜儿此生除了母亲,没有给任何人磕头;玉煜给师尊磕头,请师尊帮我照顾母亲!师尊的大恩,玉煜会还!”玉煜来到大厅,向着胥老磕了三个头,泪水不停滴落,恭敬说。

“徒儿,快起来,老夫胥松今生发誓,只要老夫一口气,决不让人伤害玉家相关人等伤害半分,老夫彼此生精力,保护好夫人!”胥老看到玉煜有此心,也感动得落泪。

“玉泉,照顾母亲,等我回来!好好修炼!有事请教师尊!”

“哥,我会的!你就放心吧!”

“雪莲,你是跟我去还是留在这里等我回来?”

雪白小熊似乎听懂玉煜的话,一闪就跳到玉煜的怀里;很明显,要跟玉煜一起走。

玉煜知道此事的难度有多大,于是头也不回,向着外面走去,泪水涟漪,空中留下了晶莹剔透的泪珠。

玉煜出了门,抱着雪莲,踏上飞剑,向着西部飞去,全力加速;不够灵力,玉煜就吞服丹药。一边飞行感时间,一边看罗盘的功用,不然在沙漠迷路了不好。

玉煜不停不休息的飞行了半个月后,远远的看到,远方一片黄茫茫;黄沙漫天。玉煜靠近了,才感觉到,黄沙的利害,吹得人眼睛都睁不开。玉煜抱着雪莲,抱在怀里,加快速度,冲向着了漫天的黄沙中。

黄沙吹得他阵阵刺痛,衣服都被吹得稀烂,身上出现了点点血滴,是黄沙撞的;他咬着牙坚持着,飞行了数天后,还没到达尽头,身上鲜血流出,已经筋疲力尽了;玉煜不停的服用丹药,有时候一次服用几颗,过量的丹药,玉煜知道,根本就不能停下来,停下来就只有死;这个道理还是明白的。

玉煜在黄沙中坚持,想到他母亲,看着罗盘,向着前方一往无前冲去。

“我不能死,母亲还在等着我去救,这个黄沙算什么,挡不住我的脚步!”玉煜大吼一声,拿出数颗丹药丢到嘴里。

滚滚药力犹如一颗颗的炸弹,在玉煜的体内炸裂开来,玉煜全身衣衫破烂,全身鲜血流出;全身皮肤血肉被沙子击中,陷入肉里;有些被狂暴的药力破坏了身体,血肉翻滚。玉煜简直成了一个血人,玉煜不管这些痛,他只知道,他必须活下去,还有母亲等着去救。

玉煜不知道怎么飞行的,只是一股意志让他坚持着,一股不甘心,不缺的意志让玉煜坚持,向着前方飞去,向着沙漠冲去。

玉煜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到一阵熏晕,就从飞剑是哪个跌落下来,实在没有半分力气了,没有丝毫的灵力了,玉煜直接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