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幸福的日子
作者:娇娃 | 字数:4097 字

魏忠宇在屋子里会踱步,时不时看向面前的魏敏仪,无奈地叹着气。而魏敏仪却像没事人一样,看着父亲,等着他开口,而且似乎有些不耐烦,抬头看着房顶,显得百无聊赖。魏忠宇看她那个无所谓的样子,更是着急,今天白天发生了那么大的事,在这之前,魏敏仪却没有和他说过一个字,而且也没有人让给他带个话,就这么悄无声息地带着陆明悦和上官闵去了白云寺,以至于自己回来,没有看见他们,还要问出了什么事,急的他团团转。

“这么大的事,不管怎么样你都应该和我提前商量一下,说一声也行,你知不知道我回来以后没有看到你们,有多么着急。我还以为那个鄣倾过来对你们下了杀手呢。”魏忠宇略带埋怨地说道。

魏敏仪看父亲的情绪有点激动,急忙扶他坐了下来,笑着安慰道:“那个鄣倾武功再高,可我们这里毕竟有那么多人呢。有道是双拳难敌四掌,就算不能让他有来无回,也能让他无功而返。”

魏忠宇哼了一声,道:“你可别小瞧他,当年我手下的四大金刚,他是老大,总是能在关键时候为我独当一面。只可惜我一时大意,让他逃了。现在他来到这里,肯定是想找我报仇,一想到这件事,我就寝食难安。”说完,重重地叹了口气。

魏敏仪听他这么一说,心中暗暗冷笑,没想到父亲也有害怕的时候,看来这个三清道人确实是个人才,如果能为我所用,以后的事情就易如反掌了。不过让他心甘情愿为自己做事显然是不可能,想到这些,魏敏仪感到失望,但她不会放弃。既然不能直接用他,留住南青凌就是必须的,只要南青凌和上官闵在自己身边,不管是三清道人还是谢晓琴,恐怕都得屈从于自己,思及于此,又是一阵得意。

“敏仪啊,你在想什么?”魏忠宇见女儿半天不说话,好像还在暗暗发笑,非常奇怪,便问道。

魏敏仪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急忙回过神,看着父亲,回道:“哦,我是在想父亲说的这个鄣倾和师兄比起来,谁的武功略胜一筹。”

“这个我倒没有仔细想过。”魏忠宇,想了一下,又说道,“二十年前,鄣倾是我手下的第一高手,武功自然无人能及。可时间过去了这么久,他也老了,无论是体力还是耐力可能都比不上你师兄。”

“既然如此,父亲还担心什么?”

“那也不能大意啊。这个人在我面前消失了二十年,谁也不知道他这二十年去了那里,万一他找了名师、学了武功,肯定是更胜一筹,这次来寻我,也是有备而来,所以不得不小心提防啊。”魏忠宇说了半天,才意识到自己在无关紧要的话题上耽误的太久,于是马上停止,又回到原来的话题,正色问道,“鄣倾的问题以后再谈,你先给我说说今天的事,你们到白云寺去干什么了?”

“我先不告诉父亲原因,不如我们先说说今天的收获吧。”魏敏仪为了吊起父亲的胃口,故意顿了一下,才笑着说道,“上官闵今天在白云寺见到了他最想见的人。”

“最想见的人?你是说谢晓琴?”魏忠宇大吃一惊,“谢晓琴居然在白云寺?”

魏敏仪点点头:“不错,谢晓琴和父亲说的那个鄣倾确实是在白云寺,上官闵虽然没有和他们见面,但基本上已经肯定了。”

魏忠宇觉得事情太巧了,肯定没有这么简单,仔细一想,忽然明白了,冷笑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谢晓琴在白云寺,你带上官闵去那里的目的就是让他找到谢晓琴?”

“父亲英明,一切都瞒不了父亲。”魏敏仪借机夸赞。

魏忠宇哼了一声,说道:“我毕竟是你的父亲,从小把你养大,你的一举一动我都清清楚楚,你有什么小心思,我也看得明白,用不着在这里和我故弄玄虚。我现在唯一奇怪的是,你是怎么知道谢晓琴在白云寺的?”

“是这样的,父亲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去陆信义的宅子找谢晓琴和赵达,结果是无功而返,我就怀疑他们出了城,为了不打草惊蛇,我就让师兄秘密寻找,竟然发现谢晓琴和赵达在白云寺住过一段时间。后来我才知道,谢晓琴的爷爷和流风法师有些交情。这次谢晓琴失踪,我怀疑他们又去了那里,派人查看,果然如此。所以我今天才带着上官闵去寻找。”魏敏仪解释道。

“看起来这事情发生了很久,怎么你一句话都不和我说;还有南青凌,也不和我说一个字,你们俩究竟想干什么?”魏忠宇生气地责备道。

魏敏仪发现父亲虽然是满嘴责备,但好像并没有怀疑的意思,也就放了心,急忙跪下来,急切地辩解道:“父亲息怒,这些都是女儿的意思,是女儿让师兄暂时不要告诉父亲的,和师兄没有关系,请父亲不要责怪师兄。”

魏忠宇看她这样,重重地叹了口气,扶她起来,说道:“我不是要责怪你们,也不想责怪你们,只是事关重大,而且发生了这么久,你们一句话都不说,我也什么都不知道,这实在说不过去啊。不管怎么样,你也应该和我通个风啊?”

“女儿隐瞒父亲实在是迫不得已,其中原因,可能让父亲无法接受,只怕女儿说了,爹爹会责怪女儿。”

“你说吧,我答应你,不生气,只要你的理由充分,我可以既往不咎。”

魏敏仪看父亲的意思,今天她是不说不行了,只好说道:“谢晓琴和赵达当初躲在白云寺里,女儿也是道听途说,师兄过去查看的时候,也没有发现他们。女儿恐怕情报有误,所以暂时没有告诉父亲。至于这一次,女儿确实是得到了确切的消息,而且也让师兄过去证实了,谢晓琴和那个道士是在里面,之所以没有提前告诉父亲,是怕,是怕……”魏敏仪为难地看着父亲的脸色,半天才说道,“我是怕父亲一时心急,跑到白云寺大张旗鼓地寻找,会误了女儿的计划。”

魏忠宇刚开始听她这么说,还有点生气,仔细一想,如果自己知道了恐怕真的会那么做,不光是为了定国珠,还有鄣倾,两件事都让他寝食难安。拍拍女儿的肩膀,说道:“你担心的不是没有道理,为父确实是非常着急,既想早点得到定国珠,回去交差,又想尽快把鄣倾解决了,除去自己的心病。你如果把事情告诉我,我也许真的会这么做。但就算是这样,你也不应该瞒我这么久,尤其是今天,至少你出去的时候和我说一声,你知不知道我有多么担心。”

“是女儿没有考虑周全,请父亲原谅。”魏忠宇没有深究,这让魏敏仪轻松了不少,舒了一口气,给父亲认了错。

魏忠宇摆了摆手,道:“你的事我们暂时不说了,我们说说上官闵。他今天看到谢晓琴是什么反应,和你说了些什么,有没有什么打算?”

“看来还没有具体的打算,只是让我暂时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你和西门溪。”

“不想告诉我,难道他是想……”魏忠宇猜测着,害怕上官闵会有异动。

“父亲不必担心,上官闵现在急于找到谢晓琴,急于了解事情的真相,所以不可能有放走谢晓琴的意思,这一点,你可以完全放心。”魏敏仪安慰道,“至于为什么暂时不想告诉你,大概是怕重蹈覆辙。上次他就是急于求成,让我们去搜山,不仅没有找到谢晓琴,还死了赵达。我看得出来,上官闵对谢晓琴有感情,肯定不希望谢晓琴再出现意外,也不想让谢晓琴望风而逃,所以吃一堑长一智,小心翼翼,不愿再打草惊蛇。”

“这个上官闵想的倒是周到。”魏忠宇也点了点头,表示赞同。而后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又皱起了眉头,说道,“可是我们总不能一直等下去吧,时间毕竟不多,难道上官闵不开口,我们就一直不能动吗?万一这期间,谢晓琴他们离开了白云寺,我们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吗?”

“父亲如果担心的是这个,大可以不必紧张。”魏敏仪笑着说道,“依我看,谢晓琴暂时不会离开云落城,因为上官闵还在我们手里,救不出上官闵,她是不会走的。如果真的要走,机会很多,何况谢一善和赵达都死了,没有人管她了,如果她不想理会上官闵,也可以一走了之,可是她没有走。这就说明,她是一定要救出上官闵的,所以我们有机会。再说上官闵,父亲刚才想到的事我也提醒了他,我想他也会担心。所以我觉得过不了多久,他就会过来和父亲商量对策。到时候,父亲千万要沉住气,不能让他看出破绽。”

“你放心,我心里有数。”

见着魏忠宇也算是了解了,当下魏敏仪也不再担心。

看着天色渐忘,而魏敏仪也准备回去休息,走到了幽深的小院子之中,通过了狭长的走廊,而这时候忽然一个人影晃过。

魏敏仪愣了一下,警惕心一下提到了极点,想到了鄣倾!

鄣倾对魏忠宇一直都有仇恨在心,难保会偷偷回来进行刺杀,魏敏仪当即不敢多待,连忙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哪知道当她刚走入房间的时候却看到有二人已经站在自己的面前。

分别是谢晓琴和南青凌。

尤其是看到谢晓琴的时候,魏敏仪整一个人都愣了,完全就不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事,双眼瞪得大大的,张开口,却说不出话来。

南青凌上脚半跪在地上,“谢晓琴小姐有话想和您说,所以我就自作主张将她带了过来。”

“噢?”魏敏仪一脸警惕的看向了谢晓琴,谢晓琴这女孩子虽然柔弱,但是心里面的鬼主意更是不少,也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

“魏小姐,你不是很想看见我吗?现在我人就站在你面前了。”

听着谢晓琴说话的语气那样的冰冷,但是魏敏仪却一点都不在意,“说说你的目的。”

“我给你找来定国珠,而你让我带上官闵走!”

魏敏仪没有想到谢晓琴居然那样的直接,更是以定国珠为代价,当下便是怀疑她是不是有其他的想法,但是她那一双眼却是非常真诚,魏敏仪自认看人无数,知道她说的话并不假,当下说道,“行!”

话音刚落,她便是从口袋拿出了一枚晶莹的珍珠,放在桌子。“拿去吧,而上官闵我需要带走。”

“你走吧,我不会拦你。”

拿到了定国珠以后,魏敏仪一度怀疑是假的,但是将它交给了父亲检验了数次以后才确定是真品,而里面更是藏有了一则皇家宝藏。

后来魏忠宇将这定国珠交给了皇上以后,果然得到了奖赏,并且被封为丞相。

而魏敏仪借着这一事和自己父亲提出了自己的要求,要与南青凌在一起!

魏敏仪喜欢南青凌一直都不是一,二天的事情,虽然因为两人身份的差异而不被允许,但如今借着这一件功劳却是可以提。

南青凌也喜欢着南青凌,只不过却将那感情藏在心中,如今这一提议被说了出来,他也是充满了期待。

魏忠宇念在南青凌跟了魏家许久,两人互相喜欢,便是让两人成婚。

当日,魏家便是办起了婚宴,南青凌,魏敏仪两人行了三拜九扣之力,终于是结得了婚姻,一场漫长的恋爱经过了无数的曲折终于是走到了一起。

十年后,南青凌出现在魏家的训练场上,手执银剑耍起了一套剑舞,而一个小孩也拿着木剑学着南青凌的模样戏耍了起来。

魏敏仪看着训练场上一个大人,一个小孩,不禁露出了温馨的笑容,喊到,“你们别练剑了,先吃饭吧。”

“来了,仪。”

“是,娘。“

南青凌和小孩子齐齐应到。

孩子,赫然就是南青凌和魏敏仪的孩子,经过十年,他们两人生下了一个小男孩,而从那以后,他们也是过上了幸福,而温馨的生活。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