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竞技 > 无限梦卵
第131章    :入侵瀞灵庭(二)
作者:文刀吉吉 | 字数:4975 字

朽木白哉是绯真的丈夫,同时也尸魂界四大贵族之首朽木家的第二十八代传人,而且还是今后被誉为朽木家历代最强的当家,擅长瞬步和鬼道。白哉住在位于瀞灵庭中央附近的朽木家大宅,里面一后花园种有梅树和樱花树。

朽木家为尸魂界第一贵族,地位高尚,乃王族亲自封号的五大贵族之一(后来志波家族没落,五大家族变为四大家族)。白哉少年时期性格冲动,与四枫院夜一十分要好,称呼夜一为“猫妖”,被志波海燕称为“朽木家那个嚣张的小鬼”。

幼年时期便开始为了继承队长职位跟随祖父学习剑道,在与四枫院夜一玩耍的过程中习得瞬步的精髓。他具有聪明的头脑、强大的实力,能够客观对待事物并且认真去完成,虽然有些死板,但却不失公正。

其父朽木银铃打算在明年退休,即巅峰之战前112年辞去职务。固与四十六室商量得到征召权,让其子白哉去征召两位平民王者,准备挣取大功以坐实第六番队队长的位置。

为显征召之大功,朽木银铃故意把征召事宜拖延到两军对垒、生灵涂炭的时候才派出白哉…

…即,一年后,巅峰之战前112年春。

因为两方到建立了军队的关系,很少有虚能连续袭击低阶区的村落,死神救援不及时的状况已经少有发生。只可惜打仗哪有不死人的道理。最近,剑八又加派兵士围住在天道宫附近巡逻,天道宫方面也在城墙上增派了人手。

“恐怖魔王又带兵来袭了。”宫城里的居民都在风传此事,明眼人都能看得出局势。

果不其然,几日后剑八带人来袭天道宫,而且人数在十万以上。当天道宫守卫到达城墙时,士兵已经把宫城团团围住,外面浩浩汤汤的沾满了衣履破烂的士兵。

“在魔王麾下混得真惨……”卫兵们互相议论。

夜幕携带混乱降临宫城外,剑八的士兵乱糟糟的在下面开锅,一些士兵甚至把刚挖来的树根丢进锅里。

“就算会死,也是在陛下麾下死,我们也算是幸福了吧。”见下方这副凄凉之景,天道宫的卫兵都在为自己王而骄傲。

“我一开始还以为天宫会在第一次进攻中被攻陷,已经做好了随时赴死之觉悟。”守城官在天道宫建成起就已然在职。

“有陛下亲自建设之宫城,又兼陛下无双之指挥,我们怎么可能会输。”在一旁握着长弓的箭手自信地说道。

“不过我觉得现在应该主动出击,你看他们的样子。”另一个弓手为长弓搭上了箭矢,直指城下那群乞丐一样的士兵。

“王说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不要多生事端。”守城官用手压下他的箭矢。

“嗯。”箭手点了点头。

在这个现在这个世道,想要过上安稳的日子,最佳选择便是迁移到高洁区,但那些街区的人都抱成一团,完全没有可以给他们生存的地方。直到天道宫出现才改变了现状,低阶区村民有了可以转居的地方。况且仁王机敏,深黯治国之道,宫城里的人都深信他一定可以成功。

仁王制作票证按照职责发放给村民,宫城里的村民则只需要按照计划,每天工作4个时辰就能得到食票或物票。天道宫已经可以自给自足,富余的东西则销售给高阶区,同时高阶区也乐得买天道宫的货品。

恐怖魔王剑八每天压榨“奴级”制作出来的货品,在相比较下都成了次品,他们本来就不愿工作,所谓消极怠工,又拖着接近10个时辰的疲劳身体,连年午休的工作,想不出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更兼魔王魔道,仁王素有人道。为牵制魔王发展,高阶区都提倡购买天道宫的货品。于是魔王境况便一日不如一日,最终在魔道之路上越陷越深。

“为什么会这样呢?”拳三郎和花子看着院内玩耍的两个小孩,不禁纳闷到。

当初葵葵子劳心劳力救回来的汉子,竟会成为这等十恶不赦的恐怖魔王,而八千流则成为了某次战役中被掳回来的人质。

曾几何时,拳三郎觉得自己有一座大宅院,忠仆侍女成群就应该是自己人生的顶峰了。谁知道偶然接收回来的养子居然会登王,坐拥一座可以容纳几十万人的宫城,拥有百万亩在外宣布归顺的土地。

天父。这是除少数亲近的人之外,所有人对他的称谓。

花子则成为了天母,菊菊子也成了菊菊子姬。

他们在宫里过着平和的日子,外面却已经血流成河。

“为什么会闹到这个地步……”

拳三郎绝对想不到八千流是剑八自愿送来的,原因只是为了不使八千流跟着到处奔波。

只是剑八非常享受砍人的感觉,所以根本没有放弃与夏魁合作的意思,每次战斗都身先士卒就是他的写照。不断的砍人,欣赏飞溅的鲜血,看着他们一个个倒下,就是他展现力量,实现自我的方式。

史称“流魂街双王的最后战役”发生在早上,缘由是恐怖魔王喜欢光面正大的、亮堂堂的战斗,这也是有一小部分武士愿意追随他的原因。

更木剑八手拿不知何时具现的斩魄刀,威风凛凛地站在天道宫宫城前面,斩魄刀的刀口虽然参差不齐,却在那不断的闪着寒光。他举起看似破烂的斩魄刀,发号司令道:

“进攻!”并一马当先的冲了出去。

剑八只顾战斗,只有他的卫官才会负责指挥:“小心敌人的弓箭,不要在城下长时间站着不动,要不然就会被弓箭手盯上……攻城队,上!”

攻城队有三万余人,大多是没有盔甲的,只能在嘴上怒喊着:“杀呀!”

便跟在剑八马后追了上去,他们敌视的眼神都撞在剑八背后,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想杀谁。

夏魁在一群护卫的保护下登上城墙。

“开打了。”

夏魁丝毫不惧地站上城墙最边缘的石墩,护卫劝阻不得,只能撑着大棚伞与他站在一起。

只见夏魁费力地拔出腰间的长剑,装作很轻松地把剑一抖,弄出一阵剑的呜鸣。然后看向城下的士兵,朗声说道:“请兵士们为吾而战!”

顿时,在海贼世界积累的霸王气度尽显。

“吾等誓死保护陛下!”

——想要发展,就必须忍受阵痛……

夏魁看着城下那些即将死亡的灵魂,心中有百般说不出的滋味。他并非人为自己所走的道路是错误的,只是为那些有感情的活物而感到可惜。奈何战争,却是筹集资源,促进发展的最佳方式。

27:入侵瀞灵庭(三)二更,献给懒惰得人

天道宫四面有四道城门,其中面向西面的是正门,也叫天道门。进攻那里的士兵虽然早有所知,但当面对突如其来的箭矢时,还是被吓得魂飞魄散。城墙上的卫兵都拿着寒光闪闪的武器,就算是架好云梯登上城墙也没好果子吃。

(只有把门撞开了。)尽管这么考虑。

可天道宫的门却是花了大价钱,用厚实的玄铁制造而成的,背面还有可以拉动的铁板,拉开之后铁门就会出现可容长枪穿刺的洞口。城墙表面也有洞口,只是为了保留城墙的坚固,洞口的数量不是很多,却足以刺伤那些想要攀登城墙的人。要知道在攀爬城墙的时候哪怕一不小心,掉下来都有可能会被摔死。

城墙上设置了很高的箭楼,视野开阔自不必说,更兼现在是白天,根本就是指哪射哪。所以箭楼上的箭手每次放箭,都能把下面的人射倒一大批。幸好一些弩手给弩上箭的速度很慢,否则就不是射到一批而是当场射死一大批了。

转眼间魔王兵已经蜂拥而至。

剑八踩着刚搭建的云梯踏上了城墙,附近的卫兵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匆忙迎敌之下很快被砍到大片。

有了这个突破口,魔王兵也顺着这个云梯爬了上来,只是在中途中有不少被刺落下去。试图攀上城墙的士兵要不就是被砍杀,要不就是被刺落身亡。

魔王兵一上到城墙,便听到卫兵叫喊:“保护陛下,保护陛下!”

剑八这次攻势是在太凌厉了,没人料想到防线被这么快突破,卫兵们不禁恐惧……恐怖魔王的武艺又有了长足的增长!

“不要管魔王,先杀敌兵!!”夏魁喊道。

只是卫兵长——护命,掳其他立刻就往城内跑。

“赶快照命令做!”城墙的守备官接替指挥。

“嗐!”

卫兵们手拿武器众杀向各个已经攀上城墙的敌人,当一座云梯搭上来就推到一座云梯。但是剑八所向披靡,令他们毫无还击主力,所以干脆放弃了对剑八的防守。

只见城墙外、城墙上已经乱成一团,魔王兵有的在箭雨中依然向城墙推进,不过也有一部分胆小鬼在狼狈逃跑,逃跑中不免撞翻后续的士兵。其实不少士兵在抵达箭矢射程范围之前减慢了脚步,在这里集体碰撞、摔跤兴许是有意为之。

面对杀近角楼的恐怖魔王,箭手们从容不迫的上箭,并且把这位杀神当成不存在一样。

甚至轻松地互相调侃:“看来围攻的魔王兵,大概损失过半了啊。”

当剑八朝另一座角楼走去的时候,第一个角楼总是不时传出惨叫声,里面的箭手都受了几乎致死的重伤。他留下动不了的伤号在地上悲鸣着,不久之后,角楼里变得一片死寂。

(哪怕一次……)哪怕只有一次,剑八都希望能赢,战胜自己的合作者。这并非背叛,毕竟他这次受到的命令是:【尽全力进攻天道宫】

(多少次了,都赢过一次……)

(但即使尽了全力……)剑八从第二座角楼望下去,只看到自己的士兵在胆怯,葵葵子的士兵却躺在他脚下搭起弓箭,尽力朝窗口射出去。

(说不定碰巧还能干掉一个。)剑八没有去看失去惯性,摇摇晃晃落下的箭矢,继续做着自己认为最有效的工作——清除箭楼。

剑八不懂什么剑技,只是单纯的挥舞斩魄刀,击起呼呼的风声。城墙各处都有卫兵,但是剑八挥舞着长刀,所到之处卫兵应声而倒。偶尔有卫兵想要反抗,试图架住剑八的一击,但这谈何容易,只要剑八大刀一挥出,必定有一声惨叫。

在后续赶来的魔王兵,看到城墙上剑八的神威,被吓跑的魂又回到了身上,各个像打了鸡血一样亢奋。

“魔王神威!”魔王兵叫嚷道。

一想到天道宫宫门大开的样子,可以所以劫掠富裕的天道宫,他们就一个个兴奋得难以抑制。

但魔王兵的一个武将却喊道:“传令下去,停止进攻,此刻攻城毫无意义。”

“可是,魔王大人他……”

武将马上向不断向正门发起攻击的魔王兵,说:“魔王能之勇武岂是你们能知晓,快点退兵以避免无谓伤亡。”

这个武将并不是夏魁的家臣,实际上夏魁的家臣已近乎被召回,这是一场属于剑八的真正战斗。没有家臣的扶持,剑八已经无力供养士兵,最近只能靠劫掠来维持生计,此战可谓是魔王军的最后一役。

“传令下去,退到四门,在四门前摆好阵势,我等要在这里养精蓄锐。等到魔王肃清城墙才我们进攻之时,我等要把所有的精力贡献给那一刻。若有逃跑或抗命者,格杀勿论!”

于是剑八畅快的在城墙上砍人,遇到剑八的普通卫兵无一合之将,守城的武将却奉夏魁命令不与之交锋。

魔王军的士兵已经退到四门之外,看来真要驻守到城墙被清空为止……或者,持军令的武将是想耗死剑八,自己独吞天道宫或坐拥残兵据守低阶区。

“主上,我们要怎么做。”黑神黑子到城墙上溜了一圈,回来向夏魁问道。

“守住城门就行,其余照旧。”夏魁随口回答。

“又是‘厚葬’?”黑子确认道。

就算收尸,也是要讲条件的,现在天道宫若沦陷,又怎么可能得到收尸的主动权呢?

“不用担心,我们是不会输的。”夏魁自信地说道。

——夕子口风把得真紧,是为了给小弟避嫌吗?

他暗想。

天道宫除了明面上的武部、民部和仓部,背地里还设有“牙”和“瞳”两个组织。正如字面上的意思,看到一张人脸,人们首先注意到的是“嘴”和“眼”,却不会深究嘴里面牙齿和眼睛里的瞳孔。

牙的职责在于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工作,比如:暗杀、抢劫、肃清。牙的组长是护命,副组长是存在感极低的黑子。

瞳则是不具备战斗力的组织,甚至比管理商业和粮食的仓部还要弱,只负责收集和传递信息。骨干成员有六百多人,分别潜伏在四个方向,320个居民区中,其线人更是在骨干人员的百倍以上。

如果是牙会隐形的恐怖怪物,那么瞳就是明目张胆在狮子面前晃悠的变色龙,就算在暗中取到瀞灵庭的消息也绝非难事。

不过,牙和瞳只归夏魁管辖,天道宫其他人一概不知。

议事厅,家臣聚首。

“我们必须在魔王杀死卫兵前采取行动,要不然,城墙被突破将会对我们很不利。”接触过计划的家臣没想到剑八会突然变得这么凶猛。

“不可以一起去斩杀他吗?”未曾接触计划的家臣问道。

“我们打得过吗?那是行不通的,魔王如何恐怖,我们比任何人都清楚,恐怕就是会妖术的死神,也不一定能在他手底下过招。”从剑八麾下投降过来的“家臣”说道。

“用八千流来威胁呢?”有个家臣出了馊主意。

“要是你想激怒他的话大可以试试。”家臣文刀碎银在各个方面都很势利,说道:“而且主上的妹妹与其交好,此事若是做不成功,便两头都不讨好,这种买卖我可不做。”

现在城内的卫兵还在源源不断从内城楼梯补上城墙,他们的勇气值得人感叹。但是夏魁的家臣们知道,照这样下去还是会输。剑八强成这样,也不知道能不能将其引进城里用机关来坑杀,如此想来他们现在只有逃走一法可以用了。

其他人也好像发现了这一点,一个个都垂头丧气的。

“都干什么呢!”家臣安平清强打精神说道:“我们的主上可是‘仁王’啊,反正我可没听说过哪个莽夫能当上王,所以魔王这个莽夫迟早是会败给主上的。”

“啊,莽夫啊,哈哈!”垂头丧气的家臣都不禁笑了起来。

“那么我们要做的就是轰轰烈烈干一场,为王上杀出一条生路,只要王上活着我们就能东山再起!”

“好!”家臣有倾复了斗志,齐声喊道。

“真了不起!”文刀碎银自言自语地说道:“巧妙的让同志们重获斗志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