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异界争霸 > 邪拳
第148章  五行劫变
作者:古月弓 | 字数:6653 字

刘邪说到得意之时,陡然大笑了两声,却又突地满脸惊恐,颤声道:“天天劫!?你怎会将天劫融入到武功当中?这这不可能,决计不可能?”刘邪惊呼片刻,却听得二人之间陡然爆出一声炸响,直将二人震得各自倒退了七八步。

刘嘉踉跄倒退了七八步,站立不稳,亏得云朝飞身上前,一把将其扶住。刘邪也倒退了七八步,却依然巍然站立,兀自不倒,可见功力雄厚,但嘴角却溢出丝丝血迹,满面也尽是不信之色,颤声道:“这这怎么可能!?天劫为天之罚道,你一介凡人,又怎可施为?”

却见刘嘉缓缓站稳,轻笑两声,淡然说道:“这悲神之眼,并加五行返璞归真之演变过程,便可演炼成天劫,意为替天行罚,专罚那些滥用五行本道,以此广造杀戮的罪恶之徒!这些是我自那十二根擎天柱,变幻而出的图像之中参透而出,我将这以人力施为而出的天劫,称之为‘五行劫变’?”

刘嘉看着刘邪惊讶的目光,接着说道:“刘邪,你能再次败在这天劫之下,实乃天数也?”

只见刘邪凄然一笑:“天劫,哈哈!老夫十五年后又能败在这天劫之下,看来当真是天数到了,当是死而无憾矣?”

刘邪说罢这里,忽地喷出一口鲜血,随后浑身穴脉竟开始“啪啪“炸响,周身上下也是电光火石,看来正自遭受着体内五行劲气的反噬。众人能亲见这天劫一变,俱都惊讶地睁大双眼,动也不动,显然皆被这天之威怒给震慑住了。

片刻之后,恢复平静,却见刘邪凭借着自身最后一口真气,竟依旧巍然不倒,可见耐力一般。刘邪此时只是呆呆地盯着前面不远处的王位,面上露出一丝微笑,忽地迈动着沉重的步伐,缓缓朝上走去,刚一接近王位,中原王身边的侍卫便纷纷拔出兵刃,予以阻拦。

中原王看了看浑身是血的刘邪,忽地摆了摆手,只见那群侍卫便纷纷收起兵刃,缓缓让出一条道来。

然刘邪却看也不看周围众人,依旧向上迈动着沉重的步子,眼中仿佛只有中原王位,四周一切皆为虚无一般。

刘邪缓缓迈动步子,经过台阶,鲜血已然洒满脚下台阶,直到刘邪坐上这心中期盼已久的中原王位,这才面露微笑,将头一歪,撒手西去。

中原王意味深长地看了看王位上刘邪的尸体一眼,叹息道:“唉!或许这才是这一代枭雄期盼已久的归宿吧?”众人望着虽将死,但却仍是惦念着王位的刘邪,俱都心生感慨,看来这贪念、野心,真是杀人的最好武器。

“刘大哥,你怎么啦?你快醒醒啊?”正当众人俱都将注意力放在刘邪身上之时,却听得青秀儿忽然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呼喊。

众人忙转身望去,却见刘嘉已不知什么时候昏死了过去,面色煞白,犹如白纸一般。

云朝一惊,忙运功抵上刘嘉后心,但觉自身真力所到之处,皆被刘嘉体内的五行劲气抵触住。半响之后,云朝方才收手,不住摇头叹息。

众人忙问如何,云朝便叹息道:“他体内劲气混乱,但真力却是充沛,不像是受了重伤,但我随后将真力探入他的脑内,却发觉里面混沌一片,想来此次真是应了青老前辈昔年所说的那句话:悲神之眼若过度使用,终将物极必反!看来刘嘉这次为了战胜刘邪,已然将悲神之眼过度使用,精神之力极度匮乏,怕是要脑死亡,就此再也醒不过来了?”

青秀儿一听,顿时急道:“不,怎么可能?刘大哥,你快醒醒啊!你不是还答应了秀儿,等了结了此事之后,便陪着秀儿从此携游天下,以五行之术去救治天下人吗?你怎能说话不算数;怎能就此睡去!?你还不快快醒来!爹爹走了,王叔叔也走了,难道你也要去了?难道你便忍心丢下秀儿一个人,孤苦伶仃吗?”青秀儿一时哭喊得声嘶力竭,已然成了泪人。

凤鸣眼见着如此,顿时也伤心泪流,但却不解地道:“公子,当时突发变故,我们已然胜券在握,刘大哥又何以要单独挑战刘邪呢?他如此傻,你又为何要答应了他?”

云朝仰天叹息了一声:“凤鸣,你哪里知道,当时我们随时胜券在握,但若刘邪执意要走,又有谁能抵挡,倘若这次真让刘邪离去,日后再要对付他,却也难了!所以刘嘉唯有出言相激,诱得他一决高下?”

云朝顿了顿,又接着道:“刘嘉其实并不是要诱得刘邪使出那一招‘五行变’,而是想利用这一战,施展出‘五行劫变’,以‘五行劫变’反噬刘邪的‘五行变’,以天劫之力将之击败!唉~~~!刘嘉也是为了中原大地的太平,免于刘邪再次广造的杀戮,这才使出了这柄双刃剑,以这两败俱伤的打法,来与刘邪拼斗。想想刘嘉如此深明大义,置个人安危于不顾,明知‘五行劫变’一出,自己也难于幸免,但却义无反顾,挺身而出,此等大义,凤鸣你又怎能说他是傻?”

云朝一口气说完这许多,方才重重地吐出一口气来,但觉心中闷气已消,犹敬地看了一眼昏睡中的刘嘉,默然长叹。凤鸣却皱紧了双眉,以牙咬住红唇,看着昏迷不醒的刘嘉,眼泪不禁潸潸滚落。再见众人,也无不扼腕叹息,黯然神伤。

一时大殿内静得出奇,却在这时,突听得青秀儿一阵呼喊:“我知道了,我知道要怎样救醒刘大哥了,想那五行之术乃是救人之本,一定可以救得刘大哥,我一定要带他重返五行大地去,我还要习练五行之气,一定能将刘大哥给救醒?”

青秀儿说罢怔怔地看着刘嘉,又喃喃道:“等你醒了来,我们两个便携游天下,用这五行之术,去救治天下之人,使得他们再也没有伤病和痛苦?”

云朝闻言,心中一凝,心中仿佛也燃起了新的希望,郑重地望着眼前的青秀儿道:“秀儿姑娘,你放心,就算五行大地已被滚滚黄沙给淹没,但有一丝希望可以救醒刘嘉,便是牵动整个武林宗之力,我云朝也定将其中的黄沙给淘尽?”

老泰山等人闻言,也一齐说道:“若要去掏黄沙,也莫忘了我们?”

中原王也缓步来到众人面前,由衷地道:“刘嘉乃真英雄也,但要有一丝希望能将他救醒,我中原王也定不会坐视不管,只要有任何需要帮助的地方,诸位请尽管提来?”

青秀儿已听得泪流满面,一一扫视众人,只见众人满面尽是真挚的微笑。

少许,青秀儿又看了看怀中面色苍白的男子,她的手从刘嘉的脸颊一点一点往下滑,抚过嘴唇,抚过颈项,这是她第一次与这个让她心动的男子如此靠近,顿觉内心无比激动;无比幸福,喃喃地道:“刘大哥,我一定将你救醒,一定?”

青秀儿一边喃喃自语,一边缓缓抬起头来,秀目微睁,遥望着远方,好似看到了五行结阵,看到了希望。

邪拳后记:

(上篇)

三十年后,中原王暴毙,天下因此异常纷乱,各个诸侯国趁乱起势,诸多帮会也是揭竿而起。一时之间,战乱四起,杀戮不断,民不聊生,真正的到达了一个恐怖而又悲惨的时代。

这正是所谓的乱则必定,定则必乱

黄昏,黄沙镇。

此镇缘何而叫黄沙镇?只因此镇地处沙漠之缘,戈壁之边。

镇内市场中围坐一群人,人群围成的圈中,一位年老的说书人正坐台上,醒木一拍,惊慑四座。只听得说书人调子一起,缓缓说道:“话说这川中有位女魔,生平杀人如麻,十恶不赦,竟以人尸炼蛊,惹得民不聊生,天怒人怨!正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此事最终被中原的三位侠士发现,这三人经历重重磨难,历经千辛万苦,最终将女魔的这一恶行揭穿,但却惹得那女魔恼羞成怒,魔性大发。三位侠士历经九死一生,终将其毙之,为武林除了一害,这也正应了那句:善恶到头终有报,不是不报,是时辰未到?”

说书人话锋一转,又接着说道:“且说这三位侠士,可都是了不得的人物,一位青衣长衫,仅凭手中一柄长剑而仗剑天下者,正是三十多年前的一代名侠,天剑山庄的主人——青衫客;这另外一位,终年一袭白衣,剑术较之青衫剑客,却是更为高超,乃是昔年武林宗宗主云朝是也;再说这最后一位,似乎全不像这当先二位,却是亦正亦邪,他的胸前有着五道狰狞的疤痕,眼中也不知怎的,满是悲哀的神色“

说书人娓娓道来,说得绘声绘色,台下听客无不听得聚精会神,心潮也随着刘嘉所经历的那诸般诡异事件而此起彼伏着。

当说书人说到刘嘉几人力排众难,终究铲除了女魔,为江湖除了一害的时候,听客们无不为之兴奋,拍案叫绝;当说书人又说到刘嘉最终以一式“悲神之眼“力挽狂澜,惊摄住刘邪,最终取胜的时候,听客们又无不兴高采烈,心神也为之倾;而当说书人说到刘嘉因精神之力用极匮乏,却遭自身反噬,最终倒下生死未卜的时候,听客们又无不为之动容,摇头叹息。

听客们听到这里,更多的人是关心刘嘉终究是生是死,是而到了此时,台下之人无不期盼着说书人能将故事继续说下去。

然而,却听那醒木声一响,说书人便娓娓唱到:“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那台下听客正自听到兴头之上,闻言哪里肯干?纷纷将那说书人围绕而起,随即问道:“先生,这次您就别卖关子了,快快告诉我们,那个刘姓的大英雄,最终是生是死呀?”

“是啊,快快告诉我们吧!先生?”听客们纷纷请求道。

只见那说书人轻轻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这次实非是吾卖个关子,吊了你们胃口,实则吾亦却不知情啊?”

听客们闻言,无不心中爽快,都好似吞了什么,心里堵得慌,但也无法,既然说书人不知道,再问也是无用。都正待散去,忽见不远处滚滚风沙漫天飞舞,嘈杂叫嚣之声不断传来。便听得有人喊道:“不好了,罗刹王来啦!大家快逃啊?”

罗刹帮乃是最近纷争不断,趁乱而起的一个邪恶帮会,奸淫掳掠,杀人放火,当真无恶不作。其首领罗刹王更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他自命为王,从不将百姓生死看在眼里。

总之,在这样的一个时代里,权利与力量,才是衡量一个人的标准。所以在这样的一个时代里,杀戮却也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

随着那一声喊,人群中的人便欲四散逃开,但哪里来得及,罗刹王的部队当真来的好快,不多会便已将这群人给团团围了住。

随即就见一个身形魁梧,狰狞的脸庞上长满胡渣的汉子缓步来到人群前,他正是那恶贯满盈的罗刹王。只见罗刹王狞笑地望着这群人,恶狠狠地说道:“都他妈的跑什么跑?都给我抓了当壮丁做苦力去?”

众人一听,无不惊得骇然,俱都浑身瑟瑟发抖。这给罗刹王去当壮丁,实则是去给他修建宫殿,因此而累死病死的人,也不知有多少,当真是不计其数。因此,可以说给罗刹王去当壮丁苦力,实则是迈入了鬼门关的大门了,故而这群人怎又能不骇然呢?

随即,便见一名汉子上去苦求道:“大王,我家里还有八十岁的老母啊!你就放过我吧!我要是走了,她老人家也是活不成了呀?”

若是你认为罗刹王有一丝一毫的怜悯的话,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只见罗刹王冷冷地看着那个汉子,随后,便见其一位彪形大汉走了来,一刀便将这名汉子的头颅给砍了下来,顿时血溅四方,犹如喷泉。一时之间,已震慑得众人瑟瑟发抖,胆小者竟当场尿了裤子。

只见罗刹王满意地点了点头,恶狠狠道:“哪个还敢不服多嘴的?这个便是榜样?”此言一出,顿时鸦雀无声。

“大王,这个草屋子里面好像有个人?”突然传来一声惊呼。

罗刹王闻言,眉头一皱,几步便跨了过去,命人将这间茅草屋给团团围了住。罗刹王朝着里面看了看,却是黑洞洞的一片,哪里看得见事物,立时骂道:“谁人在里面,竟然敢躲在这里面不出来见本大王,还不快出来?”

罗刹王这一声吼,当真惊吓众人,但那草屋中的人并没有出来,却从中传来了一阵轻蔑的冷笑声。很显然,这屋子里面有人,而且并不将这罗刹王放在眼里。

(下篇)

罗刹王发了一声惊吓众人的吼声,但草屋之中并没有人出来,却从里面传出来了一阵轻蔑的冷笑声。很显然,这屋子里面有人,而且并不将这罗刹王放在眼里。

罗刹王的脸色当即便变得涨红,显然已是怒急。在这战乱纷争之际,权力便等于一切,至今还没有什么人,敢这么将罗刹王的话不当一回事的,而且还发出如此轻蔑的冷笑之声,所以罗刹王怎能不怒?他一怒,眼中不免露出杀机。

罗刹王当即使了个眼色,便有两名不知死活的手下,提了刀翻窗而入。

“啊?”突地自草屋之中传来了两声惨呼,罗刹王一听,以为是自己的手下得手了,脸上不免露出了得意的狞笑。

却在这时,只听得“砰砰“两声闷响,忽见两条人影自草屋之中飞射而出,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激起黄沙一片。

众人定目望去,正是那先前闯入草屋的那两名手下。不过,现如今此二人却已满身是血,早已气绝。

罗刹王眉头更是紧皱,顿时恼羞道:“何方妖人?弟兄们,俱都给我冲进去剁了他,今次我要喝他的血?”

罗刹王一声令下,其手下弟子纷纷亮出兵刃,一时寒光四射,随着一声呐喊,纷纷闯入草屋之中。

“嘭?”“啊?”顿时,草屋之中打斗声、惨呼声不绝于耳。可是这么一间茅草屋,又怎能经得起这么多人的如此折腾呢?随着一阵“吱嘎“声的响起,草屋顿时轰然坍塌,狂风一刮,立时灰沙四起。

这阵灰沙吹得众人俱都睁不开眼睛来,纷纷以手遮挡这风沙,罗刹王也不列外,连忙举手遮挡风沙。直到风略微小了一些,众人这才缓缓放下挡在眼睛上的双手,重新张开双眼。

众人定目望去,便见那茅草屋轰然倒塌的地方,灰尘仍是很浓,但依稀可辨出来一个人影,静静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似乎雕像一般。待到灰尘逐渐散去,却见一位满面胡渣的消瘦汉子,用他那满是悲哀的眼神,正死死盯着罗刹王只是看。

罗刹王被这个汉子盯得浑身一阵发颤,忙不自觉地往后退去。

罗刹王身形本就魁梧高大,与那汉子一对比,竟然比那汉子高出来半个身子。饶是如此,但罗刹王眼见着自己如此多的手下,俱都倒在地上,血如喷泉,心知必是伤在这名汉子手下,当下心中也着实慌张的厉害,也不敢贸然踏步上前,忍不住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你是什么人?”

汉子并没有回答他,仍是这么冷冷地看着他,眼神中也是充满了悲哀的神色。

“唰~~”一阵凌厉的寒风吹来,猛地便将汉子的黑色上衣给掀了开来,在这汉子的胸前,竟赫然露出了五道狰狞的疤痕。在场之人见了,无不变色心惊。

罗刹王更是睁大了双眼,眼珠也几欲迸出眼眶来,只听他惊恐地说道:“五五道伤疤?!你你究竟是谁?”

汉子冷笑,但终究是开口了:“便让我这双拳头来回答你吧?”汉子说罢一晃身,立时便已欺身到了罗刹王近前,但听得几声闷响,伴随着一声惨呼,罗刹王便已跌飞出去。

没有人看清这汉子是如何欺近罗刹王身前的,也没有人看清这汉子是如何出手的。但他们俱都隐约见到,便在刚才那一瞬之间,汉子的周身上下,隐隐幻化出了五道猛兽的形状。

再看罗刹王,亦当真是好生彪悍,只这么挣扎了几下,便已缓缓站了起来,抹了抹嘴角的血迹,瞪大了双眼,显是吃惊不小。

此时,汉子却背对着他,再也不看罗刹王一眼,似乎只当他不存在;又似乎只当他已是死了。但罗刹王已站了起来,又怎么会死了呢?

但在这时,却见罗刹王庞大的身形顿了一顿,突地全身上下青筋暴起,脸上瞬间便已涨得通红,全身竟然逐渐膨胀,渐渐胀大到了一倍不止。只见罗刹王瞪大了满是血丝的双眼,恐惧地盯着汉子的背影,显得难以置信,用最后一丝惊恐的声音颤道:“五五一行一邪一拳——?”

突然,“嘭“的一声巨响,罗刹王的身体,随着这一声的巨响,竟然生生炸裂了开来,前半个身子,竟然便这么由内而外,生生爆裂开来,直炸得血肉模糊,鲜血四溅,血雨飘飘。却在这时,罗刹王那下半个身子,竟还兀自朝前走了两步,这才重重倒下,激起一片尘沙。

罗刹帮众眼见着如此恐怖的场面,个个早已骇得浑身发颤,面如土色,看那汉子就犹如见鬼一般,哪里还敢停留此地,“哇~~~?”的一声怪叫,疯了似地四散逃命。

那汉子却是不管不顾,任由那群人四散逃命,也许他是认为罗刹王这个穷凶极恶的人已死,这群乌合之众也早已不成气候了吧!

汉子眼见罗刹王倒地,随即缓缓地朝着街道外走去。

一阵狂风吹来,卷起一片黄沙,掩没了汉子的身影,待到风停沙落,那汉子却早已不知了去向

众人俱都被这血腥恐怖的一幕给震慑住了,过了许久,这才陆续反应过来,心知此次死里逃生,全赖这名汉子,于是纷纷倒地,朝着汉子去的方向拜了又拜,感激他的救命之恩。

有人望着罗刹王的惨状,便骂道:“这个恶贼,生前无恶不作,死后不也仅仅便溅起一片沙尘吗?看来恶事是终究不可做,有天在看?”

“是刘嘉,他没有死,我们穷苦人的救世主回来啦!大英雄真的没有死?”有许多人如此嚷开了。

于是便有人问那说书人:“先生,你看那位大英雄,胸前也是有着五道伤疤,眼神之中却充满了淡淡的悲哀,会不会便是刘嘉大英雄,是否他真的便没有死呢?”

说书人也是一脸的疑惑:“可至今时隔三十载,若那位大英雄仍是活着,至少也该是个年近六旬的老者了呀!缘何还会这般年轻呢?”

还有人做顿悟状,一拍脑门,立时叫嚷道:“或许或许他是那位大英雄的儿子?”

“怎么可能?”又有人驳道,“如果是这样,他胸前那五道狰狞的疤痕,又当作何解释?依我看“

一阵狂风呼啸而过,夹带着阵阵黄沙,湮灭了下面的话。

(完)

~~~~~~~~~~~~~~~~~~~~~~~~~~

后话:

若干年后,五行邪拳逐渐没落,但由此,却被分为了另外三支拳术:

“虎形摧骨”与“豹形碎腑“被狼牙星一族的人给传承了下来,被其称为“狼牙锋风拳”;“鹤形风刃“被南斗极星一脉传承,被其称为“南斗水鸟拳”;而“龙形点穴”与“蛇形伤脉”,则被北斗天罡一脉相传,至今已有近千年的历史,被其称为“北斗神拳”但北斗天罡一脉中人,为了纪念刘氏一族对这种拳术的创始与改造,便仍有人将这套拳法称之为“刘家北斗神拳”!

自此,告一段落。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