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灵幻传说
第163章 案情水落石出
作者:从寒 | 字数:2864 字

上官燕的第一站,是郭小南的家,也就是案发现场。

慕容白雪有一把钥匙,是郭家二老送给她的,当时她和郭小南还未正式交往,但是,郭家二老很喜欢乖巧可人的慕容白雪,也知道慕容白雪对儿子的一番真心。

打开房门,上官燕止住慕容白雪冒失的动作,上官燕说:“别乱动,不要乱走,咱们就在外面看一看。现场已经有警方拍照取证了,估计我们找不到其他的东西。”

慕容白雪微微有些失望,她以为,上官燕可以在现场找到什么。

上官燕站在客厅门口,仔细看了一会儿,忽然问:“他们坐在沙发上喝茶,没有任何警示,忽然就毙命了对不对?”

慕容白雪点点头说:“警察在新闻上是这么说的。”

上官燕忽然冷笑一声,说:“那就奇怪了,他们没有说具体死因么?”

慕容白雪回道:“他们说是阿南害死伯父伯母的,据说是阿南下的毒手,至于,具体死因?好像是什么神经痉挛?我反正听不懂,好像是医学名词……”

上官燕转过身,看着慕容白雪说:“警方掌握的证据,都是针对郭先生的。我们必须想办法找其他证据!”

这个道理,慕容白雪也知道,可是,关键是,怎么找?慕容白雪不懂,上官燕却是懂的。

上官燕走到玄关处,对跟上来的慕容白雪说:“这样吧,我们先去警局。”

去警局?慕容白雪吓了一跳,俗话说,民不与官斗,她才不敢去警局闹事!

上官燕好脾气地笑道:“别怕,我们是去调查笔录和案件卷宗。”

“咦?可以么?那是警局诶!我们可以去么?”慕容白雪有些白痴地问道。

看来,这个美少女不懂法律啊。上官燕暗暗叹了口气。

“走吧!不要耽误了时间。”上官燕利索地走出大门,背影看上去干练而潇洒。

驱车一路来到城西的警局,上官燕拿出律师资格证,和警方负责人交涉片刻,终于得到允许,拿到了本案的卷宗,慕容白雪看不懂,也无权查看,她只能坐在休息室里等候。

等到傍晚五点多钟,上官燕终于来到休息室,对慕容白雪说:“事情有点棘手。”

慕容白雪心中一急,忍不住急切地嚷道:“是不是找不到有利证据?是不是没法翻案?”

上官燕摇摇头,低声说:“慕容小姐,你别急。我说的棘手,是因为……”

说着,上官燕忽然停住嘴,她笑了笑,忽然提高嗓门,无奈地说:“唉,警方的证据很有力,现场找不到其他证据,死者又没有仇敌,看来,真的很棘手呢。”

慕容白雪变得情绪低落,跟着上官燕亦步亦趋地走出警局。

两人坐上车,上官燕将车子开到外面的大街上,开出去很远,上官燕才低声说:“慕容小姐,我怀疑警局里面有黑手,他可能就在附近,我们不能暴露自己的证据。”

慕容白雪一惊,眼珠子一转,登时欢喜地嚷道:“上官律师,你是说,你已经发现了证据?”

上官燕笑了笑,有些无奈地说道:“我可以帮忙,这个忙嘛,就是帮你们找到证据。”

慕容白雪欣喜地笑起来,当然,她没敢忘记自己身畔的大律师:“太好了,谢谢上官律师。”

来到红绿灯路口,上官燕看着后视镜,镜子里,是下班高峰期的车流。

“慕容小姐,这段时间,咱们分开行动,你去警局,让警方重新调查案子。我去帮你找证据。”

上官燕提出这个建议,慕容白雪没有任何异议,因为,她对办案这种事一无所知。只有听话的份儿,也亏得她偶遇了一个精明强干又富有正义感的女律师。

这几天,慕容白雪每天早上到警局报到,她吵着要警方负责人重新调查案件,不然,她就去有关部门上访,闹得警局天天兵荒马乱。

毕竟,慕容白雪是慕容家的千金小姐,有身份有地位,慕容白雪的父亲更是本市的超级富翁。她在警局闹事,那些普通警员也不敢得罪她,更不敢随便轰她走。

一直闹了三天,三天之后,傍晚六点一刻,慕容白雪接到上官燕的电话,约她在咖啡馆见面。

来到约定的咖啡馆,慕容白雪见到一个年轻女人。

年轻女人自称姓李,上官燕说:“你叫她李警官吧。我们以前是同学。”

慕容白雪一愣,上官律师和这个李警官是同学?这是什么戏码?

上官燕看出了慕容白雪的疑惑,她勾唇一笑,笑得有些怀念:“李殊是我的大学同学,我们是公安大学的同学,我读法学,她读法医学,是一届的,我们当时都是学院里不怕死的女生。”

李警官李殊也淡淡笑道:“没想到,我们的检察官会耐不住寂寞,主动投身到杀人不见血的律师行业,而且是刑事律师。”

上官燕扑哧一笑,一向严肃的脸蛋,如同春花初绽一般,变得明媚而娇艳。

慕容白雪看得一呆,她忽然发现,上官律师也是一个出色的美女。

“好了,李殊,我找你来,不是为了叙旧,把你的重要线索拿出来说一说。”上官燕端正了脸色,重新变回那个冷清敏锐的女律师。

“可以。我也是来说正事的。”李殊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慕容白雪好奇地看着她们,李殊说:“我是法医,本市最年轻的法医,这件案子本来不归我管,但是,通过上官燕的努力,案件前天到了我手里,我去冷藏室拿了尸体,作了全面解剖。”

解剖尸体?不知怎么的,慕容白雪猛地想起那种血淋淋的场景,一时有些憋闷。

上官燕淡定地笑道:“这是一种职业,不是什么杀人越货的坏事,慕容小姐不用难受。”

慕容白雪立即摆正姿态,诚恳地道歉:“对不起,是我失态了。”

李殊继续说:“这起案件,表面上看,其实很简单,但是,郭家二老的真正死因,非常隐晦。是器官功能中毒衰竭,我在他们的内脏里面发现很微量但足以致命的毒素。”

慕容白雪瞬间瞪大了眼睛,忍不住惊呼出声:“什么?”

李殊耸耸肩,说:“这就是法医鉴定的结果。上官燕,你想要这份证据么?我可以为你办到。”

上官燕拍了拍李殊的肩膀笑得有些奸诈:“这是你的分内事,用不着跟我说。”

三个人道别之后,上官燕和慕容白雪一起离开咖啡馆。

慕容白雪回到家,一颗心狂猛地跳动不止,她没想到,郭家二老竟然是被毒死的。

是谁下的毒?上官燕说,等李殊将法医报告递上去,郭小南就可以回家,但是,警方还需要继续调查取证,郭小南不能完全洗脱嫌疑。

李殊的办事效率极高,两天后,慕容白雪接到上官燕的电话,警局领导下达批示,允许嫌犯郭小南离开精神病院,在上官燕的建议下,郭小南立即赶往省城做精神鉴定。

这是后招,上官燕说了,要对抗警方,必须抓紧时机,一方面利用舆论造势,一方面用足够的证据打败对方。

同时,上官燕让慕容白雪出面,到电视台和报社爆料,将这起案件的内幕抖露出来,果然,这起惊动全城的案件,立即吸引了舆论的眼球,死者是富甲一方的富翁,曾经的嫌犯是留洋归来的大好青年,警方先前的判断失误,这正是新闻的好素材!

不久,在上官燕的帮助下,警方负责人在本市媒体上公开致歉,并道明案件真相,原来,郭家二老是中毒而亡,肇事者是一只有毒的蜈蚣,郭家二老吃了有毒的饭菜,不幸身亡。

至于,蜈蚣是怎么来的,蜈蚣怎么爬到饭菜上面,法医并未给出确切的结论,这也不是法医研究的范畴,警方暂时没有给出结论,但是,可以确定的是,郭小南的嫌疑被彻底洗清了。

从上官燕那儿得到消息,慕容白雪彻底松了口气!

“真的谢谢你啊,慕容白雪,如果不是你,我不但要被判处死刑,还要受到一辈子的愧疚呢。”郭小南拉着慕容白雪得手激动得眼泪盈眶。

“好啦,你没事啦,你今后开开心心地生活就行啦。”慕容白雪望着郭小南嫣然一笑道。

“哇,多么迷人而纯真的笑容啊。”看着慕容白雪的如花般的笑容,郭小南真得非常的陶醉啊。

“一定,一定,我今后一定放下思想的包裹,开开心心地过每一天。”郭小南看着慕容白雪发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