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读物 > 全元曲146
第4章
作者:冯学礼 薛鸿鹏 著 | 字数:2935 字

【油葫芦】不思量有限的光阴有限身,委实他钱上紧。如今那等有钱的追富不追贫,(曾云)若有那穷汉来投奔呵,他肯赍发些儿么?(正末唱)几曾和那穷相识每日家相寻趁,都只待共那富家郎逐日相亲近。(带云)还有那等人呵,(唱)他无钱时记人的仇,若是有钱时忘人的恩。(曾云)倘有那相识朋友来呵,他也肯接待他么?(正末唱)若有个旧宾朋一径的将他来投奔,(云)他本在家里坐着,却教人出来说,没斝没斝,(唱)他可自三衙家不出那正堂门。

(曾云)在家如此推故,倘若长街市上撞见怎了也?(正末云)或者一日在市廛中和那人打了个照面,那人便道:小生探望了数次,不能得遇。他本认的那人,他只在马上欠身,便道:我不认的你。(唱)

【天下乐】他可也便见如同陌路人。(曾云)我想这等人,何足道哉!(正末唱)也非是小生多议论。则我这一片济贫的心比他人心地真。(曾云)依居士的主见,可是如何?(正末唱)我恨不的罄囊儿舍与人些钱。恨不的刮土儿可便散与人些银,(曾云)这许多钱债文书都烧毁了,可惜了也。(正末云)便好道:万般将不去。惟有业随身。先生也,(唱)量这千百锭家旧文契有那的几锭本。

(曾云)居士差矣!想今时人非钱不行。有钱的穿的是异锦轻纱,口食的是香甜美味。无钱的身穿破衣,口食淡饭。(诗云)无钱君子受熬煎。有钱村汉显英贤。父母弟兄皆不顾,义断恩疏只为钱。(正末云)先生是知典故的人,自古及今,因这几文钱上,不则送了一个。先生不嫌絮烦,听我在下试说一遍与你听者。(唱)

【那吒令】有一个为富的似欧明涉津,遇龙衬海神;有一个为富的似元载待宾,仿玄宗圣人;有一个为富的似梁冀害民,灭全家满门。我如今待觅一个隐沦,待寻一个逃遁,也只要免的他恶业随身。(曾云)居士差矣!你家的富贵,不是你祖上遗留的,便是你自家挣起来的,何苦又要逃遁他去,这也太过了。(正末云)先生,还有一等无端的小人,到那腊月三十日晚夕,将那香灯花果祭赛,道是钱呵,你到俺家里来波!那的都是邪气。(唱)

【鹊踏枝】谁待要祭那财神,我则待送那魔君。缠杀我也财物金银,我觑的似吊客丧门。倒不如将他来与贫乏家施舍尽,另做个种果收因。

(曾云)居士,岂不闻圣人有云:富与贵人之所欲,贫与贱人之所恶。难道居士另是一付肚肠,与世人各别的?你可曾闻鲁褒那《钱神论》么?(正末云)老夫不知。愿闻。(曾云)“钱之为体,具有阴阳。亲之如兄,字曰孔方。无德而尊,无势而热。排金门,入紫闼,危可使安,死可使活,贵可使贱,生可使杀。是故,忿争非钱而不胜,幽滞非钱而不拔,冤仇非钱而不解,令闻非钱而不发。洛中贵游,世间名士,爱我家兄,皆无穷止。执我之手,抱我终始。凡今之人,惟钱而已。”(诗云)金谷奢华富石崇。为人佣作窘梁鸿。从古文章磨灭尽,至今犹说孔方兄。(正末唱)

【寄生草】富极是招灾本,财多是惹祸因。如今人恨不的那银窟笼里守定银堆儿盹,恨不的那钱眼孔里铸造下行钱印,(做合掌科,云)南无阿弥陀佛。(唱)争如我向禅榻上便参破禅机闷。近新来打拆了郭况铸钱垆,这些时厮撏碎了鲁褒的这《钱神沦》。

【六幺序】这钱呵,无过是乾坤象,熔铸的字体匀。这钱呵何足云云。这钱呵使作的仁者无仁,恩者无恩,费千百才头的居邻。这钱呵动佳人行意郎君俊,糊突尽九烈三真。这钱呵将嫡亲的昆仲绝了情分,这钱呵也买不的山丘零落,养不的画屋生春。

【幺篇】谁待殷勤,颇奈钱亲。钱聚如兄,钱散如奔。钱本无根,钱命元神。到底来养身波也那丧身,这钱呵兀的不送了多人。当日个宣帝为君,疏傅为臣,是汉朝大老元勋,赐千金为具归途赆,青门外供帐如云。(曾云)到后来可是如何?(正末唱)他到家乡都给散心无吝,这故事在两贤遗传,千古流闻。(曾云)小生与居士共同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想居士这等疏财仗义,高才大德,今日相别,后会有期。(正末云)行钱,去将一饼金来。(行钱云)理会的。(正末云)备一匹全副鞍辔的马来。(行钱云)鞍马也有了。(正末云)先生,这一饼金与先生做路费,这一匹马与先生代步咱。(曾云)居士,小生本为仰德而来,非为财物而至,焉敢当居士如此厚礼,这个断然不好受得。(正末云)请先生受了者。(曾云)我小生决然不敢受,便受了也无用处。过二十年之后,小生与居士再会。(正末云)二十年之后有先生,敢无在下了也。(曾云)据着居士这等阴骘太重,必然增福延寿也。(做别科,云)小圣恰才见此人积功累行,施仁布德,俺神灵如何无一个报应。便好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诗云)休将奸狡昧神祗,祸福如同逐影随。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下)(正末云)呀!天色晚了也。行钱,跟我宅前院后烧香去来。(行钱云)理会的。(正末云)这个是我那油房,装香来。南无阿弥陀佛!这个是我那粉房,装香来。(行钱云)香在此。(正末云)南无阿弥陀佛!这个是我那磨房。(净扮磨博士上,打罗唱科,云)牛儿你不走,我就打下来了。(正末云)行钱,甚么人这般唱歌口旦曲的?他心中必然快活。你与我唤他出来,我问他咱。(行钱云)兀那罗和,你出来,爹唤你哩。(磨博士云)来也,来也,谁唤罗和哩?(正末云)孩儿也,是我唤你哩。(磨博士云)唤我做甚么?误了我打罗也。(正末云)你才唱歌口旦曲,你心中必然快活,你试说咱。(磨博士云)爹,你道我这般唱歌口旦曲,我那里有甚么快活?孩儿每受苦哩。我一日我请着爹二分工钱。我清早晨起来,我又要拣麦,拣了麦又要簸麦,簸了麦又要淘麦,淘了麦又要晒麦,晒了麦又要磨面,磨了面又要打罗,打了罗又要洗麸,洗了麸又要撒和头口,只怕睡着了误了工程,因此上我唱歌口旦曲。爹,我那里是快活。你省的古墓里摇铃,则是和哄我那死尸哩。(正末云)嗨!我可怎生知道。不问你别事,你这眼上两根棒儿,为甚么支着?(磨博士云)爹,你道我为甚么眼上支着这两根棒儿?我白日里做了一日生活,到晚来恐怕打盹睡着了,误了你家生活,因此上支着这两根棒儿。你孩儿受

苦哩。(正末云)孩儿也。我与你拿掉了,可是如何?(磨博士云)好松嗓,好松嗓!(正末云)自今日为始,将这粉房、油房、磨房都与我关闭了者,再休要开。(磨博士云)爹,你若是不开这磨房呵,罗和别不会做买卖,离了你家的门,我不是冻死,便是饿死的人。爹,可怜见孩儿每咱。(正末云)孩儿,我自有个主意。行钱,将一个银子来。孩儿也,你见这个么?(磨博士云)这个唤做甚么?(正末云)孩儿也。唤做银子。(磨博上云)则说银子。我可不曾见。爹,要他做甚么?(正末云)他也中吃也中穿。(磨博士做咬银子科。云)中穿中吃?阿哟!艮了牙也。(正末云)孩儿,那中吃中穿,是教你将他凿碎了,买吃买穿。(磨博士云)哦!倒换过来买吃买穿。爹,你可为甚么与孩儿每这个银子?(正末云)孩儿,我与你这个银子,不为别的,你拿去白日里做些买卖,到晚来则着你落一觉好睡。(磨博士云)爹,你与我这个银子,则要我落觉儿好睡,孩儿每知道了也。(正末唱)

【醉扶归】我为甚么相怜悯,与你这一锭家那雪花银?(磨博士云)爹,你可为甚么与我这银子?(正末唱)我则报答你那脚打罗三年这足一下恩。(磨博士云)爹,我罗和请罪咱。我昨日瞒着爹做一个贼,偷了二升麦子,去那长街市上算了一个卦,那先生说我今年今月今日今时,可当发迹,得些儿横财。不想爹叫我出来,与了我这个银子,那先生也会算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