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大结局
作者:三包榨菜 | 字数:4061 字

阮长青嘿嘿笑道:“爹就知道,绣儿丫头心里还是有爹的。”

阮锦绣淡淡的看了阮长青一眼,皮笑肉不笑的道:“绣儿的心里是不是有爹。这要看爹的心里是不是有绣儿了。若是爹将绣儿当成是亲女儿来看待,那绣儿的心里自然有爹。可若爹动不动就想着去别人的家里做一盘孝子,那绣儿就是在是不知道,这心里是不是应该有爹了。”

阮锦绣一面说着,一张脸就变得难看了起来。

过了好一阵才重重的冷哼了一声:“锦春,爹娘亲的事情,我就不管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阮锦绣转身就进去了,顺便看了南宫诩翌一眼。

阮长青幸灾乐祸的看着南宫诩翌,只觉得和南宫诩翌这回要遭殃了。

南宫诩翌也不知道阮锦绣这好好的怎么突然就生气了。

带了几分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低低的咳嗽了一声,就跟着阮锦绣进去了。

阮长青意味深长的笑道:“以前咱们绣儿在大女婿面前可是占不到半分便宜的。怎么如今,咱们绣儿在大女婿面前倒是越来越说得上话了。”

柳氏没好气的冷哼了一声:“那里有你这样做老丈人的。这一双眼睛倒是只知道盯着自己的女儿和女婿。你这是让我要怎么说你才好呢。我劝你还是好好的做你自己吧。等下要是不小心让大女婿生气了。我看你要怎么在这个家里待下去。”

阮长青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好半晌才小声道:“这个……柳妹,这都是夫妻,两口子,你说这个就没意思了呀。你这是要让大家都知道我这个做老丈人的在女婿面前没有任何威严可言是不是啊?”

柳氏撇嘴道:“你倒是想要在女婿面前有威严可言呢。可是你也不想想看看,你这一天一天的都在干啥?”

阮锦春不想看见柳氏和阮长青闹腾,没好气的对着阮长青道:“爹,你就不能让着娘?你这好不容易有机会回来了。若是不小心得罪了娘。你觉得你还能在这个家里待下去不?”

阮长青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忙不迭的对着柳氏陪笑道:“柳妹,我知道错了。刚才不就说要做饭了吗?我去厨房给你打下手。”

柳氏心头一暖,嗔怪低声道:“你一个男人家,去厨房打什么下手?你给我安分一点的好。”

阮长青嘿嘿笑道:“是,媳妇儿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一定安分一点。”

阮锦春倒是没好气的笑道:“娘,你就不能不要这样顺着他?这一个大男人,难道不能好好做点事情?去厨房里帮点忙怎么了?难道他就不能去帮忙了吗?爹,走吧。我和娘很需要爹帮忙呢。我相信爹要是愿意来帮忙的话,我们一定能事半功倍的。今天做出来的饭菜肯定都会特别的好吃。”

阮锦荣和阮锦晨的心情也特别的好,在一边起哄,说是要让阮长青亲自下厨给一家子做饭,大家肯定多会多吃两碗。

和外面的一家子和乐融融相比,房间里的阮锦绣和南宫诩翌之间的气压就低了很多很多了。

两个人面对面的坐着,都不肯率先开口,都在等着对方先开口。

最终还是阮锦绣叹了口气:“你确定不愿意将你的真实身份告诉我吗?”

南宫诩翌愣了愣,很明显没有想到最终还是阮锦绣先开口了。

南宫诩翌淡淡的道:“每个人都会有每个人的秘密。你自然也是有的。若是你愿意将你的秘密拿出来给我交换。那么,在我面前,并没有什么是不能告诉你的。”

阮锦绣的眉目低垂了下去,半晌才低声道:“所以说,你能告诉我的条件,就是想要知道我的秘密吗?”

南宫诩翌的双手放在阮锦绣的双肩:“我们是认定了彼此的人。不管我们对方是什么身份,我们都确定要和对方在一起过一辈子的,不是吗?所以,这一点秘密算什么呢?不过倘若我们连带着这点秘密也不愿意和对方分享。那是不是证明在对方的眼睛里,我们根本就不是对方想要的人?”

阮锦绣神色中带了几分凝重的沉声道:“其实,我的情况也就是和魏武青说的差不多了。至于魏武青说了些什么。我想你也应该都是知道的了。你……你听了那些之后,你会不会觉得,我是一个怪物?”

南宫诩翌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阮锦绣:“绣儿,你这是在说什么呢?谁敢说你是个怪物,那就是和我作对。我面前的绣儿,分明就是一个温温柔柔的小女子。和那什么怪物根本就不沾边儿。你也不要胡思乱想了。”

“你就不想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吗?”阮锦绣眉目中带了几分疑惑的看着南宫诩翌。

在她看来,只怕是任何一个人都没办法容忍自己的另一半有其他的隐藏身份。

更何况是身份和气质都不凡的南宫诩翌。

然而南宫诩翌却是轻笑道:“你现在是我的妻子对不对?”

阮锦绣下意识的就想要说出两个人的半年之约。

然而内心存在的一点小小的私心,让阮锦绣没有将这个所谓的半年之约说出口,而是略带羞涩底单了点头。

南宫诩翌满意含笑道:“既然如此,那你就是站在我面前活生生的一个人。我还要在乎你的其它身份做什么呢?绣儿,不管你有其它的什么我不知道的身份,你都会有一个我知道的,而且不会变化的身份,那就是我的妻子。”

阮锦绣的眼圈儿瞬间就红了起来,压抑了声音的哭泣道:“这么说起来,你是当真不介意吗?”

“当然不会介意了,只要你从今以后的每一天都在我身边,以后的任何事情都不要瞒着我。那么,我是真的不介意的。以前的那些,我就不必计较了,如何?”

阮锦绣的眼圈儿瞬间就红了起来,呜咽低声道:“阿黄,你人真好。谢谢你。可是就算是你不追问我的过去,我也想要将我的过去告诉你知道。因为……我的过去和我的未来是息息相关的。我觉得你应该知道。”

南宫诩翌的眼神变得凝重了起来:“你若是不想说,那就不要说。以后有很长很长的时间让你有机会说出口?”

阮锦绣固执的摇头道:“不,我想和你说明白。有些事情,我需要鼓足了勇气才能说出口。若是这个时候不赶紧说出口。那我……那我就不知道何年何月才会有这个胆量说出口了。所以……你让我说好不好?”

南宫诩翌将阮锦绣拥入怀中,低声道:“那好。你说。你放心,你对我坦白,我自然也会对你坦白。我的身份,也不会再瞒着你了。”

阮锦绣眼睛一眨不眨的沉声道:“其实魏武青说得对,我不是现在的阮锦绣,也不是那一双孩子的母亲。其实……我的身份是京城阮将军的嫡女……我原本已经被人害死了……可是不知道怎么的,竟然没有死。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成了我现在的身份了。这就是我最大的秘密,除此之外,我就没有其他秘密了。”

阮锦绣说完,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叹息低声道:“你……你会因此嫌弃我吗?”

南宫诩翌眉目中带了几分灿烂的笑道:“如果我告诉你,我早已经知道了你的身份了,你会怎样?”

阮锦绣不可思议的看着南宫诩翌,眼神中带着震惊的摇头道:“这……这不可能。你怎么会有机会知道这个?我不相信!”

南宫诩翌认真道:“自从我看见你会梳京城的妇人们最为流行的发式的时候,就已经在怀疑你的身份了。我就已经开始在调查了。尽管这个调查的结果看起来是有点荒诞不经,很多人也不会相信。可是依着我的博闻强识,最终选择了相信。并且我认为,这就是老天爷对我们之间缘分的最好的安排。绣儿,做我真正的妻子。”

阮锦绣的瞳孔狠狠的缩了缩,半晌才低声道:“你真的想要让我做你真正的妻子吗?你不会觉得我是一个怪物吗?而且,我是很想回去京城的阮家。原本是想着将这里的事情处理妥当之后就想办法回去,用其他的身份看着我的亲人们……所以,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做你的妻子。”

南宫诩翌柔声笑道:“真是个小傻瓜,你若是不做我的妻子。那我要怎么才能帮你用另外的身份回去你的家人身边呢?”

“你能帮我?你知道京城阮家?所以,你也是京城人士?”阮锦绣的心都蹦了出来,只觉得答案呼之欲出,可是自己却有些不愿意相信。

南宫诩翌挑了挑眉毛,意味深长的勾着唇:“嗯,你以为呢?”

阮锦绣歪着头看了看南宫诩翌,好半晌才低声道:“我不确定了。你能调查清楚我的身份,那证明你自己的身份也是不简单的。否则根本就没办法调查我的身份。京城有头有脸的公子哥儿,我几乎都认识。唯有一个……打小就被养在封地的凌王殿下……我是不认识的……难道说……”

南宫诩翌惊喜万分的看着阮锦绣:“不错,真是个聪明的女子。你猜对了。”

阮锦绣瞬间石化了。

不可思议的看着南宫诩翌,缓缓的摇了摇头:“这……告诉我,这不是真的。你怎么可能是凌王殿下呢?这不符合常理。”

“这是本王的令牌,你可以亲自查验。”南宫诩翌从怀里掏出腰牌,放在了阮锦绣的手心里。

小小的一块腰牌,却是让阮锦绣觉得重于千斤。

翻来覆去的看了一眼,才恼怒嗔怪道:“所以一开始,你说你只叫做黄诩翌,就是骗人的。你本名也应该是叫做南宫诩翌!”

南宫诩翌轻笑道:“也不能说是骗你的吧?毕竟,我是皇室子弟,我对外宣称我姓黄,也无可厚非。而且,你记性如果足够好的话,应该知道,我母妃就是姓黄。”

阮锦绣恼怒的瞪了南宫诩翌一眼,带了几分恶狠狠的道:“哼!你就是故意欺负我!如此尊贵的身份,竟然来欺负我这样的一个弱小女子。我只想问你,你这于心何忍啊!”

南宫诩翌意味深长的勾着唇,好半晌才低声道:“当初是迫于无奈,才会和你这个牙尖嘴利的小女子妥协的。可是在后来的相处中,我突然就觉得,这个牙尖嘴利的小女子也有她可爱的一面。所以,就彻底的沦陷在了这个小女子的温柔乡之中。”

阮锦绣的脸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压低了声音的恼怒道:“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简直是无可救药了。我都不知道要怎么说你才好了。事到如今,你打算怎么办?”

南宫诩翌惊讶的看着阮锦绣:“还能怎么办?自然是准备八抬大轿的迎娶你啊。难道说,你还不准备嫁给我?”

“我是没有想过要这样嫁给你的。”阮锦绣叹息低声道:“你自己也不想想清楚。难道我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嫁给你了?我那一双儿女怎么办。你还真的能做他们的继父?”

“你真的觉得,铁蛋儿和我长得一摸一样只是一个巧合吗?”南宫诩翌淡淡的道:“你的原身,原本就是我的人。如今,你做我的人,那也是水到渠成的。你不是想要回去京城阮家吗。我正好就借着这个机会,让你成为阮将军的义女,然后以将军府嫡女的身份嫁入王府。那两个孩子,我自然也会以其他的名目带回王府,上宗族玉蝶。你觉得本王如此安排可好?”南宫诩翌紧紧的抓住阮锦绣的手,眼睛一眨不眨看着阮锦绣,急切的等着她的答案。

阮锦绣含羞低声道:“既然王爷都已经将一切安排妥当了,那我自然都听王爷的。只是从今以后,就要辛苦王爷了。”

“照顾自己的王妃,照顾王妃的一家人,谈何辛苦呢?更何况,早在我入赘阮家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是一家人了吧。”南宫诩翌将阮锦绣揽入怀中,低声道:“绣儿,本王的妃,我们再给铁蛋儿和宝妹添几个弟弟妹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