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大结局
作者:更漏寒 | 字数:2145 字

我去洗漱间里将晋级后排出的杂质洗静之后,轻步回到屋中。

第一眼就看到坐在床边倾视我的一双幽蓝的眼睛。

我心里没来由的一阵疼痛。

“你来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说,但我就是知道,至从我知道自己和胡山南前世的纠葛之后,再也回不去之前的状态了。

看得出他极力的忍耐和压抑着自己的情感。

“你,连晋两级,果然不是一般的速度。”

我一边走过来,一边直视着他的眼睛,他就是我在玲珑记忆里看到的最后一眼,虽然比那时的他略有成熟,但是我可以肯定,那就是玲珑要许一世姻缘的男人。

他见我直勾勾的上下打量他,没有要说话的意思,显得有些慌乱。

这样的他才是那只小白狐在玲珑面前时的正常反映吧,连胡山南的名字都是她给予她的,不知道为什么,明知道自己就是玲珑的转世,可是就是没来由的嫉妒前世抱着小白狐,一声声唤着小白弟弟的玲珑公主。

心里一阵的缩紧。

“你——”他小心的试探着问。

“你是不是修炼时想起了什么?”

“你希望我想起,还是忘记?”

我们俩个都沉默了,他的眼睛不再直视我,而是看向了自己的手指,而我依然目不转睛的望着他。面前的这个男人,我以玲珑转世的身份身一次认真的刻画在自己的脑海里。

“花妖给你的能力,是寻回前世的记忆,我想,这也是命术,我本没想过要给你增添前世的痛苦,但有些事,不是我能控制的。“

我知道他说的是真话,他本不想让我随前事世的过往,否则一开始的时候也不会用浊劣的手段逼我出马。

这一切都是他的善意,一方面是想和我再续前缘,另一方面又不想让我背负太多,所以,他从一开始,就是自己独自面对胡族宗亲的全部压力,还竭力阻止胡家人对我的伤害,宁可自己接受到常人无法忍受的八百鞭刑也要这一世陪在我身边,是名正言顺的陪在我身边。

眼前这个男人的良苦用心一如他当年舍了命也要换玲珑的命一样,只是仍是那么笨拙,那么——

我想到这里的时候,眼睛变得温柔,心境变得平和,就像当年的玲珑一样。

我执起他低垂的头,在他的额头上深深的用情的吻了下去。

这一稳,是玲珑对小白狐舍命相救的吻,是小白狐对几世玲珑公主不放弃的吻,是玲珑公主对小白狐狸一世回报的吻,是小白狐终迎玲珑回归的吻。

吻从额头直至他的眉,他的眼,他的鼻,他的唇。

这不再是胡山南对白小茹的主动,这是玲珑公主对小白狐的回应,是千百年来的思念化成的爱久久不息。

这一夜,都是玲珑公主采取主动,两个纠缠在一起的灵魂终于产生的共鸣,以前的白小茹都是接受者,从未给予白山南什么,哪怕是被他要了无数次,在他身上如浮木般的沉轮着,也从未真的放他入怀放他入心。

这一次全然不同,那种感觉明明还是这样两具身体,还是熟悉的气息,但是爱的表达却那么与众不同。

玲珑公主是胡山南这只小狐狸心中的女神,中放弃生命也要守护的女人,而玲珑轮回无数,已等得他太久太久。

两个人的爱无法在短时间内宣泄。

于是两具由爱化做的身躯在彼此的爱抚下,在男人的耸动下,在女人的所取下,一直持续了三天才告平息,这一刻不论是灵魂还是躯体已等得太久太久。

我们相拥着睡去,脸上都带着幸福和满足。

待一觉醒来的时候,胡山南已经先我一步醒来,但他没有动,只是让我枕着他的臂弯,眼睛一眨不眨的望向我,眼里写满了浓浓的爱意。

我没等他主动,就先一步抬头吻住了他的唇,他被我的热烈激的浑身颤抖,那种感觉就是幸福吧。

许久之后,我们才不舍的分开。

“我只记得看到你变成了人形的样子,之后的事,我就没了记忆。”

“我想听你之后的故事,说给我听好吗?”

我们的交谈方式再不是以前的那种拌嘴的模式,但是又那么的自然转变,就像他还是小白狐,我还是玲珑时一样,他很温顺,我很详和。

他很乖,像个大男孩儿似的环着我。

也没什么,我醒了之后,你确死了。我很悲伤,刚过去抱起你,就昏死过去。

过了三个月才醒过来,吓得我父母以为我救不过来了。

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已经变化为人形了。

父亲说,那是因为你把几千年的修为传给了我才保了我的命,而长时间不醒是因为你是被强行灌注太多的修为,一下子身体接受不了,所以进行了假死的状态,由不玲珑的修为自行运转,吸收到你能承受的修为才自行转醒。

这也是玲珑公主见到你已经咽咽一息无耐之下才走的险招,如果你大难不死,不但可以获得几千年的修为,也可根据你和她修为的溶合从而不论她轮回几世都可找到她。

我身体一好就要出去找你,可是那时我的身体没有恢复,而且修为也不稳定,再说你也刚刚进入轮回,不急于一时,我就在青丘父亲的亲自教导之下修练,托了你的福,修为和法力突飞猛进,学什么都易如反掌,在修炼到二十年的头上,我和父亲的法力就不分伯仲了。

我也因此成为了青丘宗亲最被看好的宗家族人。

二十年其一到,我就要去人间界寻你,可是族中长辈以种种理由将我软禁在青丘,长达五百年,五百年后我才有机会得以寻你。

可是时间太长了,人间界又太浩大,至使我又在人间界寻了你尽千年,这才把你寻到。

你不知道,当我看到你的时候,我有多么的开心,那时候你还小,小到还在父母的襁褓中,我那时就会在夜里偷偷的遣入你的房中,整夜整夜的抱着你,就像当被我还是不可化形的小白狐时你抱着我一样。

那段时间我觉得我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胡山南,我都了解,这都是我的宿命,不过还好你没有放弃我,让我们又在一起了。”我冲着他笑着

“嗯,小茹,今生我会静卧最大的努力,来保护你,陪伴你。”

我们相识而笑,对我来说,余生,还很长

(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