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章  突变
作者:默月佛里里 | 字数:2018 字

林双锦如此抗拒的表情,看上去不像是装的,不是什么赌气也不是演技,而是真实的表现。

“秦风,我们还是不要去惹恼她了,先出去吧。”宁白鹭提醒道,她已经猜到了林双锦是什么情况,再纠缠下去没有好结果。

秦风起身,双拳攥紧,完全没有想过会是这种残酷的结果,这个打击对他实在是太大。

医生听到里面的声响,立即快马加鞭迈着大腿跑了进来,发现此时的林双锦已经不受控制。

“你们先出去吧,患者需要安静,不要去刺激她,否则可能会产生更多的精神问题,你们要是为她好就出去吧。”医生提醒道,他还以为他们一下子就能判定出是失忆,然而结果还是刺激到了患者,这对他来说不是一个能接受的结果。

无奈之下,三人退出病房,离开的时候还一直盯着情绪失控的林双锦看。

三人走到了手术室外面,气氛很凝重,谁都没想到林双锦不但不是没事,还变得出乎他们的意料。

他们知道平时的林双锦绝对不可能会这样,简直跟换了一个人一样,而且还不认识他们。

“她失忆了,没错吧。”秦风问道,心里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他知道这不用谁说都是失忆的情况,但是他还是想问一下,也许自己在做梦。

“对,她确实是失忆了,而且看上去情况还挺严重的。”时未晞镇定的解答道,他希望秦风能更快的接受这个事实,很残酷,但也只能去面对。

最爱的女人遇到了这种事,只有他才能去拯救林双锦。

“可恶啊,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上天太不公了,为什么,为什么不是我,偏偏是林双锦,明明做错事的人是我。”秦风抱头绝望的说道,无法用言语去形容他的悲痛,这种事情落到了自己女友身上,他不知道该如何去应对。

“你别太自责了,这种事情谁都料想不到的。”林双锦忍不住插了一句,虽然经过之前时未晞的话,她已经不太敢说些什么了。

这时,医生从病房里走出来,看到他们三人在一起,走到他们身边去。

“这种情况只能给予适度的刺激,让病人自己恢复记忆,如果刺激过大,反而会让病人痛苦,像刚才那样的情况,希望你们不要再犯了,否则后果会很严重的。”医生提醒道,他只能给予正确的做法,但做不做是患者家属的事情,因为现在的人意识是不受控制的,有的反倒想就此陷害自己的亲人。

听到这个诊断,秦风的自信心又遭受到了打击,根本想不出方法去拯救自己心爱的女人。

看到刚才林双锦那么害怕他的样子,秦风怕他根本接触不了她,那还怎么去帮她恢复记忆。

“你们先回家吧,我来看着她就行了。”秦风知道自己很痛苦,但是他不想再拖累任何一个人,此时的他需要一个绝对安静的环境,能够供他去绞尽脑汁的思考。

也许能想出帮助她的方法,无论是什么样的方法,他都会尽全力去尝试,这是他的责任义务。

他们走后,秦风守在病房外,却又不敢推门进去见林双锦怕吓到她,一个人站在门边。

秦风的内心很痛苦,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到底要不要进去见林双锦,见了林双锦,她会不会就此爆发。

他知道自己现在做的事情付出了代价,本以为看到健康的她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结果和他想象的不是同一个结果,只看到了暴走的失忆女友,这对他说不能再心痛。

秦风知道自己毁了这个女人,更加为之前的事情感到惭愧,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将她拯救回来。

他要的不只是一个健康的林双锦,还是一个会跟他谈情说爱,会笑会哭会撒娇,会为他着想的人。

当然,如果最终结果是完全失忆,他也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林双锦再次爱上他。

要是真的无法再爱上他,那只要看到她能幸福,自己也就满足了。

秦风想了很多,也想做得更多,只要是能帮助到林双锦恢复记忆。

宁白鹭和时未晞回到家里后发现录音笔摔在了地上,走的时候太慌张,不小心碰到了。

仔细一看,这个录音笔有些摔坏了,对此他们感到很沮丧,明明是这么重要的东西,却发生了这样不幸的事情。

这东西可是无价之宝,好不容易窃听到的录音,现在有可能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个,你觉得有出什么事吗?”宁白鹭担心的说道,这好不容易搞到的东西,而且那段对话可能是独一无二的,然而却遇到了这样的事情。

“打开来看看吧,可恶,发生了这样的事。”时未晞不甘心的说道,就这样的事情都没有做好来,对自己感到很失望,觉得不应该错过一点细节的。

“我播放了哦。”宁白鹭咽了一口口水,内心很紧张,要是这个东西发不出声音,那之前做的事情全都白费了,就像是赌博输了会砍头一样紧张,这可是无比重要的线索和证物。

“好。”时未晞看着她,心里没有什么底,他也不知道这东西怎么修理,总之只能是播放出来看看效果。

当录音播放出来后,他们发现有很多滋啦滋啦的电流声,而且听得不清楚,只能隐约听见唐赵两人提起过宁白鹭母亲宁馨薇的名字,以及“照片”,“曝光”一类的词。

宁白鹭和时未晞猜测赵思语给唐瑾瑜的信封里应该就是她们提到的照片,所以只要找到那封信封,事情就会进一步调查下去。

“怎么样?你有想到什么方法没有?”宁白鹭问道,她觉得这件事只能继续依靠时未晞去调查,没有其他的方法。

“我回家看看吧,看能不能找到那封信,接下来的等找到再说吧。”时未晞分享了自己的思路,这就是他所想到的东西,知道妈妈有可能会把那信封放到家中的某一个地方,可能是她的房间,或者是其他隐蔽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