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火中的真情
作者:伊楠 | 字数:4101 字

正兴高采烈的看着诏书的连城羽,完全没有察觉到身旁挥拳而来的卿尘。

被卿尘突然一击,身形不稳的连城羽,脚下一歪,踉跄的摔倒了地上。

把连城羽击倒在地,卿尘急忙走过去替秦思南松绑,谁也没有察觉到连城羽,一下从地上爬了起来。从怀里掏出一包粉末,朝卿尘两人撒去。

漫天的粉末呛得卿尘和秦思南,眼睛眯着看不清东西。等到粉末散去的时候,卿尘扭身一看,连城羽早已不见人影,而那洞口竟然被堵上了。

洞外是连城羽得意的声音,“今天可是你们的好日子,你们就在里面好好享受吧!”

外面的声音歇下,洞口石头的缝隙里,竟然慢慢的有水似的东西流入。

“不好,是火油。”山洞弥漫的味道,让卿尘惊觉的喊了起来,看来连城羽是要置他们于死地。

卿尘冲到洞口,用力的推着那巨大的石头,但是那山洞入口狭窄,又是个下坡,根本动不了分毫。而那石头虽不是堵得严丝合缝,但是旁边狭小的空间,也是根本无法让人逃出去的。

从洞口的缝隙里,卿尘可以看着得意的连城羽,从怀里掏出了火折子,扔到了火油上。

那火油蹭的一下,直直的朝山洞里烧来。

卿尘推不动石头,便试着刨着石头旁的泥土,眼见着缝隙点点的变大了,但那火势已先一步蔓延了进来。

秦思南飞奔过来,一把将卿尘拽了回来,“你不要命了,这火会烧伤你的。”

“思南,对不起,又连累你了。”被秦思南拖回来的卿尘,满脸惬意的说道。

“要不是我,你也不会到这里来。”秦思南摇了摇头。

两个人坐到火油没有蔓延到的地方,但山洞里火势的弥漫,空气越来越呛,秦思南的头也有些晕了。

她的身子慢慢的朝卿尘身上歪去,感觉到秦思南异样的卿尘,急忙搂住她道:“思南,不要睡。”

“卿尘,我好累呀,好想睡一觉。”

“思南,你坚持住,会有人来救我们的。”

“卿尘,你还记得第一次我们见面是什么时候嘛?”

“记得,那时候也是被连城羽设计,我滚落了山坡,失忆遇见了你,你的眼睛闪着光,问我要不要跟你回家。”

“你还记得啊,时间过的多快啊,我真的好想念,从前我们在望月村的日子。那时候的日子虽然很穷,可是每天看见你,听你叫我娘子的时候,竟觉得那日子也没那么难熬了。”

“思南,对不起,后来因为我,你受了那么多苦。”卿尘紧紧的搂住了秦思南。

躺在卿尘怀里的秦思南,冲卿尘甜甜一笑,“这不怪你,是我奶奶说的对,我的命不好。要不是遇见我,你也不会被困在这里。”

秦思南的声音越来越弱,卿尘慌乱了起来,他拼命的摇着秦思南道:“思南,思南,你快醒醒,等我们出去了。我带你回望月村,好不好?”

秦思南看着卿尘,笑着点了点头,眼皮却越来越重的,往下沉着。

卿尘俯身,轻轻的吻上了秦思南的唇,温热的气息让秦思南有些痴迷。双唇微启,两人的舌颤到了一处。

“轰隆”一声巨响,李意冲了进来,单膝跪地道:“微臣救驾来迟,请皇上恕罪。”

正和秦思南吻的缠绵的卿尘,被这异动打断了,那眼里没有被救的喜悦,竟还有几分埋怨的瞪着李意。

跪在地上的李意,暗道不好,但还是硬着头皮回禀道:“微臣已将叛贼连城羽拿下,请皇上定夺。”

“知道了,回宫。”卿尘抱着秦思南,大步的朝洞外走去。

卿尘一路抱着秦思南,走出了阴冷的南山。山下大军列队站着,站在最前的便是秦之章。

看到卿尘抱着秦思南,秦之章立马跪下道:“微臣护驾不力,请皇上责罚。小女得皇上庇佑,微臣愧不敢当。”

卿尘将秦思南放进马车里,看着秦之章道:“令千金舍身相救,朕才得以平安,秦将军教养有方。”

“能替皇上受难,是小女的福分,微臣替小女谢过皇上。”

“只是令千金,受伤严重,朕先接她入宫,请太医医治。”说完,卿尘上了马车。

秦之章跪在地上,恭送着卿尘的马车离开。

而那连城羽此刻已被五花大绑,严严实实的被关在四方的牢车里,由秦之章亲自押送到了兵营里,严加看守。

将军府里,秦苏氏知道秦思南发生了那么大的事,“老爷,思南伤的重不重,怎么还被接到宫里去了,这看不到她,我这心里总不踏实。”

“宫里御医的水平,思南的身子应不会有事。只是我现在担心的是,皇上此番接思南进宫,不止是为了诊治那么简单。”

“老爷,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皇上还想娶思南不成,但思南已经和许公子定了亲呀。”

“但是要是皇上执意要娶,那定了亲又能如何?”秦之章紧锁眉头的说道。

后宫里的勾心斗角的事,秦之章实在听得太多了,他不想秦思南去过那种日子,只希望他平平安安就好,但是现在的情况,也不是他能左右的,他只能在家长叹了口气。

皇宫里,在太医的医治下,秦思南已悠悠的醒转过来。她扭过头看着陌生的房间,映入眼帘的是卿尘的脸。

“皇上,我怎么会在这?我记得我应该是在山洞里啊。”秦思南揉着头疑惑的说道。

“思南,你终于醒了。李意带人赶到了山洞,把我们救了出来。”卿尘高兴的看着秦思南说。

听卿尘这样说,脑海里那副最后在山洞里,和卿尘相拥的画面突然浮现,秦思南急忙坐起身道:“皇上,民女的身体已无大碍,还请皇上准许我出宫。”

“思南,你就这么急着躲开朕嘛?”

“皇上,民女是南思晴,已和如意坊的东家许子安定下了婚约,不日便要成婚。”秦思南从床上起身,恭敬的跪在地上说道。

225兜兜转转还是你(大结局)

“思南,在山洞里你和我说过的话,你和我之间,你不记得了嘛?”

“皇上,那日民女脑中混沉,说过什么,发生了什么都不记得了。”秦思南低着头说道。

因为她不敢抬头,她害怕一抬头,那眼里的情绪便会泄露出来。

卿尘看着低着头的秦思南,“既然你不记得了,你身体无恙的话,便回府去吧。”

“民女谢过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秦思南磕头谢恩后,便起身离开了。

将军府里,看着安然无恙的秦思南,秦苏氏喜极而泣,抱着秦思南看个不停,“思南,从现在开始,你就呆在府里陪着娘,哪也别去了,娘实在是害怕了。”

秦思南点了点头,“娘,我哪也不去,就在家里好好陪着你。”

虽然连城羽已经被行刑,出去不会有危险,但那天在山洞里的事,让秦思南的脑子里很乱,她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许子安,索性便日日呆在府里。

而许子安因为脚受伤,只能让曲离过来看秦思南,知晓秦思南没事,他也就放心了。

连着下了几天的雨,秦思南都窝在府里,绣着喜服。也不知是怎么了,她绣的是连连出错,最后干脆把喜服扔到了一边,去秦苏氏的房里看秦小易去了。

刚推开门,便看到秦苏氏高兴的看着封红色的请柬,“娘,你这是看什么呢?”

“喜帖,镇远将军府送来的喜帖。”

听到镇远将军府的名字,秦思南也兴奋的走上前,从秦苏氏的手里接过请柬看了起来。

上面赫然写着下月初八,张柔惜于宝亲王连子凌大婚。看到那金色的字体写着两人的名字,秦思南几天来阴霾的心情,一扫而空。

“娘,我想去镇远将军府,看看柔惜。”

“去吧,我看你这这几日在府里,也是闷坏了。”

秦思南乘着伞正要朝府外走,没成想那雨竟也停了,看来这老天爷的心情也好起来了。

乘着马车,到了镇远将军府,秦思南向镇远将军和夫人请安问候后,便去到了张柔惜的屋子。

屋子里张柔惜,正有模有样的拿着针线,绣着喜帕。看到秦思南来,她放下喜帕,莞尔一笑道:“思南,你来了。”

这般温柔的张柔惜,秦思南还是第一次见,眼里的惊奇不免多了几分。

等张柔惜把丫环支出去后,吐着舌头冲她俏皮的一笑,秦思南就知道她又回来了。

张柔惜告诉秦思南,从她说太后不满意自己后,很是恶补了一番礼仪。果然没多久太后便召了她和另外几位小姐们,本想看她笑话的太后,却发现她不仅淑女,还落落大方。

后又在宝亲王的游说下,太后心里的那点小介怀也没了,便也就亲自下懿旨赐了婚。

看着一脸幸福的张柔惜,秦思南也很是替她高兴。

出了镇远将军府,秦思南上了马车准备回府去,在快要经过如意坊的时候,她掀开车帘,犹豫着要不要下车。

但却在如意坊的门口,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秦小竹提着食盒在门口徘徊着。

“小姐,要停车嘛?”秋儿看着秦思南掀帘子的动作问道。

“不了,回府吧。”秦思南放下了车帘。

和许子安的定下的婚期越来越近了,那喜服和盖头也完工了,现在只等着成亲的日子到来。

自从那天从宫里出来后,除了小满来府里找过她几回,卿尘一次也没有出现过。不过这样也好,那天的事情她也在一点点的忘记。

终于和许子安成亲的日子到了,穿好绣服,盖着喜帕的秦思南,坐在闺房里,静静的等着许子安来迎亲。

屋外的热闹声不断,秦思南静静的坐着,迎亲的人终于来了,只是当头的却有些不像许子安的声音。

不过蒙着盖头,秦思南也只当是自己听错了,迎亲的人来了。秦思南便又由秦薛益背着上了花轿。

花轿一颠一颠的晃着,早早就起来梳妆的秦思南,这下竟有些犯困了。

等到花轿停下,有喜婆扶着秦思南朝前走着。

新房里喜婆撒着花生桂圆,说着喜庆的话。

“赏。”

喜帕下的秦思南,听着这有些熟悉的声音,不免一阵诧异。

听见屋里的人朝外走的声音,一个轻缓的脚步声走近,秦思南头上的喜帕被揭了下来。

“怎么会是你!”秦思南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人。

卿尘笑眼弯弯的盯着秦思南道:“朕今日大婚,皇后竟是不知嘛?”

“皇后?皇上,你到底在说什么呀?今天可是我和许子安成亲的日子啊!”

“和许子安成亲的是南思晴。你本就是本王的王妃,秦思南,朕做了皇上,你当然便是皇后了。”

“秦思南这个身份早就没有了,你把我接来,那子安怎么办,你不能这样对他,你放我出宫。”

卿尘紧挨着秦思南坐下,“思南,这些事我以后好好给你解释的,现在我们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卿尘的脸贴着秦思南,温热的气息直往她脸上扑,秦思南的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

但就在秦思南身子快要软下去的时候,她一把推开了卿尘,“就算你是皇上,今天也要给我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被秦思南推开的卿尘,憋着嘴道:“思南,你下手也太狠了,我这胸口都被你推疼了。”

“给我说清楚。”秦思南一字一顿的说道。

这一刻的卿尘没了皇上的威严,只像从前的卿尘,可怜兮兮的说道:“娘子,你是我的娘子,我不许你嫁给别人。”

“好好说话!”

“从前你背上的罪名,连城羽承认了,那秦思南的身份,我便昭告天下,是为了引出真凶,你的身份自然就恢复了。”

“那许子安怎么办?”

“现在应该有一道赐婚的圣旨去了吧。我把你妹妹秦小竹,奉了郡主,赐婚给许子安了。”

“你把小竹赐婚了许子安了?”

“娘子,难道你不知道,你妹妹对许子安的心嘛?”

“但是许子安……”

秦思南的话还没有说完,卿尘的唇已经覆了上来。

“娘子,该说的我都乖乖交代了,你是不是要奖励下我。”

“什么奖励?”

“做朕的皇后。”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