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阴间裁判局
第90章  结局
作者:一新同学 | 字数:2086 字

沈安的手机里包含着他曾对死者施虐,残忍的肢解尸体的视频。

林良强忍着不适观看所有视频,胸腔溢满愤怒:“这他妈还是人吗,他就是一个畜生!”

因施工区爆炸的缘故,仅仅找到沈安的尸体碎片。

也对警方的搜证带来极大的困难,所幸两个月的时间过去,再无类似的案子发生,确认沈安就是真正的幕后凶手。

锦城再度恢复了平静。

林良将资料整理好递给靳霖:“靳队,所有的资料都有在这里了。”

靳霖颔首,从柜子里拿出另一份卷宗。袋子泛黄,看样子已经有很长时间了。

他扫了一眼,扔在桌上:“整理好,送给齐局。”

林良点头。

靳霖起身离开。

“靳队,你要去哪儿?”林良好奇问。

靳霖停住脚步,幽深的眼一闪即逝的复杂,沉缓开口:“案子结束了,我要去做我该做的事情了。”

林良怔了一下,没再追问下去。

两个月了,还是没有苏白晴任何消息。在现场检测出苏白晴的血迹,有人说,在他们赶去之前,苏白晴就已经死了。

从发现沈安尸体之后,靳霖都很正常,一如既往的沉着和冷静。但唯独阴沉,整个人好像没有了灵魂。

他看着靳霖这样,很心疼。

林良拂去档案上的灰尘,黑色的字体已经褪色了,隐约看清上面写的字。

灵魂档案。

苏白晴的家还是离开时的模样,因许久没有住人,门窗紧闭,屋子里散发出潮湿的味道。

靳霖推开卧室的门,空气中似乎还飘荡着苏白晴的气息。

他深吸一口气,颀长的身子躺在柔软的床上。闭上眼都是苏白晴的模样,一颦一笑都牵动他内心中最柔软的一根弦。

手机响起,是秦思打来的电话。

“你在哪儿?”关切的声音传来。

“什么事?”他闭着眼,喑哑询问。

“我听说了嫂子……的事,院儿里的哥儿们都帮着寻找,也许过段时间就找到了,你别太……”安慰的话说不下去。

有些事情已经被确认了,或许苏白晴真的死亡了。

一想到靳霖对苏白晴的热忱,他想象不到对靳霖会是怎样的打击。

“不用了。”他冷声打断。

“都是兄弟,这是……”

“我不需要找她。”靳霖睁开眼,盯着天花板,声音中透露出一份寂凉。

秦思怔了一下,还以为靳霖已经放下了,正欲开口劝说。

“小白她认得回家的路,有一天她会顺着家的方向走回来。”

他相信苏白晴,也信她所说的每一句话。

信任是相互的,他相信有一天苏白晴会主动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不敢离开,不敢去寻找,只怕有一天他离开了,苏白晴回来却没有见到他。

更怕苏白晴回来见不到他,会失落。

所以,他甘愿承受一个人等待,承受漫无尽头的孤独。

一个人久了就害怕寂寞,他是最害怕孤独的人。

可一想到有一天苏白晴会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短暂的孤独对他来说,仿佛又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秦思沉默,许久挂断了电话。

盐城最后一场雪下过,即将迎来雨水。

靳霖坐在窗口,一边喝着啤酒,一边看着拍打在窗上的雨水。

毫无预兆的又想起她。

想念一个人对他来说是痛苦与甜蜜交织的,两种纠结而又矛盾的思绪险些要将他逼得崩溃。

可又不由自主的想起她。

下雪时会想起她,春节时在雪地和她相拥。那张通红的小脸,始终萦绕在心头,无法挥散。

苏白晴是极为怕冷的一个人,下雪天她会做什么?

是不是裹紧大衣窝在床上不出门?

早上会想起她,晚上又会想起她,看到有趣的东西第一时间想到她。

他迫切的想要把自己所拥有的和苏白晴分享,又希望把自己生活的一切和苏白晴共享。

他内心中的那份雀跃谁能感同身受?

只是,他越发想念,在深夜中就越是无法入眠。

这份思念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他从未停止过对苏白晴的思念。

靳霖穿着一件深色的呢子大衣,头发打理的整齐而干净。

那件大衣是他第一次见到苏白晴时所穿过的大衣。

七月份的天气很热,周围的人纷纷投过去异样的目光看着他。

靳霖站在百货大楼的门口,鹰眼望着远方。他或许是在等人,又或许只是在发呆。

久久,久久都没有挪动步伐。

时间长了,附近的人都清楚,他每天都会穿着那件衣服,站在门口,一站就是一天。

满兴而来败兴而归。

过往的行人会和他交谈,知道他在等着一个尚在归途的爱人。

转眼到了十月,他仍是七月份的打扮,一双鹰眼历经沧桑。

……

“靳霖,如果有一天我消失不见了,你不要找我,在原地等我回来。”

“如果你不回来呢?”

“不会,你是我的命,我怎么会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

靳霖望着远方,收紧手指。

小白,你说过要我在原地等你,你说过我是你的命。

可是,你什么时候才会回来找你的命?

……

远处缓慢走来一个身影,娇小的身子像极了那人。

他心头一颤,迈开步伐。长时间站立,双腿麻木的厉害,就连手臂都在微微的颤抖。

好不容易走近,那人双手撑着拐杖,费力的向前走着,动作笨拙且迟缓

刘海很长,遮挡住了她大半张脸颊。却依然看得出那白皙的皮肤。

他的喉结上下滑动着,幽深的眼有些湿润,沉声开口:“女士,你是不是丢了什么东西?”

“没有。”那人垂头兀自向前走着。

宽厚有力的大手一把钳住她纤细的手腕,声音喑哑:“你的命啊!”

那人缓缓抬起头,清澈的眼透过厚重而长的刘海望着他。

嘴唇蠕动,费力的发出两个音节来:“靳霖……”

幽深的眼越发湿润,薄唇微抿,极力压抑着即将喷薄而出的情绪,沉声开口:“我在原地等了你太久,所幸你没有走丢,让我等到了你回来。”

等待的时间太长了,他甚至怕时间走的太快,苏白晴会忘记他的音容笑貌。

他多怕等到白发苍苍,苏白晴还是没有记起回家的路。

庆幸,庆幸的是,他所担心的那些,最终都没有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