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各自的归属
作者:脸红小可爱 | 字数:4374 字

一年前

全白的墙壁房间内悬挂这一个人,她穿着雪白紧身衣被悬挂在房中央,挂住她的数条黑色钢条像是架住她一般,刺进她的身体内,却未流出一滴血,彷佛是在封印些什么一般,连双眼也被封条紧紧封住。

她像似在睡眠一般,规律呼着气,突然她停止呼气开口。

“你来了啊。”

半空出现一到蓝色光体,女孩的形体笑着“抱歉,我失败了,本来想让那女孩堕入我们这边用银狼的力量,打破这些枷锁的,但是她太顽固了,真是失算啊。”

听到失败,她非但没有露出失落的感觉,反而笑了出来“呵呵…真是有趣,打从第一眼看到她我就知道她很有趣,真希望能再去见上她一面,要不是有些枷锁…我可爱又可恨亚莎。”

这时,房间传来广播声音“喃喃自语些什么?我们全天候监视着你,警告你别耍花样。”

“是、是,知道了。”她再度陷入沉默。

隔着墙壁外的房间是一群女官,她们害怕恐惧这个前九乐教的首领代号‘黯鸦’十几年前还是让人闻之色变的名称,如今也只能在视频上,偶尔听见的名字。

这都要感谢他们的国王和平的守护者,梦莉亚莎女神的分身第四位心锁。

若无她这个世界就不会再有和平降临了。

银戒从昏迷中醒来,恍惚的起身,一见到巨大黑色身影便扑过去,抓住它“混蛋!”

库拉接下他的攻击开口“你为什么就是不懂,无之心大人的用心,为什么要让她伤心?”

“让她伤心?我只知道你们在利用无辜的女孩。”

“紫君不是普通的女孩,她是启动神蹟的神女。”

里欧的一句话让银戒死命地瞪着他,开口“原来把紫君送去给畜生玩弄,就是神圣的仪式吗?”

僵持的几分钟里欧难得叹了一口气“比起诺拉的理解程度,你就是显得太感情用事,也罢就是这样我才能把新的真主托付给你。”

“我不需要!”他怒吼着。

他无视银戒的怒吼,将一个篮子从影子内提了出来,里头装着一个婴孩“新的真主大人,将会带领我们打开艾尔鲁之门。”

“那算什么?”银戒上前看这个女婴的容貌愣住“她…为什么?”

虽然只有几分神似,但她确实是紫君。

“紫君…”银戒接过篮子,看着眼底充满着无限的哀伤。

“新的真主是你痛恨变异人。”里欧清淡的回应着“这是真主的愿望。”

“该死的愿望,反正一定是为了拯救世界吧?”他所知道的紫君就是这样,做出来的决定一定是为了爱娃,她是没有自我意识的。

但…或许并非完全没有自我意识“她身上有着浓浓的银狼的气息,之前它之所以能够出来,是因为紫君的身体已经老旧,新的肉体是为了加强封印银狼?”

面对这问题里欧回“当然不是而是解放银狼的神力,利用祂的能量作为开启艾尔鲁大陆的钥匙,这个想法可是紫君大人的想法呢。”

“她都想好还需要我做什么?”银戒赌气的回。

“紫君大人需要你的,至少这点我可以代替她回答你。”里欧抽出一个瓶子,交给银戒是个透明的瓶子里头有个发光体,纯白色的发着亮光。

“带她到指定的地点,将瓶子内的灵魂解放,紫君大人知道她该怎么做的。”

他小心翼翼收起瓶子,连同篮子提起离开这个库拉创造出来的异空间。

他原谅里欧吗?

并没有,但他知道自己要继续下去,就该好好的作出决定。

一阵亮光之后,眼前是一个没见过的车站与铁道,一个爆炸头戴着墨镜的男人正在做长椅上。

他一见到银戒便开口“嗨!少年。”

银戒不理会的看向铁轨,很确定这里不是夏克蓉娜,夏克蓉娜还没能力建出这个东西。

爆炸头男人不死心起身开口“你也是魔法使对吧?”

银戒回头“那是什么?”

“欧买嘎!你什么都不是吗?怎么能来到这里?”他伸手进领口抽出个瓶子,里头装着粉红色的灵魂。

“这个女孩还真是凶啊,跟你身上带的完全不一样。”

银戒下意识退后,他怎么知道?

男子耸肩“抱歉吓到你。”他将瓶子收回去,抽出一张名片递了出去“我叫哈金福狄是个裁缝师。”

“刚才不是说是魔法使吗?”

“魔法使是很久之前的事罗,因为欠了赌债不得已再做一次而已,这个铁道是为了通到空岛才设置的,我要将这女孩起死回生,葛兰杰家的大小姐,菲莉亚葛兰杰死於疾病,但身为当家的她,可不能就这样死了。”

银戒有听没听懂的偏头。

“要跟我过来一趟吗?反正你也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你的内心很迷惘。”

瞬间他警戒的看着哈金“你是谁派来的?”

杀气!哈金连忙挥手“你误会了,我们魔法使第六感本来就比较敏锐,绝非恶意啊。”

看着他慌张的模样银戒收回杀气回“我之前一直都待在山上,如果可以带我去你说的空岛好吗?”

看着眼前少年一脸无害的样子,哈金笑着伸出手“你还没报上名字呢!”

银戒伸出手握着回“银戒哈尼尔。”

这个相遇,带动了之后的齿轮。

一间纯白的房间内空无一物,夜翎躺在洁白地板上,一头紫发散乱在身上,与纯白的地板形成强烈的对比。

他到底在这做什么?算了,他动不了也不想动,他闭上眼回想一年前的事,刚来到这里的事。

一个金发的女人跟火红色长发小女孩,出现在自己面前告诉自己,她们是为了保护自己而来的,哼!把人五花大绑叫什么保护啊。

更何况一旁的那个金发女人脸鄙视模样,让自己感觉非常不舒服,虽后她们替自己松绑,报上自己是心锁但跟自己所知的心锁不太一样,她们已经活了五百多年,其中一个红发女孩一直喊着自己的名字,不停的问“你忘记我了吗?”

还毛手毛脚不停的摸自己,让他异常反感但那个女孩一直说她手中有紫君的要交代自己的话,所以他跟她来到这个房间…

他在这里看到了紫君,他日思夜想的紫君,尽管只是残像,她说出的话是这么残酷,他难得流下泪看着她缓缓地说完。

五百年前在实验室的大爆炸之中,前世?算吧!

自己的前世与当时号称夏克蓉娜女神最强的力量‘不破之盾’同归於尽,救了许多心锁包括紫君,她一直觉得愧歉着自己,总有一天必须还的,所以只有她选择留在夏克蓉娜,五十年前刚苏醒被莉露丝找到,於是就想录下这段话,但那时的紫君万万也没想到,最后却变成这样,都是自己搞砸的。

他唯一的寄托,把梦境分给自己的紫君,帮他消弥不安的紫君,总是淡淡的哀伤微笑的她,帮所有人隐藏秘密,封印邪神的紫君。

为什么?最后的下场却是被自己一刀砍死呢?

想到这,夜翎便无法在振作,他在这个房间内半梦半醒持续的一年之久,算了…在睡个五百年,等人来杀了自己吧。

即使,自己不再拥有睡眠。

在阖上眼不久,一袭白色礼服红长发及肩的女人走了进来,她低下身轻抚夜翎的发丝开口“真是可怜,痛苦是必经的…这都是考验。”

“我想这个房间应该是被严格管制的,普通人是无法进来的。”夜翎只转动球,幽深的紫色望着上方的女性。

女人收回手笑着“你还有警觉没有我想像的糟。”

“你是谁?”他印象没看过这个女人。

她笑而不语起身“今天是索德亚的国庆日喔。”并不打算回答自己。

夜翎勉强撑起身体回“这关我什么事啊?”

“很久以前有女孩妄想一个人对抗,强大且腐败的国家,一路上虽然困难重重,但身旁总有人聚集过来帮助自己,背后还有个强大的盟友,是她教女孩要如何统筹一个队伍,是她教女孩如何治理一个国家,她跟女孩聊了很多事物,但她却无法成为女孩的同伴。”

夜翎沉思着回“为什么?”

她回头“她只是个被安洁控制的变异人,自己也是身不由己。”

听到这他头又开始隐隐作痛“你到底是谁?”

“我是这个国家的女王,兽之心梦利亚莎。”

他欲起身,身体却无力往前倾,她及时走过来扶助夜翎。

她的身体很温暖跟紫君不同,他伸手推开亚莎回“抱歉…不知怎么的,突然就无力。”

“这是正常的,你已经有一年多没动,想要动起来本来就会迟缓的,但因为你是变异人,所以不用多久你就可以恢复正常行动了。”

“女王警戒着我,到现在才跟我见面?”

听道夜翎这么认知,亚莎愣了一愣回“我们一开始就见面了,只是你不认得我而已,失忆吗?”

失忆啊?在心锁的心目中自己这样是失忆,但对自己来说五百年前的事,太久了,对自己来说根本就是前世的事。

这份记忆,到底什么时候才拿的回来,他真的很迷惘。

亚莎微笑着“不管是紫君的遗愿,还是身为朋友的身分,我都不会丢下你不管的,夜翎就待在这里吧,如果不想回去夏克蓉娜国,就待在索德亚吧,我会帮你隐藏的行踪,他们找不到你的。”

“为什么?”

“嗯?”

“为什么当初既然找到紫君为什么不把她带来索德亚?为什么?”夜翎懊恼的单手罩着脸。

“紫君说的很明白了,她想还你人情。”

“这种人情我才不稀罕!”夜翎绝望低吼着。

亚莎却没有回话,夜翎抬起头,她一脸懊悔回“你说的没错,我是应该要不管人民的安危,直接与库拉杠上才对,但如你是索德亚的王还是心锁你会怎么做?”

听着,他低下头“抱歉,我太情绪化了,你说的没错,女王必须要对你的人民负责。”

“你只对了一半。”亚莎伸手捧起夜翎的脸回“如果真的都为了人民为出发点,我就不会把你带来这里,这是我的任性你就尽管在这份任性下存活吧,直到你再次找到紫君为止。”

“女王,紫君已经死了,我再也找不到她了。”

她收回手“不,库拉回收她的灵魂让她再度重生了,只是她或许会忘记一切,或许会记起来片段,即使如此你还是要见她吗?”

听到还有可能再相见,夜翎稍微振作起来回“我愿意,就算她记起来气愤地要杀死我,我也愿意。”

亚莎摇头“真是个傻瓜。”随后起身“我带你去梳洗,跟我来吧。”

夜翎缓慢起身,跟了上去。

这不只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紫君与其他心锁,他绝不会让里欧再次为所欲为了。

两国的位阶

夏克蓉娜国位阶图

信仰:不死火鸟黑焰鸟,夏克蓉娜女神

夏克蓉娜王活神半神

皇后:夏克荣娜皇后历届都会赐名一个‘孝’字,是唯一能跟总辅平起平坐的位置,能跟总辅对分一半的政权。

总辅:负责辅佐夏克蓉娜王一切事务,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一阶堂:一阶堂领主一共四位分别掌握兵权、经济、祭祀、务农。

二阶堂到五阶堂各分有领地以领地大小区分。

六阶堂没有任何另地区分,跟平民别无区别,但位阶还是比平名高出些。

官鸠:上古时期的不能行房得男人,为祭祀而生终身不能娶妻。

巫子:上古时期不能成婚的女人,为祭祀而生终身不嫁。

超金属:跟一般铁剑不同非常强韧的锻造素材,阶可制做成任何武器。

合成兽:上古灾害遗留下来的吃人怪,身上具有核心非常凶狠,毫无人性,以吃人为生,身体有着强韧的复原力,只有用超金属制的武器刺向核心才能死亡,死亡时会化成黑烟。

八王柱:古真族的传说相传是夏克蓉娜女神的八种力量。

九乐教:以蜈蚣为首的一个教派,一切以享乐为主,成员范围极广有半兽人也有幻兽,第二把交椅名为红蝎,当前重伤下落不明,蜈蚣则被关在最重刑监牢。

爱娃国

信仰:慈爱女神白羽之蛇爱娃女神

爱娃王慈爱象徵

八心锁

生之心:深水之眼复活之力

死之心:金蛇之眼无限切割

情之心:预测未来光明指引

兽之心:鲜明火红烈火之力

战之心:圣光战神变化莫测

空之心:探索过去时之境界

智之心:万物之书绝对知识

无之心:星辰之眼冰之禁锢

太古之物三物

太古之戒‘戒指’力士赛迪亚

太古之链‘项链’黑影里欧

太古之环‘耳环’变幻安洁

罗敏恩王族姓氏

四大臣

维尔戴:五百年前四圣骑‘魔使’,掌管贾迈一带

简维斯:五百年前四圣骑‘火铳士’,掌管狄戈一带

肯兰亚:五百年前四圣‘骑剑士’,掌管冯斯迪一带

古费:五百年前四圣骑‘暗夜武者’,掌管济禾一带

幻兽:一直存在‘迷惘森林’的变化体形的野兽有智慧,真主是银狼莱克斯视邪神为君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