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失去了热情
作者:科尼斯卷毛 | 字数:4852 字

而听着耳中一连串没重点的问话,一直随口应付着的里斯特,这时忽然发现,包围自己的兽人少女们,似乎忽然失去了热情。

对于这可喜的转变,感觉相当高兴的里斯特,正准备告声歉,走出这已经处处漏洞的包围网时,忽然看到一个相当庞大的身影,蛮横地挡到了他的身前。

“小弟弟,听说你很强啊,要不要跟姑奶奶来过两手?”

被遮盖在黑影中的里斯特仰起头,看着眼前这位高自己至少三个头,虽然一张脸蛋细致端正,穿着高雅而不失活力,四肢结实圆润,贴身礼服更是显得胸前饱满欲出,整体来说是相当火辣完美,但,脸颊后方两侧却有六道像鱼鳃的裂盖,背后还有隐约可见的大型鳍状物,且皮肤似乎带着一股湿润感的巨型少女。

应该是巨鲨之类的兽人吧?看着眼前少女嘴中,利刃般的牙齿想道。

呆呆地赞叹了一阵后,里斯特才想起刚刚眼前少女说了什么话。

过两手?

虽然最近两个月,里斯特每天都彷彿没血没泪,将一大群相当美型的高级陪炼打得鼻青脸肿,血肉横飞,非常过瘾。

但,看了看眼前握起拳,眼神中带着点轻藐,掺着些挑衅,和满满单纯的少女,和……少女身上相当薄且紧的礼服后,里斯特稍微评估了一下……

看来少女身体素质还算不错,甚至比那金狮族少年还好一些,应该……不会失手打死,而且依这种体质,不管伤多重,也能很快治好,不过……

把这样一个大……女孩的礼服打碎似乎不大好。

短短思索几秒后,里斯特做下了决定。

他抬起头,看向眼前面露不耐与讥笑的少女,微笑着,缓缓摇了摇头。

然后,他在少女朱唇轻启,但嘴中讥讽笑声还没发出的前一刻,轻轻跺了下脚。

“咚。”

在一声异常沉重却很微弱的闷响中,包括鲨族少女在内,所有包围着里斯特的女孩,脸色都变得相当惊讶。

毫无征召的,一道强烈到超乎想像的震动,从脚底穿进了她们的体内,让她们全身都彷彿失去控制般地猛烈跳动了一下。

这波震动,直接穿过了她们细致的肌肤,与充满弹性的肌肉,直接撼动她们的体内深处。

感觉彷彿一道电流从脊椎流过般,从脚麻到头顶,四肢一阵发软,发圈、发饰当场震碎,吓得差点坐倒在地的少女们,互相扶持着,面色惊慌地四处看了一下,却发现……

似乎除了她们之外,所有人都在做着自己的事情,没人发觉这边刚发生了什么。

到底怎么一回事?

这就是光明神术吗?还是什么奇妙技能?传说中的战争践踏?

这时,所有少女中,只有一位鲨族少女,真的明白刚发生了什么事。

双眼写满震惊的她,呆呆地盯着眼前矮小的牧师,与他那只比族内幼童还细小的左脚下,布满一圈圈深深裂纹的地面。

紧密的环状凹陷裂纹,与地面彷彿被揉皱般的凸起……

这不可能!

强,太强了……

这是力量!超乎想像凝聚的力量!

而且,他刚跺下的这一脚是如此的轻松,或许……比起族内长老都还要强大?

甚至还那么年轻,那就算已经结婚有小孩也……

一边想,她失焦的双眼一边缓缓凝聚,渐渐明亮,然后……

变得无比炙热。

周围搞不大清楚状况的少女们,一看到巨鲨族大姐那如火炬般明亮灼热的双眼,瞬间就明白了状况。

虽然里斯特不清楚,但其实对于代代崇拜力量,且渴望力量的兽人帝国来说,异常强大的肉体力量,就彷彿一种会诱人上瘾的香气。

而里斯特现在表现出来的力量,绝对是比异常更异常。

顿时,一段段原本被她们当作笑话听得传言,同时在她们有些浑沌的脑海中爆出一句句惊人回响。

最特别的是,这强大的牧师相当年轻。

少女们的呼吸一下急促了起来。

在周围几名兽人少女的眼中,里斯特那张原本只能用不差来形容的脸孔,这时却彷彿每一颗细胞都闪耀着迷人的光彩。

几名身材与人类相近的兽人少女,身段顿时放软,脸上的笑容也立极变得无比热情。

不过,体型比起人类来说,高大许多的少女们倒也没有黯然放弃。

毕竟,就算很难有什么实质上的关系,但只要凑凑近乎,努力点,总有机会来尝试些较浅的交流,或许也是很不错的啊……

热情的少女们,或是轻道抱歉,或是莲步轻移,以各种优美的姿势,缓缓朝着里斯特方向迈出脚步,而只要稍有些犹豫或是傲气的少女,立即就被挤出了包围圈

这时,呆呆看着眼前变化的里斯特,如果知道原因的话,或许只需要大喊几声,将小耶鲁叫过来,立刻就能够从这困境中脱离,几个大型少女也能立刻找到更适合的目标。

但,他不知道。

所以,他顿时陷入了更紧密且火热的包围当中。

几位在远处一直观望的大氏族兽人少女,看到情况相当火爆,也一边派出手下询问状况,一边交头接耳了起来。

众多真正接触过事实真相的兽人男士们,仅略微仰个首,朝着那位据说将给帝国带来巨大财富与机运的伟大见习牧师举个杯致敬,就知趣地退离了这个空气开始燥热起来的区域。

就在这即将混乱起来的时候……

宴场中一直飘扬的古典音乐忽然曲调一变,变得轻快了起来。

许多有过经验的人都知道,这代表,宴会已经接近尾声,暗示男士们可以向心仪的女孩邀舞的时间了。

当然,以现在这宴会主人才刚到没多久的时间点来说,距离尾声还早的很。

不过,虽然大多数人都还是感觉这音乐改变的时间突然了点,但,有几个一直在观赏会场中央那出闹剧的大人物,还是朝着宴会总筹,那位穿着红色短挂中年人的方向,暗暗翘起了拇指……

时机选得真漂亮。

手挥指挥棒的瑞德,眼睛微微咪起。

“四小节后节奏加快,后面的,准备!一、二!”

发出指令后,他优雅地高举起双手,同时,朝后隐蔽地一晃手指还礼……

客气了,才刚开始。

这时,被团团包围的里斯特,看着面前一圈或是脸露喜色,或是跺脚娇嗔的少女们,那如枪阵般撑起,将自己顶在中央进退不得的莹润手臂,和超过十张朝着他亮出的手背,他面色古怪的脸上,双眉渐渐皱了起来。

数个月来,被瑞德不厌其烦地先建议,再劝告,接着又晓以大义、呈述利害,半被迫半诱导地一点一点读完整本‘贵族基本礼仪概述’的里斯特,并不是不懂现在该做什么。

理应矜持害羞的少女们,都已经主动大方邀舞了,那身为半径五十米内唯一男性的他,现在该做的事好像只有一样……

接受。

正常来说,他应该牵起一个心仪,或欣赏女性的手,然后弯腰行礼,并要微笑着谦恭地说,“很荣幸能与您共舞。”

但,看着身周一大票体型相差极大的美丽少女们,神色中那股熟悉的狂热,里斯特脸上钢铁般强韧的肌肉却忍不住缩了一缩。

她们的眼神……

看起来既不像信徒们基于虔诚的狂热,也不像战士们热血沸腾,凭藉勇悍激发的狂热。

反而,里斯特感觉……

这眼神,怎么看,都与他那有些异常的导师,发现绝佳实验品时的双眼很像。

看情况,需要暂时撤退。

虽然原因不同,但呼吸同样短促起来的里斯特,紧紧收起双手,左右寻找着脱逃的空隙。

但在一球球耀花人双眼的嫩白浑圆当中,举手投足间都能够充满毁灭性力量的他,居然愣是找不出一个不需将现场弄得鲜红腥臭就能逃离的方法。

一抬头,甚至就连天空都被头顶上的好几团硕大浑圆遮蔽。

不能跳,不能钻,不能打,不敢碰……

额头汗出如浆的里斯特,终于发现自己身陷险境。

这时……

与年轻兴奋的野蛮少女们走在一起的希尔芙,轻轻叹出了一口气。

她,缓缓脱下头盔,一头白金色长发如瀑布般散开,落下。

一只钢靴踏出,刻有无数十字神纹的胸甲,摔落石板地面,敲出一澎银色火星。

挥下巨剑,层层叠叠连接而成得精致甲裙,四散落下,与石面撞出声声脆响。

四散的甲裙上方,一件典雅的长裙散发着淡银的光芒。

神态严肃的希尔,缓缓芙褪下臂甲,接着是肩甲,然后,她转头朝着会场中最混乱的区域望去……

忽然,不知何时抛下指挥的瑞德,出现在了一身灿银礼服的希尔芙身旁,他微笑着递出一顶金银相交的小巧皇冠,低头道:“殿下,请。”

虽然眉头微不可察地跳了一下,但希尔芙仍接过皇冠,静静地戴到头上,然后,她手一推,将手上的半顿重剑按进眼前那,嘴角明显弯起的血族管家胸前。

在一声带着浓浓笑意的痛哼中,人皇后裔,希尔芙,跨开了脚步,踏出清晰的钢铁敲击声,一步,一步,踏出刻痕,敲出火星……

她,彷彿走在战场中一般,大步前行。

这场让数百兽人年轻才俊眼睛一亮的进击。直到她的脚步来到炙热喧闹的包围圈外才停止,然后,双脚站定的她,彷彿挥剑般,跨步,宁腰,挥出手臂。

半圈耀眼的金轮绽放。

“轰!”

在空气炸裂的暴声中,还在等待邀舞的少女们,慌乱的,不由自主地被来自背后的暴风括开。

厚厚的人墙,顿时被撕开了一道口子。

而在发出惊呼和怒骂声的东倒西歪地少女们中,视线终于有道亮光出现的里斯特,并没有赶快趁机逃离,只是愣愣地看着……

人墙外,那替他开出一条生路的白皙手臂,与……

手臂后方,那张紧绷,严肃……

双颊却微微带着红晕的精致脸蛋。

彷彿被什么吸引一般,里斯特跨过几名脸色难看的兽人少女,呆呆地走上几步,然后,他停下脚步。

看着眼前面无表情的公主殿下,那张越来越红,却又隐隐散发出光芒的脸,他突然感到了某种陌生的悸动。

这是什么感觉?

来不及去细想,刚出神两秒,就发现希尔芙的表情露出一丝失望的里斯特,立刻不自觉地伸出手,接过眼前,让人不敢相信能够斩裂空气的白皙小手,同时嘴中无比自然地低声道:“殿下,很荣幸能与您共舞。”

“我也很荣幸。”希尔芙松了口气,却又对于自己语气中淡淡的欣喜感到错愕。

但,手上一紧的她知道,接下来不是说话的时间……

里斯特并不会跳舞。

幸好,身为小王国公主的希尔芙,从小就有上过严格的舞蹈课程。

而里斯特,也刚好是一个肌肉相当调和,且试过的各种奇怪练体方法,都包含有一些音律节奏在内的特殊见习牧师。

因此两人一个引导,一个模仿,倒也能够跳得似模似样。

里斯特虽然感到这样有些便拗,也因为差点用力过猛,不小心拉伤了几条肌肉,身上痛得很,不过,他脸上表情却是相当的柔和。

因为,他想起来,他曾经与眼前公主有过一次很接近跳舞的经验。

虽然当时的场景不但不能说是温馨愉快,周围还充满了哀号与鲜血,但里斯特偶尔还是会怀念那时的感觉。

现在,就有点像。

不同的节奏,不同的步伐,但是同样的两个人……

里斯特心中微微有些迷醉。

而不知道是不是公主殿下也想起了同样的事情,她望向眼前见习牧师的眼神,也从严肃、紧张,渐渐变得平和。

渐渐的,缓缓的,四目相交,眼神却越来越迷离的两人,舞步逐渐不拘谨,且越来越粗暴……

“咚,咚……咚咚……咚!”

火把剧烈地摇晃着……

酒水在杯中跳动。

场中共舞的人们面色大变地后退。

整个广场都在两人的脚步下颤抖。

站在满脸惊恐的乐队前方,瑞德无比兴奋地挥动指挥棒。

一下空荡了许多的广场边缘,几个原本还一脸愤愤的兽人少女,现在脸色是越来越苍白。

她们忽然明白,自己没被邀请跳舞,或许算是捡回了一条命。

但,这两个人到底在做什么,跳舞?还是在拆广场?

周围压低到了极点的议论声,逐渐多了起来。

瑞德微微皱眉,朝面色如土的鼓手,打出了增强的手势。

不过,这时候,广场中央的里斯特与希尔芙,完全没注意到周围的这些杂音。

里斯特感觉,彷彿回到了那一天一般……

有安心,有懊悔,也有着许多浓浓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他们都不知道对方确实在想些什么,但两人的动作,与呼吸,都渐渐得越来越合拍。

这感觉很好,很让人沈醉……

里斯特有点想要知道,当走到极限,到底会如何。

感觉会多么舒服呢?

希尔芙有些茫然地望着里斯特,然后,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里斯特也笑着,他轻轻一脚,粉碎了坚硬的麻纹石板,微微一摆手,挥飞了白石大桌。

彷彿毫无所觉破坏着会场的两人,忽然,都发出了淡淡地光芒。

如同在互相辉映般,一下强一下弱。

就像是,在呼吸……

刚伸手接下一张横飞的巨型石椅,甩甩手,当场坐下的大萨满,表情也从开始的兴致盎然,逐渐变得凝重了起来。

精神力算是会场中数一数二凝实的他,能够感觉出许多人发现不到的东西。

他感觉,这个变化,并不一般……

或许,这两人正在……

就在大萨满嗖地站起身,面色古怪地想要说出一些话时……

身后忽然响起了一片嘈杂的碰撞声响与惊呼。

一个衣衫破烂的附庸族战士,推挤着人群,面容扭曲,跌跌撞撞地闯了进来大吼道:“报!急令!一级急令!”

“停下来!”“什么人?竟敢擅闯会场!”场中的守卫们,大步踏上了前去。

一般来说,就算是紧急军情,也该先上报长老院,他们根本搞不懂这人闯这边做什么,捣乱吗?

但看来者表情就知道情况不对的大萨满,举起手,制止了准备上前做进一步动作的守卫,伸手指向那个失魂落魄的附庸族战士,沉声道:“你说。”

被指着的附庸族战士,抿了抿嘴,然后低下头,严肃认真地张开嘴……

“光明教廷浮岛坠落。”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