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蝴蝶的天堂
第240章  一抔黄土掩风流
作者:亮亮 | 字数:4683 字

时间也是一条河,它川流不息地流淌,不管人世间有多少的是非与坎坷,它都会一如既往地从昨天走向今天,从今天走向明天,谁也不能把它阻碍,谁也不能改变它的方向,它的性子就是执着,坚定不移,也坚持不懈,一百年如是,一万年也如是。物是人非,这就是时间对生命的衰老的结果,有时也是对生命过早淘汰的结果。任何一个有生命的东西都无法经受住时间的冲击,每一次栉风沐雨都是时间给生命造成的苍老,因此,面对时光的流逝,那些想挽回损失的人为的努力都是无效的,无济于事,纵然可以让某种迷人的光彩稍微延续一段时间,但它终究会匆匆消逝,终究会香消玉陨。烂漫的春光即使是一望无际和层层叠叠,它也会衰败得那么迅速,那么不可收拾。

人类的活动,似乎再伟大也是那么一搏,再渺小也是那么一搏,每一个浪花都只是激流澎湃中的一个瞬间的跳跃,它的精彩也许来不及被最敏锐的目光所捕捉就淹没在洪流里。不过,人类是一个相当出类拔萃的群体,奋斗是我们天生的信念,就算是可以看到生命结束的地方,许多人还是会坚持到那一步,不言放弃,不悲观,不沮丧。当然,毅志会影响到人为的抉择,当一个人没有希望而艰难地付出的时候,她就会感到那么力不从心和难以支撑,就会感到糟糕和一塌涂地,就会感到前面有一道无法逾越的深壑,这时,如果她不再憧憬美好的前程与光明的未来,她就会割舍下对生命的留恋,舍身堕落其中。

日复一日,时间就那么不知不觉地到了被人曾经约定好的那一天,在那一个特定的人群看来,这是一个喜气洋洋和皆大欢喜的日子,带着各自的心情和各自的成就汇聚到她们心目中一直不曾忘记的城市。在这里,那段年轻的成长记忆有着永不凋谢的美丽与激动人心,想一想,就可以从脑海里牵扯出多少属于青春年华的乐趣与赏心乐事,那些无忧无虑的快乐是不折不扣的影响着她们的那段岁月,因此灌注了无数的青春幻想,因为当时那么入迷,以致事到如今还没有把它们遗忘,大脑一直保存着它们,保存着它们应有的鲜艳与光彩,也保留着深情厚意,历历在目。

就在那个熟悉的城市曾经狂欢过的地方——香格里拉,那一群更成熟了,也更有魅力了的年轻人相聚到了一块,虽然不再那么天真和单纯,但是那份青涩的友谊马上就激发了她们应有尽有的快乐与兴奋,于是很快就变得不加掩饰,任凭内心里的情感与激动自由地发挥出来,因为这是一次没有任何利益冲突的活动,所以彼此敞开胸襟,毫无顾忌,也毫不矫揉造作。

在她们这个年龄,可以说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正是被社会青睐的时候,拥有旺盛的精力和已经从生活中积累起来的能力,具备了最初的老练,在她们的肩膀上,承担着各自对社会的责任。现在,也正是他们可以体验到年轻就是好的时候,干一件事时可以做到得心应手,没有多少烦恼可以阻碍她们作出决定和选择,巨大的热情和如日冲天的希望使得她们的这个年龄里充满许多迷幻与无法解释的东西,有着源源不断的好的想法与新的企盼,是实现人生价值的第一轮出手搏斗。

在这个年龄里的人,一般都会有些自负,志得意满,这是因为初尝成功的喜悦使她们有机会看到人生中那些带给人满足的情景,开始享受到了真正属于自己的激动人心的时刻,而不是像从前一样只是站在一旁注视着别人的努力与收获,开始越来越有了明显地参与的乐趣,也就是一种较劲的心情。

可是,不久她们不约而同地发现这次聚会少了一个她们都认为应该是主角的人,来不及觥筹交错,这个发现立即让她们感到这次欢聚黯然失色,不由自主地纷纷围绕这个话题说开了。

最先说到这个话题的是欧阳圆圆,她看上去那么艳丽,光彩照人,就在她举杯欲饮的时候,突然疑虑地问起,“为什么那个美丽的天使缺席了,今天的聚会,她不来会是我们的遗憾。”

柳青也接着说,“是啊,我们想看看她如今的风采,成熟会使她的样子和姿态变得魅力无穷,虽然我也是女人,但是还是想看看她身上的那种会让人惊奇的成熟的迷人。”

之后,刘敏说道,“如果她在这个城市里,我们应该把她揪出来,要是她有意识地在躺开我们,这叫喜新厌旧,为此,我们有理由使用我们的法子去处罚她这种对故友的冷漠无情。”

钱丽显得有些忿忿不平地说,“她是不是有些看不起我们,是不是世俗的东西使她变得目空一切了,所以她对我们的到来漠不关心?一个女人如果被自己身上的优点弄得虚荣和头昏目眩,她就会高高在上,那么得意地离群索居了。”

接下来,你一言,我一语各抒己见,各种奇怪地想法与猜测都冒了出来,后来变得像是在审判一个缺席的叛徒,大家都显得不依不饶,那样子似乎非得那个人亲自出来澄清不可,否则这种芥蒂将会影响到那份昔日的友谊。不过,这并不是一种恶意的要求,它是她们心中一种共同的美好的期待,因为它始终是一种完美的东西,所以它一旦没有如期而至,大家就会感到失望和心情沮丧,就会不油而然地要求得到应有的弥补,以减轻心中因为遗憾造成的难受。

不过,有三个人一直沉默不语,他们是李慕、刘莹和杨平平,在他们的脸上凝聚着那么深刻地忧伤和悲哀,那是心灵里的东西使之感染的结果,所以像是凝固了,因为整个场面有些乱糟糟的,每一个人都在急于发表自己的观点和想法,因此没有人注意到那三个人的沉默。

因为失去联系多年,她们当中没有人知道薛如丝的去向,因而她们的争论最后无果而终。

这时,蒋方勤的目光搜寻到了默不作声的李慕,那么直截了当地说,“先生,这件事就该轮到你向我们解释清楚了,当初,我记得你们之间可是有着非常执着和精彩的信誓旦旦,因此,这事的来龙去脉你应该坦白地向大家交待,要不然,你们就是在共谋敷衍我们,它将是对我们的感情的严重伤害。”

这话使得大家立即把目光转移了过来,那么灼热地看着李慕,他于是感到非常地难过,内心里争斗得很厉害。他不知道在这个欢聚的日子是否合适把那个会让人心生恐惧的消息说出来,因为他已经不能冷静和拥有理智,对那些美好时刻的怀念使得他的心情波动得太剧烈了,人的情感啊,这一刻让他尝到了苦涩的味道,并且渗入到了他的生命的每一个角落。如果可以忘记,他情愿把那一切都忘记,忘了那些痛苦与非常遗憾的旧事,他的心情也许会干净许多,也单纯许多,至少他不会拥有那刻骨铭心的灾难的一幕。

那一幕,在他的记忆里一直令他感到怵目惊心和惶恐不安,至今,他还在悼念着她的不幸,她的陨落。

就在李慕犹豫不决之际,有人叫了起来,“先生,如果你打算用沉默来使我们失望,那么我们也不能不承认这是你的权力,不过,我们对你应有的信任也将就此作罢,可是,你不能不要考虑考虑,我们可是拥有纯洁的友谊,这友谊是生命不可重复的一笔财富。”

这种情况下,刘莹坦诚地说了,“他之所以沉默,是因为他珍惜那份友谊的完整,不过,事已至此,我不能不说出真相了。”她不经意地叹息了一声,之后无比沉重地说,“天使已经香消玉陨,像流星一样,那无与伦比的美丽瞬息之间就燃烧完了。”

犹如一个巨雷袭来,所有的人惊呆了,神情愕然,面无表情。

好一阵过后,有人突然走向前,那么理直气壮地说,“我相信,这只是一个想让人感到出人意料的玩笑,就像有人在酷暑难耐的夏日突然臆想出一座冰山一样,但它并不是真实的,不过是对那个美人的缺席的一种善意的诅咒。”

有人不高兴了,叫道,“不要诅咒啊,这是一个欢聚的日子!”

杨平平说话了,不容置疑,“事实就是这样,天使走了,但愿她是去了天堂,去了她梦寐以求的那个光明快乐的世界。”

于是,大家又一次惊恐惶惑地沉默了,像默哀一样,刚才的快乐与兴致勃勃转瞬消逝得无影无踪,每一个人的脸上立即笼罩上一层厚厚的忧郁与难受的阴影。这样一个沉甸甸的噩耗,因为它来得太突然了,所以那一群原本兴高采烈的年轻人像是重重地跌了一跤,感到受伤了,也感到惊慌失措。

像是有一块巨大的黑幕包围了她们所在的地方,每一个人心中的光明都被遮掩了,原本应该尽情欢乐的时刻被唏嘘和呜咽之声弥漫着,那些就要进行的活动终止了,聚会的火焰还没有点燃,还没有来得及释放出温暖大家的光和热就被令人伤心的消息吹灭了,彼此的情绪相当低落,那些刚才还在大声叫嚷的人也垂下了头,变得默无声息。虽然没有悲天恸地的表现,但是她们承受着一种情感被撕裂的痛,承受着真正的生离死别。虽然她们那么年轻和青春焕发,但是,这一次她们因为真实地聆听到生命被折断的脆响而惊慌和不寒而栗,毕竟,这件事让她们有机会清楚地看到生命的弱小。因为熟悉得了如指掌,一幕一幕的音容笑貌栩栩如生,所以有的人很容易把它和自己联系在一起,心生悲叹和迷惘。

对她们而言,这是她们记忆里那道美丽的虹烟消云散了,是她们所喜爱的那个春光明媚的季节里最烂漫的鲜花凋谢了,也是她们所仰慕的那只自由自在地飞翔在高空里的漂亮的鸟儿坠落了,总之,是那种昔日的光荣被毁掉了,只剩下糟糕的后果供人遐想和注意,但它已经冰冷,已经渐渐远去,再也触摸不到它的活力和温暖,时间似乎是迫不急待地把那个血肉丰美的形象的生命力给剥夺了,匆匆忙忙地就只留下一些空洞洞地使人记忆的感觉,就像一个被风吹雨打的蛛网,网住的只是一些春天过后的残花败絮,却没能网住春天的生机勃勃与花团锦簇。

那种神话般的美丽结束了,在此之前,谁也不曾预料到会有这样一个可怕而悲哀的结果,那么,是无可抗拒的命运造成了这种不幸吗?那一群年轻人对此感到有些百思不得其解,因为那个女人曾经实在是太绚丽,太光彩,是一位又聪明又迷人的漂亮的姑娘,是一个即便是一个世纪里也不可多得的各个方面都很完美的女人。因为她那么出色,所以她无论从哪里走过时都会那么强烈地引人注目。她的举手投足都会产生美的涵意,而她的微笑与神情总会让人着迷,牢记不忘。可以这样说,她本身就是一种诠释美的存在,她的周身遍是美的光辉,可是她却只是那么昙花一现,比枝头的花凋落得还要迅速,她的生命还没有走到最有风韵的年龄,她就跌进了一个人生的漩涡里,再也没有从中走出,被激流冲得形影分离。

每一个人都为之叹惜,悲伤,应该说,那是一曲最为凄美的青春之歌,其中最美丽的旋律到最后并不是让人感到赏心悦目,而只是映衬着那结果的无限哀伤与令人恻隐。人都有这样一种情感,当它亲身经历着某种非常光辉的东西沦落了,它就会很自然地产生怀念和低落的情绪,因此,那群人的聚会的欢乐氛围一扫而光,随之而来的是冷清,落魄,一个个郁郁寡欢。

第二天,在李慕等人的带领下,她们结集到了薛如丝的坟前。

那个生前无比热爱繁华热闹的女人死后却孤零零地守着郊野的一个非常荒凉的山谷。四周没有树木,只是杂草蓬生,因为没有人来管理,它已经被蔓延的野草所覆盖。如果没有人非常熟悉那些与之密切相关的往事,那么不会有人想象到这荒芜之地掩埋着一个像花一样美丽又在花一样的年龄死去的女人,她原本应该像天使一样幸福的。谁也不曾想到结局会这样凄切,有的人为眼前悲惨的现实难过得流泪了。

这时,有人开始非常不满地叫道,“为什么在她死后还要她守着这么寂寞的山谷,城市不是有公墓吗?在这种地方,那个灵魂不会安歇的!”

所有故事李慕已经在昨晚讲过了,这时,他若有所思的回答着,“也许是作为对她最后的惩罚,所以她们把她撇在了这里,任由她孤零零地经受着风吹雨打。”他又用手扒开了旁边的一个被荒草完全吞没了的小土堆,接着有些哽咽地说,“她的孩子在旁边陪着她,大概这是她从人世间带走的唯一的温暖,她也因此不会孤单得形单影只。”

听到这话后,每一个人都流泪了,有的泪流满面,而她们能听到的就是山野里的风声在凄厉地呼啸着,除此之外杳无人迹。城市和这里虽然并不是相距太远,但是因为一个山头遮挡了视线,所以站在那里连城市最边缘的轮廓也看不到。

那一群人在坟堆前坐立了良久,感叹了良久,她们走的时候,山野里的风似乎更加响亮起来,有些风声鹤唳,像那个孤寂的灵魂在呼唤她们,希望她们能多陪她一会……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