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星际争霸 > 四维地狱
第230章  赛高泥咕忒鸭哒
作者:宏远 | 字数:2562 字

我没进宫,嗯,还没

楚承剧烈地喘息着,此刻他已经退出了界限的范围,退回了叹息之河的另一侧。

可饶是如此,楚承的脸色依旧十分苍白,猩红的眼眸中血丝遍布,上下牙床止不住地打颤,喉咙里似乎在不自知地呢喃着什么。

这些显然都是san值过低的表现

至于紫檀、琥珀以及黛儿的状态明显更加不堪,已经到了随时可能精神崩溃的地步。

“叹息之河的另一端,出现了战力绝顶恐怖的黑暗化身,这绝对是一条有价值的信息,我们要尽快将这条消息传回德玛西亚。”紫檀声音断断续续,显然是受了不轻的刺激。

楚成点了点头,他知道将这个有价值的信息带回德玛西亚,定能获得不小的奖励。

但不知为何,楚承总感觉那长有4只翅膀的恐怖黑暗化身,那不可名状的外表之下,竟令楚承隐隐感觉到了一丝熟悉

此刻,在峡谷世界的最外围,那些眼神狂热,被奥古斯控制的村民正在奥古斯的指挥下,将那些装满黑水的陶翁子搬到一个个特殊的节点位置上。

很快所有的陶翁子就以一种奇特的韵律分布在了不同的位置,从陶翁子的开口内更有漆黑的光芒不断的朝外渗出。

“太好了,降临回路已经开始生效了”奥古斯惨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异样的潮红,言语间有着难掩的兴奋。

伴随他修长的指甲在自己手腕上轻轻一划,顿时就有漆黑的血液沿着无形的沟渠流向。

血液在空间中划出道道繁奥的血线,勾连周围充当节点的陶瓮子,很快便形成了一尊庞大的漆黑魔法阵。

漆黑的毫光自魔法阵内透出,这黑芒给人的感觉无比深邃负面,如黑洞般吞噬着周遭的光,它一出现,连周围的峡谷空间都变得晦暗起来

鲜血不断被抽离体外,奥古斯的身躯渐渐变得干瘪,但脸色却愈发狂热。

伴随他的施法,那被摆放在魔法阵关键节点位置的人彘,也齐齐在陶翁子里的黑水中睁开了双眼,眼中露出极致欢悦的迷乱之色。

一股无可名状的气息,顿时在此间蔓延开来

村长的背后此刻全是冷汗,右手死死压住胸口衣物内的“东西”,只有这样,才能令他颤栗的灵魂,获得一丝安全感。

可紧接着他便睚眦欲裂地看到,之前被黑暗之母赐福过的那近百名普通村民,此刻竟像是受到了什么无法抗拒的诱惑般,居然满脸狂热,争先恐后地冲入了那魔法阵的范围内

村长见状大惊,连忙对着人群大声喝止,却根本没有人理会他

“奥古斯,你这是干什么”村长布满皱纹的额头上青筋骤起,对着奥古斯大声厉喝道。

要知道,除去执法队的人外,村里的普通村民几乎都在这了。之前这些人被控制,村长心里起码还有个念想,祈盼着奥古斯可以让这些人恢复。

但此刻,奥古斯明显是要将这些人全部献祭,这是村长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的。

若是这些人都死在了地底,就算得到食脸虫领主的卵,只剩执法队的村子,也定会在人数上难以为继。

纵然村长的性格再自私扭曲,可他毕竟当了二十多年的村长,深重的执念,令他对这种断送村子未来的事无法视而不见。

“我什么都没做。”谁知奥古斯闻言,却是无辜摊开了双手,“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自己的选择”村长此刻当真是怒不可遏,他有一种强烈的被奥古斯耍了的感觉。

“当然是以祭品的身份,成为黑暗之母的一部分了”奥古斯狂热道,“我只是让他们看到了更广阔的世界,此刻这一切,都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放屁”村长闻言彻底爆发,“哪有人会心甘情愿成为祭品”

“呵呵,凡人的智慧,就是对摆在眼前的真相视而不见吗还真是可悲可叹啊”

奥古斯闻言,脸上却是露出了讥讽的笑意。伴随他轻轻打了个响指,那被黑色毫光笼罩的魔法阵深处,顿时涌现出某种浓郁的红色光芒

那红色光芒浓稠得仿佛血液,一时间仿佛整个魔法阵里都流满了鲜血一般。而且这红色光芒还呈现液体状态,居然从法阵中央朝四面八方滚动而去。

所有被这液体状红光给笼罩的村民,其身躯立即就溶解了起来。

真正的溶解啊这些人浑身的肉,仿佛是接触了浓硫酸乃至是更恐怖的王水一般,直接化作肉泥肉水顺流而下。

最多七八秒,这些被液体红光笼罩的村民,就变成了浑身肉泥溶解的骷髅。

更恐怖的是,这些人居然还没有死,还在那里疯狂撕扯着身上溶解的血肉,发出仿佛高潮般的欢悦呻吟声,那场景简直是骇人听闻到了极点,足以在顷刻间撕碎一个人的理智

“奥古斯,你这个畜生”眼见村民如此惨状,村长那布满褶皱的老脸上,霎时涌上一抹绝厉。就见他从怀里翻出一块巴掌大小,血迹斑驳,刻满字符的肉皮,朝天上猛地一抛。

“是祖器”几名执事惊呼出声,他们看得真切,村长抛出的那块皮竟是半块女人的面皮

那面皮一脱手,立即便迎风燃烧起来。但诡异的是,面皮上刻录的文字符号,却没有随着燃烧而消失,而是迎空虚立,与那火焰渐渐融为一体。

伴随字符与火焰融合,这火焰的颜色逐渐变得苍白,将周围的空气都焚烧得扭曲。

下一秒,破风声响起,那苍白火团直接拖扯着焰尾,狠狠朝奥古斯和魔法阵撞去

谁知火团还没有触及魔法阵,整个峡谷世界的大地连同天空,突然剧烈地颤栗起来

“轰”一股可怕而庞大的威压降临,仿佛有什么极度恐怖的东西,想要挣脱时间与空间的束缚,降临在这座世界

瞬间,村长只感觉身子一软,整个人直接匍匐在了地上。

此刻,在他的头顶,峡谷青色的天空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血红,仿佛被一股地狱般的意识贯穿,只留下血淋淋的伤口

这股意识恐怖无匹,如渊如海如果非要比喻的话,那就仿佛是“地狱”将一根生满利齿的“触手”,强行刺进了这座世界

在这股意识面前,村长祭出的苍白火焰,就仿佛笑话,瞬间便如风中残烛般熄灭。

此刻,奥古斯正神态癫狂地高举着双手。虽然他知道,眼前这股极端恐怖的意识洪流,其本质仅仅是黑暗之母的一道目光,是其完整意识的亿兆分之一,但这依旧是足以碾压一切的力量

身处在这股意识降临最中心的他们,若是没有黑暗之母教会的特殊魔法阵庇护,瞬间就会被这股意识同化,沦为黑暗之母这一概念的一部分

好在这股意识来得快,去得也快

伴随着法阵内的血光遁入地面,这股意识也渐渐消退,只剩下他们头顶上方的天空依旧是一片血红之色,自那血红色内,更是有令人心悸的漆黑色渗出,仿佛鲜血淋漓,正腐烂流脓的庞大伤口

漆黑的毫光自魔法阵内透出奥古斯激动的浑身颤栗,指着身后正瘫软在地的村长等人道,“如今,再没有什么能够阻止我荡平这座峡谷,而你们只需要见证就行了”

伴随着奥古斯开口,之前那座魔法阵所处位置的中央,空间突然一阵颤栗一座座内部不断响起呢喃低语声的黑色石碑,在魔法阵中央缓缓显出形体

很快,以魔法阵为中心,大量黑色石碑从地底迅速生长出来,在这些黑色石碑的顶端,还立有狰狞的倒十字

渎神之森降临在了峡谷世界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