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女强 > 化蝶
第169章
作者:缘木鱼 | 字数:2138 字

夜半时刻,天色漆黑,韩姣来到碧云峰上,她熟识路径,躲在杂草滋蔓,地势凹折处,等待巡山弟子交班。

山间遥遥传来钟声,响了九下,那是金丹期修士身魂陨灭时的丧音。韩姣猛然抬起头,不敢置信地往飞羽峰的方向望去,夜间雾多,隐约只见几处亮光。她默默念了一声“师父”,哽咽难言,泪如雨下。

黑夜和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脑中浮现的却是幼时的一个片段,两位师兄刚在院中装上秋千,她和师姐偷闲去玩,师弟在树下晒太阳,那一日春光极好,映着叶子闪闪发亮。年幼时自制力稍差,玩耍着竟忘了时间,师父从院外走进来,重重咳了一声。孟纪像是受惊的胖兔子,瞬间就跑远了,她抬头看师父,他绷着脸,看起来极严肃,她也吓坏了,口中嚷“去练功”,拉着师姐往外跑,回头时一瞥,师父的面容在阳光下模糊着,唇畔却含着一抹淡淡的笑,有几分宽容和无奈。

就像是刚才那样——韩姣觉得整颗心被揪住了,又苦又疼。

她埋首在膝盖中,默默哭了许久,再抬起头时,乌云消散,月上中天,山间没有一丝声响。

此时背后传来轻微枝桠摇动,韩姣立刻警觉,运用敛息术,把身体藏于杂草中,慢慢转过身体,看到同样躲在树荫里一道纤细的身影。

虽隔了有十来丈远,韩姣仍认出是孟晓曦,暗自咬牙,心中有了计较。她双手悄捏印结。晶丝觑隙而窜,无声且迅疾地往孟晓曦身上而去,一道软的缠住她的身体,另一道直袭她的肩膀。

孟晓曦措不及防,感觉到空中灵力波动时已错失最佳机会,往后一仰躲开第一道,肩膀却扎扎实实被刺中,她“哎”低呼一声,栽倒在地时又迅速躲开,半蹲在草丛中看着韩姣,笑嘻嘻道:“原来是韩师妹,怎么,你师父死了怎么不去哭孝?”

韩姣大怒,地上十数根晶丝疾刺而去。

孟晓曦与韩姣是一样的小成境界,但是她吸食妖丹,灵气妖气驳杂一体,虽灵力强大,运用却差了许多,对上如此棘手的晶丝,生出无法躲闪的感觉,左躲右闪才勉强避过。

“韩师妹,我们现在都要逃出碧云宗去,何必在此纠缠,不如协力出了宗门再理论。”

韩姣道:“别喊我师妹,你不配。”

孟晓曦脸色一变,随即又哂笑一声:“你打伤了知怡师祖,以下犯上,难道还想做碧云宗弟子,真是笑话,何必五十笑百步。”她手腕一转,掌中忽多了根青铜棍,上面黄芒闪烁,砸在晶丝上。

韩姣感觉有外力灭顶而来,压力大增,她凝聚灵力,晶丝又多了几分韧劲。

孟晓曦挡住晶丝,得意非凡,笑道:“只当你一门心思修回道法能有什么不凡,不过如此。你猜我给知怡师祖看了什么,是你在离恨天与公子襄在一起的画面,我藏在留影珠里,这次正好用上。韩姣啊韩姣,你说说,你还能回碧云宗吗?”

韩姣瞥她一眼,目光中没有惊怒,却有一分怜悯:“你挑拨是非,今天就算胜了又能如何,真相不会泯灭,总有一日你会知道今天失去的是什么,飞星峰的师姐妹,知怡师祖都对你如此信任,孟晓曦,你真忍心辜负……”

孟晓曦怔了一下,心中杂念纷纷,又羞又恼,立刻化为怒火,她手持铜棍,如电光般往韩姣划去。

“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她双目发红的怒道。

趁她失神的那一刹那,韩姣已如飞烟一般飞到她的身旁,手指划动,“当”的巨响,几根晶丝和铜棍击打在一起,她左手一勾,手掌心内几缕细如发的晶丝扎在孟晓曦的肩膀之上。孟晓曦“啊”一声吃疼,一时胆寒,要往后飘飞时身体感觉不再灵活,被千丝万缕的晶丝所缠住,她手中铜棍光芒消失,人也摔倒在地,

“韩姣,宗门已将我们两人都视为弃徒,你和我在这里斗死斗活对双方都没有好处。”孟晓曦怕将巡山修士吸引来,把声音压低道,“陷害你不是我的本意,我是受人指使,在离恨天时你也是知道的,我性命受制于人,怎么能不听从。”

“你能找成千上万个理由为自己开脱。”韩姣手中晶丝结网,将她捆住,在看到她手臂上青黑色的鳞甲时一愣,说道,“本质却只有一个,你贪图眼前利益,打着损人利己的算盘,最终弄得自己人不人,魔不魔。”

孟晓曦被她眼神里那种看透和怜悯所激怒,奋力在晶丝网中挣扎,讥讽道:“你我同样处境,你又能好到哪里去,呸,少在那里装好人。”

韩姣想起师父的嘱咐,当真觉得孟晓曦可怜又可悲,将她往地上一扔,转身欲走。

“你去哪里?”孟晓曦意识到韩姣不会杀她出气,心放下一半,她心里明白,碧云宗并非酒囊饭袋,谎言很快会被拆穿,到时领受叛宗重罚,罪不可恕,她急急道,“韩姣,你是聪明人,放开我,除了宗门我就给你好处……我帮你澄清事实,让你回到飞羽峰。”

韩姣斜睨她:“你谎话说了这么多,难道不怕有一日真话也不再有人相信。”

孟晓曦赌天发誓,韩姣并不理睬,只将她放在地上,等待巡山修士发现。

“嘿,有趣,两只小老鼠半夜在这里斗法。”——寂静的空中蓦然出现一道声音,婉转若黄鹂啼叫,柔和动人。

韩姣和孟晓曦同时一惊,两人都是警醒之人,打斗时从无感觉旁边有人窥视,不知此人从何处而来。孟晓曦眼珠一转,脸上已换了哀求的神情,哭道:“前辈救我,她想要杀人灭口。”

空中声音道:“闭嘴,当我没有听到你们谈论吗?”

孟晓曦面色一僵。

空中微光一闪,人影飘然而至,衣裙翻飞,姿态优美至极。来人身着黄色衣裙,如树叶般缓缓飘落,韩姣看到她的脸,深深吸了一口气,生出惊为天人之感。

孟晓曦抬头看,也惊地张开嘴。

黄衣女子娥眉淡扫,云缳半整,有沉鱼落雁之貌,冰肌玉颜,意态妖娆,有闭月羞花之容,说是谪仙也不为过,当真是绝代佳人。

韩姣惊讶不止于此,而是曾见过这样的容颜,在画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