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幻想修仙 > 气凌乾坤
第206章 飘然而去
作者:白云一样飞 | 字数:2367 字

一线山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大战过后,每个人都一种劫后余生,向往平静安宁的心,玄武宗通天峰绝顶之上,三道人影,衣衫随风飞扬,脚下云气飘渺,仿若要乘风而去一般。静静站立在两旁的鬼十三和药引,目光不舍的看着一脸平淡的凤七,嘴角不停的蠕动着,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如果有的选择,两人宁愿血芒老祖还活着,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他们就有了留下凤七的借口,不过很可惜的是这个唯一的借口在昨日,已经被凤七亲手掐灭在萌芽中,想着想着,两人的思绪不由的又回到了昨日,生死之战中。眼前云海翻腾,但昨日的没一个细节,却是历历在目。

昨日要不是凤七及时出现,恐怕整个玄武宗上下都要死在血芒老祖的手中。血芒老祖晋升半步玄星尊,实力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根本就不是人数可以抵消了的。在血芒老祖猖狂的攻击下,力皇,影皇如同小孩子一样,左右支绌,四处躲闪,即便是如此,几个回合后,力皇和影皇在血芒老祖滔天的气息下,败了下来。

当时也不知道,血芒老祖脑袋里是怎么想的,也许是想折磨两人,又或是想让力皇和影皇亲眼看着玄武宗的每个人都亲手死在自己的手里吧,不管是什么原因,力皇和影皇苟延残喘的活了下来。两人口吐鲜血,怒目圆睁,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血芒老祖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将玄武宗的人一个个的杀死,而他们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原本还算势均力敌的厮杀,在血芒老祖的加入下,一瞬间玄武宗陷入了被动,在不远处与血炼宗大战在一起的鬼十三和药引看到这样的情况,情势紧急之下,一改之前的稳妥,突然之间变得凶猛无比,一下逼开纠缠自己的廖东觉,雅格。两人对视一眼,迎上了正在四处捣乱的血芒老祖。

不过两人虽然较力皇和影皇实力要高上一些,但在血芒老祖面前,依旧是不堪一击,两人心惊之余,一下子变得灰白起来,两人对视一眼,惨然一笑,突然双双不要命的狂攻血芒老祖。即便拼上性命,也只是让血芒老祖手忙脚乱了片刻而已,等血芒老祖回过神,鬼十三和药引一下陷入了危险中。

面对血芒老祖一副猫戏老鼠的样子,两人的行动越来越缓慢,两人惨然的对视一眼,突然狂风的笑了起来,就在血芒老祖愣神时候,一股股毁灭的气息,从鬼十三和药引的体内散逸出来,血芒老祖冷笑一声,仿若巨人看着两只蚂蚁一样,一种智珠在握的神情显露在脸上。

鬼十三和药引心里不由的一冷,不过这个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只能拼了。对于鬼十三和药引的自爆,血芒老祖显然早有预料,不过这个时候鬼十三和药引已成骑虎难下之势,只能把所有的希望给予天意。更何况即便两人不这样做,也改变不了什么,还是死路一条。

而选择这样做,就是希望还有一丝的机会,这样两人即便死了,也值得,但看到血芒老祖那种智珠在握的神情后,两人心里最后的那一丝希望也完全消失,只剩下悲秋死亡。

眼看着两人就要自爆,突然虚空如同一阵涟漪一般荡漾开来,两只虚空大手,如同天神一般轻轻的落在鬼十三和药引的头顶,瞬间便将鬼十三和药引体内狂暴到极点的玄气压制回了丹田。鬼十三和药引莫名的看着对方,两人原本以为是必死无疑,可是过了许久,两人都不曾感觉到疼痛。不由的愣在当场。怔怔的看着血芒老祖,随即目光一变恶狠狠的道:“血芒老祖难道我们自爆都不行吗?”

原来两人醒转过来后会错了意,认为血芒老祖不像让他们死在这么直接,想要折磨他们。其实鬼十三和药引这样想也是有原因的,毕竟在场除了血芒老祖有这种手段,其他人都不可能将他们从自爆的边缘拉回来。就在这时一声轻笑传来,鬼十三和药引神色一变,接着便是一喜,回头看去。

虚空如同水波一样,涟漪不断,缓缓拉开,凤七迈步从其中走出,只一步便来到两人身边,一脸笑意的看着两人,鬼十三和药引怔怔的看着凤七,有点不真实的,不停的呢喃道:“你……”凤七轻轻的点了点头:“你们俩等一会,等我解决了血芒老祖在说。”

“血芒老祖,你我的恩怨,也是该道了结的时候了。”凤七目光如秋水一般淡然的看着血芒老祖道。血芒老祖在虚空大手出现的时候,就紧张了起来,因为他感觉了玄星尊那特有的气息,但是猜测了很多,也没有想到,这个人居然是凤七,自己的死敌,心不断的往下沉。早知如此,就应该早早下手,将玄武宗上下统统灭杀。

现在想杀也晚了,心中不由的懊悔不已,不过凤七却没有给血芒老祖太多的思考的时间,话语一落,凤七就展开了身形,如同火山爆发一般,攻向了血芒老祖。

血芒老祖见凤七一见面就动手,更本不给自己考虑的余地,也就明白了今天恐怕很难平安的离开这里了,心下大气十二分的警醒,小心的招架凤七的攻势。

不过几招过后,血芒老祖就骇然的发现,凤七的实力比自己高出太多了,自己更本就不是对手,随着时间推移,自己的危险就越大,想到这里,血芒老祖气势猛然如同大浪翻腾,瞬间将凤七的气势反压了回去,凤七本能的一退。等凤七回过神来,血芒老祖已经飘然远去。

凤七微微一怔,怎么也没想到血芒老祖会逃跑,冷笑一声,身形一晃,突然消失不见,百里之外,虚空一震,凤七的身影轻轻一晃又消失不见,原本战在一起的众人,在凤七出现之后,就都停了下来。

血炼宗一方各个面若死灰,玄武宗众人原本已经绝望的脸上各个露出劫后余生的欣喜笑脸。就在众人出神的时候,千里之外突然传来一阵震天动地的巨响,一声惨然的嘶叫声远远的传来:“凤七,你不得好死……”无比怨毒的咒诅,飘落进了每个人的心中。

一阵微风吹来,吹动着衣衫拉拉作响,鬼十三眼神迷离,喃喃的道:“走了,走了……”

“是啊!走了!不过我相信我们总有一天会再见的。”药引坚定的道。

一线山外,凤七静静的矗立虚空,目光缓缓的扫过,好像要将这里的一切深深的记在心里。

“怎么,舍不得!那就留下!”戏谑的话语在失神的凤七的耳边缓缓响起,带着一丝焦躁的气味。凤七微微一怔,适然一笑:“离老,您老说哪去了!我答应您的,自然不会反悔。我只想在看一眼,你也知道这一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语音袅袅,影若秋鸿翩飞,依然消失无踪。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