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了尘孽
第118章   今生孽缘今生了
作者:邪女 | 字数:6275 字

易水寒与楚英对席而坐,两人各自喝着酒一语不发,忧伤而又危险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中,这种气息来自两个男人,他们对同一个女人深沉执着的爱与锥心的愧疚与疼痛。不能否认,他们都用自己的方式爱着她,可同时,又伤她至深。

那个女子此刻正躺在床上,那是她花嫁的婚床,全部装饰一如她嫁入时的模样,金碧辉煌、华贵雍容,然而物是人非,床上的女子已不复当初的如花娇容与纯静情怀,憔悴削瘦的脸庞苍白如纸,不见丝毫血色,深陷的双眼紧闭,发青的眼眶已流尽泪水,也流尽今生的神采飞扬,细眉微蹙,锁有无尽的哀愁与悲伤。

床前守着新月与绿茵,绿茵一直长跪匍匐,哭泣不止,在她的心里,小姐的遭遇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如果一开始自己就把老爷夫人的计划告诉小姐与姑爷,也许一切都不会发生,可是,那个一开始在哪里?这个忠心的奴婢,她并不知道白如歌的命运根本不会因她而改变。

新月低声劝解,但绿茵的心结仍然无法解开,反而越发深重,握住新月的手,道:“姐姐,我若是不在了,你代我好好的照顾小姐,绿茵无颜再面对小姐,只能仰仗姐姐了。”新月惊问:“妹妹莫不是要做傻事么?少夫人心慈仁厚,待妹妹亦如亲妹子,妹妹心里要是愧疚,往后再贴心些也就是了。”

绿茵强颜笑道:“姐姐多心了,绿茵不过是一时悲伤不忍心见到小姐,这一段时间想一个人静静。”新月展颜笑道:“如此也好,自从少夫人失踪后,你整日的以泪洗脸、长吁短叹,把身子也愁坏了,如今少夫人回府了,你只管安心休息。”

绿茵把头埋在新月的肩头,低声道:“大柱我也不想见,还请姐姐不要嫌弃,如我一般待他。”新月抱住她,哧的低笑道:“回头少夫人醒来,我就向少夫人说去,将你许配给大柱。”绿茵低声问:“姐姐觉着大柱可好?”新月点头道:“嗯,是个不错的小伙子,憨厚诚实,值得托付。”绿茵微微笑道:“有姐姐这话,绿茵就放心了。”

新月心中隐隐觉得不祥,拉开绿茵,问:“妹妹,我知道你为少夫人心疼,不如让大柱陪你走走。”绿茵道:“姐姐只管在这里陪着小姐,我自己去叫他。”新月放下心,点头道:“也好,只要少夫人醒来,便是乌云散尽。”

绿茵站起身,温柔的拂开新月额前的乱发,道:“姐姐,大柱爱穿宽大些的衣裳,你若是给他做衣裳,量裁时阔寸许。”新月怔道:“我这几日并不做衣裳啊?”绿茵笑道:“那就以后吧。”转身走了。

渐渐的杯来盏往,只是无语,男人之间的千言万语都在酒中,喝到夜色沉沉时,楚英哭了,他紧垂着头,将脸埋在杯中,低低的、压抑的哭了,泪水在烛光的投影下清凉无比。

绿茵捧着一本册子幽然走来,跪在易水寒面前,易水寒一怔,伸手去扶,绿茵却闪身躲过,易水寒奇问:“绿茵,起来说话。”绿茵仆倒在地,高举册子,道:“姑爷,这是五爷南下前托奴婢交给姑爷的。”

易水寒拿过一看,却是剑谱的上半部,与白云身上搜出的下半部正好凑成完整一册,易水寒感慨万千的抚摸着,这就是上一辈为争得死去活来的东西,叹道:“你把它烧在五叔的灵前罢。”绿茵磕头接过,又道:“姑爷,奴婢斗胆问一句,姑爷心中的仇恨是否已了?”

易水寒一怔,这个丫头怎么……,点头道:“不错,仇恨已了。”绿茵道:“小姐原是不相干之人,却无端卷入,身心受创,姑爷仁义,还请不要再为难小姐了。”

易水寒惊得几乎站起来,哽声道:“你退下罢,我自有主意。”绿茵不声不吭,慢慢的退出去。易水寒看她恭敬的举着剑谱倒退而出,突然想到,五叔为何要绿茵把剑谱交给自己?绿茵是她的陪嫁丫头,五叔一向痛恨她,认定她是白云的爪牙,极力反对这门婚事,怎么会将这么重要的东西并给她的丫头?忽又回想起,五叔的牛鼻子抓髻不见了,性情似乎也变了很多,甚至眼神中流露出对如歌的关心,是三叔临终前的嘱托?还是岳母的举动?

易水寒僵硬的转过头,看着楚英,楚英亦抬头看他,四目相对,易水寒沉声道:“你能给她什么样的幸福?”楚英一愣,惊诧的盯着易水寒,那双眸子很深,深不可测,幽幽的看不到情绪的涌动,他低声道:“只要她愿意,只要她想要的!”易水寒点点头,猛的别过脸去。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夹着新月的呼喊“少爷!少爷!”两人同时站起身向门口冲过去,新月扑进来,易水寒一把抓住她,喝问:“快说怎么了?”新月眼中闪动着惊喜的神彩,结结巴巴的道:“少夫人醒了,醒了。”

易水寒松开新月,风一样象卧房奔去,楚英先是一怔,瞬即反应过来,紧随其后,新月眼角一润,提着裙子跟上去,走到门口,易水寒猛然停住,黯然不前,楚英心中一窒,低声道:“我,我不进去了,你进去吧。”

易水寒扭头看他,楚英眉眼尽是伤楚,摇摇头,退开,新月从后面赶上,伸臂拦住,沉着小脸道:“少爷,少夫人是您明媒正娶的夫人,是易府的少夫人!您应该进去。”新月的话说得很重,并且有着强烈的不满,易水寒抿了抿嘴角,拍拍楚英的肩,低声道:“你进去。”转身走了。

楚英看着他扭身离去的背影,尽显沧桑与孤寂,新月不悦的瞟他一眼,轻轻推门而入,楚英站在门口,犹豫片刻,小心翼翼的迈进去。

白如歌躺在床上,长发散乱,容颜槁枯,双目微闭,苍白的嘴唇在微弱的颤抖,新月跪在床前,以手抚被,垂头不语,楚英恐慌的站在屋子中央,远远的看着,这是她的婚房,这是她和另一个男人的家,在这里,她是易夫人,他不敢走近,他恐惧,从心底涌上来的恐惧,充满了整个身体,这使他颤栗、自卑、愧疚。

白如歌缓缓睁开眼睛,温和的看着守在床边的新月,新月扭头看了眼拘束不安的楚英,强忍住厌恶,白如歌轻声道:“辛苦新月了。”新月流泪道:“奴婢受不起这话,只要少夫人无恙,就是天大的好事。”白如歌无力的伸手为她拭去泪水,又问:“绿茵可好?”新月道:“绿茵妹妹一直守在这里,刚才离开,少夫人放心,奴婢一定照顾好绿茵妹妹。”

白如歌目光柔和,微微一笑,道:“新月,你先出去,我有话和楚公子说。”新月虽然心中不愿,但是少夫人的话不能违背,低低的应个声,退了出去。

大柱慌慌张张的跑来,问:“新月姐姐,可见着绿茵?”新月奇道:“没有去找你么?”大柱急道:“没有,听崔总管说,刚才在角廊见着她,失神落魄的,问话也不理,我追出来找,却不见人影。”

新月心中一沉,心知不妙,撒脚就去找易水寒,崔鹏过来,惊问:“新月,听说少夫人醒了,你不陪在少夫人身边,这是跑去哪里?”新月想起楚英,脸就沉了下来,也不答他,问:“崔总管可见着绿茵妹妹往哪里去了?”崔鹏道:“先前瞧着在后院角廊,闷闷的,想必是为少夫人的病情焦虑。”

新月回想起绿茵失神的模样与悲切的嘱托,跺脚道:“崔总管快随我们去寻,绿茵妹妹怕是想不开了。”大柱慌了神,大喊道:“哎呀,这可如何是好?”新月也不理他,直奔后院,崔鹏也变了脸,与大柱一起跟上去,三人一路招呼家丁丫环们帮着寻找,挨着屋子的进出,只是不见绿茵。

大柱忍不住哭出声来,新月也流下泪,却低声叱道:“哭什么,尚未找着,兴许妹妹去哪里散步去了。”大柱止了哭声,忽然道:“散步?新月常说后林是个散步的好地方。”新月喜道:“正是,我怎么就忘了,妹妹常与我去林子里散步的。”三人疾步出了后门,跑进林子。

跑出几步,三人就猛的停下了脚步,眼睛直直的盯着前方,心顿时跌到了冰窟,只见远远的树杈上,一丈白绫垂下,悬着一人,看衣裳,分明就是绿茵,新月颤颤的向前走一步,就软在地上,大柱则哇的哭着,疯了一下跑过去,抱住绿茵哭天抢地。

崔鹏紧步上前,拔刀削断白绫,接住绿茵,大柱一把抢在怀里,又哭又喊,崔鹏探了探鼻息,颓然叹息,新月踉踉跄跄的跑过去,拉住绿茵尤温的手哀哀不已:“傻妹妹,少夫人已经醒了,你让我怎么向少夫人交代?”

后院的家丁丫环们闻声赶来,见绿茵自尽,都止不住悲伤哭泣,易水寒亦大步跑来,见此情景,脸色极为难看,出神的看着绿茵,沉声道:“傻丫头,少夫人白疼你了。”抱起绿茵往回走,吩咐道:“绿茵与少夫人实为主仆、实如姐妹,我现在认她做妹妹,崔总管安排下去,隆重的为绿茵小姐超度安葬。”

崔鹏肃然领命,又问:“少夫人那边……”易水寒略显停顿,道:“少夫人刚醒,身体虚弱,暂且不要告诉她。”大柱追在后面,手里紧攒着一物,新月眼尖,定睛一看,却是少夫人送给绿茵的坠子,自己也戴着一个,两人都知道少夫人是希望绿茵与自己亲如姐妹,依绿茵对少夫人的感情,纵死也不会取下,怎么会送给大柱?拉过大柱,低声问:“你手里拿的什么?”

大柱哭道:“这是绿茵今天早上给我的,说是让我好好的戴着。”新月皱眉问:“怎么说的?”大柱道:“说的什么,坠子原是一对,姐妹也好,夫妻也好,在一起就是缘,把坠子送给我,把缘份也送给我,我听得好生糊涂,看来她是早想好这一步,贴身之物也留给我做念想了。”

新月只觉得头脑嗡的就乱了,你个傻小子,这哪里是留给你做念想的,绿茵是把你我拴到了一起,绿茵妹妹啊,枉你这个聪明伶俐的人,怎么不明白,这红线需月下老人牵才能修成正果?新月几次张嘴倒底没有说话,看着大柱走开,悄悄的解下脖子上的坠子,心里念道:“妹妹莫怪姐姐,姐姐代你照顾好大柱兄弟,但是这坠子之缘却随你而逝了。”

楚英慢慢的移步上前,泪水汹涌,悲泣道:“如歌,是我害了你,楚英有罪。”白如歌平静的看着他,目光如褪潮的江面,清澈无波,倦声道:“前尘若梦,梦岂有罪?楚公子,白如歌今生欠你的恩情,还不起了。”

楚英扑到床边,哭道:“如歌,你恨我?”白如歌感慨道:“我怎会恨你?我恨我自己。”楚英怆然道:“若非我的执意,你不会这样。”白如歌低叹道:“楚公子,你还不明白吗?这是我的命,十八年前就注定了,与你无关。”

楚英想起那裙下的血,那死于腹中的胎儿,不敢提这事,是恐惧也好,愧欠也好,总是自己的罪孽,也是如歌永远的恶梦,白如歌淡声道:“楚公子,你走吧。”楚英一怔,很快明白,煞白着脸颤声道:“如歌,不要赶我走,让我陪着你,一直陪着你。”将头埋在被子上,隐隐的哭泣。

白如歌软软的抬起手,想去抚摸他的头发,抬至半空,又缓缓放下去,痛苦的闭上眼,道:“你走吧,走吧,把我忘了,把一切都忘了。”楚英仰起头看她,悲伤道:“如歌,楚英一向在你面前多么自信,纵然你屡屡拒绝,却从不放弃,坚持要把这条路走下去,我已经愧对你,更不可能走开,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弥补,给你幸福。”

白如歌摇头叹道:“你给不了我幸福,因为我已经没有容纳幸福的心了,把我忘了,去找自己的幸福。”楚英心疼的握住她的手,手指纤而冰凉,他把手贴在脸上,柔声道:“你其实一直都知道的,我的幸福在你这里,我要是把你忘了,还有什么幸福?”

白如歌抚着他的脸,突然失声哭道:“楚公子,我求你,你把我忘了吧,白如歌不值得你这样,不要再误了自己,你走吧。”楚英被她哭得惊慌失措,喃喃道:“我不走,我不走。”白如歌慢慢平静下来,止住哭泣,抽回手,楚英紧握着,又怕弄痛了她,只得松开,白如歌别过脸,淡声道:“我累了,楚公子请回。”

楚英凝视着她,道:“如歌,我对你用情之深,你这么个通透的人儿,心里都是明明白白的,可你总是视而不见,这其中有你的善良,你不愿伤害我也不愿伤害易大哥,只怕更多的是你从一而终的人生态度罢。易大哥是个好人,他温柔体贴、相貌俊雅、文武双全,确实是个挑着灯笼也难找的佳婿,世间女子谁不为他倾倒?然而,今个儿你也不用欺骗自己,你嫁给他你幸福吗?”

白如歌怔怔的看着他,眼神空洞而悠远,仿佛穿越千山万水,飘荡在尘世之外,易水寒一步一步的走进来,每一步都走得很重,沉甸甸的,眼神满满的溢出所有的情感,温柔、爱恋、痛苦、愧疚、悲哀,甚至绝望……楚英尴尬的站起身,两人对峙。

易水寒来到床前,静静的看她半晌,忆起红盖头下那个娇羞的新娘子,心阵阵的抽痛,低声道:“如歌,一纸休书,你自由了,我是个不懂得感情的人,明知那血债与你无关,却做不到平静无波的面对你,这个婚姻原本就是我一手策划的,利用你、羞辱你、折磨你,始料不及的是,在石猴岭第一眼见到你我就爱上了你,楚兄弟说得对,你不幸福,除了伤害,我没有带给你一天的幸福,可是在维持这段婚姻的同时,在伤害你的同时,我的心也饱受挣扎的痛苦,这个计划我真是彻底的失败!今天当着楚兄弟的面,我把自由还给你,只为你往后安心、幸福。”

易水寒从胸口掏出一张纸,那纸皱皱巴巴的,分明是放了好久,他轻轻的展开来,温柔的将它抚平,小心的拉起白如歌的手,把纸放在她手里,鼻子一酸,赶紧转过身。

白如歌嘴角微微一颤,紧紧抓住那张休书,呵,一张婚书,我就成了易水寒的妻子,一张休书,我就与他分道扬镳,再无瓜葛。

仿佛在某一个晚上,自己也曾一次次以他的口气写休书,又一次次的丢弃,还哭着对他说“你休了我吧”,可是他那么坚定的回答“我也永远不会”,多么遥远的回忆,为什么自己会记得与他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为什么在这几乎窒息的仇恨与痛苦中仍然想着他、念着他、无法恨他?

为什么心会这么痛?白如歌看了眼手中紧攒的休书,熟悉的字迹,这是那天晚上自己写完丢弃又被他拾起的休书。

白如歌闭上眼,不让两人看到她眼中的绝望,楚英屏声静气的盯着她,如歌,只要你一句话,哪怕一个眼神,让我来抹去往日的种种伤痛,但是白如歌始终没有睁眼,仿佛已然睡去,空气中的绝望越来越深,三个人的绝望。

楚英退了出去,眼中期盼的光彩象死亡一样黯淡、消散,他悄然离去,眼前仿佛是那夜的相水,一圈一圈温柔荡漾开的漪涟中,婉约如水的女子立在船头,淡淡的、淡淡的看着自己,那眼神牵动了自己一生的情缘,如歌,我的幸福在你这里,我要是把你忘了,还有什么幸福?

白如歌眼角流下泪水,楚英,我的心都碎了,用什么来承载你给的幸福?来生,让我还你。

易水寒跪在床前,温柔的握住她的手,这次,他是真的看见她的颈上挂着一块玉佩,和自己的一模一样,为什么当初没有看见?可是,就算当初看见了,自己会象今天这样心疼她吗?易水寒一直活在仇恨中,非要伤她至深、非要沧海桑田才回头看她的伤痛。

“水寒,我一直就想这么叫你,想你这么握着我的手,想好好的做你的妻子,想平平静静的过一辈子,可是上天作弄我们,不管是我欠你还是你欠我,不管十八年前的恩怨如何,今天看来都不重要了,我们都在这场仇恨中疲倦受伤,一年前的凤冠霞帔真是好看啊,我多想再回到那时,好好的嫁你一次,可是,再也回不去了。沧海桑田,一切都回不去了。”

白如歌的声音象梦一样虚幻,可易水寒听着却如刑令一样,疼痛着不能呼吸,他去抓那休书,他怎么会这么傻,会主动给她休书?他怎么到今天才知道,她爱他入骨?

他把休书撕得粉碎,抱住她沉沉的哭,如歌,如果时间可以倒流……

白如歌亦伸出双臂环住他,他的心跳就在耳边,他的呼吸就在脸上,他的气息将她笼罩,如果是一年前,多好啊!白如歌幽幽道:“水寒,为我梳妆,好么?”

易水寒从沉痛中抬起头看她,她的眼神幽深不见底,可是溢出了柔情,易水寒毫不犹豫的点头:“好”,小心翼翼的抱她到妆台,梳理那乌黑的长发,三千情丝如瀑泄下,丝丝如扣牵得他心疼魂颤,挽起高鬓如云,插上钗簪珠光闪耀、步摇流光溢彩,描得峨眉如远山、点亮清眸如秋水,攘袖见素手、皎腕约金环,披上红嫁衣,束凤冠霞帔。

镜前的女子恍若回到洞房花烛之夜,盛装中的绝代风华,揉痛他的心,还是这样的美,令他魂牵梦绕,白如歌梦一样的看着他,娇红的胭胭掩不住眉角的伤眼底的愁,易水寒轻颤着拥住她,流泪道:“再嫁我一次,重新开始,好么?”

白如歌安祥的闭上眼,轻轻的依他怀里,双手抚着他的脸庞,脉脉温情的回答:“好,我做梦都等着这一天。”易水寒心中的温柔、欣喜、幸福如潮水一样漫长,两人相拥在洞房,仿佛时间真的回到了一年前,他挑开红盖头,凝视着烛光下的她,温情似水。

手软软的滑了下去,易水寒一把握住贴在胸前,疼痛排山倒海的淹没了他,也淹没了整个世界。

怀中的白如歌嘴角含笑,气息渐无。

——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