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血青春 > 暑日旧事
第187章  观察幸福
作者:桃超 | 字数:3779 字

久而久之,周汉仪只是用双手紧紧地抚摩着自己的肚子,不停地对宝宝说:“宝贝,你一定是个漂亮的宝宝,长着像爸爸一样的睫毛可爱的脸庞,像只小狐狸健康的身体,没有疾病温柔的性格,像爸爸的理解美丽的宝宝。”在未来,你会等待的。为了你的幸福,继续你父母的幸福。你会甜蜜地叫我们爸爸妈妈。当我们的头发是白色的,你仍然会微笑,让你的孩子叫我们爷爷奶奶。我们的家庭将永远幸福。”

周汉仪没有哭,她只是一遍又一遍地说她的视力,好像她从未摔倒过,身体麻木了,渐渐地,她感到胃部的疼痛慢慢消散了,但她不敢动,只是静静地躺着,一遍又一遍地和孩子说话,说家里的一切幸福。

江南匆匆赶回家。他一开门,就看见周汉义躺在沙发上。他的额头上满是汗,脸上极度慌乱。

周汉仪想嘲笑他,但他脸上的表情立刻变成了哭泣。

“我带你去医院。”江南轻轻地拥抱着她,周汉仪紧紧地抱着他,给他带来最大的安慰。

周汉仪躺在车的后面,穿着衣服,四周弥漫着香味。她的手仍在腹部,在心里默默地重复着这些话。

江南不时回望她说:“怎么样?”它还疼吗?如果你再忍受下去,医院很快就会到。”

周汉仪没有回答他,而是全心全意地重复着这些话。她希望孩子能听到,感受她的期望,感受她的深爱。

到了医院后,周汉仪并没有歇斯底里,而是安静下来,一系列的检查、针刺、护理,很不容易,周汉仪被转移到病房。

医生安慰他们说:“虽然有流产的迹象,但分娩还是及时的,而且母亲的身体状况很好,所以我们需要住院观察一段时间,经过精心的康复,这不应该是一个主要的障碍。”

周汉仪觉得自己像是从骨架里被拔出来了。她立刻软了下来,但还是摸了摸下腹,笑着说:“我的孩子真的很好,很听话,以后我妈妈也会听话的。听我父亲的话,不要让我父亲担心。你说什么?”

经过与医生的认真沟通,江南回到病房,度过了他快乐的余生。他握住她的手,轻轻地问:“你还好吗?有什么不适吗?

周汉仪扁着嘴,“江南,你骂我,对我不好,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迫不及待地想回到你身边,懒散地,去打扫楼梯……”

她的声音越来越低,她一点精神也没有。现在她也觉得这是她自己的责任。诚实地呆在这里真好。她并不累。她为什么要起来打扫楼梯?

相反,江南被愤怒地笑了。谁让你打扫楼梯?”你只是暂时不让我放心。”

“我只是突然抽筋打扫楼梯。谁知道我没有踩上去,然后我摔倒了,但我很害怕。我试图保护我的孩子,但并没有故意摔倒她。你相信我,对吧?”

江南握了握她的手,然后无奈地说:“我相信你啊,看着你抱着她睡得紧紧的姿势,以及你刚刚失去理智的样子,我知道你关心这个孩子,所以我一点也不生气,但觉得你是个称职的母亲。”

周汉仪轻轻地笑了笑,担心她的动作会牵扯到她的孩子。”江南,你真好。”

江南刮鼻涕。你知道的。”

他叹了口气,“当时我很害怕,我担心你一定不会出车祸。如果孩子走了,我们仍然可以努力工作,但我担心,如果你有心理阴影,因为这次事故,我真的很后悔。”然后他放弃了嘴角,自豪地说,“你看我们的孩子有多强壮。当你遇到任何事情时,你不知道如何哭泣。你将来可以从我们的孩子身上学到更多。”

周汉仪终于忍不住笑了,但他不敢笑。他刚刚完成了他美丽的眼睛形状和提高了他的嘴的美丽弯曲。”江南,谢谢你对我的包容和爱,我一直在不停地辗转反侧。事实上,我和你在同一时间也在翻来覆去。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做,所以我决定改变自己,不再坚持下去。不再坚持,只全心全意地守护我们的爱,守护我们的家,守护我们家庭的幸福。

“你为什么突然有顿悟?”江南一片迷茫。他举起手来,摸了摸她的头。”你没有摔倒在屁股上,但现在你来了。”

周汉仪假装生气,拍手说:“真讨厌!”

江南只能用手捂住肚子,用委屈的语气说:“女儿,你妈恨爸爸。爸爸该怎么办?”

周汉仪笑了。

“周汉仪,你不是说晚上有好消息吗?”

周汉仪沉思着,她真的想告诉他关于他的婚姻,但那句话她只想在家里,而不是在医院里对他说,“哦,我又忘了。我一想到它就会告诉你。”

江南继续哭着说:“女儿,妈妈的头好像真的碎了,什么都不记得了,怎么能做到呢?”

周汉仪看着江南的表情,她的心在微笑。她现在唯一的愿望是,她的孩子能更快地来到这个世界上,这样他们三口之家就能每天幸福快乐地生活。

经过几天的医院观察,周汉仪没有遇到什么大的障碍,但江南仍然强迫她留在医院。她只能妥协。她知道这是江南给予她的独特的爱。她不需要拒绝。她只是想享受一下。做一个小女人实际上是真正的幸福。因此,她留在江南的羽翼下,迎接女儿的到来。

蜜月过后,我听到周汉仪被医院收治的消息。我第一次赶到医院。

当我们相遇时,我们感到震惊并要求温暖。周汉义知道小曼来医院之前一定是受了王顺的教育。

为了给两个女人更多的谈话空间,江南和王顺离开了病房。他们走后,王顺低声对小曼说,小曼不愿意和他说话。他咕哝道:“我知道这一切,你不想做婆婆。”

当他们走出病房时,小曼紧紧地握着周汉仪的手。”姐姐,你太吓人了。您通常看不到自己有多勤奋。”

“不要伤害我。我想知道为什么我欠了这么多。我想上帝也在考验我的孩子。幸运的是,没有危险,我也很安逸,但现在只能每天躺下,让我死于抑郁症,但幸运的是,明天会出院。周汉仪真的不想再躺在床上了。她想回家,只需要一整天。

“你在享受幸福,明白吗?”

周汉仪点了点头。我明白,事实上,在我摔倒的那天,我想明白。那天我决定嫁给江南,但医院的气氛不够浪漫。我不得不回家再告诉他一次,没想到他以前向我求婚,这次我向他求婚。很尴尬。”

小曼看了看,嘿,芝乐。”如果你仔细想想,江南愿意经历所有的艰辛。我真的不知道如果你说你愿意嫁给他,他会多么高兴。”

周汉毅无法想象自己有多幸福。当她看到尘土飞扬的外表时,她记得自己并不在乎蜜月。”小龙,蜜月怎么样了?”一定是疯了吧?

小曼突然变得精力充沛了一百倍,开始生动地描述她所看到和听到的事情。周汉仪静静地听着,她感到新奇和幸福。

“姐姐,我在美国的时候遇到了陈若云。”肖沉默地看着她。

周汉仪轻轻地抬起嘴唇。他怎么样?”

小曼瞪大了眼睛。”当时,王顺先看到了。在大广场上,王顺焦急地拉着我,大吃一惊地说:“小曼,快看,那个女孩长得像周汉仪。”我抬头一看,大吃一惊。姐姐,那个女孩长得很像你,这就是你在学校里的样子,快乐,无忧无虑,甚至很坚强。陈若云站在她身边,微笑着,看上去和她上学时一样,脸上带着一种被宠坏的表情。我向他打招呼,介绍了他的情况,他告诉我,他上次离开这里回来时在飞机上遇到的那个女孩,和你的表情一样甜美。

周汉仪微微一笑。她轻轻地靠在那里。她的心很温暖,快乐的脚步声非常近。

最后,当她回家的时候,周汉仪很高兴,但不能移动太多。她只能像绵羊一样温顺。江南对她的表演很满意,轻轻地吻了她。这很好。”

晚上,周汉仪躺在床上,眨着眼睛,眨着眼睛。她内心充满了活力,但光线太亮,心跳太复杂,半天没说求婚的话。直到光明熄灭,江南睡去,她在黑暗中慢慢靠近他,用最小的声音在他耳边低语,“江南”让我们结婚。

江南突然醒了。周汉仪,你说什么?

周汉仪鼓起了嘴唇。她有点怀疑他在假装睡着,故意勾引她。但勇气已经消失了,她再也说不出来了。

长江南岸离她很近,笑声传遍了她的脸。”再说一遍。”

周汉仪平声说:“你要是不听我的话,我就困了。”

江南哪里会放弃,紧紧地抱着她?你什么都说了怎么能转身?

“江南,你真狡猾。你假装不睡觉。你听到的时候假装没听见。你是个坏家伙。”

江南笑道:“好吧,我是个坏人。小狐狸愿意嫁给坏人吗?”

周汉仪点了点头。

江南突然坐起来,打开灯,开始左右摇晃。

“江南,你在干什么?”

蒋南投不会,“找你的账本,找我的,再加上我们的身份证,我们明天一早就要去登记了。”然后他转过身说,“明天我们要早起,努力成为第一对抓住机会的新人。”

周汉仪不管怎么翻。”你自寻烦恼。我得先睡觉。”

江南回到床上,轻轻地吻了她一下。如果你困了,先睡吧。我太兴奋了。我必须考虑我需要什么。有很多事情我必须仔细考虑。我必须给你一个独一无二的婚礼。”

周汉仪吻了他一下,她一直相信他。

第二天,周汉仪在江南的催促下站了起来。江南的眼睛是明亮的,但他无法掩饰自己的疲惫。

“江南,你昨天睡得好吗?”

江南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它不失眠,但一点也不失眠。我列出了我们结婚时需要做的所有事情。虽然我很久以前就写过,但昨天我做了一个仔细的补充,应该称之为完美。”

周汉仪甜甜地笑道:“江南,你太难了。”

在长江南岸的山顶上,她的额头说:“事实上,你是最难的。你还必须承担养育女儿的责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周汉仪的笑脸。

当他们来到婚姻登记处时,他们是第一对夫妇,因为门还没有打开,他们等待着,最后在开门的时候冲了进来。

30分钟,69元,换两张红色结婚证,两人笑得像个孩子。

走出婚姻登记处,江南轻轻地摸了摸肚子,轻声说:“女儿,爸爸妈妈终于结婚了。”

听起来很尴尬,很努力,很努力,更多的是通过努力工作来显示幸福。

在回家的路上,周汉仪在江南的陪同下来到邮局。

她拿出陈若云送给她的水晶项链,在快递信封上写下美国总部的地址,在一张芳香的信纸上写下五个字。

所欠你的幸福

一切都办妥了,周汉仪和江南对视着,笑了。

面对旭日东升,江南紧紧拥抱着周汉仪。周汉一倚靠着他,咕哝道:“江南,我是现在最幸福的人了。”

江南轻轻地吻了她一声:“那么我是第二个最幸福的人了。”

周汉仪脸上带着甜蜜的微笑,心里默默的祝福:陈若云,我也祝你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