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大结局
作者:纪达 | 字数:2895 字

在这寂静的令人发毛的压抑气氛里,润石眼睛里全是寒气,闪亮如星,他咬着牙,笑了:“教官,你应该相信孩子母亲的话,以及更相信我妻子的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威尔逊教官脸上变色,默默看着他,然后看着我,语调沉痛,无限凄凉,对我说:“枉费他爱了你那么多年。你对他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你根本不知道,当年他为了留一条命回去见你,他忍受了什么?他承担了什么?他遭遇了什么?”

“咎由自取!”我轻轻说,声音中无得意,无伤感,无欢乐:“信任?你知道我曾经将他当爸爸吗?那么多年,一桩一桩,无法回忆的伤!他逼得我流落街头差一点活活饿死,他骗走我的全部的钱,他母亲将我众目睽睽之下踢打的没有生育能力,他事后什么都没做!我想和他来美国之前,他将我打的遍体鳞伤!他用藏獒逼供我!在我拍a片苦苦赚钱的同时却仍然想为他守贞的时候,他放浪形骸,纸醉金迷,淫荡无耻!在他即将位极人臣时,他眼睁睁看着女儿去死!”

润石静静地听我说完,眼睛眨也不眨,半响,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嘴唇却抖的愈发厉害,眼中无泪,声音却是竭力忍住悲伤:“多少年,生死共。在你心里却只剩下了寒霜彻骨,那我说,我很抱歉,我没法做的更好。”

往日历历在望,人世瞬间沧桑,润石,说到底,你只是陪我演了一场世事无常。

一路征程,满城烟沙,难生死与共,易注定难偿。“擎诺,你还吹陨吗?”

“早不吹了。没那个心境了。”

“那你现在吹什么呢?”

“吹牛。”

“当上了市参议员的滋味如何?”

“无所谓,只是一个中转站。”

“终点是什么?”

“国会参议员,或者国务卿。”

“哈哈哈哈!”

“记得我以前说我养你的话吗?”

“不记得了。”

“我杨擎诺权倾天下,你必重权在握。”

“很好,你帮我杀了他吧!你聪明绝顶,应该知道他这样的身份的人的殉职,会给你的仕途增加多少筹码。”

“滚!他是我哥。如果你敢打什么主意的话,我饶不了你!”

“哈哈哈哈!你放心吧,中心局的局长快退休了,是他继位。他现在走到哪里身边都是一群荷枪实弹的手下,我接近不了他。”

“你知道就好…………。你刚才说什么?仕途的筹码?如果假戏假作,让他没事,我又得到大笔的筹码…………”

“我会帮你的。”

“小猪,谢了。帮到适可而止就好,别帮死了人。”

公海上,碧海波光粼粼,气候怡人。

夕阳如血,晚霞如画,一个非常美好的夜晚。

一艘雪白的游轮,顶层甲板上,一群达官贵人,香槟酒,鸡尾酒,杯觥交错,几个大报的记者在采访擎诺,他侃侃而谈。

穿着名贵晚礼服的我,漫不经心地嚼着鱼子酱,目光却紧紧盯着很远一处巨轮,面带微笑的我,却浑身冰冷,连心脏都是零下温度。

擎诺的眼角也一直瞟着这艘巨轮。

忽然间,传来一声剧烈的爆炸声,这艘巨大的货轮被炸出冲天火光,随即接连不断的剧烈爆炸声,货轮支离破碎,被炸的分崩离析,很快沉入水底。

游轮上的人惊慌失措起来,报警的有之,放下小船的想去救援的人有之。

海面上已经看不到巨轮的痕迹。

爆炸的震动仍然透过水底,一波一波地传来。

一巨轮的军火。

他是断无生路。

擎诺歇斯底里地哭喊着,神志不清,拼命要去上小船,去救他。

我大吼:“一船军火都爆炸了,你去也是给他陪葬!”

擎诺浑身颤抖着,满面泪水,看着我的眼神里,有生以来第一次是彻骨的仇恨:“我杨擎诺玩了一辈子鹰,今儿被鹰啄了眼!我从来不知道,你心狠手辣到这个程度!他没有对不起你!一次都没有!”

“没有吗?”我风轻云淡地看着远处的海面。

“那次他来咱家,他拼命想见你,我打了他2枪!你听到的声音就是他!他为了救宝宝,几乎丧命在当场!对方上千个匪徒,手里都是远程大火力武器,他单枪匹马,而他身上只有一把短枪,一个弹夹,你想他怎么样!而且他以后也给宝宝报仇了,你还想怎么样?”

我吹着海风,嘴角很咸,不知是海风的咸,还是泪水的咸。

我知道他死了,粉身碎骨。

我的心,也彻彻底底地死了。

擎诺屈膝跪倒,悲嘶:“他从来没对不起我们,一直都是我们对不起他!我一直算计他,你一直恨他。我们俩是一对王八蛋!”

我的灵魂已没了任何知觉,只是望着他死去的方向,望着,望了一辈子。

他的妻子,一身黑衣,哭的肝肠寸断。

他的墓碑前都是鲜花。

我缓缓地问:“在他的墓前,你不敢撒谎。你那天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她仇恨地瞪着我:“我知道,他死在你手里!可我没有证据,无法将你绳之以法!现在在他的墓前,你告诉他一声,你到底有没有爱过他?”

我微笑着:“我不爱他。”

她难以置信地望着我。

我说:“是你杀了他。因为你的谎言,他是死在你手里的。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报仇的,以咱俩现在的权势,谁也动不了谁。一动就两败俱伤。你是皇室,你比我更输不起。”

我走了,她在我背后大哭,哭声听着怎么那么象追悔莫及呢?

夜风很凉。

一转眼我已经75岁了,很多人都死了,秀莲死了,朱德望死了,苏菲死了,他的妻子死了,就我没死。

我活着,是老天的惩罚吗?

我转身想去花园走走,一生的回忆都结束了,我身心俱碎。

走到床边的时候,我的心脏一阵抽紧,我摔倒了,我的丈夫被惊醒了,惊慌失措地抱着我,打电话叫医生。

我在他的怀里,死去了。

一路,血红的曼珠沙华,美,绚丽。

彼岸花,彼岸人,你在哪里?

一路走来,一路心冷,一路血色,一路绝望。

终于走到了尽头,空无一人。

他没等我。

已经四十八年了,他的魂魄早已不知去了哪里…………我终于确确切切地知道,他死了,就是死了,我永远永远也找不到了,就这样,从此永不会相见了。

斗转星移,沧海桑田,心沉如石。

我终于感受到了,永永远远是一个多么可怕的词。

一生一世,仅仅就是一生一世啊!

那些三生三世都是骗人的,而我们仅仅认识了短暂的十五年!我却用生命爱了你一辈子!

润石,转世后的你,还是你吗?

转世后的我,还是我吗?

而且四十八年了,或许你都转世了几次了。

永永远远…………………你是永永远远地没有了。

撕心裂肺。

你的一生,悲苦却妖艳。

我的一生,复仇了,行尸了。

来世,却如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

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佛经

彼岸花

永远在彼岸悠然绽放

此岸心

唯有在此岸兀自彷徨

多少烟花事尽付风雨间多少尘间梦尽随水东转

远远走去,孟婆悠闲。

我颤抖着问她:“这个汤是自愿喝的吗?”

她点头。

………………他是自愿喝的,他想忘记一切,他这一生,太累了,太痛了。

我泪流满面:“四十八年前,某年某月某日的黄昏,有一个男人来到这里,他叫杨润石,他喝了汤,你记得吗?你知道他去哪里了吗?”

孟婆摇摇头:“我没有记忆,我甚至不记得前一分钟的事。忘记所有,是一幸事。”

我瞬间泪水滂沱,是啊,忘记一切,多好,我实在承受不了锥心的苦痛了。

孟婆:“你喝汤吗?”

我颤抖的手接过碗,凑向嘴边,忽然我打翻了碗。

那个长身玉立、恣意雨中游的少年郎,那个双眉斜飞、墨眉似刀、眼神凌厉的杨润石,那个在暴雨雷电中说“有我的就有你的”的大哥……………。永别,别亦难。

前尘过往,你都不愿记得了,我却记得。

四十八年,天人相隔,魂梦相连,生界与死界,终于变成这长长黄泉路上血色所铺成的彼岸。

孟婆又倒了一碗汤给我,“喝吧,你等不到他重新转世的。”

“为什么?”

“因为就算你遇到他转世了,来这里喝汤,你也认不得他了。每次转世,都是另一个人。他更不会记得你。”

上空黑色沉凝,地上血色弥漫。

我喝了孟婆汤,泪水一滴一滴地滴落汤里。

忘。

《全文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