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御诡门徒
第145章   终
作者:猪皮香油 | 字数:2531 字

日上午,机场大厅内人流涌动,不断有人进出。坐在椅上,边看表边打瞌睡,竭力克制睡意,不让自己在这时候睡着误了时间。晚的事实在弄得我太累了,而且一整晚,我都是在浴室里度过的。看时间就要到了,我站起身准备,这时候,背后突然传来叫声。

叫的是我的名字。转过身去,只见冷凌峰朝我这边急冲冲地赶过来,身后还跟着两个警员。小该,请等等!我们有着过命的交情,叫你一声小该可以吧,好不容易才赶上你。”

气喘吁吁地跑过来。虽然脸上仍有一夜未睡的些许痕迹,但却是一脸的神采飞扬,显然是又升官了。关于昨天的事,我还没来得及感谢你。”

还有什麽事吗,冷警官?我马上要上飞机。”

对方的办事效率真高,居然这麽快就能查到我的行踪。我愕然看着他,他该不会是只为了道谢而来的吧?凌峰示意两个警员跟在后面,兴奋地道︰“连续杀人魔的案子马上就能结了。‘”这我已经知道了。”

也很替他高兴,正想找个借口马上走,突然想起一件事。冷警官,你应该不是照实向上汇报的吧。”

凌峰点了头点,道︰“当然不会,我花了整晚时间,已经找出了被吸血蛭附身的死者的身份。他是一家合资企业的员工,名字叫木夕。”

我从那个女人的人际关系里找起,终于找到了木夕的资料,木夕是这个女人的前男友,一个半月前曾有人报过他的失踪,那时,刚好和发生第一启杀人案的时间吻合。”

叹息了一声︰“由于四十几个死者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和共通点,我未从这些死者的人际关系里找起,真是个疏忽。”

冷警官,我还有一件事想问你……”道︰“你自己说过的,既使被吸血蛭附身,也不一定必须就会袭击人,木夕为什麽会任由吸血蛭摆布?全无反抗的杀了四十六个人,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凌峰脸色变得十分沉重。据我们对木夕亲友同事的调查,得知木夕在失踪前,他的女友曾提出和他分手,资料上写的很清楚,木夕从小就生活在模式化的家庭里,受着刻板的教育,人生几乎在最初就全被规划了,因此,他为人呆板懦弱,在他的同事们口中,他是一个十分乏味,既老实又可悲的人。”

以下最具有合理性的推论,木夕受不了被女友抛弃的事实,心中的恶念和恨意不断增加,终于吸引来了吸血蛭。导致了后面发生的一连串凶杀。”

凌峰长长吁出了口气︰“为什麽会连续杀了那麽多人而不能自拔,我想,可能是因为木夕的个性太过软弱,所以根本不敢正视发生在他身上的变化,反而沉迷在鲜血的诱惑里,这种情绪使杀人的举动变的一发不可收拾。”

虽然而,人性的软弱,贪婪的欲望,和各种负面的感情,正是木夕招来妖怪的罪魁祸首。”

饶有兴趣地听着,冷凌峰说到这儿,忽然又叹了一口气。我是来送行的,怎麽竟说开了这种话。”

看看表,时间已经到了,我指了指他手里拿着的资料袋,道︰“这些资料,能不能给我。”

当然可以,小该,保重啊。”

冷凌峰把手里的资料袋递给我。点点头︰“会的。”

时候,机场大厅里的人却比刚才少了许多,许多乘客都已经通过检查。奇怪,那人身上放出的灵气……强的可怕!”

凌峰皱起眉,指着一个刚巧经过我们,还在继续往前面走的人。朝冷凌峰所指的方向定神一看,马上就瞟见一个男人的背影,他身材高大,全身都散发着冷峻气息,只可惜他背对着我们,所以我们都无法看清他的长相。知为何,我总觉得这个人的背影看起来非常沧桑。小该,我还查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

哦?什麽事。”

你的名字该隐,‘该隐’这个名字,可以追溯到一个最古老的吸血鬼传说,由于杀了兄弟亚伯,被上帝诅咒,变成了吸血鬼。”

挑了挑眉,想起了以前的事,和家族脱离关系后不想用本名,就有一个学长对我说,长的太美很容易被天所妒,招来灾祸,所以平时做事应该隐去锋芒,起这个名字,时时提醒你做事小心谨慎。

脑海中浮现出了常大那张英俊冷酷的脸,突然又想起一件事,他告诉我的时候应该已经知道了冷凌峰所说的那个传说,难道他觉得我像吸血鬼吗?

时间已经到了,我匆匆和冷凌峰道了别,快步赶上去,排在一个人身后,等待进入机场。面前面的人已经完成了个人的金属探测和行李X光检查,正朝登机门走去。我也顺利进了机场,正当我往登机门走去时,身后面的关卡突然发出警报声。这位先生,我们必须检查您的行李箱。”

心中好奇,并不急着登机,回过头去看。场人员正在和那位我们看见过的男人对峙,没想到他居然就排在我的后面。回我虽然能看清楚他的长相了,他的年龄却依然很难猜,他的脸颊瘦削,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全身气势异忽寻常的强大。箱子里都是极珍贵,价值连城的古董刀。”

的说话声音低沉,在机场人员面前打开了箱子,机场人员顿时只觉周身都弥漫起一股寒气。子打开时,里面的东西我这里已经能看得很清楚,但当我真正看清箱子里面的东西时,我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见箱子里全都是些大大小小,外表极其古老精美的刀,这些刀显然也都很锋利,刀身刻着神秘至极,像咒符一样的花纹,刀锋闪烁着冷厉的青光。甚至还有森森寒气从这些刀身上冒出来。

毫不怀疑这些刀刺穿人的胸膛时甚至不会发出半点响声。场人员决不会让他带着这些刀出境。觉得可惜,本来,我还想多研究研究他是个什麽样的人,为什麽看起来这样神秘,又带着几分沧桑,但看来是不可能了。祝您旅途愉快。”

机场人员像在发愣一样,竟让他通过了。的身子踉跄了一下,幸好没撞在地上跌死。

不是我不高兴他通过,只是,我觉得这件事看起来很是蹊跷,我寻着他的眼楮看过去,刹那之间,我就像要被他的眼神吸进去一样,没了自己的思想。一阵,我才从恍惚中醒过来,但却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险,莫非是催眠?

但世上怎麽会有这麽厉害的催眠,他是什麽人?时,他像是发现了我一直在注意着他的举动,朝我这边冷冷地瞥了过来。朝他甜蜜地回了一笑,他显然很惊愕,趁着这时候,我已经上了飞机,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这个位置靠在窗边,我坐好以后,随手抽出冷凌峰给我的资料,看了起来。心中又想起他说过的话,鲜血的诱惑,也代表了对各种欲望的诱惑,这个世界上充满了各种各样对人欲望的诱惑,如果意志不够坚定,很容易迷失在其中,然后,逐渐失去自我。

可能是因为昨晚一夜没睡,我现在觉得眼皮沉重,脑袋昏昏沉沉,睡意越来越浓,很想睡觉。本来拿在手里的资料,也被我随手扔在旁边的一个空座位上。模糊糊中,似乎有人把那份资料拣起来,在我旁边的位置坐了下去,飞机轰鸣的起飞声中,我的眼皮越来越重,思绪渐渐进入了梦中……端下的城市越来越小,逐渐远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