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名著散文 > 游城南记
第4章
作者:佚名 | 字数:2576 字

壬子,渡潏水而南,上原观乾湫,憩涂山寺,望翠微百塔。子虚约游五台,而与仆夫负行李者相失,遂饮于御宿川之王渠,醉还申店,几夜半矣。

张注曰:乾湫在神禾原皇甫村之东,旧传有龙移去,南山炭谷原之湫水遂涸,故谓之乾湫。炭谷之水遂着灵异,历代崇为太乙湫,或曰炭谷本太乙谷,土人语急,连呼之耳。

续注曰:涂山寺在皇甫村神禾原之东南,旧传皇甫村有三社,曰鸾驾坪、凤皇台及废栖真观。翠微寺在终南山上,本太和宫,武德八年建,贞观十年废,廿年,太宗厌禁内烦热,命将作大匠阎立本再葺,改为翠华宫,元和元年废为翠微寺。杜甫诗曰“云薄翠微寺”,则元和之前,固已谓之寺矣。百塔在梗梓谷口,唐信行禅师塔院,今谓之兴教院。唐裴行俭妻厍狄氏,尝读《信行集录》,及殁,迁窆于终南山鸱号推信行塔之后,由是异信行者,往往归葬于此,今小塔累累相比,因谓之百塔。塔东为石鳖谷,广惠神祠在焉。西为豹林谷,种放隐居之地,放居今为女冠所有。苏季明松门,亦在其西,而董村者,翠微寺下院也,又在其西。自董村西行几十里,曰丰德寺,丰德长老所居,今其寺犹有僧焉。南五台者,曰观音,曰灵应,曰文殊,曰普贤,曰现身,皆山峰卓立,故名五台。圆光寺,王建集为灵应台寺,陆长源《辩疑志》为慧光寺,韩渥集为神光寺,今谓之圆光寺。五台之北,有留村数寺,皆下院也。御宿川,按《扬雄传》曰:武帝开上林,南院至宜春、鼎湖、昆吾,傍南山而西,至长杨五柞,北绕黄山,濒渭而东。游观则止宿其中,故曰御宿。大抵樊川、御宿,皆上林苑地也。

癸丑,诣张思道,循原而东,诣莲花洞,经裴相旧居,越幽州庄,上道安洞,抵炭谷。既行,小雨而还,复寻会景堂,清谈终曰。

张注曰:思道,唐学士鷟之后,居潏水之阴,好读书善属文,雅丽有祖风。自思道之居,东行五六里,直樊川之上,倚神禾原,有洞曰莲花,旧为村人郑氏之业。郑氏远祖潜曜,尚明皇之女临晋公主,杜甫诗有《宴郑驸马洞中》,云“主家阴洞细烟雾”,宜即此地也。自洞东行三四里,为唐裴相国郊居,林泉之胜,亦樊川之亚,今为鄱阳沈思之居。又南行三里,至幽州庄李氏林亭,李氏燕人也,故以幽州名,泉竹之盛,过沈庄矣。南行四里,至道安洞,今为尼院,院中起小塔,西倚高崖,东眺樊南之景,举目可尽。又南行七八里,至炭谷,自谷口穿云渡水,蹑乱石,冒悬崖,行十余里,数峰耸削。蹬道之半,有司马温公隶书二十八字曰:登山有道,徐行则不困,择平稳之地而置足则不跌,人莫不知之,鲜能慎。谷前太乙观,有希夷先生所撰碑,观南为故处士雷简夫隐居之地。

甲寅北归,及内家桥,子虚别焉。予与明微自翠台庄由天门街上毕原,西望三会寺定昆池,迤逦入明德门。

张注曰:内家桥,今名也,或曰雷家,或曰赖家,皆姓也。桥之西又有沈家桥、第五桥,亦以姓名。罗隐《城南杂感》诗有“赖家桥上潏河边”之句,似当以赖为是。翠台庄不知其所以,庄之前有南北大路,俗曰天门界,北直京城之明德门、皇城之朱雀门、宫城之承天门,则界当为街,俗呼之讹耳,许浑有《天门街望之》诗可据。天门街当毕原之中,《长安志》曰:少陵原西入长安县界五里。盖毕原也,《志》误以为少陵。西望三会寺,寺边有大冢,世传为周穆王陵。北有池,旧与昆明池相通,唐为放生池,有台,俗曰迦叶佛说法台,而传记以为苍颉造书台。景龙中,中宗幸三会寺,与群臣赋诗,上官倢伃所谓“释子谈经处,轩臣刻字留”是也。定昆池,安乐公主之西庄也,在京城之延平门外,景龙初,命司农卿赵履温、将作少监杨务廉为园,凿沼延十数里,时号定昆,中宗临幸,与群臣赋诗。

历延祚、光行、道德、永达四坊之地,至崇业坊,览玄都观之遗基,过冈,论唐昌观故事。

张注曰:唐昌观又曰唐兴观,在安业坊,玄都观北,中有玉蕊花。元和中,有仙子来观,严休父,元稹辈俱有唱和。

既而北行数里,入含光门而归焉。实闰月十六也。

张注曰:城南之景,有闻其名而失其地者,有具其名得其地而不知其所以者,有见于近世而未着于前代者。若牛头寺碑阴记永清公主庄、《长安志》载沙城镇薛据南山别业、罗隐《杂感》诗有景星观姚家园叶家林,闻其名而失其地者也;翠台庄、高望楼、公主浮图、温国塔、朱坡,具其名得其地而不得其所以者也;杨舍人庄、唯释院、神禾少陵两原、三清观、涂山寺、陈氏昆仲报德庐、刘翔集之蒙溪、刘子衷之樊溪、五台僧坟院,见于近世而未着于前代者,故皆略之,以俟再考。至于名迹可据,而暴于人之耳目者,皆得以详书焉。

则不困,择平稳之地而置足则不跌,人莫不知之,鲜能慎。谷前太乙观,有希夷先生所撰碑,观南为故处士雷简夫隐居之地。

甲寅北归,及内家桥,子虚别焉。予与明微自翠台庄由天门街上毕原,西望三会寺定昆池,迤逦入明德门。

张注曰:内家桥,今名也,或曰雷家,或曰赖家,皆姓也。桥之西又有沈家桥、第五桥,亦以姓名。罗隐《城南杂感》诗有“赖家桥上潏河边”之句,似当以赖为是。翠台庄不知其所以,庄之前有南北大路,俗曰天门界,北直京城之明德门、皇城之朱雀门、宫城之承天门,则界当为街,俗呼之讹耳,许浑有《天门街望之》诗可据。天门街当毕原之中,《长安志》曰:少陵原西入长安县界五里。盖毕原也,《志》误以为少陵。西望三会寺,寺边有大冢,世传为周穆王陵。北有池,旧与昆明池相通,唐为放生池,有台,俗曰迦叶佛说法台,而传记以为苍颉造书台。景龙中,中宗幸三会寺,与群臣赋诗,上官倢伃所谓“释子谈经处,轩臣刻字留”是也。定昆池,安乐公主之西庄也,在京城之延平门外,景龙初,命司农卿赵履温、将作少监杨务廉为园,凿沼延十数里,时号定昆,中宗临幸,与群臣赋诗。

历延祚、光行、道德、永达四坊之地,至崇业坊,览玄都观之遗基,过冈,论唐昌观故事。

张注曰:唐昌观又曰唐兴观,在安业坊,玄都观北,中有玉蕊花。元和中,有仙子来观,严休父,元稹辈俱有唱和。

既而北行数里,入含光门而归焉。实闰月十六也。

张注曰:城南之景,有闻其名而失其地者,有具其名得其地而不知其所以者,有见于近世而未着于前代者。若牛头寺碑阴记永清公主庄、《长安志》载沙城镇薛据南山别业、罗隐《杂感》诗有景星观姚家园叶家林,闻其名而失其地者也;翠台庄、高望楼、公主浮图、温国塔、朱坡,具其名得其地而不得其所以者也;杨舍人庄、唯释院、神禾少陵两原、三清观、涂山寺、陈氏昆仲报德庐、刘翔集之蒙溪、刘子衷之樊溪、五台僧坟院,见于近世而未着于前代者,故皆略之,以俟再考。至于名迹可据,而暴于人之耳目者,皆得以详书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