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西方奇幻 > 《兽血沸腾》
第48章 毁灭之王,该高兴还是该哭泣?
作者:司马云 | 字数:4969 字

令狐仲达挠了挠头,也知道问的急了,说道:“那好吧,你就把这件事从头的和我说吧。”

冷寒星说道:“不行,我现在没有那么多的时间。”

“那好。”令狐仲达说:“那你只告诉我,那个小男孩是从哪里来的,他是谁,和你什么关系啊?”

冷寒星点头:“好,这个问题你问的很好,不过在回答你这个问题以前,你需要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因为当你回答了我的问题,你的问题,也就同时的被解答了。”

令狐仲达疑惑的看着他:“什么问题?你怎么也学会卖关子了?”

冷寒星盯着令狐仲达的眼睛,缓缓的问:“我问你,你是不是曾经写过一本书?”

“书?”虽然不大明白,冷寒星怎么突然的问起这个,但令狐仲达还是非常高兴的回答这个问题。他微微的笑着,说道:“这个问题你问的也很好,要知道我写的书,那可是多了,只最近的十几年中,我最少也有六本的书,在人类出版社印刷出版,而且其中的三本还获得了文学大奖,各种各样,我说了你也不知道!哈哈。说起来,这就是狼人和吸血鬼的优势,人类一天只有几个小时的学习时间,而我们有24小时的时间,再加上我独一无二的聪明,出几本书,那还不是轻松的事情吗??”他撇着嘴,不屑的说着。

冷寒星摇着头,断然的说道:“我不是和你说这些费书!”

“那是什么本?”令狐仲达看向了他。

“你写过的一本狼人史记,里面完整的记载了从开始到现在,所有的关于关于狼人族历史和传说?是不是!”冷寒星一个字一个字,清晰的说,眼睛紧紧的盯着令狐仲达的眼睛。

令狐仲达脸上的笑容猛的凝固住了,他张开嘴,眼睛瞪圆了,满是惊讶甚至是惊恐的惊问道:“你,你怎么知道这本书?”

冷寒星看着他近乎惊骇的表情,冷冷的回答:“这个我一会会和你说,现在你要先回答我。”

令狐仲达脸色铁青,忽然的摇起了头,脚下向后撤了一大步,说道:“不可能,不可能的,你是不可能知道那本书的。“

冷寒星叹道:“令狐仲达,我和你说,我真的见过那本书,而且在封皮上看到你的大名,所以才知道那是你写的,因为有书里的疑问,所以才要来问你。”

令狐仲达这才相信,他是真的见过那本书,但关于那本书的事情,令狐仲达却还是不想回答,他摇着头,低声的说道:“你别问我,我根本不知道,那本书,不知道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现在我早已经都忘记了——”

冷寒星从他惊恐无比的眼神中,看出了那本书中可能隐藏的巨大秘密,于是更加的追问。“令狐仲达,你否认不了的,你的记性没有那么差,我可以告诉说,我不但亲眼看过那本书,还详细的读过其中的某一些的段落!”

他的声音很低,只有他和令狐仲达能听见,远处的周小纤和小宝贝听不到的,只能看见他们在书架间进行交谈。周小纤抬头向这边看了一眼,但很快的又低下了头。

眼看是无法继续隐瞒下去,装糊涂也是装不过去了,令狐仲达只好叹了一口气,“令-狐-仲-达”他小声的说着这四个字:“我真后悔,在那本书上,落下这个名字。”

他的脸色僵硬冰冷,眼睛有些空洞而迷茫,微抬起头,看着书架上的一本本的书,一时的时候,像是陷进了久远的一些回忆。几秒钟之后,他又是轻叹一口气,说:“唉,那本书可是狼人族的机密,是不应该,也不可能流出去的,它只能是留在狼人族的总部的。”令狐仲达小声的说着。

这一点,在看那一本书的时候,冷寒星就有所意识,那书中对狼人的记载和论述,实在是太详细了,狼人一定要视为机密的,不然要是被天敌吸血鬼得到了,一定会对他们十分的不利,所以他们一定会是严加保护的。

可这本书,还是落到了郑亲王的手里。究竟郑亲王是怎么得到的,这个问题,怕只有郑亲王自己才知道了。

令狐仲达抬起头,盯着冷寒星:“你先告诉我,你是从哪里见到这本书的。“

“我是在郑亲王的书房,由他亲手拿给我看的。”冷寒星诚实的告诉他。

“郑屠龙?”令狐仲达的眼睛里闪着疑惑,显然他怎么想,也是想不到,自己所写的狼人的机密事,怎么会落到吸血鬼长老的手里,狼人族的总部里,发生了什么样的情况,要是这本书,到了郑亲王的手里,那其他的狼人机密,是不是也流失了呢?

虽然现在令狐仲达已经被狼人族驱逐了,但他毕竟是一个狼人,听见狼人的机密外泄,还是不免担心。

冷寒星淡淡的看着他,等待着他的回答。

令狐仲达又叹了一口气,知道自己心里的疑问,冷寒星是没有办法回答的,于是也不再问,继续说道:“那本书狼人族的机密书,一共只有两本,一本在狼王的手里,另一本由种族的密室收藏,无论怎么说,你作为一个吸血鬼没,都是不应该看到它的。不说是你,就是级别不到长老的狼人,也是没有资格看到他的。”他还是忍不住喃喃的说了几句。

冷寒星道:“但现在,它好象已经从狼人的总部,流出来了。”

令狐仲达点头感叹:“是啊,想不到狼人的总部,现在已经完全的被你们吸血鬼给渗透了。”他想留在狼王身边的那一本,不大可能,要是流出的话,只可能是密室收藏的那一本,但不管怎样,这都说明了狼人的荒废和懈怠。

冷寒星默默的不说话。

令狐仲达撇着嘴,生气的摇头,声音沙哑无比:“狼人,哈哈,他们从来不把种族的书籍当成什么机密,就好象他们不把科学技术当成什么好事一样,唉,可笑啊可悲啊。”他摇了摇头,像是对自己的种族,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埋怨。

几十秒钟后,他抬起头,盯向冷寒星,说道:“我知道你想要问什么,你想从我这里打听到狼人族的机密,可是我告诉你,我所知道,都已经清清楚楚的记载到了书里了,书里没有记载到了,我也不知道,所以你也不用问我了。”

冷寒星点头:“这个我知道,但我问的并不是你没有记载的东西,只是想问一件,你记载了的东西。”

“哦,那是什么东西。”令狐仲达警惕的问着。

冷寒星看着他的眼睛,平静的说道:“当然,你可以选择不回答,我绝不会怪你。”当初,在他们两个交朋友的时候,双方就有君子之约,两人朋友相处,互相不打听对方种族里的事情和秘密。所以今天冷寒星向令狐仲达询问,他是可以不回答的。

令狐仲达默默不说话,只是闭紧了嘴唇。

冷寒星看着他说道:“首先我要说的是,那本书现在已经落到了吸血鬼族的手里,我想,种族里的长老,大约都已经看过它了,所以它已经不是什么的机密了。”

令狐仲达承认:“是,你说的对,狼人族这么的不顾忌自己的机密,灭亡的时候,我看也没有多远了。你说吧,你到底想要问什么?”

“我想证实的是一个计划,”冷寒星盯着他的眼,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在书中,你提到了“狼人族毁灭之王”?”

“狼人族毁灭之王?”令狐仲达全身剧烈的抖动了一下,像是被一颗子弹击中了一样,惊恐的睁大了眼睛,噔噔的,身体控制不住的向后退了两步,伸手扶住书架旁,眼睛瞪大了,死死的盯着严肃冷酷的冷寒星,张着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见到他这么的惊骇,冷寒星虽然意外,但想一想,又是在情理之中,那毕竟是狼人们千年以来,一直继续着的一个传说和任务,为了找寻这个目标,已经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做为那本书的编纂者,一定是翻看了许多的狼人记载,最狼人为此付出的代价,十分清楚。

几秒钟之后,令狐仲达才能开口说话了,声音好象是变调了:“其实,其实你问的这个问题,是那本书中,最重要的一个记载,你能提出这个问题,看来,那本书真的不是什么机密了?”

冷寒星看着他的眼,从他的惊骇的表情中,已经意识到了传说的真实性,看来狼人族传说,是真实存在,并有可能实现的。所以令狐仲达才说他重要,所以那些狼人才要疯狂的不惜代价的追寻周小纤和她的孩子,现在,也许唯一的疑问,就是[凭什么认为,她们就是未来的毁灭之王?

想到这里,冷寒星慢慢的问道:“我想,你在书中记载的,应该不会是假的,狼人族中人,一定都是相信毁灭之王的存在的,只是,怎么才能找到毁灭之王,你在书中说,有一个西方的长老,在六百年来,就到中国来寻找了,这一切的推论,究竟有多少的证据呢?”

令狐仲达低下头,默默的沉思,对冷寒星的问题,显然并不想着急的回答,他摘下自己的眼镜,从衣兜里去出一块眼镜布子,慢慢的仔细的擦拭着。

冷寒星不着急,知道他是边擦眼镜,边在思索,组织着言语,也知道,令狐仲达虽然被驱逐出狼族,但他绝并不会作出,不利于狼族的事,他有他的信念,他有义务为狼族保密。

冷寒星知道这样问,他是不会说的,于是接着把自己的忧虑也讲了出来:“现在,我想我可以回答你的第一个问题,你不是问我,那个小男孩是哪里来的吗?我告诉你,现在他是狼人和吸血鬼的共同猎物,随时都有性命的危险,我带她们到这里,就是为了躲藏的。”

令狐仲达停住擦眼镜的动作,抬起头,看向他:“这和毁灭之王的传说,难道有关系?”

“是的。”冷寒星肯定的告诉他:“最近以来,狼人族全体出动,只因为他们认为,传说中的毁灭之王,已经降临到人世间了,而那个毁灭之王……”目光抬起,看向远处沙发上的周小纤和她的孩子。

令狐仲达猛的回头,向后看去,然后又迅速的回过头来,盯着冷寒星的眼睛,瞳孔不停的抖动着。

冷寒星没有看他,却是看着周小纤和孩子,这时,小宝贝已经吃了一小盘的牛肉,吃的饱饱了,正睁着眼睛,好奇的打量着房间里那一件件看起来都是十分奇怪,说不出用途的东西。

周小纤正端着盘子,要送回厨房里去,在厨房里,找到了水龙头,接着便洗起了盘子。

冷寒星回过目光,只见令狐仲达瞪着他,压低声音:“我明白你的意思了,狼人的长老,一定是认为,那个小男孩,就是福克斯的中国后裔——”

冷寒星点点头:“我想,大约就是这样吧,可是这只是一种猜测,谁也不能证明,或许是因为别的原因,所以狼人才要抓部她们。”

令狐仲达却是呆在那里,迅速的又偏头向小宝贝看了过去,看见小宝贝是那么的天真可爱,一点也不能和凶恶的狼人联系到一起。他怎么可能会是狼人,会是什么的毁灭之王。

令狐仲达却好象不是这么想的,他远远的看着小宝贝,眼神中忽然的闪过了一丝的惊恐——冷寒星觉察到了,心里奇怪,不知道他为什么害怕,小宝贝如果真的狼人族的毁灭之王,是来消灭吸血鬼的,害怕的应该是吸血鬼啊,他一个狼人,眼睛里为什么会闪过惊恐的神色?

难道是怕惹了这一个的大麻烦,狼人和吸血鬼随后就都会追杀到这里,他的安乐窝就不存在了,所以他惊恐?

不,冷寒星在心里面摇着头,他能感觉到,这绝不是令狐仲达恐惧的原因,在令狐仲达惊恐的眼睛里,好象隐藏着许多的,旁人读不出来的东西。

令狐仲达回过头来,说道:“我明白了。你是要保护这个孩子和他的妈妈,不让她们受到狼人或者吸血鬼的伤害,所以才想要知道毁灭之王的传说?”

冷寒星点头:“是的,我需要你的帮助。”

令狐仲达毅然的点头:“好,我帮你,我想我这么做,丝毫也没有违反我对狼族遵守秘密的信念。”

“谢谢!”冷寒星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为终于说服了令狐仲达而高兴,他盯着令狐仲达,一个字一个字的说:“我希望你能毁灭之王的传说,详细的讲一下,因为我觉得你不会把所有的东西,都写到书里,在你的心里,一定还有更多的关于这个传说的信息。”

“不错,你猜的不错,我确实没有把所有的信息都记载到书里,因为有的东西,我不能确认他的真实性,更重要的是,我要是那全部的信息都记载到书中的书,第一个不能容忍的,恐怕就狼王,狼王会立刻杀了我的。”令狐仲达苦笑着,微微的说着。

冷寒星静静的凝听,他知道,现在的时候,令狐仲达已经陷在了回忆里了。

一边说着,令狐仲达一边回头,又一次的向着沙发上的小宝贝看去,他的眼睛,盯在小宝贝天真雪白的小脸上,一动也不动,虽然离的有一些距离,但以他的眼睛,可以轻易的看见小宝贝脸上的表情,甚至是皮肤里的每一个小小的毛孔,都瞒不过他的眼睛。

几秒钟之后,令狐仲达回过头,脸上满是忧伤的样子——他是一个狼人,但看起来狼族毁灭之王的降临,却不能让他高兴,反倒是让他悲伤起来。

冷寒星又微微的不解,就算他不为狼人毁灭之王的诞生,而高兴,也不应该哭泣啊,他怎么这么的悲伤,越来越觉得这件事情的诡异。

令狐仲达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我实在不忍相信,这么一个可爱的孩子,以后会变成一个噩梦?”

“噩梦?”冷寒星脸色严肃,期待着令狐仲达继续的向下解释:“你在说什么?对于吸血鬼来说,毁灭之王的传说,如果是真的,当然是一个噩梦,可狼人来说,不是长久以来一直期盼的事情吗,对你们难道也是噩梦吗?”

“对狼人来说,那不是噩梦,而是末日。100年前的时候,我还不知道,但后来我才知道,毁灭之王出现的时候,的确是吸血鬼从这个世界上灭亡的时候,但同时的,因为狼人和吸血鬼,是双生的,在吸血鬼灭亡之后,狼人便也不能在这个世界存活,而最后的结局,就是全部的毁灭,包括,这个世界和世界上所有的人类,所以他才要叫毁灭之王!”令狐仲达一个字一字的清晰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