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落幕
作者:风月无边 | 字数:3824 字

如果你要拿起一把茶壶,就去抓住它的提梁或把手;倘若要拿起一本书,一般是拇指和其余四指各夹住书本的两侧;要抓起一个球体,可以单手五指抓起,球体如果较大,就用双手捧起。

要拿起并移动大型的物体就要借助工具;要移动一个星球到达遥远的目的地,你需要用什么?裴拉松怔怔的道:“如果是别人说来我还不信,你倒是说说怎么办?我们光听听也觉得大开眼界了……”

休斯道:“我们不可能在这个世界建立一个传送阵把世界本身传送过去,不考虑无法取得的晶石数量和工程的巨大,光是这种设想本身就自相矛盾。”

众人点头。

开始目光迷离猜测着。

这道超难题开始变成有趣的谜题。

伦迪道:“莫非是铺造出一条轨道让它自动旅行过去?”

达达笑着道:“这是一种办法,但是速度太慢,一百一十光年的距离用上这种方式可能要上万年才能抵达,这样的做法还会使这个世界失去白天黑夜和季节变化以及其他种种的环境变化和自然灾难,那这星球上的生物都无法存活了。”

大家听得不甚了了只光点头,毕竟科学对他们来说还是充满神秘。

费达费解的道:“如果对这世界施上这么大的力量,那施力处——也许是一片海洋、一处山脉、甚至是大半块大陆——非得土崩瓦解不可了。”

换休格达斯猜测道:“出动所有飞船拉过去?”

一说出口便觉得此法蠢笨无比,不好意思的不往下说了。

达达看大伙议论了一阵渐渐失了兴趣,也该是谜底揭晓的时刻了,他不无得意的道:“其实很简单,我在这一头作为传送阵,休斯在蓝星域作为接收阵,我们在外层空间同时动作,经历的时间之短在人们看来就像失去了一眨眼的时间片断。”

他走到旁边桌上,拿起几块纸镇和笔架墨水瓶等物事摆弄了起来,讲解起挪移的方式和他们两人届时所处的距离,“以这个墨水瓶示意为幽蓝星,那它旁边位置的这块晶石就是四陆蓝星了,我到时候会回到休斯那边去,帮他一起纠正安放到正确的轨道。”

休斯补充道:“由于轨道和现在略有不同,所以到时候引起的时间度量,季节和昼夜长短等等问题就需要你们来进行不合理的合理解释了,其他的技术性的工序不会有问题。”

这个方法不算难懂,但是最难理解的是他们的力量究竟到达了什么样的程度,如果是移山填海那也罢了,他们轻描淡写讨论的对象却是个异常庞大和复杂的系统!场上几人也算都经历过大风大浪了,除了心理感慨一番也就释然了;毕竟知道的越多,就越知道不足,能够看到自己不足的最终尽头是番什么景象,起码也算是比那些浑浑噩噩一生的大多数人幸运多了。

在半拜访也算半正式的谈话结束后,众人便散了;至于具体挪移的日期达达是这么说的,“就在最近吧,还有些协议上的问题,这就要靠休斯处理了,他需要通过这空间统治者的同意。

当休斯下次回来,或者——你们开始发现到有些小小的异常,那就是结束了。”

挪移的过程只是一瞬间,在这刻你看见枝头上的飞鸟腾跳而起,但在非常非常短暂的下一瞬间它却像时间被偷走了一小片段般直接在空中翱翔开来——跳跃同样要损失时间,但是星球的质量远大于一艘同样进行跳跃的飞船,也许是基于跳跃的所有乘客共同分摊了时间的逻辑体现了自然的公平性——所以总体时间的损失非常的小,与空间跨越的损失相比更微不足道了。

第二天上午,低垂郁结的乌云被短暂的东风忽然吹得不知去向,冬日的暖阳在上头闪闪发亮,街道边和城外远山上或明快或稀疏的树影点缀这又熟悉又开始感觉着陌生的城市。

休斯和奥洛丽两人到了城北纪念广场,进行必要又久违的凭吊,广场中高耸的纪念碑刻满了无数的姓名,他终于在石柱的中部发现了昔日同窗好友的名字……在他心神游离了一番之后,发觉对面的奥洛丽失去了声响,赶紧绕了过去,见她悬浮空中怔怔的注视着石碑上的某一点,他顺着她目光搜索着,终于看见了一行名字:庞贝特西罗妮。

奥洛丽道:“这是我呢,总感觉怪怪的。”

她伸手轻轻摩挲着上面的刻文。

休斯缓缓道:“当初我也是想把你们两人先甩进空间裂口的,没想到被你们同时抢先了一步……否则现在该出现在上面的名字就应该是休斯了……”

奥洛丽叹道:“如果真是那样,我还真没本事复活你了。”

她抱紧了他。

“我现在有点烦恼。”

他的手在她背上游移着,两人落到了地面,“什么烦恼?”

“悠久的岁月造就出循规蹈矩的生活和堆积如山的记忆,人生失去了价值感。”

她目光望着远处,幽幽叹道。

他捏了捏握在自己手中的小手,“别想这些没来由的问题了,你以为我们从此就轻松了?”

拖着她向离开广场的方向走去,“还没有发生就自作主张的开始设计结果,这是当过神后遗留下的不好习惯,要改。”

她还是不无忧虑的道:“但是我有了各种情感后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想啊,你知道的,从我们见过的神祗……甚至包括我的前生,都是千篇一律的,难道不是由时间引起的吗?”

他散漫的道:“这不是结论,充其量只能说是对未知将来的疑虑。

我是想着等一切事情结束之后我们也不必避开人世,隐姓埋名找个谁都不认识我们的地方做对平常夫妻就好了。

这样你就不容易再产生这些怪念头。”

她觉得这主意不错,“我倒从来没想过,很向往哦。”

休斯无奈道:“不过在此之前我们还得去一趟冥界,索性回到一年多前去帮帮哈迪斯那个忙,顺便跟他商量一下未来这里即将挪移的事,如果有阻碍也好拿这个忙当作条件……”

其实还有件更难缠的事情没解决,只不过说出来更加扫兴,两人干脆默契的不提了。

休斯和达达相约在两天后开始进行行星挪移,他想起旅行者之前在冥界一待不晓得待了多久,这事情一拖再拖到时拖到达达又寻不到了那又是件麻烦事。

他推论得出的结果是哈迪斯必定答应,就算有为难那作为交换条件也能成功,否则之前他没理由在那待这么长时间。

在四陆蓝星上方的外层空间处,达达解释道:“挪移走一颗行星还会有一些连带的小问题,这个星球上的生物似乎对环绕在它周围的小行星有特别感情,索性一起移走,单独留下它也是向外逃逸的结局。”

休斯大致猜测了一下,明白达达所说的小行星指的是夜晚出现的月色,“当然支持,这方面你是专家,我只负责到那头去接货。”

达达开始计算着,“还有其他行星的轨道会因为失去这颗行星而变化,幸好这些星球上没生物存在,平衡上的处理功夫就不需要做得过细。

经过计算,这小星系内的行星无论如何都无法产生生命的。”

休斯虽然有了达达不少的经验知识,亲身经历他可是头一回,似懂非懂的说了声明白,便携奥洛丽赶紧启程往蓝星域赶去。

根据自转轴的方向他们飘到了幽蓝星的北极上方,获得良好的视野。

过没多久,他们向星球背后巨大阴影方向——也就是黑夜的方向远去;他们感应到离此不算太远,两个庞大到应该可称为天体级别的物体正在划开这个空间朝外显露。

半透明的星体的影子在他们眼前逐渐实在起来,达达的身影随之出现,他双手各打出两道力道不均的的光辉朝它们而去,星体的自转运动随即恢复。

达达笑道:“以你们的话来讲,我刚这两手应该也能称为上帝的左手和右手了。”

奥洛丽和休斯同时问道:“这样就结束了?”

“都结束了,比你们想象中要简单的多。”

三个月后……异空间—地球—欧洲—梵蒂冈。

不久前经过三分之二以上红衣主教在西斯廷教堂的封闭选举,推选出担任第二百六十五任新任教皇约瑟夫十六世。

休斯和奥洛丽沿着疏林如画的台伯河岸倘佯闲逛,然后以旅游者的身份穿过厚厚城墙进入了教廷区域,这里的散落又显得有序的建筑精致气派,沿街栏杆纷纷装饰起一片红色盾形的教皇徽,图案上方居中是三重皇冠,象征行政、立法、司法三权集中教皇一身,皇冠下方两把金银两色钥匙交叉,象征掌握天地的权力。

今天明显有什么重大活动即将举行,众多身着红白黑三色华服的警察每四人一组的来回巡逻。

暮色还未降临,沿街的水晶宫灯和隐藏在建筑墙体周围的灯光就已亮起。

四周的广场上名车名流云集,一色温柔繁华景象。

两人从远处绕行了一圈瞻仰了教皇宫邸拉特兰宫,感叹着教皇生活的气派舒适,又参观完据说驰名世界、收藏丰富的梵蒂冈博物馆,欣赏结束后正朝门外而去,忽然听一旁解说员提起今天位于圣彼得大教堂有场教皇公开演讲,他们一时觉得有趣,便打算混进去听听。

大教堂内肃穆安静,只有教皇低沉的声调回响四周。

人工营造的神圣气氛确实一流,引得场下数千信徒景仰膜拜。

就以支撑这座巨大哥特式建筑的所有巨柱来说:围绕宽大柱基的锦带,十米高的柱子都穿上新装,用一种等高的红色锦缎外套,把它们装饰起来。

大窗户上褶皱复杂的帷幔,以及主祭坛上大型华盖上方用羽毛扎成五束大花球,神香的香气和缭绕出朦胧雾效充塞建筑定义出的空间。

“……”

教皇因此强调:“顺从天主乃是人的希望和内在外在都和谐的根源。

遵守道德律是良心深处平安的泉源。

甚至根据圣经赏报论的说法,天主的福佑将广及义人,他将使义人的事业和子孙安稳成功,一如圣咏说的:‘义人的子孙在世上必要强盛,他的後代必要受到赞颂,他的家中必有权势财产’”。

“……”

奥洛丽低声道:“你听听从头到尾都是些什么话!怪不得这里有着无尽的权势和财产。”

休斯低笑道:“任何空间都发生这种事的,谁叫我们是主神造出的呢?”

他拉着她漫步出门,门口和回廊的军警守卫对他们的进出视若无睹。

“觉得这里好吗?”

“嗯,我喜欢米兰和佛罗伦萨的时装,对,还有巴黎的!”

“我喜欢意大利自由散漫的生活步调……”

“还有很多好吃的东西啊,还有我喜欢这里的舒适生活。”

“这个世界居住着单纯的人类,而且他们完全没有力量,住起来安心……”

“你说我们是不是也该出去找个工作呢?”

“明天开始找工作吧,体会一下生活的艰辛和乐趣。

那就决定这里喽?”

“嗯,让我们就在这里筑巢。”

远处圣彼得大教堂传来一声巨响,整幢建筑外表镶嵌着的价值无法仅以昂贵来形容的众多巨型格窗上的古董彩色玻璃纷纷粉碎掉落,人声鼎沸,人群乱作一团。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