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东方玄幻 > 风天传
第四十六章  故事的结局
作者:枕书而睡 | 字数:6211 字

自己猜想的没有错,左风天刚刚走出门外,就被眼前的场景吓了一跳。这是凤无双吗,不是,应该叫做凤无双的军团才对。黑压压的一圈人,从四面八方赶来,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想要将他们一网打尽。



战斗双方并没有多说废话,很快的就打了起来。敌人人多势众,所以左风天他们从一开始就一直处于下风。左风天想要挽救阵势,但是他本身还没有熟悉这个身体再加上他只是一个人,突围都有些困难,所以最终还是有些独木难支。



“老者曾经说过,不同的五行阴阳组合在一起,会形成不同的化学效果。如果老者的话,是正确的话,那么眼前这位敌人或许并不是能量众多,而是善加利用而已。”左风天若有所思的说道,想要把这些消息传给夜爱。



然而此时的夜爱,在百米之外,被数十万不知真假的并将围坐一圈。也就是那些人将夜爱和左风天生生的隔开,让两个人想要说些什么,想要上传些什么,却没有了机会。此刻,左风天发现他和夜爱根本就接近不了凤无双,不是对方太厉害,而是喽啰太多。



如果面对这些喽啰耗费太多能量的话,他们及时后面能够接近凤无双,结局最终也只是死。“看这情形,我们大概要失败了。真不甘心,这个凤无双明明这样不符合他的岗位,结果我们还是打不过他。”



狐恋花狠狠的道,她心中几多不甘。她自认为也是一个强者,可是在这个时候,她却只能开口说出这样没有骨气的话。因为各方的实力水平早已经表明,凤无双的保护做的太好,他们根本无法灭杀。



原本以为凤无双是一个有勇无谋之人,没有想到对方非但有勇而且有谋。最重要的是,他根本丝毫不冲动。他的实力不弱,战力可谓是非常的高,但是即便是到了这样的地步,面对他们,这个人还是如此的谨慎。



选用了如此看似喽啰的强者,来阻挡他们,而不是选择了一个人出手。面对这样的敌人,真的是让人的内心升起一阵阵无力之感。对手应该再弱一些,再鲁莽一些,再笨蛋一些,再自以为是一些才好。



那样,起码有破绽可循。但是眼前的对手,有勇有谋有担当又谨慎,完全是滴水不漏,让人寻不到一点儿破绽。这样的人才可怕,非同寻常的可怕,因为他让你感受的只是满满的绝望。



左风天看了看战况,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同伴。不安的情绪萦绕到他的心头,不行,在这样下去,他们只有一条路,那即是死亡。努力了那么久,拼了那么久,结果就以死亡作为终结吗。



即使用死亡作为终结,也不要这样的死亡,因为这样的死亡一点儿都不光彩,给人的感觉只是耻辱,痛彻心扉的耻辱。“大家,我们从最开始就没有做着活着回去的打算不是吗?所以,怕什么呢,又有什么好怕的。敌人没有破绽,这说明他看得起我们。



而我们自然要回应这份看得起。人啊,总归要死,我们不可能选择死生,但是我们可以选择死亡方式。是轰轰烈烈的战死,还是这样自甘沉沦的无名而死。”



左风天大声吼道,他们既然已经到了这里,那么就没有了退路,唯一的方式,就是用自己的鲜血来记录下自己的名姓。左风天的声音传出,传入了各个人的耳朵里。夜爱闻言一笑,迅速的结束了一个喽啰的生命。



狐恋花沉重的脸上也渐渐露出了笑容,心想也是来到这里就没有准备活着回去,即使自己死了也不会让凤无双好过。甘织笑了笑,心想与其这样投降放弃抵抗,倒不如展露自己的勇气,让别人知道没有谁是好欺负的。曾经死气沉沉的同伴,再一次的复活过来,面对着众多敌人,每一个人都没有放弃抵抗。



虽然他们没有喊出什么豪言壮语,但是他们反击的行动代表了一切。凤无双根本不觉得自己会失败,以多欺少虽然看似无情,然则这是必胜的手法。对于凤无双而言,他要的从来不是好看,而是要的结果。



他要去自己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因为他的实力在这里。非但是个人的实力,还有整体的实力。八十万妖群,外加天罗地网的喽啰,这已经足以形成碾压之势,任何人都不可能抵抗的住,不管那个人的个人实力有多么强。



左风天想见招拆招虽然厉害,但是这只是为了保命。而他们的目的不是为了保命,而是为了回敬左风天。所以,无论如何,一定要直接获取敌人的首级,否则,那可真的是浪费生命了。



这么多人,怎么冲出去,怎么去接近左风天。如果连左风天的衣角都碰不到,就肯定没有办法获胜。想到这里,左风天突然唤醒了自己体内的小水火龙,笑着对他道:“小水火龙,我的实力还没有完全恢复,所以这次需要你帮忙了。



任务很简单,让我冲出重围,我要和凤无双直接决战。擒贼先擒王,在人多势众的场合更是如此。”“风天哥哥和过去不一样了呢,过去的风天哥哥,是宁肯一个人战死也不会央求任何人帮忙的。



果然现在的风天哥哥比过去成熟了很多,我喜欢的紧。风天哥哥放心,这几个小喽啰我还是不会放在心里的。”小水火龙犹记得当年,风天哥哥和那个人大战的时候,明明很多人想要帮助他,可是他选择了拒绝,选择了单打独斗,选择了一个人面对,最后直直的走向了休眠。



可是这一次却不一样,风天哥哥选择了和大家在一起。选择了相信大家,使用大家的力量。风天哥哥能够有这样的觉悟,真的是一件让人很开心的事情。



毕竟一个人在强大也没有办法独自面对世界上的一切,必须结合众人的力量,创造出属于集体的奇迹。小水火龙从左风天的头顶上爬出,而后漂浮在空中,大口的吸着周围新鲜的空气。没有多久,他的体积渐渐变大,终于恢复了当日没有进入左风天体内时的大小。



而后小水火龙绕着空中盘旋几圈,立即张口吐出了一个个火球。那些喽啰们,那些八十万妖灵,根本抵挡不了小水火龙的攻击,纷纷抱头鼠窜。凤无双自然注意到这里的异样,只是还没有等他做出判断,一个人就已经来到他的面前。



看着气喘吁吁来到自己面前的左风天,凤无双冷笑了几下。伸出一个鬼手,想要将左风天抓住碾碎。左风天自然不会让对方如愿,轻轻的一个闪躲,便逃离了对方的势力范围。



虽然能量还没有全部恢复,但也已经恢复了一大半,应该足够一战。凤无双,这个名字左风天根本不陌生。这个人可谓是只手遮天,成为了黑暗帝国的主宰。



他个人的能量虽然不少,但也算不上多么顶级。但是这个人有智慧,那些聪明的点子,让他坐到了今天这个位置。“你,左风天,我们是不是见过?你的身手很奇怪,但是却又很熟悉,我们一定是老熟人,对不对?”凤无双有些不解的想,这个左风天究竟是谁。



面相或许陌生,但是这样的动作,这样的身手却熟悉的紧,仿佛几年前就已经见过。这个人是谁,究竟是谁,为什么会和夜爱在一起,为什么会帮助夜爱。左风天笑了笑,选择好一个姿势,而后道:“你老抬举了,我不过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村人,怎么会和身份尊贵的你见过面呢。



呵呵呵,我和你原本远日无仇今日无怨,只是看不惯你的做法而已,更不会允许你欺负夜爱而已。”“欺负,还真的是好笑。我不会欺负人,我只是会杀死阻碍或者有可能阻碍我的人而已。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夜爱对于我的权力有着那么大的威胁,我不可能不除掉他。何况狐恋花还和她在一起,我怎么能够将这两个仇家放过。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



这两个人,必须死,只有这样,我才能够睡得安稳。”凤无双恶狠狠的道,一双还算漂亮的眼睛此刻充满了阴狠。嘴中吐着话语,手下的动作也没有停歇,不时的结着各种手印。



左风天自然也不会让自己一味的接受对方的欺负,他不断的反击着对方送过来的各种打击。凤无双果然是一个防守很周密的人,让自己只能够疲于应对,而做不成任何回击。不行,绝对不能够被对方牵着鼻子走,否则获胜无望。



虽然原本想过些日子,等待自己再强大一些以后再去寻找凤无双。不过,对方既然如此迫不及待,既然已经找上门来,自己又不能躲过,那么就只好硬着头皮来战。生活就是这样,他不好给你一个完全准备好的时候,但是虽然如此,也要杀出一条血路,让这个凤无双知道什么叫做正义,什么叫做仁者无敌。



随着小水火龙加入战局,战局立马有了非同一般的变化。各路妖灵纷纷逃走,夜爱并没有选择继续追杀与阻挡。她任由这些已经身体上有伤的妖灵和喽啰离开,也允许那些看似还有战斗力的人离开。



毕竟这个世界最重要的是平衡,没有谁可以独大。我们只是一环,只是其中一环而已。如果将这些妖灵和喽啰全部灭掉,带来的只是更大的麻烦和灾难而已。



小水火龙在空中翻打了一个滚儿,而后张口吐出水来。原本还血糊糊腥味极浓的战场,立即变成了清澈的湖泊。没有人知道这风平浪静的湖泊下面有着怎么样的东西,那些东西在时光的映照下会渐渐消失分解,最终不见。



或许会有人知道这里曾经经历过一战,只是遗迹却再也寻不到了。几个人围到一起,彼此互相安慰和询问。而后白衣男子莫浪语轻声道:“大家看似都还好,但是谁能够告诉我左风天去哪里了?那个人不会这么笨蛋,被那些小喽啰干掉了吧。



不至于吧,虽然没有完全恢复,但是能力应该也不会这么弱。”“莫浪语,你不用担心。左风天哥哥一个人去找凤无双决斗了,你放心凤无双绝对不会是左风天哥哥的对手。”



小水火龙笑着说道,此时的她已经化作一个明眸皓齿的女子,分外的惹人爱恋。起初左风天要去找凤无双决斗的时候,小水火龙也有些担心,但是她知道这个时候所能够做的就是无限制的信任,信任自己的同伴,信任左风天哥哥。夜爱闻言,秀气的皱起眉头。



左风天去找凤无双,左风天一个人和凤无双去决斗了。怎么会这样,说好的两个人一起面对呢。也是当时的情形自己被那些妖灵缠住,根本脱不了身,所以根本没有办法和左风天一起达到凤无双的身旁。



可是明明记得凤无双当时应该就站在这个高台上,然后现在高台上却空无一人,左风天和凤无双究竟去了哪里,想到这里,夜爱竟然急的掉下了眼泪。此时,左风天和凤无双在另一个时空内,这里只有着他们,只有着彼此的战斗之意。凤无双手握兵器,全神贯注的注视着四方。



他知道左风天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否则不会短期内有这样的进步,也不会那么快的来到自己的身旁。不知道他躲在哪里,风似乎停止了这样的环境让人忍不住的想要怒吼,想要打破。就在凤无双怒吼的同时,左风天半透明的身影突然显现,而后他冷哼了一口。



轻巧的换着步伐,一个小小的阵法已经走出。入法随性,惊天动地,天罗地网,锁人五行。这样的阵法,以前从来没有用过,这不是属于左风天的阵法,而是属于过去那个人的阵法。



那个人的力量,已经全部达到左风天的体内。正是这样一个简简单单的小阵法,立即让凤无双闭住了嘴。凤无双觉得四周的天地,仿佛再这里禁止,就连原本属于自己的呼吸,也已经飘飘忽忽的被人夺取,不再属于自己。



思想也好,视线也好,都已经不再受控制,明明是一个寂静的空间,但是那迫人的威压,让人忍不住血液倒流。左风天究竟是谁,为什么会有这样巨大的压力。这样的威压,强度仿佛来自上天,这是天威,不可冒犯的天威。



凤无双纵使凭借宝物,努力护身,甚至使用了平常决计不会使用的五色金身,但是还是不足以抵抗着威压。凤无双能够感觉的到,感觉自己的血液停止了流动,自己像是被一个巨型石头压住,双眼和鼻子似乎都要被压出血来。不能够死,不能够死在这里。



他等了这么久,努力了这么久,才掌握了黑暗帝国的实权。所以不可以这样简单的死去,不可以。他才不管这个左风天究竟是谁,但是他凤无双的未来,不允许任何程咬金打断,绝对不允许。



想到这里凤无双咬破手指,开始使用血契,这是拿命来搏斗,如果血契失败,他凤无双也将形神俱灭,不复存在。“血契,想法不错。如果你的实力够的话,确实能够招来很多惊艳绝伦的强者。



但是现在的你,体力能够支撑的住吗。即使你胜利了,你的身体也会成为别人的修罗场,这样值得吗?凤无双,不要执迷不悟了,想开一些吧。”左风天那身影终于全部显现出来,他有些许怜惜的开口,话语中完全没有高高在上之意。



只是句子读起来,却让人觉得有一种不容置疑的霸道,仿佛说明这就是左风天,而你不拥有任何获胜的可能。凤无双并没有停止血契的动作,他甚至将血契的抵押放到了最大值。那是常人不会作到的部分,他却也一并给予。



左风天摇了摇头,心想这个人竟然固执到这样的地步,让人不知道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一个人竟然能够如此在意这个权利,感叹,感叹。其实,活着才是最为重要的事情不是吗?这个人为什么就这样看不开呢,使用血契,即使他胜利了,可是以后活着的人也不只是他,他的身体就会成为各个人争夺的场所,思维也会不再属于他,这样做,值得吗,究竟值得吗?左风天手指清点,那些从四方而来的各种强势的魂灵慢慢的散开,有些许反抗的人,也在那一种重压下被碾成了粉末。



等到一切尘埃落定,那空气的四周,竟然出现了一道虚空的裂缝。凤无双喷出一口血来,只是那血染到那裂缝竟然完全被吸收,不留下一点儿痕迹。凤无双不可置信的望着眼前这个男人,心里清楚无比的知道这次他遇到了铁板,而且是一个不小的铁板。



看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而且这个程咬金的实力高出自己许多。既生瑜何生亮,呵呵呵,既然世界上已经有了他凤无双,为什么又有来一个左风天。呵呵呵,左风天,凤无双,为什么。



为什么他的名字叫做凤无双,却不能够举世无双,偏偏要有一个左风天来压制他。为什么,这一切是为什么。不甘心,真的是不甘心。



他努力了多久,忍了多久,才成为黑暗帝国的主宰。只是好日子还没有过多久,就出来这样一个人,把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一切,就这样轻易的夺取。为什么,凤无双本想说这样的话,只是元神涣散的他现在已经无力吐出任何话语。



就这样直愣愣的倒在地上,就这样慢慢的化作一堆灰,就这样被风儿渐渐的吹开,散落在空气中,再也找不到任何的踪迹。花非花,雾非雾,夜间来,清明去。谁让知,睡人晓,不过是一梦,人间一梦而已。



左风天双手合十,轻轻的念动咒语。原本干干净净的天地间,突然溅落了些许紫雨。左风天漫步于这雨中,看了看另一个时空的夜爱和狐恋花那些人,心中颇多感慨。



原本想要说声再见,原本想要和夜爱一辈子在一起,终究是不能。终于明白有些话是什么意思了,不是你强大了你就可以保护你想要保护的人,和那个人永远在一起。而是很多时候,你强大了,你就只能够离开,到达一个没有那些人的地方。



夜爱成了黑暗帝国的女皇,在夜明的帮助下将国家治理的井井有条。只是虽然被称为英明的女王,这个女王脸上却鲜少有着笑容。女王总是会时不时的去巡游,很多人说女王在找一个人,可是似乎没有找到,一直没有找到那个人。



至于其他人,生活还是不紧不慢的进行着。火战和夜明最终也没有选择结婚,只是两个人却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单身一辈子。狐恋花和甘织也没有在一起,一直比邻而居,时不时的小吵几句。



韦香途却时常拿着老者的竹叶青去白衣男子莫浪语那里偷吃东西,虽然看似无话不谈,有一个人的一切,他们都选择了忽视。木霜寒一直是一个人,没有交新的朋友,却也并不觉得寂寞。自从家中老爷子因病离去以后,那个小木屋也就成为了她一个人的场所。



不觉得寂寞,是因为屋里有足够多的灵牌。今日和这个说说话,明日和那个人笑谈几句。当然有时候也会对着空气说话,而那个时候说话的对象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左风天。



经历了生死,并不能使人更加看开。有些东西,发生了就会存在,存在着就不能够忽视,不能够忽视就不会在一起。虽然如此,这些人还是时不时会聚一聚,在每年的庆春之时。



人数从来不会少,固定的几个人,碗筷却总会较之人数多出一副,因为他们知道那个人一定还存在着,一定还活着。小水火龙在这个时候总会显得分外的活跃,因为她明白。自己没有死,那个人就一定还活着,只是活在一个大家都不晓得的地方。



总有一天,那个人会在出现吧,那个人会笑着拍着自己的头,轻声的说:“小水火龙。”好坏也罢,他们的故事已经走进了尾声,落入了历史的尘埃之中。没有明确的生死,没有固定的结局,只是那个人已经不会在他们的生命中出现,但却可以一厢情愿的认为着他还活着,用另一种方式在另一个地方活着。



死者已矣以,生者常恻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