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王的盛宴
作者:凌笔梦生花 | 字数:2417 字

连续的几波进攻,几乎所有外溢的血族力量全部被苏逸尘吸收了个干干净净。

“吼!”

苏逸尘双眼开始变得猩红,缓缓的漂浮在空中,身上开始出现一根根淡淡的血线,连接上了对面每一个血族的眉心。

一股股血族力量的洪流正缓缓的流向苏逸尘的身体,苏逸尘的意识是清醒的,只是他的身体已经完全不受控制了。

“这是我帮你的最后一步了。”天空中一个深邃无边的声音传来,苏逸尘一听,顿时苦笑了起来,是谁?除了那个血族之神,还能是谁?

“我会以当场的人的力量为祭品,直接帮你提升到血族长老的境界,然后你去找那只小吸血鬼,他会把所有灵杖和魔偶交付给你。带着这两个东西去收集其余的几件吧。”

声音刚落,全场的血族顿时萎顿了下来。

“这就是?力量?”

苏逸尘缓缓的飘下来,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连皮肤,都开始渗透着点点的红色。

“静静。”苏逸尘飘到余静静的身边,微微一笑,看着她:“和老大说一声,我有事去了。”

刺啦。

空中气纹一闪,苏逸尘就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这,力量!”

老葛也是愣了愣。

总部。

“维鲁斯。”

空气中依旧是气纹一闪,苏逸尘就出现在了那个草地上。完全没有走四个棋老那条路。

“空间穿越?”

维鲁斯缓缓的飘了出来,笑了笑:“没想到你的实力都赶上我了。”

“把灵杖和魔偶都给我吧。”苏逸尘直接亮出了此行的目的。

维鲁斯点点头,直接从腰间拿出了灵杖和魔偶。

魔偶只是一个稻草扎的小人,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也是有一个人的手掌那么大,不过稻草微微泛着血色。

“你放心?”

维鲁斯这么大方倒是让他意外了。

“我感应到了你身上的气息。你才是正统。”

“莫非,你就是这个理论被赶出来的?”

维鲁斯点点头。

“我似乎,看到了好东西啊!”

一个极具魅惑的声音悠悠想起,一个靓丽的女子缓缓的出现在两个人面前,黑色的皮衣下,紧致的身材被勾勒得热火无比。

“维鲁斯,我们又见面了。”

紧接着,黑色皮衣的人陆续又出现了两个,分别是一个黑人,和一个白人。

“朱利安?你还是那么喜欢喝处男的血么?哦?安迪?布鲁斯!你们都来了。”

“血族会议里有这三个人?”

苏逸尘迷惑的看向维鲁斯。

“血族会议里的算什么,这些才是血族的真正力量。三大元老。不过,我想不通,是什么让你们都来了。”维鲁斯看着三个人,一脸的平静。

“不是三大元老,是四大元老。维鲁斯,别忘了你的身份!”

朱利安又是魅惑的一笑,扭头看向苏逸尘:“可惜了,啧啧啧,如果是个处男多好啊!血液该会是多么的甜美!”

苏逸尘脸色一变,这是嘲讽么?

咚!

大门猛的被推开,四个老头齐齐的涌了进来。

“棋老,这回你们科用不上打我了。”

维鲁斯呵呵一笑,指了指三个元老。

“又来了三条臭虫?”

安迪厌恶的一撇眼,皮衣缓缓裂开,砰的一声张开了一只巨大的蝙蝠翅膀。

“这是要打的节奏?”

苏逸尘看向维鲁斯,两人虽然接触得不多,不过基本的默契还是会有的,一瞬间就从对方的眼神里读懂了什么。

嗖!

维鲁斯先动手,目标,是安迪。

维鲁斯一身灰色的布袍,如同一道灰色的利剑,直接突像安迪的心脏。

“来吧,领教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血族力量!”

维鲁斯在华夏大陆上呆了几百年,参悟了不少华夏古籍,本身的力量已经得到了质的改变。就像是一壶酒,被窖藏了数百年会变得醇香一般。

“是么?”安迪是这三个人中实力最强的一个,也一直是维鲁斯的情敌。而朱利安这是两人都喜欢的对象。

安迪丝毫不惧维鲁斯,浑身一阵血色的古老符篆涌动,一道六芒星阵瞬间生成。

“碰!”

可是看似玄奥无比的六芒星阵如同玻璃一般瞬间就被维鲁斯击溃,维鲁斯一拳就直接轰到了安迪面门。

四棋老本是四粒棋子,不知为何修炼成了人。四个人要是分开,战斗力并没有多厉害,可是四个人一旦在一起,就是同命同气,再加上一个诡异的棋阵,可以无限的削弱对方的力量。所以每次维鲁斯和他们四个交手都会觉得自己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

打久了棉花,习惯了力量被削弱之后,陡然间力量不被削弱,维鲁斯都差点没有意识到自己力量的陡增。

朱利安是没有机会去管安迪了,因为四个棋老已经迎了上来、

“就剩咱俩了?”苏逸尘看了看布鲁斯,打趣的道。

布鲁斯是个黑人,看起来十分健硕,脸色满是凶厉之气。

不过却装作温文尔雅。

“是啊。”布鲁斯勉强一笑:“那动手了?”

苏逸尘才点头,布鲁斯的身体顿时化作无数细小的蝙蝠,如同一片黑云,呼啦一声扑向苏逸尘。

这么多蝙蝠,当然只有一只是本体,不如打那一只?

苏逸尘眼睛盯住了一只格外健硕的蝙蝠,满脸无奈,外国人都是死脑筋么,也不能选个好点的分身?敬业一点好不好?

蝙蝠群如同一道洪流,轰然吞噬了苏逸尘,苏逸尘只是原地不动,身上自然的撑起了一道血光。

就是你!

苏逸尘看准时机,手里猛然加大一把就揪住了那只硕大的蝙蝠。

“啊!”

叫的不是蝙蝠而是苏逸尘。

蝙蝠是抓到了,没想到也就手掌那么大的蝙蝠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力量,直接一抖,就把苏逸尘的虎口给抖裂开了。

我靠!

苏逸尘本能性的抽出灵杖就是一榔头。崩的一声,居然就这么直接把那货敲晕过去了。

苏逸尘看着化为飞灰的假蝙蝠,从地上拿起昏死过去的布鲁斯,一脸疑惑,这么脆弱?

忽然,手里的灵杖红光一闪,包括维鲁斯在内的所有血族全部吐了一口闷血,瘫软在了地上。维鲁斯因为受到儒道文化的渲染,居然只是受了轻伤。

“血族叛乱,当此结束。”

天上银光一闪,一个身着这乞丐服的老家伙缓缓飘了下来,拄着一只拐着,上面还吊着一个葫芦。

朱利安皱着眉头,弱弱的用生硬的华夏语问:“你!是谁?”

“我是?这个不重要。”说罢扭头看向苏逸尘:“孩子,干得不错。”

苏逸尘一愣,自己好像还没开始干什么呢!

果不其然,这个老家伙似乎是闲着没事干了,就在苏逸尘开始到处收集圣器的时候,每次都是到苏逸尘打到一半,他就会蹦出来秒杀一切,让苏逸尘很有一种憋屈的感觉。

终于,苏逸尘不干了。

把手里的圣器甩给了那无耻的老头,自己回家享福去了。

黑道那边的事,二哥回来以后,就交给了二哥。

公司的事,苏逸尘完全交给了自己的大哥。

三年后。

“夜,夜雪?雪儿?”

夜雪偶然在街上听到了这个熟悉的声音。

“你,你没死?”夜雪蓦然回头,看到了自己思念已久的人。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