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东方玄幻 > 惊天变
第59章 终到
作者:阿晨 | 字数:4116 字

眼看着陨石落下就要砸到惊天,风凌萱哭得满脸泪水的让惊天放开自己,可是惊天却笑着摇了摇头。

“呼……”陨石呼啸而来带起阵阵热浪,惊天这时自然还有着准备,之前抛剑一击已经减弱了这陨石下落的速度,如今只要再稍微抵挡一下应该可以吧!惊天如是想到。

“轰……”陨石应声砸下,不留一点儿余地。惊天随手放出的真气罩瞬间便被震碎,当陨石就要落在他身上之时,一层血红色的光罩出现在两人周围。

“风血,做的好!”惊天欣喜道。

风血此时正站在风凌萱的肩膀上,它身上正输出阵阵精纯的血红色妖力,当然,看起来它有一点儿吃力。

有这喘息的机会,惊天顺势从这升起来的地面上滚了下去。

“砰……”惊天滚出去的瞬间,血红色光罩应声而碎,以风血炼境的修为能做到这样已经算是不错的了。风血顿时又缩回了风凌萱的衣衫之中。

惊天脱身瞬间使劲将风凌萱拉到自己怀中,同时手中掐起剑决,惊天原本抛出的长剑此时从远处呼啸而来,如一道闪电般出现在两人脚下。

到此时惊天才算松了一口气,他这时看了看在他怀中的风凌萱,风凌萱此时已经哭成一个泪人了,并且让惊天有点儿吃惊的是风凌萱此时居然双手抱着自己不放,她可是最矜持的啊!

随着长剑缓缓落地,惊天这时将风凌萱扶住,四周的变化也因为风凌萱的苏醒而恢复了正常。惊天此时关心道:“凌萱,你没事吧?”

风凌萱闻言抬起头看着惊天,只是她一句话也不说,就只是一个劲的看着他,不过当她注意到惊天嘴角的那丝丝血迹以觉得及惊天右手上的伤痕之时却开口说道:“惊天,你还是那样的傻,这些伤都没事吧?”

惊天一笑说着:“没事的,都是小伤。咳咳……”可说到最后却咳了起来,他嘴中再次吐出鲜血。

风凌萱见状面色一变,“还说是小伤,都成这样了!不要每一次都这样不要命啊!”

惊天这时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颗养元丹服下,然后他立刻坐下调息起来,之前的陨石也就是砸在他身上的那颗对他伤害最严重,可能对内脏器官也产生了伤害。

看着惊天调息起来,风凌萱也就放下了心。不过这时她便回想起之前的梦了,梦中浑浑噩噩,连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也弄不清楚。醒来之后看着这个不是如自己所想的那样的惊天,她突然感觉自己之前的想法是多么的幼稚。她心中如今出现了一个想法:真实的情况就是自己喜欢这个傻傻的人族二皇子惊天,这个一切出众到让人无法接受的惊天。如此而已!

……

惊天睁开双眼的瞬间便看见另一双眼睛正看着自己。风凌萱此时守在他身旁,见他醒来欣喜叫道:“惊天!”

惊天这时仔细看着风凌萱,他突然拿出一个水袋递给风凌萱,风凌萱如今的嘴角已经干裂了。

风凌萱接过水袋,喝了一口水,盈盈一笑道:“惊天,怎么你还会带水啊?”

“自从灵域一事之后,我便都是这样的。”惊天解释道。

风凌萱闻言一笑,“看来你对那里的事印象很深啊!”

“因为那里一直有你啊!”

风凌萱闻言一怔,她看着惊天,“好了,不要贫嘴了,你还要把我从这破阵法中带出去呢!”

惊天如今感觉一阵奇怪,以往他说那些话时,风凌萱总会害羞的不再理他,如今却像个没事人一样。惊天这时犹豫了一下说着:“你真的是凌萱?”

风凌萱想通一切之后自然和以前的做法不同,如今或许该追求自己想要的,人生苦短,纵是万载时光若不能活出自己想要的,那也是枉然一瞬。她微笑说着:“好了,继续走吧!”说着同时她拉上惊天走向前方。

惊天这时真的有点儿不适应了,“凌萱,你……你……”

“你什么啊?”

“凌萱,你走错方向了。”

风凌萱闻言一阵尴尬,“那你说走哪里啊?”

惊天这时也不想那么多了,拉着风凌萱继续踏上了道路。烈日余晖之下,两人牵手而行,黄风吹过还带着两人的只言片语。

“凌萱,你昏过去的时候到底经历了什么啊?”

“没什么啊?就是昏了过去而已,对了,我昏了有多久啊?”

“是吗?你没经历什么?你昏过去差不多一刻吧!”

“真的没经历什么,一刻钟而已,能有什么啊?”

“哦,那算了。不过,师傅告诉我八源阵重在困心,你昏迷过去,就证明你意志不坚,这时八源阵会自动转化为八源困道阵,按照师傅所言,一旦迷失者进入八源困道阵就会看到自己心中最想要的东西,那是一个被困者的天堂。”惊天正经道。

“是吗?你哪个师傅说的啊?”

“国师周易师傅啊!也只有他才对这些东西研究这么深。”

“国师?那到底是真还是假啊?真的是我想要的吗?”风凌萱迷茫自语道。

惊天见此便知道她一定没有说实话,“凌萱,老师不会骗我的,你到底经历了什么啊?”

风凌萱闻言笑着说道:“真没什么的!惊天能每次睁眼看到的都是你,这才是我最想要的。你说这个算不算啊?”

惊天闻言一阵无语,他感觉风凌萱变了不少,不过这种变化他感觉不错。

风凌萱这时心中默念着:万载的经历,不过是一刻的想象。对于你是一刻的等待,对于我却是万载的生活。不过一想到那万载的不真实的幸福,以及自己不愿投入的爱情,风凌萱便不由自语道:“或许他再如何的门当户对,在如何的对我好也比不上你对于我的价值吧!”

惊天见此在此问道:“凌萱,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风凌萱闻言一怔,她立刻收回心思笑着对惊天说道:“嗯,我在说惊天对我最好,每次都傻傻的只为我。”

惊天这时感觉自己实在不能适应风凌萱的变化了,他瞬间被风凌萱弄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不过或许两人没有发现,惊天此时心中的杀念削弱不少,至少双眼是和平常一样了。

惊天这时又像想到了什么,他突然说道:“凌萱,之后可不能再闭眼想休息了,再怎么也要坚持,不然八源阵继续变化就不好了。你累了也要坚持啊!”

风凌萱听到这儿停下了自己的脚步,她看着惊天说道:“我累了就不坚持了!”

“为什么啊?凌萱,你不想出去吗?”惊天奇怪道。

风凌萱微微一笑,她羞涩道:“我累了,不是还有你吗?你不会不打算背我了吧?”

惊天闻言一愣,不过转瞬便明白了风凌萱的意思,他笑道:“凌萱,只要你喜欢就好了,我没有什么打算,只有愿意。”

……

余晖中,夕阳西下,惊天背负着风凌萱消失在沙漠之上。

“惊天,我们在这里已经走了差不多两天了,到底还要多久啊?”风凌萱说道。

惊天解释道:“八源阵中的时间是错觉,其实与外面的不一样。此阵重在困心,如果放弃便是万劫不复。”

“轰……”惊天拔剑又斩碎一块飞过来的陨石。虽然陨石的威力和数量都没有之前多,但总还是会有的。

“惊天,你的意思是,这阵法就是困心,阵法空间重在于此。”风凌萱问道。

惊天点了点头,“就是如此!”

“那要如何确定此阵的中心呢?”风凌萱此时疑惑道。

惊天叹了口气,“土之本源之力最强劲之处便是中心。”

于是二人又继续踏上旅程,或许是由于风凌萱心结打开,与惊天的关系不在如往昔一般扭扭捏捏,本来枯燥的沙漠也不觉得有什么了。或许最大的枯燥便是冷漠吧?

……

“你们找到小姐了吗?”秦川城来人问道。

“找到了,在地牢第三层,不过那里如今被八源阵所围,我们根本就进不去。”

……

古翼城外,一青年带领无数妖族走近。

“大人,我们还有五个时辰便可到达古翼城。”

青年很显然便是所谓的大人,他沉声道:“嗯,可以,保持行军速度……”

这时一侦查兵报道:“大人,不好了,人族全力攻打古翼城,秦川城主风逍遥甚至扬言要夺下古翼。”

青年眼神一凝,他眯起双眼看着眼前的侦查兵问道:“麒麟王前辈呢?”

那侦查兵说道:“麒麟王与风逍遥一战,据说不死不休,如今已经打了差不多有半天了。”

那青年此时眯上自己的双眼,他脑中飞快计算着这一切:麒麟王修为略胜风逍遥一筹,这是他从他父亲那里得知的。按说古翼城应该稳如泰山啊!可为何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他却显得有一丝不安啊!

青年这时睁开双眼说道:“双方阵亡情况如何?”

“人族阵亡道境十人,我妖族阵亡二十人。”

青年闻言眉毛一挑,“为何会出现如此情况?”

“大人,人族援军早已到达。包括天下人的学生和紫龙城的战士,来的紫龙城禁卫军数目是万妖卫的一倍,万妖卫中道境之下已经全部阵亡,道境之上也坚持不了多久了。而其他将领虽然勇猛,但人族实在是人多势众啊!”

青年这时眉头已经皱在了一起,普通妖族可不管,但万妖卫却是不可不管,那可是妖族精锐。他又问道:“天妖山的妖族呢?”

“因为麒麟王大人坐镇古翼城,所以他们认为古翼城稳如泰山,他们都去别处参战了。”

青年这时叹了口气道:“大意啊!大意,我终于明白为何父亲要我到这里的原因了。传我军令,所有道境妖族全速赶往古翼城,务必速解古翼城之危。”

命令一下,妖族队伍中瞬间消失了差不多有百人。百多个道境妖族全部都归这青年一人管辖,足以说明他的地位。

“现在,法境妖族立刻接手这里的妖族,务必在五个时辰内赶到古翼城。违令者,军法处置。”

“大人,那您呢?”

“我,我先去古翼城一看。”青年说完话瞬间化做一道金光飞走,一条五爪金龙浑身散发金色光茫冲向云霄,声势浩荡于天地。

……

“惊天,我们到了吗?”风凌萱看着眼前散发着土黄色光芒的一扇巨门。

惊天也是第一次见到此景,他迟疑道:“或许到了吧!”

在经过一路枯燥的旅行后,两人终于到了目的地。

“不过,惊天,这要怎么开这扇门啊?”风凌萱疑惑道。

惊天面色一正,他沉声道:“现在就只有强力破开吧?凌萱你退后!”

风凌萱闻言便退后几步,她知道现在只能看惊天自己的了。

惊天双目注视着眼前的土黄色巨门,他缓缓拔出手中的长剑。

“一剑……隔世。”惊天第一次在这种不需要瞬发的情况使用此剑技。这一次他先开始蓄势,并且这一剑还融入了他的剑意。只见惊天手中的长剑这时散发出万丈红光,剑气直冲九霄。

“喝……”惊天右手使劲一挥,一道半月状的剑气顿时凝聚而出。这一剑当真是有隔世之力,威力惊人,空气撕裂声音不断于耳。

“轰轰轰……”剑气斩到巨门之上,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威力。在阵阵爆炸声中,巨门摇摇欲坠,像是不堪重负一般。

惊天见此却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失败了,破开巨门应该是一击而破,不应该是这种僵持状态。果然,在巨门不断的晃动之中无形的卸去了一剑隔世的威力。最终巨门依旧保持原样。

看到这里惊天捏紧了自己的长剑,或许真的只有那个办法了!惊天这时转身看着风凌萱,他像是要将风凌萱的样子刻进脑中。

“惊天,打不开也没关系,之前听你说冰姨也来救我了,我们等一下说不定就可以了。”风凌萱见状安慰道。

惊天却没有听风凌萱的这些话,他学过易道,他现在有着很强烈的感觉,只要自己打不开那扇门,或许他们便永远出不去了。这是一种敏觉,像之前对于风凌萱的事情上也出现过这种情况,而且这一定是正确的预感。

“或许本身就没有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