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娱乐天下
第62章 大结局
作者:创新家 | 字数:2765 字

就在晚饭即将接近尾声的时候蓉姐突然开口讲话:“到底是什么事啊?你现在就告诉我吧。”

“好吧,不过说之前我要讲一个故事。”

“什么故事啊?”

“关于“游杀”身份的故事。”话一落地蓉姐放松的精神一下子消失殆尽。

“还记得你回来的次日吗?那天晚上,不知道怎么了?一只玻璃杯从桌面上掉来摔碎了,吓了我一条。我拿起扫帚和矬子准备去处理地面上的残渣,我低下身子先是用手去捡大的玻璃碴,可我看见旁边门口下面的门缝,一双赤脚出现在我的眼前。我可以一动不动的蹲在门缝观察着那双赤脚的行动。我看得出来,那双赤脚故意走的很慢,好像上身抬了什么东西。知道消失在我的视线中并大厅楼下开门的声音,我才知道那个人离开了房子。浴室我悄悄跟着出去,我不知道那双赤脚是无花还是你的,因为我无法只从一双赤脚就去辨认出一个人的身份。”

讲道这里蓉姐打岔道:“你说什么呢?桂花妹子。”

王桂花没有理会继续讲:“出门了我才知道那个女人穿着露腿的睡衣,抱着一个人慢慢的朝一个黑暗的角落走去。不过从背影和衣服上,我看得出来,那个人就是你。你慢慢的抱着无花走到了那片烂尾房的别墅区。就在一栋别墅内,一个暗室,突然从书架上被你扭动的机关,慢慢浮现在我的眼前,你抬着昏迷不醒的无花走了进去。我不知道当时你要做什么?我只知道,你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于是我斗胆走了进去,密室的通道很黑很长,很庆幸我当时带着手机出来,并录下了整个过程。直到我看见你抬着无花走进了一个房间,我偷偷看去,你把无花绑在了“游杀”设计的死亡座椅上,并且在她的对面摆好了一个旧电视机。那一刻我才知道自己一直要找的凶手就是你!”

“王桂花,你真会开玩笑?我怎么可能是“游杀”呢?真是太搞笑了。”蓉姐继续掩饰着自己的身份讲着。

“你把无花绑在密室的整个过程我已经全部用手机录了下来。”说着王桂花举起了自己手机,在蓉姐面前摇了摇。

蓉姐不在讲话,两个人对坐着,眼神互相交汇。

“好啊,你的故事讲完了。我该讲讲我的故事了,一天一个笨女孩企图往酒里下毒毒死自己,并且在那天,笨女孩吐露对方杀人的事情,但是她不知道,其实自己已经被对方下毒了好几天。结果那个笨女孩……你知道吧?”蓉姐突然眼神邪魅的朝王桂花一笑。

说完,王桂花突然感觉到头部一阵阵的眩晕,最后晕倒在饭桌上。

“滴,滴,滴”蓉姐的手机突然响起。

“你的身份已经暴露。”电话传来一个成熟的男人声音,接着就是忙音……

蓉姐突然神色大变,立刻冲到二楼准备收拾东西离开,在经过倒在地上的王桂花时,她用力的用脚踹了对方的脸。

就在房间收拾东西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警车的轰鸣声。蓉姐看向房间窗户下面,一下子就从二楼的窗户跳下去。

“啊!放开我!”几个警察一把按住挣扎中的蓉姐。并把她带到了警察局。

而王桂花用手机录好蓉姐绑架的一系列过程,就在准备毒死蓉姐的前一秒中,发送了给了警察局。

来到了警局的蓉姐,她能说什么?自己是“游杀”的徒弟?若不是因为自己是第一个能从杀人游戏中成为胜利者的玩家,或许她也不会成为“游杀”的徒弟,并且让弟弟知道这件事,并且逼疯了弟弟。

本市一直神出鬼没的“游杀”案件,终于结案。

结案后的一个月,新生桂纶美入住S大学的学生寝室。

“咦,于教授!我是新生,也是图书馆的新任管理员,我发现借书记录上有一本《哈撒国的魔法纸牌》这本魔幻书籍被一个叫黎启明的老生借过,不过到现在都没有归还。”第一堂下课桂纶美就跑到于教授的身旁询问。

“哦,没什么?只不过是一本书而已,同学你真细心啊。天气这么热。这瓶凉茶给喝你吧?”

“谢谢。”桂纶镁拿着那瓶康师傅绿茶离开了。

晚上图书馆的人开始越来越少,桂纶镁突然想起,于教授送给自己的那瓶康师傅绿茶,拿起来拧开瓶盖就“鼓动”“鼓动”的喝起来。

现在是点了,图书馆已经没有人了,桂纶镁想起身离开,突然觉得头好沉,不知不觉的就在图书馆睡着了。

当桂纶美睁开眼睛的时候居然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空荡荡的浴室水缸里……

她吃力的从浴缸里坐了起来,感觉头很沉,猛烈的摇了摇。

“这是那里啊?”

她揉了揉迷迷糊糊的双眼,发现这个浴室很旧很破,墙壁的角还有锈迹。看来这是个废弃的浴室,不过自己怎么在这?真是疑惑不解。正当她自己打量的时候,地上的一具男尸把她给吓的叫出声来。

“啊!”她捂上嘴,瞪大眼睛看着前面不远的尸体。

男尸很完整,只是头和身体分离,自颈部分离的两个面流出来鲜红的血液,她捂住口鼻,慢慢绕过令人作呕的尸体。来到浴室门口这里,发现浴室的门死死的关紧,无论她怎么使劲都打不开,由开始的疑惑变为挣扎。

“有人吗?有人在吗?”接着她又使劲的拍了数十下门,但门外仍然丝毫没有人类生存的迹象,她哭着蹲在了浴室门口大半天,也没能从惊恐中挣脱出来。

她惊恐万分,自己被绑架了吗?慢慢的回过头,想找一些工具来把门打开,四处洞察,空荡的浴室除了那具恐怖的男尸就剩下一台电视机。浴室里怎么会有电视机呢?

她走到电视机的面前,按下了开关键,居然有画面。

画面上一个背对着她坐的男人,然后恐怖的游戏即将开始……

恐怖的声音缓缓从电视机传来,经过分析可以知道声音通过变音器的加工后无丝毫的感情和语调,反而平添了一种恐惧与绝望。

“你好!桂纶美,上了大学四年的你即将要面临人生的选择,但你的父母却为了你的弟弟要你放弃你自己的理想,对于这样无奈的逼迫,你曾经试图自杀却没有成功。今天我将重新给你一个选择。在你面前躺着一具男尸,浴室门的钥匙就在他身体里的某个部位,你要做的就是在分钟内找到那把钥匙,记住!如果在分钟内你没有完成,那么浴室上方就会自动排出致命的毒气。现在游戏开始……”

桂纶美整大双眼望着电视机的屏幕,瞬间画面转换为数字时间。

:,开始倒计时了。

她颤抖着身子然后转身,视线落在了那具男尸之上。怎么办?怎么办?

为了能够活着,现在自己没有别的选择。她一步一步向尸体靠过去,每走一步内心都无比的害怕。男尸的手里握着一把刀,刚一触摸到男尸的手,一股冰冷的感觉使她下意识的把手拿了回来。她闭上眼睛,猛的拼命掰开死尸的手指头把刀抽了出来。

接着一声:“啊!”就是一顿疯狂的乱刺,血液如潮水般涌了出来,手上,身上,甚至是脸上,都是鲜红的血液。男尸被她开膛破肚,她刺的飞快,双手发疯一样的在尸体里的内脏乱抓,血淋淋的肠子,肝,肾被她一下子扯了出来。蹦到自己一身的血。再看看时间。

“啊!钥匙!救命啊!”她不断的在嘴里疯狂的喊着钥匙,钥匙。那是她唯一能够让她活下来的钥匙。

时间所剩不多,哀求声,叫喊声从桂纶美的嘴里传出,在空荡的浴室此起彼伏的响着。男尸的小腹已经被她刺到粉碎,看上去像菜市场的生猪肉,血液慢慢流向了光亮洁白的浴室瓷砖地面上,就地形成一个血泊。

随着墙壁上方的管子“啪”一声,一阵阵浓烈的黄色气体充斥着整个浴室。桂纶美连救命都无法喊出,她甚至不管不顾自己带血的手,一把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口鼻,在浓烟慢慢的灌入下,她终于倒在了血泊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