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大宋名探
第66回
作者:一流刀 | 字数:3126 字

回到军寨衙厅,宋慈命军丁将平安客店帐台那张大案桌抬上前来。易常规、管格言坐一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宋慈沉吟半响,乃开口道:“本钦差现来剖析苏绣图一案。盗窃苏绣图的就是适才那平安客店的帐房,名唤齐恒山,是个青年后生。这齐恒山为一伙歹人重金所雇,大胆潜入丽人宫行窃。”

管格言愕然,不由问道:“望钦差明示,这齐恒山是如何潜入丽人宫行窃的。”

宋慈道:“齐恒山乘黑夜驾一叶小舟闯入丽人宫外禁域,偷偷潜伏到西北隅宫墙四处的水门下,再沿水门的拱形壁架攀缘宫墙而上,翻越雉堞恰好便是三公主赏月的凉亭。三公主赏月前将展览开的苏绣图折好,放在凉亭外一个茶几上。齐恒山乘三公主赏月之际,顺手窃得,并不费力。”

管格言脸色转白,心中叫苦:“如此说来,是卑职防备布置有疏漏,被歹人所乘。卑职疑惑不解的是,这齐恒山也不过平头百姓,如何晓得官墙岗戍的疏漏,如何晓得宫之西北隅水门处可以沿墙攀缘。更令卑职惊讶的是,他又是如何晓得三公主那一日要去凉亭观画赏月,又必然会苏绣图放在凉亭外的茶几上。”

心中惶惑,疑窦丛生,管格言满腔急汗。

宋慈淡淡地望了一眼管格言,笑道:“机关正在这里。原来那伙歹人也是受人雇佣,在背后牵线的是一个姓霍的牙僧。那牙僧告诉说,某日某刻,如此如此,便可顺利窃得苏绣图。如此猜来姓霍的宫内必有内应,这案子的主犯必然安居于宫中运筹帷幄,演绎出如此一出惊心动魄的戏文来。”

“本钦差暂且不说出这主犯的姓名来,却道那齐恒山窃得苏绣图后,心中酷爱,私下偷偷藏匿。他想将这苏绣图变卖作金锒,快活受用,事实上他己将这图藏匿,打算暗地出售。他悄悄回到平安客店打点了行装,便沿那条山路直奔邻县的十里铺,要去那里发卖掉苏绣图……”

易常规不禁大怒,破口骂遭:“这小贼奴竟是无祛无天,待拿获了,碎尸万段。”

宋慈笑了笑:“易总管岂忘了适才楼掌柜的招供,齐恒山己被人杀了。这后生目光短浅,哪里知道这苏绣图的利害?他心里一个心眼做发横财的好梦,可歹徒们早布下天罗地网。齐恒山没走出那山梁便被他的雇主抓获,问他要苏绣图,他推说并未窃得成。雇主乃过来人,经过世面,哪里肯信?喝令动刑。这齐恒山自恃年轻,可以熬过,谁知那伙歹徒下手太重,竟要了他的性命。温畅行校尉,你说说军营的巡丁发现他尸身时,从他行囊里搜得何物。”

温畅行跪禀:“齐恒山尸身系在富春江南岸捞得。当时见他全身是伤,肚子都被剖开,血污模糊,几不成人形。右手胳膊还勾着个粗布行囊,行囊内,一迭名帖、一本地图、一串铜钱和一把算盘。”

“且谩。”宋慈挥一挥手,示意温校尉退过一边。“这齐恒山虽是目光短浅,却饶有心计。他也知道不交出苏绣图他的雇主不肯轻易放过。他想出一个绝妙好计,轻易将苏绣图藏匿。”

管格言睁大了眼睛,竖直了耳朵,没甚听明白,急问:“这苏绣图十五尺长二尺宽,他如何能轻易藏匿?”

宋慈点了点头,仲手将案桌的右首抽屉拉开,拿出那块惊堂木,“苏绣图就在这里面。”他将惊堂木高高举起。

众人惊愕得面面相觑,只不知宋慈葫芦里埋了什么药。

宋慈命一军丁拿来一把屠夫用的杀猪刀,自己将刀刃插进惊堂木背面的一道裂缝里,然后用力一翘,惊堂木裂开了,原来空心的,一块折叠的丝绸竟藏里面。

“齐恒山将苏绣图藏在空心的惊堂木里,再蘸以水胶固牢了惊堂木,随身携带,真是天衣无缝。他身为帐房,须臾不离开帐房用具,谁会疑心他那块压纸用的惊堂木里藏着珍宝苏绣图。”

“那雇主自然也被瞒过,故尔和那行囊连尸身一并抛入富春江。尸身捞上当日,还正是邹温畅行校尉托付我将包袱里的帐房用具送平安客店。我亲手将这些东西轻易交还给了楼掌柜,却煎熬了两天两夜心思,才解出这个谜来。系铃解铃,原是一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真可谓踏破铁鞋无豇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众人这才巨雷震耳,大梦初醒,一个个仲长脖颈看着桌上那块惊堂木。

宋慈展开苏绣,用彩色蚕丝在丝绸上绣出来的《清明上河图》巧夺天工,比水墨画更好看、更逼真,可谓良辰美景,五彩缤纷,云蒸霞蔚!座中一个个目瞪口呆,狂惊不己。

宋慈吩咐将苏绣图用雕花金盘盛放了,复盖以黄绫圣旨。

宋慈乃命启驾进宫。一顶八人抬大轿坐了宋慈,易常规、管格言跨上各自的雕鞍骏马,禁军牙骑护卫,卤簿仪从齐整,两队鼓乐前面引导,浩浩荡荡向丽人宫迤俪而来。一路花炮轰击,鼓乐声喧,街上百姓哪敢仰视,都纷纷躲路而行。

早有飞骑禀报内宫,钦差领圣旨少刻便要进来宫中拜谒三公主。三公主大喜,心中明白宋慈已寻回了苏绣图,忙传命内宫所有宫娥、太监齐集在金玉桥下恭迎。外宫早己得管将军军传令,大开宫门,萧韶馔酒,等候接旨。

宋慈轿马进了丽人宫正大门。接应礼仪毕,宋慈入一彩栏画楹的小轩略事休歇。待儿献茶,宋慈正觉口渴,呷了一口,顿觉脾胃爽冽,精神振新,乃问道:“易、管两位可知有一个姓霍的时常宫中进出。”

管格言摇头道:“从不曾听说进出宫中有个姓霍的。”

易常规皱眉道:“外宫系管将军巡查,卑职监卫,却从未放过一个姓霍的进来宫中。内宫由应公公掌管,金玉桥里边的事我们不尽情楚,出入也别有门径。”

“易总管手下的锦衣近来出外公干可是穿的黑衣黑裤。”宋慈又问。

易常规答道:“卑职手下的锦衣从不穿黑衣裤,近来也不曾有什么差遣。对了,咋日里边赫主事来向卑职借了四个去应局。”

“易总管说的里边可是指金玉桥那边内官应承奉?”

“回钦差大人言,那赫主事正是应老公公手下的,故不好推却。照例锦衣是不准借过去的,伏乞钦差阵罪。”

宋慈心中明白三分,又问管格言:“四天前午夜,守卫宫墙的岗成有什么异常。”

管格言追思片刻,乃答日:“是了,那夜夜半,内宫厨下失火,奉应公公之命,宫墙城头的守卒曾分拨一半去救应。”

宋慈沉吟不语,又呷了几口茶,遂起身传命进内宫。

易常规、管格言引宋慈穿过几处水榭亭馆,回廊曲沼,一路华木珍果,团团簇簇,蝶乱蜂喧,香凤温软,看看到了荷花池边的金玉桥下,胖太监率四名小黄门早匍匐在地,恭候钦差。

宋慈命众人在桥下稍候,他自己径去衙斋见应太监。

雅致的衙斋滨临荷花池,静悄悄空无一人。一阵阵花香熏得人醉意微微。应太监站立在水激雕栏边上,望着池中一丛丛冰清玉洁的睡莲呆呆出神。

宋慈走到应太监身后,应太监乃慢慢转过脸来。

“宋慈阁下,投想到转眼已是钦差。”应太监的语气不无鄙夷。

宋慈拱手施礼道:“今日奉圣旨进宫,专程将苏绣图奉回三公主。”

应太监鼻子里呼了一声:“阁下的大名在京师时便略有所闻,地方多少奇案疑狱,一经剖析,无不洞然,能不领佩。阁下可自去内宫拜见三公主,今番圣旨在手,老朽哪能盘问阻碍。”

宋慈正色道:“应承奉,三番五次欲加害本官,不知缘何?”

应太监淡淡一笑:“古人云,成事不说,往事不谏,事至今日,你我又何必细说。你看池中那边一丛结净无垢的白莲,今日一早竟枯萎而败,我便知道必有人事相应。一饮一啄,皆有前定,如今看来,此话不假。”

宋慈冷笑道:“举凡人萌恶念,明有刑法相系,暗有鬼神相随,故道是天理昭昭,不可惑欺。应承奉不亦听说,人必自侮,然后人侮之。应承奉不知自重,致有今日,不然谁敢对你大不敬呢?”

应太监失声笑了:“自作孽,不可活。老朽前夜见了你,就知道会有今日,只是舍不得妨你前程,故不忍下手。老朽风前残烛,又何足惜,哈哈。我要去服药了,进内斋说话吧。”说着摇摆进衙斋,去书案抽屉里拿出一个小小紫葫芦,摇了摇,倒出一颗药丸纳入口中,又漱了一口香茶,囫囵吞下。

“宋慈,赫某人就在后花园、莫要放过了他。老朽此去泉台,正还需个跟随服侍的,哈哈……”应太监变了脸色,气喘吁吁,全身痉挛不止。

宋慈赶忙进衙斋上前扶持,应太监己软作一团,瘫倒在地,眼珠儿翻自,挺了挺脖根去了。

宋慈回到荷花池金玉桥,传命温畅行率禁卒立即进后花园捕拿赫主事,并去水牢内放出王嬷嬷。其余人等跟随他进内宫晋谒三公主,着令胖大监在前引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