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大宋名探
第67回
作者:一流刀 | 字数:1781 字

金玉桥里边早排列起宫娥、太监迎候,一派彩幢绎节、羽族花旌,宋慈缓步走过金玉桥,耳中鼓乐铿锵,鼻前异香馥郁。

众人拥着宋慈迤俪刚到内殿,三公主盛服来迎。见她头上玉翠堆盈,胸前缨络缤纷,动摇有声,雪肤花貌,光彩射人。

宋慈率易常规、管格言行礼毕,遂将雕花金盘高高擎起。

三公主轻轻揭了那幅黄绫,展开苏绣《清明上河图》,心中好不喜欢。她不由撩云鬓,含情凝睇管将军,脸上飞起一层鲜艳红霞。

管将军用眼梢一瞥宋慈,三公主乃知觉,又躬身拜谢宋慈,口祢“谢钦差”,一面传命宫娥引钦差入内殿叙坐。

宋慈简约地将苏绣图一案的本末禀报一遍,又祢:“公主殿下,吉人天相,洪福齐天。”

三公主十分惑激,说道:“宋卿今日可随本公主同去京师,我必向父皇力荐,大理寺的那些官儿,尚不及宋卿之万一哩。”

宋慈道:“本来下官来这里也只想休闲钓几尾大赤鲤,不期能为公主微薄效命,己觉十分荣幸,岂敢奢望,觊觎非分。”说着将那黄绫圣旨恭敬奉上,三公主不觉眼热,心中益发敬佩。

正说话问,王嬷嬷上殿来,先向三公主拜舞纳福,又躬身向宋慈一拜,口称道:“侥幸还能见宋直秘。”不禁潸然汨下。

王嬷嬷又向三公主详说了昨夜在宫墙西北隅水牢前与宋慈见面商计之事,三公主听罢,又欤感叹良久。

三公主早命御厨备下丰盛肴馔。正是食烹异品,果列时新,葡萄美酒,水陆珍馐,齐齐楚楚,琳琅满目,自不必说。

宋慈骑着马又进入黑松林。这回是离开中州镇了,同前日走来这中州镇时景致仿怫,心情迥异。

午后热辣辣的日头经浓技密叶一筛,落到身上,星星点点的只觉舒爽筋骨,走动血脉。这时他心里漾溢着一种大功告成,激流勇迟的得意惑,庆幸珠链完壁归赵,陷害三公主的阴谋终被他亲手挫败。

这时不知怎么,宋慈忽又想到了婵娟,临行前婵娟要去了他的那个葫芦,算是留念之物。她聪明颍慧,这两三日里倘不是赖了她处处时时鼎力帮忙,自己又如何破得了这个案子,三公主与婵娟年岁相仿,却如个笼中的彩乌,锦衣王食,有人服侍,却投有自由,一味孤独,临到危难之时几无自救之力。婵娟恰如个林中的野雀儿,啼飞栖息,自由自在,好不快活。

正思想时,猛见前面一株古松后闪出一匹老驴,葫芦先生稳坐在驴背上,把一双眼睛细细瞅着宋慈。两支拐杖搁在身背,一个葫芦挂在跨前。

“宋直秘依旧这份穿扮,老朽十分敬仰。我早就猜到那一幅黄绫不会将你的魂魄儿勾去。嘿,你的葫芦哩。”

“我将葫芦送与客店中一个女子了。葫芦先生,在离开这中州镇时投想到还能见到你,真是三生有幸啊。先生旷世高人,只恨下官福薄,没法追随,时聆雅教。”

葫芦先生笑道:“老朽那日不是说过,你我还有一面之缘哩。今日这一别恐是永别了。不过,你也别惑伤,须知世上事都属前定,神仙帝王、草民乞丐莫不如此。能看破这一层,便进一重境界、登一重天。”

宋慈抚须笑了:“世上事有缘的并非投有,但不必事事有因果。先生言语行止如此,必是个翻过筋斗、经几番沧桑来的。”

葫芦先生惊道:“足下亦知麻衣、六壬,已看破老朽底细。其实又何必厮瞒,老朽即二十五年前裕血疆场之欧阳将军。当时被番邦掳去,国中以为捐躯矣。漠北囚禁了十五年,拚死逃回本土,从此埋名隐姓。谁料知逃名不易,约身有束,致使浮声虚传,闻于今上,遂被聘入宫中做了公主王孙们的师傅。我与学生,平日教训且是严格,又十分融洽。学生中惟三公主最为聪明颍达,每解经典,自发精髓,娓娓说去,剔先生之疵,每弄得老朽十分狼狈,故此愈发钟爱赏识。今日三公主遇奸竖暗算,老朽便大胆妄为,将你举荐。足下呆然不负重托,洞奸究如照烛火,拔三公主于水火之中,老朽这里也致谢了。”

说着,他在驴背上略略躬身,算是施礼,花白胡子几乎碰到了他那个葫芦。

宋慈忙拱手还礼,口称“折福”。

葫芦先生解下自己的葫芦,递给宋慈道:“你的葫芦送了人,许多不便。留下也好做个留念。这葫芦之妙,便在‘空’。足下莫以为这‘空’言,车有幅毂,乃有车之用;室有户牖,乃有室之用。《南华真经》载便在‘空’之一义。为人之道也如此,将那荣华富贵看作浮云一般,也是仗了这一个‘空’宁字。目空心大,方可荣辱两忘。世人熙熙,只争着一个利;世人营营,只奔着一个名。老朽看得多,那争得利的,终为利殒身;那奔成名的,尤如抱虎而眠,袖蛇而走,更是危险十分。到那步田地,再悟得一个你这一字真经,切记,切记。”

宋慈谢过,去向马鞍后系了葫芦,抬头己不见了葫芦先生。他即将赴湖南提点刑狱任上,葫芦先生的一番话格外中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