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56章  人兽之战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6804 字

这几人在眨眼之间纷纷上树,无疑是更激怒了那十数只暴躁的金电豹了。此时下面只有王风孤伶伶的一个人,众人不禁为他担起心来。就在金电豹要攻击之时,王风不退反进,身形一晃,已到原先五人立足的那一小块平地中。对面几只金电豹一惊,随即纷纷侧身,一阵狂风响动过后,那十数只金电豹又将王风团团围了起来。

此时,见眼前之人的速度不仅不比它们这些以速度自傲的金电豹慢,甚至还要快上许多,这十数只金电豹倒也不敢轻动。忽觉一股危险的气息传来,只见王风手中已拿了个白晃晃的圆环来,而那股令金电豹极为不安的气息便是从王风手中的圆环上散发出来。

气息压迫之下,众豹不禁蹲身退后几步,兽目中碧惨惨的凶光大盛,只是心中颇为矛盾,一时该不该上前攻击。

正在这时,一阵巨大的吼声传来,跟着又是树枝连连折断之声响个不停,众豹一齐仰天长啸,一时之间,如波翻浪涌,声势威壮之极。

林中小兽早已是四处逃窜,就连一些跟在金电豹身后想分一杯羹的其它猛兽也纷纷狼奔豕突而去。

就在众人暗暗称奇之时,一道极强的威压逼了过来,几下大地颤抖过后,只见对面林中露出一个象首般大小的豹头来,两只兽眼便有碗般大,巨口獠牙。

一阵风起,丈许高的身躯已现露在众人面前,毛皮光滑,金光闪闪,一丈长的尾巴如儿臂粗的铁棍般,扫带之下,周围树木晃动不已,稍细一点儿的,便一一断折。

再看四条如柱般的腿下,四只兽爪已有磨盘般大小,一个人都不够它一拍的。

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中,那巨豹前行数步,已到王风面前,忽作人言道:“你是谁?手中为何有驭兽环?”王风心中一惊,心道:“庄子外物篇中说道,异怪上了一定的年岁便可与人语,看来实是不假。

瞧此巨兽,当是金电豹王了。”口中答道:“我是来寻法宝的。手中之物确是驭兽环,是我师侄送给我的。你们以多欺少,不得不用它来防身了!”

那豹王道:“驭兽环只有神仙之界才有,而且数量有限。你师侄既是神仙,相信你也是。你身为神仙,又有此宝,为何还如此贪婪,欲另寻法宝?我们不是你的对手,这就离去。但还是要奉劝你一句,越往里面走,越是危险。你回头还来得及!”

说着,也不等王风回话,带领那十数只金电豹,在一阵风响后,悉数消失在密林深处。

众人不约而同地吁了一口气,见无异状,纷纷跃下树来。王风将驭兽环收起,向三女望去。只见三女急忙来到面前,一起拉着王风的双手一阵摇晃,口中纷纷嚷道:“你有驭兽环,也不告诉我们一声,害得我们白白为你担心一场!”“就是,要你赔偿我们的精神损失!”“哼!我不管,给我几只驭兽环,否则,哼哼!”……

此时的王风如惊涛骇浪中的一叶扃舟,不得不求饶道:“好啦!你们再不放手,就把我给拆散了!啊……救命!……”不知是谁狠狠地拧了他一下,让王风如杀猪般地嚎叫起来。

三女被这叫声吓了一跳,不禁都放开了手,见王风面有得色,知是在骗她们,于是相视一眼,又抓了上来。王风惊叫一声,身形一晃,已在不远处笑弯了腰。

三女待再上前,王风叫道:“别过来!不然我可要跑了!”三女一怔,齐声叫道:“你敢!”王风立刻蔫了下来,道:“过来可以,但不要再像刚才那样,差点儿把我给拆了啊!”

四人就这样席地而坐,王风道:“那日武德仙君来府,送我这只驭兽环,我当时没在意,谁知也有用到的一天!”

红云道:“那你刚才对那豹王说是你师侄送的,那是怎么回事?不可能武德仙君是你师侄吧?”

不待王风开口,欧阳道:“就是,他是武德师侄还差不多!”青霞道:“可惜只有一只驭兽环,要是再多几只就好了!”

王风摇头苦笑道:“你们以为这驭兽环满大街都是啊,再怎么说也是极品仙器哩!至于对那豹王说是我师侄送的,纯粹是攻心之战,嘿嘿,攻心之战。”三女齐齐地白了他一眼,异口同声地道:“切……”

王风心想,武德是我师侄一事,虽然以后是瞒不住的,但现在还不能与她们实说,免得传到武德耳中,令他有些不好意思,日后想问他要点什么,只怕再也不会那么容易了。

四人适才这一番打闹,就像是在旱地飞舟之上。适才紧张之下,再放松放松,这对接下来的行程有好处。这些四人都知道。

这时,先前被金电豹包围的五人走了过来,其中一个大汉跪倒在地,向王风道:“多谢阁下救命之恩!”王风将那大汉扶起,一旁四人也是纷纷道谢。

王风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来此也是为了寻得法宝的吗?”

那大汉道:“我们是侠神宗的弟子,这次是奉宗主之命,将大小姐找回去。就凭我们几个的修为,便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来灵兽之森,更不用说寻法宝了!谁知找到大小姐后,正要回转时,便被一群金电豹给围住了!若非恩人相救,我们几个,只怕要交代在这儿了!”说完,已是摇头苦笑。

青、红二女相视一眼,没有说话。王风心中也是一动,遂问道:“你们小姐找到了吗?你叫什么名字?”那大汉道:“小姐找到了。我叫游义,那边两个青年是我同门,另外两个女子便是我们小姐和侍女!敢问恩人尊姓大名,我等日后定当拜访!”

王风向那四人看去,只见两个青年分站两旁,中间一黄衣女子,容貌秀丽,虽然与金电豹大战一场,头发衣衫有些凌乱外,身上伤势也比其他几人轻得多,显是四人力保的结果;身旁站有一名丫鬟模样的少女。

王风道:“不要恩人恩人的叫,举手之劳而已!我们都是从修真界来的,所以,名字告诉你们没什么意义!就此告辞!”说着,携同三女,转身便走。

只听一女子叫道:“恩人慢走!我还有一事相问!”王风回头一看,只见那黄衣女子走上前来,道:“敢问恩人可知修真界中的皇极宗?”王风有些惊奇,点了点头。

那女子又道:“请问,恩人有没有听说……听说皇甫少主的什么消息?”王风道:“你是他什么人?”那黄衣女子面上一红,道:“我……我是他的一个……一个朋友。他……他现在还好吧!”

王风猛然想起皇甫紫日以前讲给他听的一番话来,莫非这女子便是皇甫紫日口中的那一位吗?

想到这里,王风道:“皇甫紫日他很好!我与他也是不打不相识。他也在我面前说起过你,还说等他有了实力,便带同你远走高飞!只是听说你是太上宗的,怎么又成了侠神宗的人了?”

那黄衣女子娇躯一震,抬头道:“真的吗?我……我好高兴!有他这一句话,也不枉……不枉我与他相识一场!”说到这里,那黄衣女子再也强忍不住,嘤嘤地哭了起来,以手掩面,双肩起伏不定。接着又道:“太上宗与侠神宗同属一支,就像他……他皇极宗和天剑宗的关系一样。”王风等人点了点头。

欧阳心中不忍,上前道:“姑娘不必如此。过不多时,我等就要回修真界了。姑娘有什么话要我们转告的吗?”那黄衣女子沉默一下,自腰囊中拿出一物来,递给王风道:“相烦将这块玉简交给他,他看后就会明白的。”说着又深深地鞠了一躬,道:“拜托了!”说完。抹了抹眼泪,带同四人,向来路行去。

欧阳道:“看来,这姑娘还真是信任你呀!宁可把这玉简交给一个陌生男子,也不交给我这女子。”

红云道:“要是我的话,我也会交给哥哥。谁让他生就一副老实相呢!”三女一起笑了起来,又询问王风刚才那女子为什么认识皇甫紫日。王风知道此事若不满足她们三人的好奇心,这一路都不会消停的。只得将那日在万仙岛上皇甫紫日所说的再一一说了一遍。三女闻言,怔了半晌,都为这一对情侣感慨了一番。

只听青霞又问道:“刚才几人是什么修为?我竟然看不出来!”

欧阳红云也同样点点头,一起看着王风。王风笑道:“他们身上都有隐藏气息类的法宝,你们自然是看不出来。不过是赤婴以下级罢了。有了今日之事,以后对付侠神宗,说不定可以了解一点有用的信息。好了,休息得差不多了吧,咱们这就上路罢。”说着,向前行去。三女埋头跟了上去。

一路上级别不高的灵兽在四人的强大气息下,哪里还敢上前,纷纷逃窜开来。级别高的灵兽通常是独来独往,如何是四人的对手。就这样,几人有惊无险地来到一处山坳中。

只见山坳中树木不多,同来路上相比,显得有点空旷。王风四人知道这山坳便是灵兽之森外围的埋藏法宝之地。

四人加强戒备,小心翼翼地前行。果然,前行不久,四处散落的森森白骨跃入眼帘。不光是人类的,还有其它各种各样的兽骨。王风运用极渊重瞳,片刻便发现了法宝埋藏之处,再四下一扫视,竟又发现了几道极强大的气息,正好将法宝埋藏之地围守了起来。见到这些,四人当下低声商议起来。

王风将驭兽环暗暗扣好,以防万一,然后大步向前走了上去。忽然几声兽吼,震耳欲聋,就连脚下大地都一阵颤抖,一阵狂风过后,四只房子般大小的猛兽已站在王风面前。

四人凝目一看,分别是一狮、一虎、一熊和一只黑猿,只不过是非常巨大而已。尤其是是那只黑猿,简直和金刚没有两样。三女乍见这阵势,尽管王风事前告诉她们可能有更凶狠的猛兽出现,但是心中对这四只巨兽的出现还是震撼当场,一时三人俏脸发白,有些不知所措。

王风传音道:“你们三人找好一只,听我命令,准备出击!”灵兽到了一定阶段,都能和人对话,更不用说听得懂人言了。所以王风现在制定战术时,要以传音向三女发令。

以王风的凝元分身之功,估摸形势,也只能化为三人对敌,虽然还能多分出几个来,但分身过多,必然影响实力。面对如此强大的猛兽,以一化三而敌,实是王风的极限了。

但王风还是不想和面前这小山般的巨兽对攻,所以只得先以言语相试。只听他道:“我等远道而来,只想寻得几件法宝,别无他意。还请四位大……嗯,大哥成全!”说完,躬身一揖。只见那只黑猿开口道:“不可能!这是我们几个的地盘,从来不许他人进入!快滚,否则将你们撕碎!”王风摇头苦笑,任谁碰上这几只巨兽,也是头痛之极,说不定扭头就跑。

这时,欧阳传音道:“不行咱们走算了!这四只巨兽看着就让人发怵,更遑论与它们动手了。”王风刚入宝山,岂能空手而归,而眼前这几只巨兽论级别来说,也不过是赤婴以上,只要分开来的话,自己一人收拾它们也是绰绰有余的。只不过眼下它们聚在一起,细看四兽所站方位,竟隐含阵法,这就让王风有些不解了。

要知灵兽虽然到了一定阶段,有人那样的智慧,但要说修习阵法,还是有些不可能。除非有神人传授或另有其它玄机。王风略一思索,当下传音与三女商谈一番,然后开口对巨兽道:“你们的地盘我等没有兴趣,只要寻得几件法宝,我等立马走人!但是想要我们白跑一趟,空手而归,显然,这也是不可能的。你们之间商量一下,不要为了几件法宝,伤了和气才是。”

黑猿还未开口,一声狮吼,三女连忙掩耳,显是声音刺耳之极。只见那头巨狮跨前一步,道:“不用和他们废话,直接吃了就是!”说着,抬起前脚巨掌向王风拍去。“轰”的一声,已将王风牢牢地击入地下。“四象大阵!”不远处一人喝道。正是王风,狮掌所拍到的不过是他的一道残影。

三女闻言,齐声娇喝,欧阳站太阴方位,青霞站少阴方位,红云站少阳方位,剩下的太阳方位自然是留给王风了。只见人影一闪,王风已到位。一声大喝:“亮兵刃!碧月,出鞘!”一牙碧绿色的弯月,已急旋而出,向那四兽之首黑猿斩去。三女也是一声娇喝,仙剑祭起,卷带一道寒光,分别向那狮、虎、熊刺去。

四兽一声低吼,硕大身形急挪开来,堪堪避过四把仙器,同时将四人围在中间,举掌便拍。四人互动方位,手指略略牵引,仙器倒卷而回,猛击四兽如山般的身躯。“当当”连响,火星四溅,四把仙器先后击在四兽身上,竟令它们毫发无伤。

四人大惊,全然没有想到这四兽全身坚逾金刚,防御力惊人。王风心念电转,眼下只有各个击破了。

当下逆运四象大阵,四人身形急速旋转起来,全力朝四兽中看似最弱的巨熊攻去。那巨熊低吼一声,感觉到一股浓烈的杀气涌来,不得已连连退后。

王风见那巨熊这一退之下,四兽阵形刹那间有些破绽,岂会坐失良机,一声清啸,极渊重瞳连连闪发,那黑熊与之一对视,头脑一阵晕眩,站立不稳,硕大身躯一阵摇晃。

这极渊重瞳乃是九义解中降魔篇中的绝学,其威力连魔都能降伏,更不用说这还算普通的灵兽了。王风不等那巨熊回过神来,伏兽篇绝学灵识玉针业已发出,数根无形的针状神识急钻入熊脑,一举将它的灵识之海控制住了。那熊一声悲吼,“扑通”一声,如柱倒山倾,趴在地上,颤抖不已。

这时,那巨狮已然攻到,前面两掌高高抬起,向三女当头拍下。这下若是让它拍实了,以三女娇小的身体来说,只怕是惨不忍睹了。王风略一发力,四象阵形速度加快,三女一闪即过,此时王风已站在三女原先的位置了。而那双狮掌其速不减,依旧向王风砸了下来。王风先是左手一拨一点,碧月弯刀已呼啸而至,其速如光如电,急斩巨狮双目。那巨狮一惊,巨头往回猛缩,这样一来,攻敌之必救,巨狮双掌已然落空。

身后三女压力大减,连连娇喝,三柄仙剑如同飞凤舞于九天,夹带着丝丝电光,向那一虎、一猿疾刺。面对二兽,三女合力,联攻协防,以三敌二,一时倒也让二兽无可奈何,只得低吼声声,连连退让。

王风见那巨狮缩身避让,三女又暂时没有危险,当下身形晃动,已到巨狮头上。巨狮一惊,猛一扭头,一掌向王风搭去。王风一闪一晃,又回到巨狮头顶,手腕一翻,一个白光闪闪的圆环,向巨狮当头套了下去。一套即中,只见那圆环白光大盛,巨狮仰天悲吼,“轰”的一声,已然翻倒在地。

四兽已伏其二,王风回身一掠,已到那巨虎背上,力沉双足,径向虎背踏了下去。巨虎那庞大的身躯竟似承受不起,不由得向下一伏。王风此时震山掌出,向那虎头击去。

“砰”的一声,那虎头部被击,摇晃了几下,猛地扭过头来,向王风咬去。王风手掌击在虎头上,竟然被反弹得隐隐生痛,这时见猛虎回头,甚是凶恶,当下怒喝道:“好畜生!果然是铜头铁尾!”双掌连发,加了三分功力,当头向巨虎击去。

同时千斤坠动,力贯双足,猛地一踩虎腰,那虎怎能抵受王风神力,只听“扑通”一声,四肢已经趴在地上。王风双掌如骤雨般地击打在虎头上。几息之间,那巨虎就这样被王风生生地击晕了过去。

剩下的那黑猿见状,已是心无斗志,双眼露出惧怕之色,不知眼前这几人是何等修为,不到片刻,自己这边灵兽之森外围中数一数二的灵兽已经被伏。见王同冷眼向它看来,黑猿猛吼一声,转身便跑,身形竟然是灵活之极,与它那小山般的身躯有些不协调。

王风哪里能容它逃脱,自己等人正好差具坐骑呢。双足向前跨出,已在黑猿面前。此时的王风御风而立,居高临下地望着它,实是威风凛凛,状如天神。

在强大的神识压力面前,就算是比黑猿还要强大的灵兽,也难以抵挡这天生克制兽类的法力。那黑猿开口道:“我承认你很强大,所以我把这地方让给你们,只要你们能让我离去。”

一旁三女收起仙剑,此时正在笑盈盈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王风道:“晚了!早干嘛去了?一句话,要么成为我们的坐骑,要么,我直接取出你们的兽元。自己选一个吧!”

那黑猿大怒:“想都别想!死也不会给你们当坐骑!”王风笑道:“哦?是吗?那好,它们三个当就可以了。我现在正好缺一颗兽元,我看你的就挺好!”说着,双眼不停地扫视那黑猿的腹部,那正是它的兽元所在。

黑猿不由得感到一阵恶寒,见三个同伴已然被制服,此时正老老实实地趴在地上,对它自己看都不看一眼。黑猿道:“你以为就凭你们四人,能留得住我吗?”

王风道:“不信你试试!就连天龙都逃不出我的手心,你一个猴子成吗?”黑猿闻言,瘪瘪嘴道:“你是哄小孩儿的吧。能拿住天龙?要真有那本事,还要来寻什么法宝!”

王风笑道:“信不信由你!我这里还有证据,就让你开开眼界吧!”说着拿出一物,抛向黑猿。黑猿接过一看,只见那物已变得桌面大小,彩光闪闪,神华流溢,其中散发出一股巨大的洪荒气息。其质地坚硬无比,竟是一块巨大的龙鳞。

这正是神龙那日在七龙海出体现形时脱落下来的,当时只有几块,神龙后来都送给了王风。这几块龙鳞其中还有妙用,王风听完神龙解说后,却也是欣喜无比。

那就是,二人相隔不超过九个界面,只要捏碎龙鳞,二人均可瞬间到一处,比什么极速瞬移来得都快,又是方便,所以二人决定此事谁都不告诉,作为杀手锏来用。此时为了收伏这只黑猿,不得已而拿了出来。

那黑猿再无半点疑惑,战战兢兢地将龙鳞还给王同,然后跪了下来,道:“愿为主人效劳!”说着,同时放开了自己的灵识之海。这一切都在王风的神识锁定之下,王风放出一根神识玉针,轻轻地扎进了黑猿的灵海最深处,只要轻轻一动,保证让它魂飞魄散。

其余三兽见老大已经臣服,哪还敢反抗,都一一被王风收伏。

收起驭兽环,王风将四兽分派一下,自己得黑猿,欧阳得巨狮,青霞得巨虎,剩下的巨熊便归红云了。三女喜出望外,纷纷上了坐骑试了一番,一时个个笑靥如花,开心无比。

当下王风问清了埋藏法宝之处,让巨熊代劳,将灵兽之森外围的法宝统统地挖了出来。所幸这些法宝都聚集在一起,在四只巨大熊掌翻扒之下,不到一个时辰,这些如小山般高的法宝,便都呈现在四人面前。

看着眼前金灿灿的法宝,四人心花怒放。王风道:“先收起来,回去再定。我瞧这些法宝中,高阶的很少,不如再进入灵兽之森内围寻找一下。你们说可好?”三女点头同意。王风将手一挥,小山般高的法宝便都进入芥囊之中了。

问清方向,四人坐在四只巨兽上,向灵兽之森深处进发。虽然四兽心中害怕深入,但主人有令,岂敢不从?

王风知道它们心中畏惧,笑道:“做我们的坐骑,胆子小了可不行。只要你们听话,以后我可以让你们轻易地进级。便是成为神兽,也非不可能之事!”四兽将信将疑,但见王风手段了得,也还是信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