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57章  雷翼鸟皇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6765 字

由于有四巨兽同行,一路也没有多少打扰他们的灵兽。必竟四人四兽结伴而行,光从气息上来看,都很强大,就算是比四兽还要强大的猛兽,见此阵势,也得掂量掂量。灵兽越是级别高,智力也越高,谁还会傻呼呼地去以一敌众呢。

就这样直到灵兽之森的内围边缘处,麻烦终于来了。

若是说在外围灵兽中排名前五位的灵兽令人头痛的话,那么眼前这灵兽之森内围里面,排名十几位的雷翼鸟则更让王风他们喜忧参半了。喜的是雷翼鸟终于看到了,有了它们的羽毛,雷元珠的威力可以翻好几倍;忧的是从它们的数量上和身上带有的狂暴的雷电属性上来看,绝对是令人感到心悸的。

虽说这数十万只雷翼鸟排名在十位以后,但刚才它们很轻易地猎杀了一只排名在前八位的三首巨鳄,出动攻击的不过是数十万只雷翼鸟中的万余只而已,绝对的大部队停落在这片方圆数十里的属于它们地盘的树上。

对于王风他们的到来,担任警戒的数千只雷翼鸟在头顶盘旋了一阵,大概发现来者实力弱小,便不再理会,纷纷加入了刚才猎杀的猎物大餐之中。在王风他们的目瞪口呆中,数十丈长的三首巨鳄不到片刻便被吃得干干净净,只剩下一副巨大的骨架,就连三首巨鳄的内脏也是一块肉末都没留下。凶残,这是雷翼鸟留给王风他们的第一印象。

四人明显地感觉到身下坐骑的颤抖,只差点儿没有趴在地上。不要说此时欧阳和青、红二女,就连王风也是眉头深锁,苦思对策。眼下情形,就算不去碰这些雷翼鸟,那也是不可能的。因为它们的栖居地正好挡在王风一行的去路,除非掉头回去,否则想去灵兽之森内围,也只有绕道一条了。

可是这样一来,绕道首先不说要多花一个多月的时间,而且还说不定另有更凶狠的猛兽在去路上正等着他们呢。

见到眼前情景,王风只说了一句话:“后退,休息!”寻到一处平地,四兽担任外面警戒,王风升起一堆篝火,四人在那里轻声商谈。

雷翼鸟的形体和普通麻雀差不多大,由于身上带有雷电属性,所以羽毛呈赤金色,脾气也很暴躁。由于数量众多,可以轻易地猎杀比它们强大得多的灵兽。双翼振动时,可向猎物释放手指般粗的雷电,单个虽然威力不大,但要是它们愿意,数十万只一拥而上,瞬间共同释放出的雷电可与三九天劫相媲美。

想到这里,王风道:“如今只有一个办法,我去引开它们,尽量是全数引开,你们趁机进入内围。”话刚落音,三女异口同声地道:“不行!”王风苦笑,知是三女对他一个人去面对数十万之多的雷翼鸟不放心。王风沉吟一下,将芥囊中刚放进去的无数法宝拿了出来,对三女笑道:“找找看,看有没有对付雷翼鸟的法宝!”

众人在小山般的法宝堆里面找寻良久,终于找出了自己认为还不错的几件法宝来,相信对那数十万只雷翼鸟的疯狂攻击有一定的防御效果。

欧阳找出的是一面深蓝色镜子模样的东西,从镜框上刻有的字读出来后,这镜子模样的东西叫深海之盾,五行中属水,对雷电有一定的抵御效果;另外,欧阳还找到了一套战甲,金光闪闪,试着用仙剑或刺或劈,只留有淡淡的一点痕迹,四人惊讶之极。

青霞找到的是一根碧绿色的玉簪,五寸来长,近战可以当匕首使用,远攻可化千万道青色剑气,而且剑气被击碎后可于瞬间再生,五行属木。

虽然这玉簪对雷电防御力不大,但攻击性还可以;红云找到的是一个小钟般的东西,颜色偏黄。注入真元后立刻变大,能装数人于其中,用兵器攻击,竟毫发无伤,比那套战甲防御力还强。尤其是青霞用大五雷决轰的时候,那黄钟晃都不晃一下。

王风笑道:“这城黄钟五行属土,防御力最强,尤其是对雷电的抵抗。”略停一下,又道:“你们找出的这几件法宝,当在中阶偏上了。看来眼力不错呀!”

三女听得美滋滋的,欧阳问道:“你找着什么有用的法宝没有?”王风笑道:“没有。说实在的,这些法宝我还没有放在眼里,只希望内围中有令我入眼的法宝。”叹了声,将法宝收入囊中,又与三女研究起她们手中的法宝来。

法宝不同于本命法器。本命法器如仙剑灵器等,从别人手中拿来时,需要重新焙炼,否则有可能伤主。法宝则不同,灵识注入,即可知使用方法,威力不会提升,属于一次性消耗品。

除了少数有限的法宝有禁制,其它的基本是一拿即用。就算日后被毁,也不会像本命法器般会令使用之人受伤。所以说来,本命法器和法宝各有所长,也各有所短。

王风看到这些,心中已有定计,当下叫黑猿过来,询问它们四兽为何略懂阵法一事。虽然可用神识与四交谈,但这里既无外人,也让三女长长见识,所以叫黑猿当面讲来。

只听那黑猿道:“早在数百年前,遇到一条小蛇,我闲极无聊,便上前逗它玩儿。谁知被它揍得鼻青脸肿,后来才知,那条尺余长的小蛇竟是神兽,具体是何种神兽不清楚,它没说,我也不敢问。后来在它的帮助下,我收伏了炎狮、金虎和青熊。它又传授我们一套阵法,叫反四奇阵,并让我四兽保护外围的法宝,安排完后,便离开了灵兽之森。我们眼见灵兽之森外围面积太大,不得己,只是将法宝散落比较集中的地方守了起来。谁知,还是被你们搜去了。”看着黑猿懊丧的神情,四人不禁笑了起来。

叫黑猿退下,王风道:“我已有了对付雷翼鸟的办法,过来,我说给你们听一下。”三女凑上前来,听王风说了一遍。又互相商议了一番。

待至深夜,四人四兽便开始了行动。雷翼鸟毕竟是鸟类,晚上视线肯定是不那么好吧。本着这样的想法,王风一行悄悄地接近了它们。沿着一大片雷翼鸟的栖居地,王风身形如鬼似魅,极速闪动,布下了一个超大的困阵,只留一面,让它们遁走。

“这就叫网开一面吧。”王风边布阵边想到。内围的一面是不需布的,数十万只雷翼鸟虽然厉害,只怕还是不敢进入其中,毕竟内围中都是非常强大的存在。

四兽自己结了个防御阵,只是为防万一。谁知道这数十万只雷翼鸟发起疯来,会不会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呢。至于三女,早就作好了准备,青霞穿上了金色战甲,拿出了那根玉簪,随时可以发千万道剑气杀雷翼鸟。

那金色战甲原本很大,但青霞穿上后,立刻按照她的体形自行收缩,象是为她量身定做的一般。看着穿上金色战甲后倍添英姿的青霞,以及她的在紧紧裹在金甲中显得凸凹有致的婀娜身形,欧阳红云二女不由得生出一股妒意。欧阳的深海之盾和红云的城黄钟也都准备好了,只待王风一声令下,重点保护攻击者青霞。

不久后,王风的困阵即将布置好了,只要将东面的一小块合拢就行,西方留了一小块空隙让雷翼鸟逃走。要是围得死死的,雷翼鸟见已无生路,那还不拼个鱼死网破?王风熟知兵法,自是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正在这时,困阵将合未合时,雷翼鸟栖居树下的各种小灵兽已然发出了警报,刹时,一整片树林炸开了锅。四人大惊,实是想不到雷翼鸟还有晚上为它们担任警戒的其它灵兽。

这些灵兽们虽然大多互相攻击,但也有互相依存的许多种类。白天雷翼鸟为其它灵兽警戒,晚上则反了过来。而且有些低级的灵兽是靠雷翼鸟的残羹剩饭为生,当然,它们都能晚上视物。

只见困阵中雷翼鸟如无头苍蝇般到处乱撞,碰到禁制便纷纷倒飞而回,加上晚上视线不好,突发此异状不由得惊恐万分。这样一来,本来就狂躁的雷翼鸟更加疯狂起来,有的干脆胡乱地发动攻击。

连锁反应下,原本没有攻击行为的雷翼鸟此时为了自卫,也不得不加入互相攻击的行列。一时之间,方圆数十里的树林之上,雷声轰鸣,电光闪烁,伴着无数只雷翼鸟的凄厉尖叫声,动人心魄。

在无数只雷翼鸟的胡打乱撞下,终于发现了西面王风故意留下的一道空隙,随着数百只雷翼鸟飞出困阵,众多的雷翼鸟也发现了这一点,于是像潮水般地向那道极小的空隙涌去。鸟数太多,空隙太小,导致互相攻击和碰撞而死的雷翼鸟越来越多,远远望去,只见密密麻麻的带着电光的雷翼鸟,就像是小流星般地从高空掉落。

而在这时,王风还未完成的一面也终于有雷翼鸟冲了过来。王风见状,只得放出空冥之轮,先阻挡一下再说,然后手足动作加快,将未完成的一处加快合拢。空冥之轮毕竟不是天衣无缝,有的雷翼鸟绕过空冥之轮,向王风冲了过来。

在众多雷翼鸟攻击时发出的耀眼电光下,整片树林已是亮如白昼。见王风在前面下方,狂暴的雷翼鸟立刻对他发动的攻击。只见数百只鸟双翅猛烈振动,无数道手指般粗的电光向王风当头击去。

更有已经飞出大阵的雷翼鸟已向四兽三女发动了攻击。青霞欧阳红云的防护下,手中玉簪已然祭起,已向来犯之鸟发出了反击。只见千万道绿色剑气扫向鸟群。有的雷翼鸟躲避不及,被剑气击中后纷纷掉落,有的剑气则被雷翼鸟的电光击碎。

但剑气于瞬间又再生出来,继续杀戮来犯的雷翼鸟。只是剑气不是那么凌厉,但斩杀这种小鸟也还是绰绰有余的,至于那种像四兽般的防御力惊人的灵兽来说,根本就是搔痒。

王风无奈,只得收回空冥之轮,护住全身,不去理会雷翼鸟的攻击,只想赶紧将困阵合围,对于那些跑出来的雷翼鸟要么让其离去,要么交给青霞收拾。

等到王风终于将困阵布好的那一刻,忽听阵中一阵高亢嘹亮的鸟鸣声响起,那些在阵中慌乱的雷翼鸟听到后,渐渐地安静下来,找到下方的大树上停落下来。

跑出阵外的雷翼鸟又从原路返了回去,也纷纷停落在枝头。此时阵内阵外的地面上,留有一地的雷翼鸟的尸体,不下数千只之多,但是与林中的数十万只相比,实是不足为道。

只见自内围深处,缓缓地飞来了一只如雕般大的雷翼鸟,显而易见是雷翼鸟中的皇者。它所到之处,无数雷翼鸟抬头和鸣,似是欢迎它们的皇者到来。

王风心道:“这只鸟皇从灵兽之森内围深处而来,实力定然不弱,不知待会儿是否能有一场大战?”想到此处,身形连连闪动,八荒极速施展开来,形如淡烟。沿着阵外走了一趟,不过几息之间,已将阵外地面上的千余只雷翼鸟尸收入囊中,然后在阵外静观其变。

三女四兽也被眼前的那只雷翼鸟皇惊呆了。青霞自大五雷决有所成后,对周围十余里之内的所有带雷电属性的东西极为敏感,此时那只鸟皇出现,顿时觉得丹田中的元婴一阵躁动,心下已知这只鸟皇身上带有的雷电强大之极。

只见那只鸟皇慢悠悠地沿着阵壁转了一圈后,忽然双翅一抖,数道水桶粗的电光疾射而去,空间一阵狂震后,“哗啦”一阵脆响,球形困阵已破。四人大吃一惊,这困阵王风摆布时花费了不短的时间,竟被之鸟皇一击而破,果然不愧是雷翼鸟皇,实力够强。

正在四人惊叹之时,那鸟皇忽然开口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伤我族类?”声音清亮尖脆,刺耳之极。王风略一沉吟,道:“我们是来寻找法宝的,只因你的手下拦住去路,又听不懂人言,而我们也不会鸟语,不得己出此下策。”

那鸟皇道:“你们布下这球形困阵是想将我族类赶尽杀绝吗?”

王风连忙道:“绝无此意!相信适才你也看到了,我们还留有一面,让你的族类逃走。”鸟皇沉默一下,显然王风没有说谎。忽然又怒道:“可是,你们潜入此地,在这球形困阵下,我的族类伤亡近万,这又该作何解释?”

王风道:“我们布下这球形困阵之后,便想穿插过去,进入内围,谁知你的族类竟然发觉,大数是相互之间的误伤所致,只有极少部份是因为攻击我的同伴,而被我的同伴在自卫下反击而死。对于这些,我也表示歉意!”

“你们一句歉意就完了吗?”那鸟皇咆哮道:“今日,我要你们有来无回!”

王风心中也是大怒:“自己虽然从未直接杀过人,但并不代表胆小柔弱。相反地,在阅读众多道藏之后,已深明众生平等之理,除了妖魔之外,对代其它物种总是留有一线生机,能不杀便不杀。却没想到竟然让眼前这雷翼鸟皇得寸进尺,心生轻视之念。看来,若不让它尝尝苦头,这一关还真难过!”

想到这里,王风道:“实话告诉你,今天这内围我们还真进定了!不要说你们这群小鸟,便是洪荒猛兽,那也是挡我者死!既然如此,这就放马过来吧!”

那鸟皇仰天尖鸣一声,无数雷翼鸟已是振翅而起,如蝗虫般地蜂涌而来。王风对三女四兽喝道:“保护好自己!”说着,全身涌现一道真元,护住周身,碧月弯刀已盘旋而出,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穿透密集的鸟群,向那鸟皇斩去;跟着身形晃动,紧随弯刀之后,向鸟皇掠去。擒贼擒王,兵家之道。

那鸟皇见碧月弯刀以锐不可挡之势向自己疾旋而来,双翅一振,两道碗口粗的闪电击向弯刀。“当”的一声,弯刀急旋之下,将那两道闪电之力卸去不少,但是攻势也是陡然变慢,竟在半空略一停顿。

这时王风已然来到,手指一弹,弯刀如死蛇抬头,猛地加速,于数倍前速向鸟皇斩去;跟着万刃绝斩发出,形成一层剑网,将鸟皇的退路封死,空冥之轮又缩小将双手裹住,径向鸟类皇拿去。

这几下一气呵成,鸟皇在碧月弯刀急斩而来之际,数道电光已急射而去,击向弯刀,又侧身斜掠闪避,怕闪电阻挡不住弯刀来斩之势。哪知身形一动之下,全身数处刺痛,跟着血光迸现,赤金色的羽毛已纷飞飘舞,显然是已被万刃绝斩所伤。

这时,碧月弯刀已擦着鸟皇前胸而去,疾速之下,刀气已将前胸的羽毛刮下一大片来。那鸟皇一声惊叫,待要转身后退,忽然脖子一紧,跟着双翅已被锁住,不得动弹,刚从周身处发出的雷电如石沉大海,无影无踪。

下面三女四兽的处境不是很好,三女在深海之盾和城黄钟的保护下,有惊无险,有时青霞还会适当地做出反击,用碧玉匕簪化为万千剑气击向鸟群,只是此时面对数万只雷翼鸟时,效果不大,剑气还未近前,已被电网击碎,再生的速度远远不及被毁的速度。

那猿、狮、虎、熊四兽可没有那么好过了,纯粹是被动挨打,就算是它们防御力惊人,在数万只雷翼鸟的狂轰烂炸之下,也是焦头烂额、周身带伤了。要是等到下一波数万只雷翼鸟再上来的话,只怕再也挺不住。

何况由于范围限制下,这数十万只雷翼鸟不能全部上来,但分成数万只一波,那也有十来波,轰累了的回去休息,再换上新生力军,用车轮战,就算是全身是金刚打造的,只怕也会被轰成渣。

王风立擒鸟皇,对此时正颤抖不已的鸟皇道:“我想,我们之间是该好好地谈一谈了!”

就在四兽快要挺不住的时候,忽然整个雷翼鸟群停止了攻击,并且像潮水般地退回林中。摇晃了一下发晕的脑袋,向三女望去,三女此时正看向林中,脸露喜色。四兽也转头瞧去,只见鸟皇已被王风擒住,此时正在谈些什么。

将神识之针扎入鸟皇灵海深处,要鸟皇下令收回所有攻击,王风稍松了一口气,放开鸟皇,随手布下一个隔音结禁,问道:“你现在是哪种级别?雷翼鸟可否自行进化?又以怎样的形态进化?”那鸟皇现在已被王风制服,命悬他手,闻言,战战兢兢地答道:“我现在是仙兽级别,若无意外,与天仙一样不死不灭。族类大多数不能自行进化,只有少数王级能自行进化。进化时全身羽毛脱落,长成新的羽毛,并且身体变得稍大一点。”

王风想了想,道:“我不会杀你和你的族类,但是有一个条件,你们进化脱落的羽毛要尽数给我!而且,你灵海里的神识之针我暂时不会取出的。只要你能尽心办事,那时再取出不迟!”鸟皇无奈之极,当然点头应允,并叫数百只雷翼鸟去将以前留下的羽毛尽数取来,然后交给王风。

王风收起雷翼鸟羽后,又问道:“这灵兽之森内围法宝埋藏之处,你可知道?”

那鸟皇摇了摇头道:“不知道。那里面我也不敢深入多少,里面的强者太多了。不过要是留心的话,漆黑的晚上隐约可见通天灵宝从地下发出的冲天毫光。只因这些通天灵宝埋藏地下历时久远,若非有好目力,还真是发现不了!”

王风闻言,已是笑逐颜开了。论目力,当今世上他认第二,只怕没人敢认第一。

王风又道:“你可知从这里到内围需要走多远?”鸟皇道:“准确的来说,跨过这片我们栖居的树林,就算进入了灵兽之森的内围。”王风点了点头。

这时天色已亮,白色的光线透过密林的缝隙洒下几缕进来,林中的各种雾气似乎一下子涌现出来。王风又问道:“为什么我们一进入灵兽之森,修为似乎下降了许多,最重要的是,几乎不能飞行了,这是为什么?”

那鸟皇听后,沉思一下,道:“从灵兽之森形成的初始起,便有这种现象。据我看来,可能有两种原因:

一,灵兽之森形成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这里曾是众神大战之地。听说那次大战极其惨烈,战争方位也极其广泛,可以说大大小小的战场遍布九界。在旷世绝阵的笼罩下,众神杀的是肆无忌惮,再也不怕空间承受不住而崩溃。估计就算是到现在,这残留不多的绝阵还有一定的影响力,隔断了外面的灵气,又压制了个人的修为;”

“二,由于白虎是第一个在众神大战后发现此处的神兽,所以它把兽类迁来一部份于此地定居,并用无上法力布下一个禁制,那就是兽类在此修为不仅不受限制,而且修行的效果反而比其它地方还要好。后来我们的尊神朱雀也将一小部份禽类迁居此地,用了与白虎神兽一样的手法。”

王风这才恍然大悟,随后又问道:“那白虎和朱雀都是五行神兽,现今还在灵兽之森吗?”要是五行神兽中随便一只在内围,王风打算扭头就走,放弃此次寻宝计划。五行神兽,那最低是大神的级别修为,就现在的王风来说,只怕还远远未到真正的大神境界。

鸟皇道:“听说五行神兽除了青龙外,其它四位都来过此地。不过肯定的是,这四位目前都不在,只怕早已去了其他界面。”王风察言观色,料鸟皇不是假话,这才稍放下心来。

告辞了鸟皇,四人四兽又向里面进入。穿过雷翼鸟的栖居地后,四人感到坐下四兽浑身抖个不停,王风问道:“怎么回事?”胯下黑猿道:“回大人,它们三个见我害怕,所以它们更加害怕了!”王风问道:“那你又为什么害怕?”那黑猿道:“当年欺负我的那条小蛇又来了!我感受到了它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