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62章  妖魔之痛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6658 字

过了数天,那四个魔尊还是没有返回通道,不知到哪里去了。王风三人强按住焦急的心神,只得耐心地等待。

此时,在蓝鳞妖君的陪同下,玄金魔尊和另外三个魔尊向妖界六大妖王之一赤煞妖王府中行去。与魔界不同的是,妖界等级比魔界等级少了整整一级。自妖帝以下,便是妖尊、妖王、妖君、妖将了。但就实力来说,一个妖王比一个魔尊还要强横。

自从万圣妖帝将万妖幡化炼成功后,实力急剧提升了不少。若说以前能与北斗帝君不相上下的话,此时的万圣妖帝,勉力可与大神一战。而北斗帝君的实力还在神王上下徘徊之中。万圣妖帝手下的四大妖尊,其实力比魔界五主只高不低,所以这次四魔尊来此,便由赤煞妖王接待,这也是让四魔感觉有些憋屈的原因。

玄金魔尊心道:“再怎么说,咱们四个也是尊字级的,却被妖界的一个王字级的呼来喝去。”其余三个新晋魔尊心道:“没办法!谁叫一个妖王的实力,比一个魔尊的实力还要强大呢!”

正在四魔各有所思之时,蓝鳞妖君笑道:“各位尊主,赤煞府已到。在下陪同来此的任务也已完成。请!”待四魔尊进了府后,蓝鳞妖君也转身离去。

赤煞府大殿,四魔尊客位而坐。正上方坐着赤煞妖王,正在问四魔道:“上次魔界通道被毁,查清了是谁所为?”玄金躬身回答道:“据我们在他界安插的探子回报,是修真界一个叫王风的人所为。听说最近成立了一个什么天道盟,专门与我们妖魔二界作对!”

赤煞妖王皱眉道:“王风?以前从黑血那儿好像听说过此人。听黑血猜测,那人似乎是你们噬星魔主的传人啊!怎么会对你们下手?”

玄金道:“大王有所不知。开始我们也听说过此事,后来才打听明白,那小子与咱们噬星魔主毫无瓜葛,咱们都让那小子给骗了。要不是通道未曾修复,去修真界困难重重,我还想直接去那儿,将那小子碎尸万段,以谢死在空间通道中数万的兄弟!”

赤煞道:“凭你之能,也可以现在就去修真界呀!哦,对了,对于上次因为那小子而导致你们损失惨重,你们朋城魔帝怎么说?”

玄金答道:“朋城帝正在闭关,所以他老人家还不知道。只有我们悠悠公主和五大魔主会商了一下,说暂时当以修复通道为首要任务,必要时,派遣高手去将那小子给灭了。等到通道修复后,第一个,便拿修真界开刀!那时,哼哼,那小子肯定死得很惨!”

赤煞点了点头,又和四魔谈了通道目前修复的进展情况后,四魔起身告辞,向临界点而来。

王风三人屏住呼吸,静静地看着四魔尊一一进入了通道。王风抬头看了看天色,问神龙道:“这妖界的日夜轮替和咱们修真界是一样的吧?”神龙道:“通过这几天的观察,这里与咱们那里相差不大,只是慢了些!”王风点了点头,道:“只有等天黑了!”

三人焦急地等待着,只见临界点下方的妖兽大军在近百名妖将的带领下,慢慢地退后了许多,看样子似是要休息了。而这时,妖影闪动,数百名化形妖兽来到临界点下方,全神戒备。

很显然,白天是妖兽大军担任警戒,晚上则由这些最低是妖将级的化形妖兽换班守卫。上次王风对魔界的打击,已经让这两界加强了对通道临界点的防卫。

正在王风三人皱眉观察之际,忽然自远处传来呼喝打斗之声。三人一惊,见面前的妖物们浑然不觉,不禁暗暗奇怪。塍蛇自告奋勇地道:“大人,我先土遁过去,看这些妖物在干些什么?”王风点了点头,道:“你要小心!”塍蛇应了一句,只听“咻”的一声,人已不见。

神龙笑道:“大哥不要担心!塍蛇五行属土,只要是在土下,只怕还没有人能拿他怎么样!”呼喝声越来越近,而那些通道下方的妖兽不为所动,就连不远处密密麻麻围成一个大圆圈的妖兽大军,也是不闻不问。王风不得已,运转极渊重瞳向呼喝声处看去,只见数名妖物正在围攻一人。那人以一敌众,竟丝毫不落下风。

王风收回目光,沉吟不语。这时,身边地上黄光一闪,塍蛇已回来了。只听塍蛇道:“防守严得很,每个妖兽站着一定的方位,看样子,竟是一个困阵。”王风点了点头,看了看不远处的妖兽大军,心中有了计较。

这时,打斗声越来越近,王风三人皱了皱眉头,要是往这边来,自己三人弄不好便会给发现了。想到这里,王风对神龙塍蛇道:“走,咱们先去看看!”说着,拿出隐形珠,只见白芒一闪,三人身形立时不见。

得知王风三人来妖魔界,秦正的隐形珠自然是让王风拿来用。三人将气息压至最低,悄然无声地向打斗之处贴地飞掠。及近跟前,王风心念一动,对塍蛇耳语了几句,塍蛇点点头,身形一沉,顿时没入土中。王风神龙二人静静立于虚空中,离地约有数尺,看着越来越近的打斗之人。

只见是四个妖君在围攻一个光头者,瞧那光头者,从气息上来分辨,居然是人类。那四个妖君身上鳞甲鲜艳,颜色诡异,一看就让人大是忌讳,似是在警告旁人,离它们远一点儿。之所以看出它们是妖君级别,那是在妖界,每个等级都有明显的标志。不光从气息上有所分别,就连从外表上来看,也是一目了然。

妖将级的清一色是灰色的本体鳞甲;妖君的本体鳞甲则是颜色鲜艳,五彩缤纷;到了妖王这一级,那便是身着人衣,将原来的鳞甲遮掩起来;至于妖王以上的级别,王风等人自始至终都没有见过。

王风再仔细一看,被围攻的人类是一个和尚。早在人界时,便有西方佛教东来大汉,传教授经,虽然来者不多,但毕竟也有多数人见过,知道光头上有几点烧疤的,叫做和尚,或者称之为僧。不过对那些济世救民的高僧,人们还送给他们一个尊称,那就是佛。

王风从武德口中得知,西方佛教与中土道教一样,都是以拯救世人为己任。一个以慈悲为怀,普渡众生;一个讲仁善自然,宽厚兼容。佛家讲出世,道家讲入世,但总的来看,二者都有相同之处。这是佛道两家和睦亲善的原因,也是能容许佛教迅速壮大的原因。

围攻和尚的四名妖君中,蓝鳞妖君赫然也在其中,和其它三名妖君一样,人形兽面,相貌狰狞,身上的本体鳞甲闪闪生光,双足双手利爪如刃,抓向那和尚时,划破气流“嘶嘶”作响,散发出来的有质无形的妖气时不时地将那和尚牢牢锁定。

再看那和尚,僧袖飘飘,双手或拳或掌,将四名妖君的凌厉攻势一一化解,每当浓烈的妖气将自己缠绕得行止艰难时,身上金光一闪,妖气便无影无踪了。

四名妖君虽然妖力精强,但也是无奈之极,对方的佛光,正是一切妖、魔之气的克星,若非属性相克,早就将那和尚毙于手下了。加上这和尚极有韧劲,明明修为不及四名妖君,但就是凭着这股坚韧之劲,硬是与它们纠缠多时。

眼看那和尚露出不支之像,四妖大喜,一声呼哨,只见寒光闪烁,四妖已各各手持奇形怪状的兵器,将那和尚围在中心。

那和尚喘了喘气,抹去光头上的汗水。四妖狞笑着挥了挥手上的兵器,蓝鳞妖君笑道:“上一次你跑得倒快,这一次,你还想往那儿跑。说,你三番五次地来此,鬼鬼祟祟地到底有何图谋?”那和尚道:“还能有何图谋?看到你们为了打通通向魔界的通道,算算还需要多长时间而已。好让其它界面作好准备,抵抗你们这些妖魔。”

蓝鳞妖君一怔,又笑道:“可惜,今天你看到的一切,注定是无法传给别人了!好久没吃着人肉了,今天总算有口福,可惜就是肉少了点,不过也能解解馋!”说完,四妖用那如蛇信般的舌头舔了舔嘴角,齐齐地看着和尚狞笑起来,露出血口中的尖锐獠牙。

和尚取下挂在胸前的一串佛珠来,口中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贫僧今日大不了与妖物玉石俱焚,圆寂后当能面谒佛祖。阿弥陀佛!”蓝鳞妖君一怔,道:“怎么,你要拼命了吗?这可不是你们佛家的所为呀!佛家第一戒,不就是戒杀生吗?”

那和尚垂目道:“我佛虽然慈悲,但也要斩妖除魔,此乃佛祖定义!”蓝鳞妖君大怒道:“去你奶奶的佛祖定义,老子今天就看看,你这秃驴是怎样来玉石俱焚!”

说着,四妖举器向和尚劈去。和尚抖动手中佛珠,化为一片光影,分挡四把兵器。只听“当当当当”四下连响,火星四溅,四妖手臂剧震,兵器被反弹开来。看那佛珠,色作金黄,竟然坚逾金铁,被和尚注入真元后,威力不可小视。

四妖一怔之下,转瞬又揉身直上,一番急攻之中,只听那和尚一声闷哼,血光迸现,左肩已被连皮带肉地削下一大块来。蓝鳞妖君一声狞笑,举起手中兵器,用蛇信般的舌头,舔了舔兵器上的鲜血,咂咂嘴道:“嗯,味道不错!”和尚眉头深锁,脸上已现出一层淡淡的黑气,显然是兵器上有了剧毒。

四妖哪里放过此等良机,见和尚中毒,当下不容他喘息,齐齐怪叫一声,又向和尚攻去。和尚中毒颇深,又无暇逼毒,面对四妖的强攻,再也支撑不住,一个踉跄,空门已是大露。寒光闪处,四把兵器已向和尚身上劈去。

眼看那和尚将被大卸数块,四妖脸上已现出残忍的笑容,而和尚则紧闭双目等死了。忽然“嗤嗤”声连响,四妖手腕剧痛,跟着四把兵器诡异地转了个弯后,一一落在地上,刃柄上还有只断手在紧握着,上面染满了绿色的汁液。

四妖还未发出那一声惨叫,只听一人喝道:“王兵,动手!”在四妖惊惧的目光中,脚下的一整块地皮被掀翻,身体被一股巨大的气浪击向半空中,还未落地时,一座屎黄色的大山当头压了下来,急剧的气流乱窜,四妖口堵鼻塞,哪里还能呼吸。“轰”的一声巨响,尘土飞扬。

“我竟被一堆臭屎压死了!”这是四妖最后的意识。等灰尘散尽,四团绿糊糊的东西在急剧变小的黄蛇身下显现出来,跟着黄光一闪,一个少年已站在当场,只见他皱眉道:“这四个污秽东西,将老子的屁股给弄脏了。真是失算,失算!”

一处僻静之地,和尚闭目,盘腿而坐。星光之下,王风三人分坐四周,正在为那和尚护法。忽听“波”的一声轻响,那和尚吐出一口黑气,缓缓地睁开眼睛。

王风笑道:“你醒了?”和尚细一寻思,当下站起来,双手合什道:“多谢三位救命之恩,贫僧感激不尽!”在四妖被诛之时,和尚妖毒发作,已是晕了过去,后被王风他们带至此地,喂了几粒解毒丹后,便为和尚护起法来。

王风抬头看了看天,对那和尚道:“大师不必多礼,我们三人还有要事去办,后会有期!”说完,拱了拱手,带同神龙塍蛇,便欲转身离去。和尚道:“施主请留步!贫僧有要事相告,事关天下苍生!”王风身形一顿,回转身来,道:“大师何出此言?我确有要事,有话那就一边走一边说吧!”

四人在隐形珠的笼罩下,贴地急掠。和尚问王风道:“贫僧想问施主,你们这是去哪儿?”王风沉默一下,没有回答。和尚道:“既是施主不愿说,贫僧再也不问了!”沉吟一下,王风道:“大师既是佛界中人,告之无妨。我们这是去把临界点毁掉!”

和尚惊问道:“有把握吗?”王风道:“纵是没有把握,也要干!”和尚点点头,然后道:“贫僧陪同你们一起前往,等事情成功后,再和施主相商要事!”

及近临界点,众人停下,略略商议几句,便分头行动开来。和尚和塍蛇去了妖兽群,王风和神龙隐藏好身形,蓄势待发。囊中有三百多颗雷元珠,还有六颗赶制的加了雷翼鸟羽的雷神珠,由于比雷元珠威力大了近十倍,欧阳便改叫雷神珠了。

塍蛇与和尚二人直接以土遁去了妖兽大军当中。

得知要将众多妖兽赶往临界点下方后,和尚对塍蛇传音道:“贫僧手中这串佛珠,妖兽魔兽大是忌讳,只要将它扔到妖兽群中,那可像是一滴冷水掉入一锅沸油中了。

等贫僧再往其中打入一个佛门驱魔阵法,就可让受惊的妖兽都往那临界点下方疯狂地急奔而去了!”说完,嘿嘿地笑了起来。

塍蛇白了和尚一眼,笑道:“呵呵,你比我还奸啊!还真是令老子刮目相看了。”和尚干笑几声,道:“施主过奖了!咱这就动手?”塍蛇道:“当然,还想等菜啊!”

二人悄悄地从土中探出头来,正好在一只巨大妖兽的胯下,二人不由地捏住鼻子,这味儿太难闻了。和尚憋住一口气,急急地念了几句咒语后,赶紧将佛珠扔了出去。随后二人又没入土中,二人弯着腰,不禁干呕了几声。

王风神龙看着兽群,只见一道金光闪起,越来越亮,快速地形成一个半圆形,将一大群妖兽圈在其中,并逐渐向前压缩。兽群大惊,纷纷躁动起来,一时大地抖颤,兽吼震天。就像是一支火把落于一大堆干柴中,“砰”的一声燃烧起来,迅速扩大。

临界点下守卫的数百名化形妖兽见此异状,已是目瞪口呆。这时,一大群受了惊的妖兽竟向这边冲了过来,蹄声如雷,势如潮涌。一位首领模样的化形妖兽,吩咐百余名手下,向疾奔而来的妖兽迎了上去,大开杀戒。

一时呼声震天,绿血如雨飞溅。奈何妖兽太多,前仆后继地涌了过来,那百余名手下已是节节后退,眼看就要退回原地了。

那名首领大急,扭头望处,只见两侧也有兽群骚动,如波浪般起伏,忽然,竟又向此处急冲而来。那首领眼中露出绝望之色,在这略一犹豫之间,兽群已冲至面前,不得已,带领手下腾空而起,向半空中的通道如蜂归巢般地纷纷钻了进去。

进去之后不久,忽觉有两道人影擦身而逝,那首领骂道:“你们俩个比老子闪得还快!至于这般慌张吗?兽群又上不来!”见那二人已在前方失去了踪影,那首领道:“速度还可以,事后再和你们算帐!”话刚落音,只见那二人又疾掠而回,竟比去时更快。

那首领喝道:“站住!跑来跑去的,你们不累吗?啊!你们是……啊……”一道气刃斜斩过来,那首领惊呼声未落下,身躯已是一分为二。

王风神龙每人全力向前抛出数十颗雷无珠后,飘身疾退,遇上迎面而来的化形妖兽首领,王风顺手一道气刃过去,已将那妖兽首领斩劈当场。

原来,二人见兽群冲乱了妖阵,而那数百名化形妖兽被逼入通道,王风神龙全力展开极速,跟着也挤进了通道中。由于是晚上,通道本身就昏暗,加上数百人惊慌失措,二人身形如风掠过,哪还会有人发觉。以至那首领还以为是手下超过了他向前夺命狂奔。

极渊重瞳向前望处,塍蛇与那和尚也在前方,正在向前狂掠,只是速度哪里比得上王风神龙二人。赶上二人,王风拿出破界珠,带同三人一破而入。在空间裂缝即将合拢的那一瞬间,一股巨大的气浪夹着震耳的巨响汹涌而来,随后空间裂缝全然合上,四人已到另一个界面了。

连破几个界面,四人来到了与魔界相临的一个界面——地狱界。只见天上昏黑无光,无数处火山正在喷出冲天的岩浆,纷洒落下后,在地表上汇聚成一条条火龙似的河流。烈炎奔腾,热浪滚滚,四下了无生气,只有漫天的火光和炽热的气浪。

随手布下一面结禁,隔断热浪。王风四人团团坐下,一边休息一边谈话。看那和尚,甚是年轻,确也眉清目秀。王风问那和尚道:“还没请教大师法号,先前大师说有要事相告,事关天下苍生,到底是何事?”

那和尚合什道:“阿弥陀佛。贫僧无尘,见过三位施主。再说要事之前,敢问三位恩人尊姓大名?”王风道:“举手之劳而已。何况佛道两门,一向是守望相助,恩人二字,还望无尘大师再也休提。”顿了一顿,王风又道:“在下王风,字卷云。这位是我兄弟王云,这位是我家将王兵。”

无尘一惊,道:“施主便是修真界天道盟盟主?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只是此事说来话长,便是贫僧,一时也不知从何说起!”王风道:“既是话长,先不说也罢。趁着魔界还不知妖界空间通道被毁一事,咱们这就前去,再打它们一个措手不及!”说到这里,又道:“大师这次就不用去了吧!”

无尘道:“什么话?王盟主莫非以为贫僧无甚本事,怕托累了你们?”王风摇头道:“大师何出此言?这事原本与大师无关,让大师深入险境,万一有差池,我等将愧疚一生啊!”无尘面色一正,道:“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为了天下苍生,纵是万劫不复,贫僧也含笑以对耳!”

王风抱了抱拳,笑道:“佩服!那咱们这就动身吧!”

再次来到魔界,王风心中有些感慨,不由得想起头一次与欧阳秦正二人来时的情景。也正因为那次欧阳的舍身相救,才让王风与她真正地两情相悦,而后走到一起。

四人一路急速前行,来到魔界的空间通道临界点的不远处。显然,自从那次空间通道被王风毁后,此地防卫现在已加强了不少。只见半空中现出一个直径约莫十来丈的淡淡旋涡,几乎与周边天空颜色融为一体,不认真看的话,还真是难以发现,这便是空间通道临界点。

再从半空中的临界点向下望去,只见魔影重重,数百魔君摆着方阵面向外面,方阵中魔影闪动,从散发出的冲天魔气上看来,那最低也是魔王级的,人数有数十之众。在方阵以外,一片空旷,显而易见,在妖界中的举措是不可行的。

王风咬了咬牙,心念电转,忽道:“王兵直接变身本体,与无尘大师一起,务必要让那些守卫乱起来。等它们向你二人围攻之时,你们就以土遁离开此地,在这儿藏好。”

说完,一声低喝:“行动!”塍蛇无尘二人即没入土,已消失不见了。王风对神龙道:“等它们乱起来后,你我就直接将手中的雷元珠望下砸便是,然后你与塍蛇二人一起,用隐形珠藏匿身形,等我回来就是!”

说着,又朝前方看去,王风冷笑道:“既然它们防卫如此森严,那也只有强攻了!”

过不多时,只见一道长长的金光突然亮起,跟着一声巨吼传来,塍蛇那如巨山般地蛇身已狂涨而成。神龙惊呼:“他们已经动手了!”无尘先以打入了驱魔阵的佛珠吸引众魔的注意,然后塍蛇直接现出本体望魔群中压了下去,一时之间,众魔大乱,死伤无数。数十名魔王回过神来,向塍蛇急攻过去。

见再无一魔注意到空中,王风神龙齐声轻喝一声,身形拔起,如风般地向临界点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