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63章  百年死关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6789 字

王风神龙来到临界点下,二人手指疾弹,百余颗雷元珠已急射而出,向众魔如骤雨般地砸了过去。这时金光和塍蛇巨大的身形已然不见,神龙也早已掉头急掠而去,王风身形一闪,已进入空间通道之内。

刚一进入通道,外面的百余颗雷元珠已爆,巨大的气浪已将通道临界点那十来丈的入口处撕裂,气流急灌而入,猛烈的冲击波,将王风轰得朝前一个急窜,差点儿成了狗抢屎。

王风随着气浪轻送,借力用力之下,已深入通道数十丈了,只见前方不远处已现尽头,显然是在上次的爆炸下,通道被毁至尽,在勉强修复的过程中,整个通道也只有数十丈之深了。

在这空间通道的尽头处,被巨响惊动的近千名魔头,已纷纷转过头来。王风想都不想,将囊中的所有雷元珠,包括六颗雷神珠,向密密麻麻的一脸惊骇之色的魔群砸了过去,然后将八荒极速提至极限,拼着元气大伤,身形已变得虚无,消失在原地。

八荒极速的极限,王风一次也没有施展过,只知道以自己目前的功力来说,勉强能超出流光挪移极速,但也要付出重伤的代价。其速已比较接近大神之境的心至如归之速,要是王风三阶功成,那便是名副其实的心至如归了。

就算是这样,在王风回到神龙等三人身边,用破界珠破界后,天空中一大片火红的刺眼强光才出现,不等巨响传来,四人已闪身而入。

那道破界珠撕开的空间裂缝,在最前头一层的毁灭一切的冲击波到来之前,距离裂缝只有数寸时,终于已合上。

神龙将王风背负肩上,与塍蛇无尘一起,回到了天道盟。看着脸色苍白的王风,青霞微颤着双手,将他嘴角边的血迹轻轻地擦去。众女围在王风床前,默默地流泪。王风勉力睁开眼睛,强颜笑道:“我还没死呢,你们哭个什么?”

欧阳问了神龙此行的经过,然后为王风盖上被子,招呼众人退了出去。带上房门后,欧阳将众女招聚在一处僻静之地,低声商议起来。只见五女听完欧阳的话后,一个个面红耳赤,娇羞无比。

欧阳又对青霞红云说道:“这次卷云他受伤很重,光靠自己调养,非得数年才能恢复过来。可是眼下情景,能容他安心调养吗?要是对敌时受的伤还好说一些,可是这是他自己强运真元所致,相比之下,更为严重。

唯一的办法,就是如此了。好了,其它的话我就不多说了,相信在场的各位姐妹都是明白人。青霞红云你们俩个,先进去教教他。稍后……稍后我们就进来!”说完,自己的脸也是通红。

四女各各咬着嘴唇,神色异样地看着青霞红云离去。欧阳又道:“咱们也跟上去吧!要不是红云那天晚上和我偶尔谈起这事,我还想不出来呢。记得当时我们那晚可都没有休息好……”说着说着,四女的脸又红了起来。

欧阳叫来神龙,轻轻地吩咐了几声,见神龙听完后,脸上露出古怪的笑意来,欧阳红着脸,嗔道:“事关你大哥的安危,还不快去!”神龙连忙应了一声,便急急地去了。

等四女来到王风卧室的不远处时,红云已在门前等候,见四人来了,招了招手。四人上前,随后一一进入房去。走在最后的欧阳回眸一看,见神龙、王兵带同六大神兽,远远地在卧室四周警戒,这才满意地点点头,转面也走了进去。

三天过后,在天道盟众人的惊喜中,王风携同欧阳、青霞、红云、玉玲珑、若冰和紫珠六女,走出房门,来到众人面前。只见王风红光满面,脸带喜色,双目中神光莹然。众人心中惊道:“如此重的内伤,在短短三天中,不仅恢复如初,修为反而精进不少。”

在一片道贺声中,王风随即宣布了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以后六女便是天道盟盟主、第一王府府主的夫人了!为了尊重六女的意见,婚礼不需办理,也不打算通知其他人,只需本盟本府中人知道就行了。而且,从今以后,双修门也不叫双修门了,改名为地灵门。

听到这一消息时,众人多少猜测出了一点因头。有人甚至想到了,天道盟,地灵门,这俩者之间,只怕和人一样,也是成双配对吧。

其实在修真者眼里,双修功实是一种光明正大的正道功法。此功法对于疗伤和修行具有奇效,特别是以道教来说,虽未提倡或推而广之,但也绝不会去禁制双修功法的。其功法中的阴阳交合、天地相融的自然神妙与各门的正道玄功多有相通之处。

与众人的猜测属实,在这三天中,六女为了王风能尽快好转,得到青、红二女提供的双修宝典后,六女齐齐上阵,轮番对王风实行玄妙的异体同修功法。先不说王风在这飘飘欲仙的感受中沉醉,六女也是在最初的羞羞答答、战战兢兢后,也渐入佳境,待到后来,水乳交融,阴阳互补之下,不仅王风伤愈,功力大进,六女自己也是修为增长不少。

在温柔乡中堪堪过了两天,王风的功力已是超出以前,神识修为更是到了一个新的境界。当七人达到一番脱胎换骨之感后,双修的效果明显地下降了,再加上王风也怕功力增长过快而导致神劫来临,所以在最后的一天,七人多是以言语和心灵来交流,至于其它的交流,那也只能是浅尝辄止了。

王风六女出来的第二天,七人便一同回第一王府去了。见六女已是少妇装扮,王苍等人在惊讶之余,已是笑得合不拢嘴。为了怕六女难堪,王风用传音向众人解说了经过,众人听后讶然。只是王风母亲周氏对六女不愿举办婚礼一事感到不解,问七人道:“你们既有夫妻之实,为何不要名份?那日后让大家又如何称呼?”

众妇低头微笑不语。王风笑道:“我们已经商量好了,让她们按年龄来排序,统称为大夫人、二夫人及至六夫人便是了。爹、娘还有爷爷你们不用担心!”众人眉开眼笑,周氏又问道:“可是谁是大夫人,谁又是六夫人?看上去她们年龄都差不多呀!”

王风看了看玉玲珑,只见玉玲珑脸上红了红,上前道:“若冰是二夫人,欧阳是三夫人,青霞是四夫人,红云是五夫人,紫珠妹妹是六夫人。”周氏笑道:“这么说,你就是大夫人了?好好好,我刚才还在发愁呢。这个东西就交给你保管了。以后就由你再交给我的长孙媳妇。”说着,将一个光闪闪的东西递给玉玲珑。

推辞不过,在众人的劝说下,玉玲珑接过来,一看,竟是一把青铜打制的长命锁。周氏叹道:“我进王府时,风儿的奶奶早已过世,这件王家的祖传之宝是风儿的爷爷亲自送给我的。虽然有些……有些寒酸,但是手持此锁之人,便是王家的主妇。”

这时,王如龙也开口道:“没错!当年风儿她奶奶病逝,原本将此物让她带走,可是生前她就说了,留给后人,作个念想。此物虽不值什么,但在我王家,一向是传媳不传女。持此物人,便要挑起掌管王家内务的重任!”

玉玲珑感概万千,只得收起铜锁。王苍道:“虽说你们不愿举办婚礼,但为了图个喜庆,摆上几桌喜宴也是应该的。这样吧,就是本盟本府中人,以及亲朋好友左右邻居就行了。此处与人界不同,也不用择选什么黄道吉日,明天就行!”众人只得听从。

尽管没有通知盟府外的其他人,但是还是有许多听说此事者,在第二天来到第一王府,送礼道贺。王风无奈,总不能把送礼之人望外赶吧,只得上前应酬,这样一来,可把他忙活坏了。第一王府和天道盟俱是一片洋洋喜气。

却说那日自王风四人离开妖界后不久,在赤煞妖王的府堂,已是坐满了各种老妖怪。仔细一看,除了万圣妖帝和四大妖尊没有前来,妖界中排名靠前的各大有头有脸的妖物几乎都到齐了。

只见在正上方主位坐着一人,全身包裹在一袭金光闪闪的斗蓬中,就连面目也是朦朦胧胧地看不清楚。只听那人道:“我父亲和哥哥带同四位尊主去了他界,不过短短数日,便发生了这等大事。”听那人的声音竟是女子,声音娇嫩圆柔,入耳动听。

忽然,那女子的语气突然变得严厉起来,只听她道:“先不说魔界四位魔尊尸骨无存,也不说本界四妖君诡异地失踪,想来也已丧命。更可恨的是,本界空间通道已然尽毁,就连临界点也消失殆尽!从而彻底地丧失了入侵他界的一切捷径!作为本界六大妖王之首,在你监界期间,发生如此之事,你……你赤煞该当何罪!”最后一句声音变得很是尖厉,刺耳之极。

话刚落音,“扑通”一声,赤煞妖王已跪了下来,重重地磕了几个响头,然后仰起那张化形后苍白的人脸,凄声道:“公主责骂的是!此次灾难,我实是罪无可恕!现在就请公主惩办,是杀是剐,我绝无怨言!”说完,又磕了几个响头,伏在地上不起。

那公主一阵沉默,全身面目都在金色的斗蓬中,也不知是何表情。整个大堂已是鸦雀无声。良久,只听那公主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开口道:“此事说来,也不能全然怪你,我在界中,也有责任。等父亲回来后,我会亲自向他请罪。

至于你赤煞,眼下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朋城魔帝还在闭关之中,你去一趟魔界,向我的好妹妹悠悠公主和五大魔主请罪,看看那边的情况,与他们商议一下现今该怎么办。回来时,顺便去一趟地狱界,向我父亲和哥哥以及四尊他们说一下事情经过,并且请示有何决策!”

赤煞感动不已,颤声道:“属下一定竭尽全力,完成公主的指示!”公主让他站起来回坐,又道:“从现在开始,一,全力搜索是否有新的临界点;二,开动所有眼线,查明是何人所为;三,加派人手,于全界日夜巡视,一旦发现有外来者,一并生擒,上报于我!”众声如雷地道:“是!”

魔界,原空间通道临界点,此时的情形比妖界还要惨得多!只见半空中一个巨大的被撕烂了的空间裂缝,已经过去数天了,还没有愈合。下方地面,一个直径数里的深坑正诡异地与那上空的空间裂缝遥遥相对。

方圆数十里,此时已是光秃秃的,连个半大的石块都不见一个。那是因为在巨大的空间裂缝下,产生出了极剧的高压,随着这种高压的拉扯,附近数十里能被吸得动的东西已经全都被吸进去了。

蒙桀魔主大殿,此时只有五个人在座,让这高大的魔主殿堂显得空旷旷的。在坐的五人,自然是魔界中地位仅次于魔帝家族的五大魔主了。

只听其中一人说道:“这次灾难,已造成数十万族人死伤、失踪,绝大多数是在不经意间被空间裂缝吸进去失踪的,相信已被空间风暴撕成粉碎。如今那空间裂缝仍在,随时吞噬进入其范围之中的一切东西。更糟糕的是,费尽心机才慢慢修复了数十丈长的空间通道已荡然无存,而且临界点也消失无踪了。”

另一人接口道:“擘天老弟说的属实!刚才公主得知此事后,已经直接去大帝闭关之所等候了。看来,这次她也气得不轻呀!”

蒙桀魔主道:“还是噬星老哥面子大呀!公主得知此事后,便立即去找老哥商议,要不是手下来报,我都还蒙在鼓里。”只听噬星老魔道:“这不是面子的问题,老夫的府邸离公主较近。再说,当时宫立兄弟也在场。”话一落音,只听一人笑道:“是是,当时公主气得可不轻,差点儿便露出了天魔之体,嘿嘿……”

只听一人冷冷地接口道:“怎么?宫立老弟一见之下,便春心荡漾了吧!本界受此重创,损失无法估量,阁下居然还想入非非,欢声笑语了!”宫立魔主大怒:“锋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论对朋城大帝的忠心老子不比你差。只是不像你那样的假正经!别以为我比你年岁小了一些,就不知你那点儿花花肠子!可笑还有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谁知那只天鹅正眼也不瞧他一下!哈哈……”

锋烈魔主大怒之下,一阵杀气急喷而出,向坐在对面的宫立涌去。一旁噬星、蒙桀、擘天三魔主手掌轻挥,将杀气驱散,只听噬星怒道:“你们俩个干什么?他奶奶的还有完没完?每次见面就这样乌龟对王八!还有没有把老子放在眼里了?哼!”

二人低下了头,收起浑身即将爆发而出的气势,显然二人对噬星大是忌畏。擘天开口打圆场,道:“都是自家兄弟,为了区区几句笑言,又何必伤了和气。眼下本界受此重创,大家兄弟之间更要团结一致才是。”说到这里,蒙桀接口笑道:“擘天兄弟说得是。不过,公主的天魔之体非同小可,相信便是噬星老哥见了,也要默运神功才能把持得住啊!更别说是我等了!”

噬星点了点头道:“幸亏公主轻易不会显现出来,只有在心神极为激动之下才会自然流露!要不然,本界早就大乱了!”说到这里,也不禁是微笑上脸。

噬星又道:“如今大帝正在闭关当中,静参魇天大法。而三位太子又去了地狱界,目前掌事的,只能是公主了。也真是难为她了,每天忙里忙外,一个女孩子家,忒也操心了!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大帝出关后,不免又是一顿责罚。到时,咱们可要为公主说上几句公道话呀!”

言语不多的锋烈魔主此时重重地点了一下头道:“是极!就算到时我等自身难保,但还要为公主求个情,大不了将责任揽在自己身上!”

宫立忽道:“依各位大哥看,此次是天灾还是人祸呀?”锋烈冷哼一声道:“你脑子进水了吧?居然问出这么幼稚的问题!”宫立又要发作,只听蒙桀道:“此次手法与上次一样。很显然,是有人丧心病狂,对我魔界挑衅!这人我也知道,只是在说出他之前,我想先问噬星老哥一件事!”

噬星老魔道:“请问!”蒙桀道:“听说那人是老哥的传人,就算不是传人,也可能与老哥有些关系!”

噬星道:“这话曾经也有多人问起。如今,老子再重申一遍,老子的传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大皇子!纵观九界,除了本界中人外,没有人与老子有什么关系!以后再有人提这个问题,老子定要让他生不如死!”蒙桀心道:“那要是帝族中有人问起呢?”却没敢说出口。

只听蒙桀干笑了几声,道:“那就好!这次不仅与上次的手法一样,就连用来毁掉通道的法器也是一样,只不过远比上次的威力大,否则也不会有这么大的损失了!”

见四人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蒙桀朗声道:“据眼线来报,上次毁掉空间通道的那个人是修真界的,名叫王风!听说今年只有二十多岁,修为却是了得,就连玄金魔尊和另外三魔尊也留他不住,被那小子全身而退不说,竟然令玄金受伤。

不过大家放心,眼下那小子的一举一动都在我们眼线的监视之下,此事是不是那小子所为,不久就会有消息传来!不过我敢肯定,除了那小子,没有别人!”

锋烈听后,咬牙森然道:“王风小儿,我要你血债血偿!”

修真界。紫霄山。天道盟。

众人从第一王府中回来后,王风便立即找到无尘和尚,带同神龙一起去了紫霄山顶。三人在山顶整整密议了一夜后,方才下来,随后无尘便告辞离去。

此时已近半月了。在这十数天中,王风将万仙岛驻守的二十三长老和众天仙以及黄衣剑卫悉数调回,前方各要塞的军队也全部调回,除了留下百余名探子监视外,近万名天道盟中人,都调回来了。抽出一部份加强第一王府和紫霄山的防卫,其余的,则在紫霄山深处的一座山脉安营扎寨,修行训练。

在安排好了一切后,与众人交代了一番言语后,在六位夫人默默注视的目光中,王风带同神龙和七大神兽悄然离开了天道盟。除了六位夫人和神龙七神兽外,没有人知道王风去了哪里。

晚上,六位夫人齐聚后院中,商量盟中琐事。在她们地齐心协力下,王风不在的天道盟和第一王府,已经井然有序地运转开来。

望着满天星光,六女心中轻轻地道:“一百年,真要等那么久才能见到你吗?”过了几天,神龙回来了,在天道盟呆了数天后,又出去了。直到过了月余,带同塍蛇才回到盟中,随后神龙又去了第一王府,在那里住了下来。而塍蛇则常住在天道盟,再也没有离开过,平时就训练四坐骑,指点它们修行。其余六大神兽,与王风一样,不知所踪。

却说在两座高山之间的灵气之眼,王风正在一旁调息。随后睁开眼睛,看着在洞口不远处静静调息的六大神兽,微微一笑。然后向洞口走了过去,将要开始他的最少是百年之久的死关。

此处正是王风等人自次神界回来时,在皇极宗的地盘上无意中发现的灵气之眼。而这个灵气之眼,也只有王风的极渊重瞳能看得清楚。王风带同神龙七兽来此后,便在离灵气之眼不远的山脚处,挖了一个山洞,来作为闭关之所。

山洞初进入时只是一条蜿蜒曲折的狭窄的甬道,转了数个弯后,便是一处极大的山洞,这是让六大神兽在此修行的;此山洞后面又开了门,走进后,前行数步,又是一个山洞,这才是王风的闭关所在。

之所以布置得如此严密,是为了以防万一。闭死关不同于一般的闭关,若在半途被误扰,轻则前功尽弃,重则走火入魔。可是收到的效果也远比一般的闭关修行要好。

山洞在仙器碧月弯刀的急旋下,不过一天,就大功告成。随后王风又打了个地道,将灵气之眼的浓郁灵气直接导入内洞,然后又在灵气之眼外围布下一个障眼阵,寻常天仙级的那是看不出来的,就算是金仙,也要查寻良久,才能看出一丝端倪来。可以说,这样的布置是极为稳妥的。

随后,又将平夷神枪及其使用口决交给了神龙,让他带在身上,与塍蛇一起回到天道盟。并让他守卫第一王府,塍蛇守卫天道盟。万一在自己闭关期间,有人要渡劫的话,可以用平夷神枪来助。而且有了这两个超级高手镇守两处,王风也放心不少。

因为五件通天灵宝的灵气泄露,王风将它们连同碧月弯刀直接放进引入内洞的灵气之眼中,看看到底是泄露的快,还是被这浓郁灵气补充的快。然后再一件件地参悟和炼化。

要是在遇到无尘和尚之前,就算是在此地,想将这五件灵宝炼化,光凭王风体内修成的三昧真火,那是不可能的,幸亏无尘那日在紫霄山顶送给他一件物事,才让王风信心十足。

而且无尘还告知了王风的一些事,所以才让王风作出了一系列的决定。此时坐在内洞中,王风慢慢地平息心中有些繁杂的琐事,包括对六夫人的想念,对亲人的牵挂,以及对盟府中各种事务和众人的关注……

终于,灵台逐渐回复清明。先将身心调节到最佳境界,第一关才算通过。睁开眼后,王风又将面前灵气之眼中的五件灵宝拿起,一一用灵识看了一遍,等到五件灵宝全部看完时,已过去了数天了。王风又闭上眼睛,参悟刚才所看到的一切,再慢慢地融合一起,印入神识之海中。

等到胸有成竹时,又过去了不少时间,这才一翻手腕,无尘和尚送给他的那件物事已在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