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64章  惊风密雨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6706 字

此物是一个黄色珠子,拳头大小,明显比无尘胸前所挂的佛珠要大得多。将它托在手中,触之温热,闪闪的散发出柔和的金光,金光中又夹杂着丝丝红线。

王风看着手上的珠子,那日在紫霄山顶无尘和尚与自己及神龙三人之间的谈话历历在目。王风此时也仿佛已回到了那紫霄山顶……

山顶上只有三人相对而坐,自然是神龙、王风和无尘和尚了。自从前几天王风将妖魔二界的空间通道尽毁后,无尘已是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加上王风又对他有救命之恩,所以,在说了一番感激不尽之类的话后,掏出这么一个珠子送给王风。

王风哪里肯受,无尘道:“王盟主先收下此珠,等贫僧告知你们一些事之后,那时你若是再不收下,贫僧也绝不勉强!”王风只得暂且依他,静听无尘开口。

无尘道:“一月之前,我师傅接到长眉罗汉的传信,说西方有人偷潜入界,随后又进入东方界面。要我师傅暂时不要惊动他们,派人盯着就是。所以,师傅就派了我和师兄前去。经过数天的跟随,我与师兄发现那俩人长相还真是特别,一看就知不是东方人。”

王风问道:“只来了俩个?什么长相?”无尘道:“本来他俩来时,一袭斗蓬将全身上下遮掩得密不透风,只露出两只绿色的眼睛。直到跟着他们来到地狱界时,才发现了他们的真面目。俩人生得红发绿眼,高鼻深目,若非流露出来的气息是人,我与师兄还真把他们当成妖物呢。

后来,那俩个怪人在地狱界分手,我与师兄无奈之下,只好一个盯一个。我师兄跟着一人留在地狱界,而我则跟随另一人来到妖界!”

“后来,那人于妖界和地狱界之间往返了数次,贫僧无奈之下,也跟着来回跑。在最后一次进入妖界时,终于被四个妖君发现了。以后的事,你都知道了!”说到这里,无尘笑了起来。

王风又问道:“以你看来,那俩个怪人到底是何方神圣?远来此地有何图谋?”

无尘先是摇了摇头,又沉吟了一下,道:“其间我跟着那人回了几次地狱界,与我师兄也见了几次面。听我师兄言道,他跟随的那人直接去了地狱王的九幽府,并且在那里一住多日,后来,万圣妖帝带着金圣太子来到了九幽府,而魔界的三个魔皇子也都来了。至于我跟着的那人,则去了万圣妖府。这一点我很奇怪,那万圣妖帝父子俩来到了地狱界,那人还去万圣妖府干什么?”

王风想了想,又问道:“你是说那俩人是从西方来的?”无尘道:“是啊!从西边进入我们佛界后,又向你们东边来了。”王风拿出传音玉符,将无尘所说的对吴能又说了一遍,然后道:“你去一趟北斗帝府,将刚才我讲的情况向帝君说清楚,然后就回来!”说完收起玉府,低头沉思起来。

随后,王风又问道:“那你师兄还在地狱界吗?”无尘点点头,道:“应该还在。明天我就去找他了,然后就与他一起回佛界,将此行情况向我师傅禀报。”王风笑道:“那这个东西你收回去吧!”说着,将刚才无尘送给他的那个黄珠递了过来。

无尘没有接,笑道:“王盟主可知这是何物?”王风摇头笑道:“不知,但是我知道此物定是不凡!”无尘正色道:“此乃我佛门之宝黄华珠,乃是一件储物法器。与其它的储物器不同的是,它不能储存其它的东西,只能装火。”王风有些疑惑,道:“火?”

无尘点头道:“临行前,师傅将这东西交给我们,说此物虽是我佛门之宝,乃是迦叶尊者亲手炼制而成,现今却也用它不上。原本是用来收集佛怒心火之用的,后来不知何故,此物没有用上。

直到过去了很长时间,听说紫玄神火出现了,长眉罗汉将此物交给我师傅,让他随缘,若是运气好的话,发现了紫玄神火,便用此物存储。可是师傅自从拿到这黄华珠后,一直没有用上,这次见我与师兄来跟踪那俩人,这才将此物拿了出来,让我们也顺便去碰碰运气。”

“后来,我与师兄在地狱界分手,师兄便把这东西交给我包管。唉,说实在的,这个东西如今不要说在我佛门,便是在贫僧身上,也是如同鸡肋。若非其中有一点不动明王火,贫僧早就将它扔了。”

见王风神龙似是一头雾水,无尘笑道:“我给你们说清楚一点吧!世上最强的火,是神火。而神火又分为三等。最低等,是炫天白火和三昧真火;第二等,是不动明王火和赤金神火;最强的,便是紫玄神炎和佛怒心火了。

至于这六种三等神火之外,也有许多未知的强火,有的甚至也达到了神火的级别,但还是称不上神火,充其量不过称之为奇炎了。在上述六种神火中,炫天白火和三昧真火很常见,威力也还过得去,因为毕竟是神火,但是与其它四种神火相比,不过是萤光比之洪炉。”

“我佛门讲究的是一个‘缘’字,不要说这无甚大用的黄华珠,就算是佛门至宝,若是与他者有缘,那也只得拱手相送了。便是佛祖知道了,却也是欣喜之极。所以,于公于私,此物王盟主若不收下,只怕有碍佛道两门之间的同气连枝、荣辱与共之情!”王风无奈,只得收下了。

想到这里,王风叹了口气,只得把黄华珠收入囊中,将面前的混元玉斗拿起看了看,随即神识注入其中,仔细查验起来。

这五件通天灵宝,各有神奇妙用,王风在一一了解了五件灵宝的功能后,便放出黄华珠中的不动明王火,开始一件件地炼化起来,顺便将泄露灵气之处一一补上。

混元玉斗,上古奇宝,其中封印了一缕七首吞天兽的残魂。其功能与王风的空冥之轮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不同的是,混元玉斗只能吞吸有形之物,如各种法宝法器等,甚至还包括人神仙兽等有血有肉的活物。

只要是比混元玉斗的神法低下,都能被其吸入斗中,但是不能炼化,只能将装进之物封印一段时间。相比之下,王风的空冥之轮则恰恰相反了;

那个紫红色的小神龛,当王风神识进去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里面的房屋之多,面积之大,装饰之精美,就算是天道盟府与之相比,还不及它的十分之一。更让王风欣喜的是,十数间大房中,记载着各种奇门阵法、炼丹制器的简书将其塞得满满的,随便拿出一卷来看,都比王风以前所见到的不知高明了多少倍,只怕钻研数千年,都难以学全。

看了府门上的金匾门号,王风知道这神龛的名字叫飘渺紫府,化到最小时,只是一粒肉眼难见的尘埃。这真正是所谓的“须弥芥子”了;

至于那个小玉盒,内面虽远没有飘渺紫府那般大,但也不小。其中数间房子里摆满了各种大小不一的小玉匣子,纯粹用来装存各种神药奇草的,六株凤血草便是在其中的一个小玉匣子中发现的,另外还有许多炼制丹器的材料,不过大多数王风都不知其名称药性和效用。在玉盒的一角,有一卷皮质书卷,记载着各种奇药及各种材料的特性、功效和产地等。

在那数间房子的四周,有一大片药圃,上面种植了许多不知名的药草。而其中灵气很是充足,这样才能让药草继续生长。这便是归元玉盒;

那个黑布袋子,王风进去后,没有一间房子,只有几棵大树和一片绿草茵茵的平原,平原上有一面宽广的湖泊。湖水四周不深,但是灵气非常浓郁,几乎比得上这灵气之眼了。其中还有几群小动物悠闲地游荡在其中。好一处世外桃源。从布袋口处的字迹得知,这黑布袋子名叫三才布袋;

最后一个,便是那个水晶球了。王风初进入时,眼睛几乎被晃得生动。只见里面别无他物,在数颗远比日光石还亮的古怪石头照耀下,密密麻麻的尺许见方的镜子出现在王风面前。

其中的几面镜子上还有各种图像在闪动,王风仔细一看,有的是在灵兽之森地洞中的映象,有的是在此处的映象,还有的是王风没有见过的映象。王风细一寻思,然后将水晶球拿起,沿着洞外洞内山前山后飞掠一趟,回来后一看,果然,王风经过的所有地方无一不被印映到镜中。

随后王风又拿出其中的一面镜子,让一只神兽带在身上,于山中狂掠,水晶球中的另一面镜子马上便同时显现出来神兽所在的地方,沙石草木、虫蛇鸟兽等以及周边的地形地貌,随着那神兽的身形闪动,无一不显现在面前的镜子中。从最前面的一面镜子边上刻有的字迹得知,这水晶球叫万晶镜。

看完了这五件通天灵宝,王风心下明了,这五件都是空间法器,无论从制作手法或神妙功效上来看,最低也是大神之境者才能制造。随即王风便进入了漫长的炼化期。在王风这次闭死关的计划中,等到将这五件通天灵宝炼化成功后,再试着将灵兽之森挖来的那吸灵石壁钻研一番,再把它炼化。碧月弯刀就让它在灵气之眼中呆着吧,反正现在也用不上,只是不知到了后来,这碧月弯刀能进化到何种级别。

剩下的,便是修行。除了神识和功力修行外,还要将飘渺紫府中的奇门阵法和炼丹制器的神技要苦修一番。而归元玉盒中的各种药草和神奇材料也要搞明白,然后再打理药圃中的药草。

如此一来,短短的一百年时光,还不知够不够用。而且王风也已想好了,不再克制神元的修为,若是神劫降临,那就让它来吧,反正自己也可以随意往返于九界。

王风之所以现在要急于提高修为,那是因为这次将妖魔二界再度重创,妖魔们肯定是要疯狂报复的。要是魔主或妖尊们来动手,就算有神兽相助,那也是不敌。何况它们背后还有帝字级的未动呢。

听无尘所讲,王风隐隐想到偷来东方界位的俩个怪人,大面便是西方异界的诸神派来,联络地狱、妖、魔三界,共同对付东方主界的。如此一来,就算是妖帝魔帝亲自来找王风算帐,只怕就算是大神,也难以出手相助。

因为那样一来,地狱、妖、魔三界更有借口反叛,并且与西方诸神连成一气,将整个东方主界搅得一塌糊涂。这是大神们绝对不愿意看到的那种内忧外患、腹背受敌的局面。说不定到时,只得丢卒保车,将王风交给它们处置了。

这一切的一切,作为满腹经纶的王风来说,无异如洞若观火,哪岂有不未雨绸缪、反患于未然之理?

当王风在闭死关当中,天道盟迎来了第一场恶仗。那是在王风闭关后,约莫过了三个月时,黑血妖王带着十名妖君及近百名妖将,硬生生地穿破数个界面,气势汹汹地扑向修真界;与此同时,锋烈魔主带着二百余名魔尊、魔王、魔君、魔将也千辛万苦地来到修真界,并与黑血妖王合兵一处,兵锋直指紫霄山。

之所以妖魔二界只来这么多,原因有三,一,多数小兵小将对于穿越数个界面来此,实难办到;二,如果人数过多,动静太大,说不定大神就会出手。尽管大神心有顾及,但大神们真正的心思,谁也难以猜透;三,此次的主要目的,是报复王风,灭了天道盟和第一王府,主在速战速决,然后在天仙天神及大神们得知之前,就走人。

所以妖魔们来时,并未惊动多少人。一般情况下,驻地方圆百里内和行军途中,鸡犬不留。这是为了封锁消息,能尽快地血洗天道盟。

接到前方探子的传音,整个天道盟忙碌开来。神龙偷偷地来到王风闭关之所,将六大神兽带回天道盟,却没有惊动王风,闭死关当是非同小可。此处隐蔽性那么好,一时半会也不会有人发现,不过为了以防万一,神龙与塍蛇还是隔三差五地轮流来看一下。这一切,王风当然是不知道的。

天道盟,神机堂。众人个个面色凝重。玉玲珑上首而坐,只听她道:“如今妖魔正在来路之上,盟主闭关未久。此乃我天道盟和第一王府生死存亡之际。所谓养兵千日,用在一时,希望各位齐心协力,共抗妖魔!我与神机堂众长老已商议了数日,心中已有了章程。”

说完,美目流转,向众人扫视一眼,随后又道:“现在听令!一,加强第一王府和紫霄山的周天禁制,务必让妖魔不能从容攻进;二,主动出击,于半途将妖魔截杀;三,赶紧向天仙天神二界求助,请他们派兵支援!相信各位已知职责所在,现在,就开始分头行动!”众人起身道:“是!”

此时的妖魔黑色的巨大云团,已缓缓地从北方飘来。妖魔刚一进入修真界时,便被遍布全界的探子发现,随即玉符传音,向神机堂报告。

这时,整个修真界已得知了此事,在吴能等人的号召下,各大宗门纷纷向紫霄山集结,就连离妖魔最近的皇极宗也南下而来,与许多宗门一起,驻防在第一王府附近。只是他们不知道,妖魔此行的计划,并没有想对这些宗门下手,唯一的目的,便是将第一王府和紫霄山踏平。

黑云之上,近四百名妖魔立于其中,最前面的俩人此时在侃侃而谈。只听黑血妖王道:“烽烈尊主真的打听清楚了,这次两界空间通道尽毁,便是这修真界中那个叫王风的小子所为?”

锋烈道:“千真万确!不过在来此之前,手下眼线来报,说那小子毁了咱们的空间通道,回到修真界后,便不知去向!”

黑血道:“哦?既然那小子躲了起来,那咱们为何还要来此?”锋烈咬牙道:“就算他不在,我也要将他的亲人、朋友、兄弟、手下屠戮至尽,方泄我界的心头之恨!”

黑血道:“说起来,本王在十数年前,也与那小子有一面之缘。和他过了几招,发现那小子的功法与你们噬星老祖很是相似,当时本王还以为那小子是老祖的传人什么的。谁知,事情全然不一样啊!”

锋烈道:“不但是你,就连还有许多人刚开始也是这样认为的。你界的损失远比我界少,我们悠悠公主下了死命令,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让那小子知道,咱们是有仇必报!顺便也给其他人提个醒,想死的话,就来魔界拉拉风!”

黑血道:“不知这次大动干戈,此界的空间能否承受得住!要是空间坍塌的话,咱们这些人,能回去的也不多呀!”锋烈咧嘴一笑,道:“临来时,公主已给了我一件宝贝,有了它,咱们完全可以放开手脚,大开杀戒了!”黑血想了想,笑道:“定界珠!”锋烈点了点头,随即与黑血齐齐地怪笑起来。当下锋烈回首喝道:“快速前进!”

此时的黑云,已飘过王风的闭关之所,继续前行。这时,从灵气之眼附近冒出数百人来,悄悄地随着那团黑云而去。行了不久,已到了一片平原的上空。那数百人纷纷下落,在平原上隐藏好身形,而其中的十来人没有下来,一阵急掠,反而向那黑云靠了过去。

当那十余人将近黑云时,已被几名妖魔发现,一名魔将喝道:“什么人?”那十来人不答,猛一加力,已近跟前,这时,几名妖魔哨兵已大声叫了起来:“敌袭!”只见那十余人双手连挥,无数颗雷元珠如雨般地向黑云砸了过去,随后这十余人身形急降,向平原落去,随即隐入土中。

“轰隆隆”一连串暴响,黑云已被炸得四分五裂,众妖魔如下汤圆似地向下掉落。

刚立足于平原上,众妖魔便被突如奇来的利刃落在身上,一时绿血横飞,黑尘四溅,立刻便有数十名妖将魔将被格毙当场。众妖魔回过神来,大吼一声,百余名妖魔已从不远处掠来,纷纷亮出兵刃,加入战团。随着高空中的不少高阶妖魔下落,那数百人已是渐呈溃败之像,而且死伤立刻增多。

当下来了几名妖君和魔尊后,那数百人转眼间便已伤亡一大半,而那些妖魔不过死伤数十人。只听其中一声呼哨一声,剩余的百余人飞掠而去。忽听半空中黑血一声怒吼:“上前追击,不要放走一个!”众妖魔怒吼一声,纷纷向前追去。

就这样,双方又边跑边斗地一路纠缠前行。不多时,来袭的数百人在妖魔的疯狂反扑下,已剩余十数人了。只见那十数人忽然停下,不在前逃,只有一个向前狂掠,其余的回过身来,向追上来的妖魔反扑过去,完全是一副拼命的架势。一时之间,众妖魔被攻得个措手不及。但是毕竟实力悬殊太大,不过片刻,那十余人也一一被杀。

还不到一个时辰,来的三百多人,只有一个跑了回去,这还是那十余人献身的结果。只见平原上,已是死尸累累。

锋烈和黑血望着面前的一切,脸色阴沉。这些来袭者最高的不过是青婴之境,其中还有不少金丹者,却让自己这边的妖将魔将死了近七十名,而且还让给跑了一个。烽烈转身喝道:“继续加速前进!全力奔向第一王府!”

黑云又凝成一团,向南急掠而去,转眼已消失在天际。若不是满地的死尸和打斗时留下的疮痍,一切都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此时,深夜,神机堂。玉玲珑秀眉微蹙,听着那一个浑身上下伤痕累累的人报告:“以属下看,它们人数不多,只有三百余人,可是修为最低也是魔将级,而妖兽魔兵则是一个都没见过。这次,三百多个兄弟,就这样……就这样被……,若非最后的十余名兄弟拼命,让我回来报信,只怕长老们还不知妖魔的情况!”说到这里,那人已是泪流满面。

玉玲珑面色有些发白,沉吟一下,道:“这次是我们失算了!你先下去休息吧,这头功记你一份!”

看着眼前的众人道:“看来,我们的计划要改一改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妖魔这次是想直捣黄龙,来个长途奔袭。现在,估计天仙天神界不会派兵支援,因为这次来的妖魔数量太少了,就算是派,时间上恐怕也来不及!针对妖魔想速战速决,我们也要变换策略。”

顿了一下,玉玲珑又道:“现在命令如下:

一,将第一王府中人接回紫霄山,只留实力强横之人在那里以逸待劳;

二,在王府北面百里处派强者镇守,并布下多个大阵,以阻来敌,能拖就拖,一定要让它们步步维艰;

三,集结大半天仙以上级,在它们来路潜伏。它们来时放过,等它们于阵前与我们僵持时,从后掩杀;

四,金仙级强者,要注意维护空间的稳定,并随时候命,准备出击!

至于紫霄山的防卫,全部交给七家将和原来的近卫。我想这已经足够了!”

玉玲珑之所以不让神兽出击,一是总部防卫很重要;二是王风曾经交代过,七兽之事属于秘密,不到万不得已时,不能暴露于人前,所以知者不多。要知神兽全身都是宝。一只神兽的价值远超一件神器或通天法宝。

如果让妖魔知道了神兽的存在,说不定会派更多的妖魔前来,那时,只怕已不是简单的报复行动了,很可能爆发一场夺宝大战,而且,波及的不仅仅是两三个界面,相信还会有其它的界面介入。也许还能成为再一次神魔大战的导火线。

就这样,一场双方真正的对攻已拉开了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