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94章  太清道圣(下)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3854 字

烈风强劲,耳畔呼呼声大作,众人衣袂翻飞,长发卷舞,却个个如渊停岳峙,蓄势待发。

忽然那团黑雾一阵翻滚,一人飘然而出。只见那人衣着黄衫,明眸皓齿,冰肌玉肤,正是无双。看了看面前神情凝重的众人,忽然“咯咯”一声娇笑,道:“你们王盟主呢?怎么不见他出来?十年前重创我三护法,就此罢了不成?”声音婉转悦耳,动听之极。

端木啸天沉声道:“那是你们三护法无礼在先,行凶于后,我们王盟主不过是自卫罢了!何况,盟主手下已然留情,你们心下亦自知!这次你们破禁而入,意欲何为?”

无双尚未答言,黑雾中又掠出一人,娇声道:“当然是新仇旧恨一起算了!我们为了这一天,足足等了十年,已经太久了,相识情份算是两清!王风呢,让他出来见我!”众人一看,只见一黑巾黑衫女子,体态撩人,身段凹凸有致,露手赤足上的腕胫处,各挂着一串金灿灿的铃铛,肤如羊脂,声音娇嫩,正是魔界的悠悠公主。

只见黑雾又是一阵翻滚,一位风情万种的金衣绿带的女子飘然而出,姿色动人,比之众女丝毫不逊色,而其柔媚气质,更是实有过之。只见她嫣然一笑,开口道:“故人来访,王盟主为何避而不见?堂堂男子汉大丈夫,甘心作缩头……缩头乌龟吗?”声音柔软绵然,媚态尽显,众人闻之不禁心神微微一荡。

吴能忽然答道:“怎么?三位公主多年不见咱们王盟主,有些想念是不是?既是如此,我们王盟主的众夫人在此,便让她们陪同三位公主好好聊聊吧。我等大老爷们儿旁听不便,这就告退!”

三位公主闻言,齐齐轻啐一声,无双嗔道:“油嘴滑舌,出言轻薄!”三女眼中的笑意却远甚于怒意。

只听无双又道:“既是王盟主不在,请你们转告他一声,三日之内离开此地,以往之事不再追究!否则,任他修为精绝,只怕也难独善其身!”说罢,三女转身掠入黑雾之中,再也不见。片刻,黑雾平空尽散,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众人商议一阵,动手加固禁制后,遂向飘渺紫府而去。

刚刚临近紫府,便听到一声清啸传来,平和深远,绵绵不绝。神龙喜道:“大哥出关了!”

若冰撇嘴道:“迟不出早不出,那三个女人刚来,便出关了!”红云酸酸地接口道:“还真是心有灵犀呢!”

十年来的静参,道术法阵丹器符藜之妙用,竟让王风有种修为见识不进反退的感觉。在这十年中,王风结合以前所学,加上归元玉盒中的奇材神药,又炼制出了几套杀手锏,十年的潜修,突飞猛进的实力更让他信心十足,亦能面对九界中的任何对手了。

尤其是心境的修为,已达到神而明之、不萦一物的境界。刚一出关,给众人的第一感觉就是,王风变得非常平凡了,锋芒尽敛。若非身形高大魁伟,紫髯飘飘,与人界中的一个凡夫俗子没有两样。这正是融入无限宽博、道法自然中的极相。

出来后与小雨紫珠交谈几句,王风见众人都回来了,一一叙过。随着心境的提升,所以王风待八女齐聚,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当着她们的面,将三位公主赠与他的锦囊全都拿了出来,笑道:“这是安放六道轮回那天,她们三位公主送给我的礼物,至今我都没有看过。”心念动处,三个锦囊以及里面的东西已跃然而出。

从锦囊的颜色上分辨,黄色锦囊是无双公主所赠,其中是一件深蓝色的男式长衣,暗光流溢,触之柔韧,不知是用何物织成,也不见有何特别之处;一个金色绿边的锦囊是妖界的金玫公主所赠,装的是一副棋盘和两盒棋子。

只见那围棋棋盘三尺大小,光滑平整,通体碧绿,竟是用一整块翡翠打磨而成,时不时地泛出柔和的光芒,其中纵横十九道的格线,用金丝镶嵌,极显华贵。再看那两个红色玉盒中的棋子,一盒黑子寒气逼人,入手冰凉,显是用冰魄玄玉刻制,一盒白子纯白如棉,触之生温,乃是用暖玉造就。每粒棋子都有龙眼般大小;

再看魔界悠悠公主所赠的漆黑放光的锦囊,里面装的是一张古琴,与锦囊的颜色一样,通体黑亮,连那八根琴弦都是黑亮如墨。还稍带有一卷竹简,上首写有四个古篆,一看,正是“天魔八音”四个字。翻开后,果是一首曲谱。

众女看着眼前之物,啧啧称奇。红云抢过那三个锦囊,细看一番,见那锦囊所装有限,再无他物,又放在桌上,撇撇嘴道:“这么小的储物囊,难怪只能装这么点儿东西!”众人知她酸意毕露,也不答言。

若冰一双美目不住地打量那副棋盘棋子,忍不住伸手触摸。飞雪拿起那件长衣,细细用手揉搓,神情变得惊喜起来,对王风道:“卷云,这三件东西,依我看,以这件长衣最是不凡!”众人惊道:“此话怎讲?”飞雪轻轻一笑,开口道:“你们跟我来!”说完,起身向府外行去。众人满面疑惑,跟随而行。

来到外面,飞雪先抓起数把灰土,洒在长衣上,又乱揉乱搓一番,长衣登时脏污不堪。

众人知她另有他意,虽然惊讶,却也未阻止。只见飞雪笑道:“有谁能将此衣洗干净,我将雪舞送给她!但是不能洗干净的话,可要送件东西给我哟!”众女知她向来谨慎,从不做没把握之事,上次遇险,实属意外。

听闻此言,俱忖道:“雪舞是她的本命神器,竟敢拿来打赌,显是此衣不那么简单!”都没有人应答。

王风笑道:“我来和你赌!”说着,接过长衣,右掌一挥,一道激流汹涌喷出,向那长衣冲刷而去。只见水珠还未碰到长衣,便被一层无形有质的光芒挡开。冲刷良久,众女叫道:“好了好了,你想将飘渺紫府淹了吗?”王风收手,只见那长衣上竟连一滴水珠都没有,依然是脏污不堪。王风皱眉道:“真是奇哉怪也!此物易脏难洗,这……这算什么?”

飞雪走上前来,笑道:“我若片刻将它弄得干干净净,你要言而有信哦!”王风点头不已。飞雪将长衣轻轻一抛,长衣便悬挂在空中。然后三昧真火涌上手掌,手腕一抖,一窜火苗便扑卷上去,瞬间便变大,将长衣包裹住,剥剥燃烧起来。众人一声“哎哟”脱口而出。

不到片刻,飞雪收火回体,伸手将那件长衣拿在手中,众人围上前去,只见那件长衣已是一尘不染,干干净净。王风惊道:“此物不须水洗,却用火浣,当真稀奇!”

飞雪笑道:“还不止如此呢!”又将长衣高抛上空,挥手便是一道电光向其劈去,轰然雷动。反复几道电光击中长衣后,又轻咤一声:“雪舞,出鞘!”一柄寒光闪闪的长剑盘旋而出,带着凌厉的呼啸声向那悬挂在半空的长衣一阵急斩乱刺。众人不禁目瞪口呆,心道:“飞雪和这件长衣有仇吗?”

心念未了,飞雪已然停手,招回长衣,递到王风手上。王风接过来一看,只见这件深蓝色的长衣暗光闪动,玄晶点点,竟丝毫未损。众女沉默半晌,遂齐声惊呼道:“果是不凡!”飞雪笑道:“此衣乃是用玄宇蓝蚕蚕丝所织,实是一件宝物!”

红云问道:“飞雪姐姐如何得知?”飞雪道:“我是在一卷古典上偶然所见。那无双公主可真算是一个有心人呀!”众女点头不语。王风道:“不知能否改改样式,送与你们穿好了!”玉玲珑笑道:“这是人家送与你的,我们岂能夺人所爱!再说,此物刀剑难伤、雷电不损,哪能说改便改。也不知当初是怎样裁织而成的。”

众女将长衣与王风当场穿上,又围着他前后上下打量一番,竟然合身之极。王风将另外两件东西交给玉玲珑收下。玉玲珑笑道:“你与飞雪打赌输了,还是当作赌注送给她吧!”见众女都点头同意,飞雪收了起来,开口道:“谢谢夫君!谢谢众位姐妹!暂时就让我保管好了。”

青霞极善音律,心中一动,开口道:“飞雪姐姐,可否……可否让我试试弹奏一下这天魔八音?”飞雪笑道:“正要见识妹妹的绝艺!”

青霞盘腿而坐,将那张古琴平放在膝上,试了试音韵,然后打开天魔八音曲谱,定定神,将曲谱仔细地看了一遍后,闭目沉思起来。

众人见状,纷纷席地而坐,屏住呼吸,静待她动手弹奏。只见半晌过后,青霞缓缓睁开美目,脸色平淡如水,轻抬双腕,伸指一拨,只听“叮咚”一声响动,众人心神随着这一声轻响,不禁微微一荡。

只见青霞十根葱指疾弹如风,举止轻柔,一阵曼妙优美的曲子回荡在众人耳畔。端木秦正吴能等人听到琴音,纷纷来到,在不远处盘坐下来,凝神静听。不过片刻,只见一团黑雾自琴弦处飘起,离琴丈许后,渐渐地凝成一个人形,飘浮在数尺高的虚空中。

随着琴弦拨动,琴韵绵长,那人形黑雾缓缓变得凝结成实起来,并且暗合曲调翩翩起舞,姿态优美动人。见那雾人的装扮体形,正是与悠悠公主一般无二,同样是那种撩人欲火的体态,凹凸有致的身段,惹人遐想的举止,让众人心跳不由自主的加速。

按照曲谱音调节奏,青霞心如止水地弹奏,浑不觉身外之事。渐渐地曲调从行云流水般地绵柔,变得如同烈火焚金那样的铿锵来,节奏也慢慢地加快,音调也从如空山鸟语般的清幽和百鸟朝凤般的平和中正之气中急转直下,忽然变得尖锐音调陡生,别具异域风情。而那悠悠公主的舞姿随着音调的转变,竟大带妖艳之态,朦胧中的一双美目勾魂夺魄,身段体形也更加撩人欲火,尤其是在场的男子,感到下腹一线炽热的暖流急涌,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王风微微一阵晕眩,猛然惊醒,见众女眼神痴呆,面色潮红,而端木、秦正、吴能以及虎威众人更是嘴角溢出白沫,眼神尽显狂态,有的竟然手舞足蹈,对着那舞者喃喃自语,如疯如癫;再看神龙及七家将,神龙也是眼神直勾勾的,塍蛇嘴角流涎,半截舌头伸出口外;其余六兽手足并动,似是在随着那跳舞的雾人扭腰踮足,挥臂抖腕。

王风暗叫“不好”,舌绽春雷,喝道:“青霞停下!”青霞早已是心神与那琴韵结合在一起,物我两忘,哪听得到王风的喝声。就连旁观众人也浑然未觉。

王风身形一晃,来到青霞面前,按住她双手,佛怒心火急窜出体,升到高空中凝成一团,慢慢地旋转。一阵梵音仿佛从天际随风飘至,与那天魔八音的余韵纠缠在一起,片刻后,便将天魔八音尽数驱除。

随着青霞双手被王风按住,琴声戛然而止,那悠悠公主身形急剧变淡,成雾状后又钻入琴中,如涟漪般的余韵回荡在众人身旁,经久不散。众人依旧是如痴如狂,当梵音降临时,众人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噤,如醍醐灌顶般地惊醒过来,扭头四下看了看,仿佛一场春梦过后,余味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