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95章  群魔乱舞(上)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3597 字

王风见众人渐渐醒转,心头稍松,衣袖轻拂,青霞膝上的那张古琴连同曲谱消失不见。见众人依然还有些发懵,王风抬头向天,猛然张口,龙狮裂金咆已然发出,一弯肉眼可见的弧形金波迅猛地向天上荡漾开来,裂金碎玉的啸声如虎啸龙吟,如雷鸣狮吼,奔腾咆哮,震耳欲聋。

良久,啸声渐停,众人已尽然清醒过来,各自望着对方,回想起适才不堪入目的举止神情,个个或羞惭满脸,或筋凸脖粗,面色忸怩,神情尴尬。王风暗暗好笑,却也惊骇于天魔八音的威力。众人这时也已发觉,自己竟然是冷汗涔涔,衣衫尽湿了。

只有破日四剑和龙五,见情况不妙,四人摆开阵法,运功抵挡。其阵大是玄妙,不但能抵挡外物攻击,对于精神上的攻击,也能做到有效的抵制。所以他们四人,远没有众人那般狼狈。王风神念一扫,便知破日四剑所布的阵法是一种上古奇阵,而太清道圣送给他的锦囊中的简书上也有记载。

龙五拿出法宝碧波水晶罩将自己一人牢牢罩住,自然是外魔难侵了。

有了王风龙五和破日四剑护法,众人就地调息一番。不多时,只见端木啸天首先睁开眼睛,其次便是飞雪欧阳以及秦正他们,待众人全部恢复过来后,又过去了半柱香时间。

众女醒来后,有些羞愧,连忙进府中去了,只剩下几个男人和神兽聚在一起商谈适才异常状况。互道一声惭愧后,吴能开口道:“那张古琴是从何而来?恁地了得?”

王风将所得古琴经过说了一遍,吴能冷哼道:“魔女就是魔女,一门心思想着怎样去害人。还真是有心计,算得那样远!”龙五忽然开口笑道:“吴长老怕是误会那魔界公主了!”

众人一惊,问道:“此话怎讲?”

龙五沉吟片刻,道:“据金经天典上记载,神念未达大神之境者,是不能欣赏天魔八音这种音韵的。而一旦神念达到大神之境或者以上者,听此音,不但于身心无损,反而有一种赏心悦目之感。所谓天魔八音,实际上是后人见此音调大是乖张邪戾,让人难以把持后才改称的。

天典上说,天魔八音原来的名字叫做天籁八音,是人皇古神从异宇偶得的一篇残谱,然后带回青汉苍宇,经过简单的增删修改后,便是天籁八音了。”

众人听到这里,都暗暗寻思。吴能道:“不对!天籁八音一事,我也有所耳闻。天籁八音中正平和,哪里如刚才的天魔八音那般邪戾乖僻!”龙五笑道:“天籁八音是一篇残谱啊!而且还经过增删修改呢。”

秦正惊道:“你是说,天籁八音是取自这天魔八音的曲谱?”龙五点头道:“准确的说,天籁八音的曲谱只不过是天魔八音曲谱中残留下来的一小部分而已。若是那魔界公主当真要害大哥的话,那为何适才大哥没什么事,反而叫醒了咱们?”

众人暗暗点头。端木啸天问道:“不知盟主适才听到这天魔八音时,有何种感觉?”王风想了想,道:“诚如龙五兄弟所言,闻音见舞时,只感赏心悦目之极。待到曲调大变后,灵海反而更加空明。”神龙接口道:“这么说,大哥的神念已达大神之境了?”王风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众人闲谈一阵,各自去了。王风去寻找众女,发现她们不在,转而来到后花园。这是王风与众夫人在飘渺紫府内闲暇时散心之地,与众女的房间一样,都加有禁制。刚来到花园门口,便见紫珠和姐姐小雨头发湿漉漉地,坐在一张石桌旁下着围棋。显然是二人刚沐浴完后,有了手谈的雅兴。

见王风来了,紫珠连忙站起来,笑道:“哥哥来了。她们几个在内园池中洗澡呢。刚才……刚才狼狈之后,浑身难受死了。我和小雨姐姐刚洗完,便从飞雪姐姐那里拿了这副围棋来,正下着玩儿呢!哥哥你也去洗洗吧。”

王风笑眯眯地上前,轻轻地拧了拧紫珠的俏脸蛋,道:“你们这么有雅兴?那就接着玩儿吧!”说着,走入园去。

前行不久,王风便听到前方传来众女的娇笑声和哗哗的水声,心中一动,急行几步,转过一面假山,眼前不禁一亮。

只见假山后的一面大池中,碧波荡漾,众女此时正在水中嬉戏,于打闹之际惊叫连连。

看着眼前众女白花花的玉体,王风一边脱衣一边笑道:“我来了!”众女一惊,随即尖叫起来:“你来干嘛?这地方岂是你能来的,快走,快走!”“哥哥既然来了,就下来洗洗吧!”“哼!谁知他安的什么心,不会待我们洗完后再来吗?”“夫君快下来,我为你捶捶背!”……

王风与众女洗完澡后,见天色尚早,来至大堂。神龙得到王风心神传音,说是有要事相商,于是便带同端木啸天众人早就在堂中等候。

王风带同八女鱼贯而出,众人不禁眼睛一亮,俱是暗暗喝了声彩。只见王风带头前行,蓝衫紫髯,气度从容,身形魁伟,如龙行虎步;身后七位夫人如桃李梅兰,各有风韵。或如出水芙蓉,或如空谷幽兰,或如姑射仙子,或如潇湘女神,风情万种,翩跹袅娜。龙五却目不转睛地看着走在王风身旁的小雨,只觉她风姿绰约,婉柔纤秀,实有沉鱼落雁之容貌。

见小雨似笑非笑,有意无意地瞥了瞥他,龙五脸上不由自主地红了红。

王风小雨并肩而坐,七位夫人略略靠后,在正堂阶上齐刷刷地坐成一排。众人均静静无语,只待王风开口。

只听王风道:“地狱妖魔与我们有三日之约,如今一日将过,还有两日之时。诸位,今天咱们就讨论一下,是去是留,是避是战,定下章程来。端木长老,你先说说罢!”

端木啸天欠身答道:“是!我认为,妖魔气势汹汹,咄咄逼人,定是有备而来。所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咱们虽然不惧,但也要准备精良,将损失降到最低。在这里,我有三点浅见,供各位思考,有不妥之处,再请各位修正补充。”

顿一顿,道:“一,从现在开始,分班巡视,只有一有敌袭,做到第一时间知晓;二,必要时,收起紫府,修为不够者,不需露面。实在打不过的话,这样逃起来也方便;三,以防万一,咱们数年前建好了的传送大阵,分布在数个界面之中,现在也该派上用场了,并且要有专人看守,随时利用此阵回去或调用援兵。”

说完,坐了回去。

王风点点头,道:“吴长老有何见解?”吴能站起来,答道:“马上刺探对方军情,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怠!只有知道对方主将是谁,兵力数量及布署,咱们才能对症下药。还有,既然要战,那就作好血战的准备。咱们先发制人,去他们那里搅一搅,顺便探一探对方虚实!现有的传送阵昼夜不得停止运转,随时可调援兵到来。至于其它细节,请诸位合议合议!”说完,也坐了回去。

王风扭头与玉、冰、欧阳、飞雪等夫人轻声商议一阵,阶下众人也都互相商谈起来。

片刻过后,王风回转头来,朗声道:“既然对方野心勃勃,咱们也不能示弱!我还是那一句话,做了再说!现在,我命令:王枪王剑二人,按照万晶镜留下的线索,去刺探对方军情,将他们的兵力布置情况要详细地带回来;王刀王戟王斧王钺四人,负责飘渺紫府周边巡逻,等我命令,随时准备去敌方后园放火;紫府旁边的传送阵,暂时就让王兵看守。

虎威卫统领,回天道盟一趟,将此事向小虎详细禀报一下,并和他一起,调备兵力,待命而动;其他人,先养精蓄锐,准备与妖魔开战!现在,就行动吧!”众人齐齐起身喝道:“是!”

想了想,王风拿出一个小玉瓶来,里面装的是那日围困谛听神兽的那种黑色粉末,对虎威道:“你将此物带回天道盟,交给周霸杨雄他们研究,若是对怪物兽类有效的话,加紧大量炼制出来。另外,让小虎将此界情况报与天仙天神二界,请上界赶紧决断!”

待众人去后,王风闪至府外,拿出数百面万晶镜,打入神念,然后默运口决,那数百面万晶镜急速融入虚空,消失不见。然后他要做的事,便是坐在房中,监视水晶球了。这数百面万晶镜,足以将方圆数千里的天上地下,监视得蚊蝇难藏其形。

回到府中,王风与众女谈了几句后,让她们严密监视水晶球上的动静,然后带同神龙,掠去府外,不知去了何处。

凭着对万晶镜的心念感应,王风发现千余里外有人出现,为防万一,王风与神龙决定亲自走上一趟。

来至一座大山前,二人降停身形,举目四顾,只见山上怪树林立,鸟鸣啾啾,甚是幽静。王风与神龙也不飞行,只是用双足迈步前行,向山上走去。刚到山腰,只见前方也有一人缓步上山,一边还自言自语地低声说着什么。听得身后响动,那人回过头来,与王风神龙对上一眼,各自均有些惊讶。

只见那人五十上下年纪,儒者装扮,左手还拿着一卷简书。一袭月白长衫,随着山风轻摆,面如冠玉,目似朗星,黑髯及胸,飘飘然有出尘之态。见到王风神龙二人,那人抱拳笑道:“俩位何所从来?此地清雅幽清,实是读书佳地,二位器宇不凡,想来也是读书人吧!”

王风回礼道:“虽然略读经书,在下也有愧读书人之称。敢问前辈何所从来?”那儒者哈哈一笑,道:“我刚问起你们从何而来,小友这下倒问起我来了!”略一顿,道:“我是来寻小女的,知她离此不远,我稍觉放心。行到此山时,见风景尚好,想上山读读书,略作歇息。敢问小友,为何来此,也是来寻人的吗?”

王风摇了摇头,道:“在下兄弟俩四处闲逛,也是觉得此山不错,便想上山游玩一番,哪知得遇前辈雅士,实是三生有幸!”那人见王风颇为识礼,面露喜色,道:“如此,咱们三人结伴游玩如何?我姓金,叫金万,不知小友二人尊姓大名?”

王风答道:“在下王卷云,这是我兄弟王小云。既然前辈如此有心,在下兄弟俩儿敢不从命!”那人哈哈一笑,显是高兴之极,待王风二人上前,然后三人并肩往山上行去。

一路风景如画,三人一边上行一边谈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