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220章  步虚五老(下)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4544 字

“天尊道一使?就是说在我们五兄弟中,只有我最有可能冲古成功的那个童子?他这句话是在……是在放屁!老夫一生逆天而修,以杀成神,直至踏进大神之境。若非机缘巧合,碰到人皇古神,老夫早就因杀戮过多,血腥过重而堕入杀道万劫不复了!”说到这里,秋望古双目中似是要喷出火来。

秋凤楼父子身形一震,一脸惊色。

只听秋望古又道:“在人皇古神的点拨下,老夫终于将一身的杀气一丝丝的化去,由此顺利地踏进大神顶峰。可是数千年过去了,杀气虽化,可老夫境道中的那一丝杀念烙痕,却如附骨之蛆。

此念痕只要存在一丝,那就有卷土重来、功亏一篑之日。这也是老夫至今有时凶性大发、杀心蠢动的原因了!不……老夫受不了了……”说到这里,秋望古眼中露出痛苦之色,还有一丝绝望。只见他双手抱头,低了下去。

秋凤楼刚想出言安慰,秋望古猛然抬起来,瞪着一双血红的眼,嘶声道:“老夫要进入玄光归元府,还要进入鸿蒙之门,既然冲古无望,老夫要杀个痛快……啊……”仰天一声长吼,声震九霄,似兽吼,似雷鸣。

一道暴烈的气浪向四面八方狂卷,将整个茅屋掀翻,然后粉碎。

秋凤楼父子虽然在第一时间便真元护体,但当一切回归于平静时,他们二人已震飞在十余丈开外了。带着满面的惊骇定睛瞧去,只见秋望古的身边,已多了一人,与他面对面盘坐。

“你们都过来吧!”声音如风般轻柔,却透露出一丝威严。

秋凤楼父子二人连忙来到秋望古二人身旁,再次盘膝而坐。

只见秋望古身旁之人,发须花白,眉宇间二人有着相似之处,但明显要比秋望古的岁数大。秋凤楼认识,三千年前见过一面,这人,便是步虚五老中的老大——秋向古!三千年的漫长岁月,竟没有在他身上刻下一丝痕迹。

“他不是闭死关了吗?怎地出来了?莫非……他已达古境?”秋凤楼父子一脸的惊疑。

“不用猜疑。老夫还未达古境!此番心血来潮,正想放上一放,恰好遇见此事!”秋向古似是看穿了二人心中的疑问。

秋望古此时正盘腿而坐,闭目入定,神情极是平静。脸上的那道刀疤,似乎也变短变细了不少。

“外面血腥冲天,怨戾之气如云,这杀戮之心,也太重了吧!”秋向古暗叹一声,脸上闪过一丝忧色。

“禀老祖宗,这是因为玄光归元府的进府资格战所造成的……”秋凤楼赶紧将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为了安慰秋向古,又将此次秋家获得的利益、声望等也说了出来。

“花开就有花谢,潮涨就有潮落。日满则昃,月盈则亏,盛极必衰,乐极生悲,虚胜实而不足胜有余!想证大道,连自身都是累赘,何况身外之物!可惜,就连古境上阶,能做到不争不夺,不抢不占,不好虚名不逐薄利,不心生妄念不意存贪婪,又有几人?”秋向古眼中的悲色似乎更浓了。

“悟不透这一点,我终不能达至古境。所以,这也是我出死关的原因!天尊道的来信,我已知晓,事已至此,有机会,你可对来使说,非古境者,便是找到锥洞亦难,遑论堵之。而且,府、门二事,我步虚阁再不插手,十万年以后,叫他们另选其人。

至于对待其中的异数,连天尊道主都算不清,我们当然也就四个字,顺其自然!天尊道那边儿要是不同意,那就让他们赐与我秋家的一切,收回就是!包括我的双亲!”秋向古脸上闪过一丝决然。

“杀神大劫即将来临,生也好,死也罢,躲得过躲不过,我秋家各凭天命!以后,你们要少造杀孽,多行仁善,自然可保平安!”

说着,秋向古拿出一枚玉简,交给秋凤楼,又道:“此简内,有我的双亲当初生活的一处界面的空间坐标,还有我亲手开创的一个界面的坐标,另外,就是些许的修行心法。

等你们修炼有成,或者在这里呆不下去了,可去玉简内的两个界面!在那两个界面中,还有其它留给你们的东西!”说完,拉起秋望古,飘然而去。

“你……你们这是要去哪里?”秋凤楼冲着天空喊道。

“秋花秋草秋连天,秋风古道秋雨寒。心明万路通大境,何妨身处江湖远!好自为之!”天空中,只有秋向古那苍凉的声音在回荡着,经久不散。

就在秋萧界漫长的深夜即将过去,天际边有了一丝朦胧的曙光时,步虚阁内一处阁楼紧闭了近两年的房门,在赤鸾那满含柔情的目光中,终于悄然地打开了。

在三个月前,风甲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将那把残刃炼化成功。后来,为了恢复神念元力,又静修了三个月。几经磨练,剥而复之,修为竟有精进。

风甲推开房门的那一刻,便看到不远外静静望着他的赤鸾。心中涌起一股难以言表之情。他的感觉没错,近两年的时间,即便是在他全身心地炼化残刃时,都感觉到了在阁楼外默默守望着的赤鸾。

“三……三姐,辛苦你了!我……我……”

“什么都不要说了!成功了便好……我……我不想到其它的地方去,呆在这里就挺舒服……”

南宫、雷霸二人此时,也静静地站在自己的阁楼上,无言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只是,南宫龙侯面上的忧色更浓了。因为在风甲推开房门的一刹那,他看见了四弟眼中有一丝妖异的红芒闪过,很快很小又很亮,但是以他的目力,在深夜看来,还是看得很清楚。

他知道,那丝红芒,叫做魔芒。不过他不敢肯定,雷霸尤其是赤鸾,他们有没有看到。

来到空旷的平原,与以往不同的是,今天走在一起的四人,相互之间的言语都很少,一种异样的感觉,各自在他们的心头涌起,最终泛滥,然后似乎弥漫了整个平原。

眼前的这片平原,便是那有着一年多的杀戮、进行过残酷的资格战的地方。脚底下,浓稠的血迹还没有消失,空气中的血腥也没有消散。

“这一年多,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死了多少人?”看着漫天的怨怨戾煞气和四处游荡的冤魂,风甲有些吃惊。

“据统计,战死三万,丧命于其它手段之下的有五万多,伤者无数……”南宫龙侯生性清冷坚毅,说到这里时,也有说不下去的感觉。

“为什么会这样?步虚阁就这样不闻不问吗?好端端的一场竞技式的资格战,竟成了杀戮的战场!”风甲眼中闪过一丝愤怒。三圣看在眼里,原本消沉的心态,竟有了些许的振奋。仿佛一个在无垠沙漠中行走的人,看到了前面的一片绿洲。

“可惜,这里不像青汉。如果有六道轮回这件法器就好了!最起码,这些冤魂可以早点儿找到归宿!”风甲黯然地道。

“四弟,我看你修为又有些精进!咱们就在这里切磋一下可好?”雷霸豪气冲天地笑道。

“好!二哥之命,焉敢不从!”风甲双目一亮地说道。南宫龙侯和赤鸾二人含笑退开。

“我是法武兼修,四弟是武修大于道修。看招!”雷霸没有多少废话,遥遥一拳,平击而出。一个硕大的拳头虚影如山般地向风甲砸了过来。

“来得好!运元成圆!”风甲大赞一声,双手环抱,内阳外阴,如抱大球。

只见两只巨大的掌影,将小山般的拳影虚抱住,借来势一挡一拨,然后一搓,那山般的拳头急速地旋转起来,一顿之下,带着数倍于来时的速度和劲道,反卷回去。

“借力用力,巧妙!”说话间,雷霸又是一拳轰出,将反卷回来的拳影击飞,跟着连轰数拳,一团团黑影迎风狂涨,眨眼间,已如泰山压顶般地呼啸而来。天际边的那一线曙光,完全地被遮挡住了。

“震山掌!破!”风甲大喝一声,一掌翻飞,漫天的掌影出现,却也不如何巨大。不过,每只掌影都击入一团巨大的拳影当中,并不断深入。这时,那一座座山猛然一个停顿,然后突然爆了开来,一时气流乱窜,震耳的轰鸣声动人心魄,好像一道道炸雷就响在耳边。

就在雷霸身形剧震当中,一只灰蒙蒙的掌影在击碎拳山后,仍然无声无息地向他拍去,不带一丝空气波动,也没有一丝凌厉之气,其速也快,却看得分明;其速也慢,却让雷霸产生了躲不可躲避无可避的错觉,一时呆了一呆。

南宫龙侯见状,瞳孔一阵收缩。沉声一喝,身形变淡,再出现时,那只灰蒙蒙的掌影就在面前。双掌对着掌影一记猛拍,然后与雷霸二人分开飘退。只见那只掌影缓了一缓,又继续朝前飞去,像是不快又不慢,擦着二人的身影飘过,然后一路其速不减地向前,再向前,直至融入虚空。

一道黑黪黪的裂缝,突兀地出现在半空中,黑得是那样地纯粹,在原本就是这黎明前的黑暗中,却显得分明。“轰”的雷鸣声,久久地响在平原上,不断地向四面八方扩展,扩散。

“大哥,你也来吧!”风甲兴犹未尽的叫道。

“如你所愿!”南宫龙侯冷冷地道,然后与雷霸一起身形急晃,一左一右地攻向风甲。

风甲身形一凝,以静制动。

只见一串虚影绕着风甲急速地闪晃,忽开忽合,忽凝忽散。面对二人的围攻,风甲的身形或偏或侧,双掌贴身上下翻飞,一一将来势封挡,震山掌力劲道雄浑,掌式中反击之意,在数招过后,便逐渐地显示出来。

赤鸾越看越心惊,一双美目一眨不眨地注视着。南宫雷霸二人的修为,同为圣仙三绝的她,那是太清楚了。放眼整个赤霄苍宇,在风甲没有出现之前,古神之境以下者,除了传说中那几个不知所踪的老怪物,大神顶峰之境,没有一个人及得上他二人的修为。

只听得“嘭嘭”声不断,无形中,赤鸾被这种狂涌翻腾而来的气流逼得一步一步地后退。随着她的后退,这种压力似乎也在一步步地增强,直到她退出数十丈开外时,才有所降低。

相比较赤鸾而言,南宫雷霸二人此时的心中,已是充满了骇然。风甲站在原地,是一步未挪,只是双脚已深入地面数寸。二人原本是离他数尺远急攻,不过十余招,渐渐地离他有数丈开远了。

此时的交手,只能是凌空过招,而对方的掌力并没有因双方距离地拉远而减弱,反而有越来越强之势。

“只能用法术了!”二人心中一念闪过。南宫龙侯手指艮地,一座大山平空出现,带着粉碎一切的威压朝着风甲的头顶狠狠地压了下来。山未及顶,地面已是掀起一阵狂风,方圆十余丈的地面,生生深陷数尺之深;雷霸早已是身形晃动,站在离位,掐印念诀,只听得半空中一声咆哮,炎流急窜,一条暗红色的火龙贴在从天而降的大山上,一个摆尾,突然加速,向风甲卷去,竟然比大山后发而先至。

风甲静立在大山的阴影下,依旧是一动不动,只是双目中的精光,似乎更亮了。

“震天掌!惊神指!以武破法!”沉喝声中,一只掌影从下往上飞出,瞬间变得巨大,轰向压顶大山;同时,数面薄薄的亮亮的森森白刃飘出,以迅雷闪电之势,接二连三地向那条火龙斜斩而去。

轰的一声,大山一停一弹,然后带起一道狂风,呼啸而去,不到百丈远时,便轰然消散;那条火龙,在被数面风刃一穿而过后,断成数截,在半空中飘飘荡荡着,随着雷霸又猛地一掐诀,只见一截截火龙,又突然地化为数只火鸟,齐齐尖唳一声,继续向风甲罩去。

面对二人的道术,风甲一击只用了六分力,四分对付压顶而来的大山,两分化为惊神指,斩向火龙。面对一龙化八鸟,风甲喝道:“分光捉影手!”一只掌影飞出,又变成数只,迎向众鸟。

“咻咻'声中,传来了火鸟的尖唳。不过一息,众鸟不见,半空中那只巨掌握成拳状,等到松开五指后,除了一缕青烟飘散,什么也没有。随后,那只巨掌变淡,无形无影。

“四弟果然了得,大哥二哥是甘拜下风!不过,我们还想领教一下四弟新炼制的兵器威力!”南宫龙侯淡淡地道,雷霸点了点头,一脸的期待。

风甲略一沉吟,点头道:“二位哥哥要小心!只怕小弟我初次施展,难以把握分寸!”南宫雷霸二人闻言,神情凝重。

“要不就算了,今天到此为止吧!”赤鸾看着三人严肃的表情,惴惴不安地道。

“三妹别担心!你是怕我们伤了四弟,还是怕四弟伤了我们?”雷霸神色一转,大有深意地看着赤鸾笑道。

“我……我都怕……”赤鸾不禁低下头来。

“来吧!只试一招!”南宫龙侯依旧淡淡地道。

“奔雷!现!”

“怒电!现!”

“疾风!现!”

“暴雨!现!”

最后一道娇怯的声音,令三人不由地一怔。

疾风神刀,暴雨神针,奔雷神斧,怒电神剑,在这一刻,同时闪现。四奇,也在这一刻,感到彼此之间的距离,更近了,几乎有着是同一个人的感觉。四人的呼吸和心跳频率,好像也在这时,达到了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