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221章  破碎星空(上)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3414 字

整个秋萧界,随着四人各自本命兵器的浮现,气势在急剧攀升的同时,一阵轻微地抖颤。

似是一只蜂蝇,被突然地惊动,振翅欲飞。随后,一阵隆隆地雷鸣声自天际处响起,瞬间,便轰轰地响在头顶,继而,弥漫了整片天地。

近在咫尺的步虚阁内,在步虚二老飘然离去后,心中充满了失落感的秋凤楼父子二人,相对无言地坐在房中。

在他们身边,俊美挺拔的秋一叶和艳若桃李的秋含枫二兄妹,也在惴惴不安地看着自己的父亲和祖父。随着步虚二老的离去,一种深深的危机感,笼罩了整个步虚阁。

失去了步虚五老的步虚阁秋家,原本拥有超一流高手和实力的宗门,已急剧下降到勉强算是拥有一流高手,实力却是二流的宗门了!秋凤楼,根据众多旁人的猜测,可能是神皇之境,距离大神,还有一步之遥;而秋易水,充其量是神尊之境。

此时的步虚阁,以这父子二人的修为境界最高。尽管目前,步虚阁的弟子,有五百余万之众,但其中的绝大多数,连三大关的第二关,都没有迈进。

修真三大关,关山难渡!一是后天进先天;二是化银进天仙;三是大神进古境。一关比一关难,一关也比一关凶险。按照常理来说,二关化银进天仙,不仅是无数修士的毕生追求,也是他们的最终愿望。

只要进入天仙之境,那就是成就正果,不死不灭了!对于那些几经磨难、饱尝辛酸的修士而言,所谓天,所谓天道,实际上这些天仙就是。当然,除了诸多外来的因素,比如历劫失败,或者是如同大自在劫的到来等劫难,却也能让这些不死不灭天仙或者是天道灰飞。

天仙以上境,如金仙、神将、神王、神尊、神皇、大神等,他们的主要任务,是在维护本原之地如人界长存的同时,还要充当管理这些所谓天道秩序的管理者,另外就是要应对一切外来的危机、危险。

古神的任务,众所周知,那就是不断地开创一个个新的苍宇。

至于还有没有其它的任务,除了他们自己,没有人知道。众人只知道一点,如果没有古神们长久以来辛苦劳累地开创出这一个个新苍宇,那便没有如今的人界、修真界、天仙界、天神界,甚至包括大神界,和那一个个勃勃生机的苍宇,就连妖魔鬼怪等,都无立锥之地。

自古以来的劫难、战争等,已毁灭苍宇无数。

开创一个苍宇,并在上面建立永恒的法则,是何等地艰难;而要毁灭一方苍宇,那又是何等的容易,往往是在弹指一挥之间。这也是古神与神魔之间的唯一不同之处,更是见证伟大与否或心境高低与否的地方。

目前,步虚阁秋家三代最担心的,就是步虚五老已离去这一消息会不会被外人得知。如果他们没有得知,至少暂时秋家是安全的;相反,如果消息走漏,那么步虚阁秋家,只怕立即会陷入一场最低是麻烦不断地危机当中。

不说长期以来的仇家和那些早就在一旁虎视眈眈的势力,便是这些如今盘踞在秋萧界的那些等待进府者,只怕会立即转变脸色,让步虚阁把他们吃进去的一切,全部要吐出来,甚至还要加上额外的利息。这些,还不排除步虚阁的所有被他们独占或瓜分的可能。

如今驻扎在秋萧界的五大势力和其他宗门,其中不乏异修和妖魔。妖魔们自不必说,便是那些所谓的正道宗门,要是得知步虚五老不在秋家的话,那么最有可能先对秋家动手的,恰恰是他们。

尽管有那么一丝顾忌步虚五老有朝一日会回来,会找一切向秋家开刀者算帐,但那毕竟是后事,五老回不回来还在两可之间。眼前不抓,不是行家!一切利益至上!这便是绝大多数修士的格言和真理。有了利益,有了实力,就算日后那五个老鬼回来,说不定自己早已有了与之抗衡的条件了!

就在秋家祖孙三代四人沉默无言、心烦意乱之际,整个秋萧界空间的震荡波动,已清晰无比地被他们感觉到了!

“发生了什么事?竟闹出这么大的动静?”秋凤楼猛然站了起来,一脸惊色。

“你们两个,呆在这里不要乱跑!我们去去就来!”扔下这句话,秋凤楼父子已消失不见。整个房间,只剩下面面相觑的兄妹二人。

驻扎在秋萧界各地的等候进府者,此时也是如群鸟投空般地自住地掠了出来,御风而立,带着满面的诧异和骇然,齐齐地看向引起剧烈波动的源头,然后或自言自语,或相互打探。

一些修为高深、艺高胆大之辈,展开身形,急掠而去。

青汉苍宇修真界。此时却是白天,艳阳高照。随着风甲、风乙合为一体,与三圣同赴蓝冰,原本在灵气之眼闭关的风丙,又诡异地失踪,肩上的担子,便一下子落在了风丁的身上。

自从风甲带回赤阳原神的一部神功宝典,自己没有时间参悟,转手便交给风丁。风丁详参了月余,发现其中没有问题后,便将韩森、金傲和武堂五人聚在一起,按步教授起来。只是此时的韩森、金傲二人,哪里有心思修行。

二人的心里眼前,满世界都是昊天大帝的公主龙如烟、龙如玉、龙如梦三人的身影。

昔日王风曾经答应他们,要撮合这两门亲事。只是后来王风远赴玄幽,分身上天仙界提亲,也于情礼大不合,于是此事便搁置下来。

其中龙如玉、龙如梦二公主实际上是同一个人,因一次意外,造成玉体一分为二,但其言行举止甚至是修为思想等一般无二。如此一来,这就白白便宜了金傲了。

看着二人无精打彩的样子,风丁喝道:“瞧你们俩个这么点儿出息?阿甲虽然亲口答应你们,以分身之体上界提亲,但那是在你们修为增进的前提下。男子汉大丈夫何患无妻?

自己实力不够,人家公主就算下嫁于你,你们却没有保护她们的能力,不要说她们自己有些不放心,便是昊天大帝和瑶池圣母,他们能放心地将公主交给你们吗?话又说回来,如果你们俩个修为过人,品行端正,以后身边儿的好女子,还会少得了吗?”

韩森、金傲二人唯唯诺诺,满口称是,心里却道:“谁能跟你老人家比?有了七个明媒正娶的,另外还有六个……不,加上那个什么圣仙三绝赤鸾,七个说不清道不明的,一共十好几个呢!哪一个不比上界公主强得多?

什么这点儿出息男子汉大丈夫何患无妻,你为了一个还算不上是未来的丈母娘和老丈人,便撂下重担远赴险地,当真有出息得很吗?我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饱汉不知饿汉饥、站着说话不腰疼……”一边乱想,一边向风丁瞧去,只见风丁此时神情古怪,像是感觉到了什么。

风甲与圣仙三绝心神相连的那一刻,风丁自然也感应到了。一切有形和无形的物质,都逾越不过时空法则的藩篱,至少目前是这样看来!但是,有一种除外,那就是神念或者叫做思想。王风本体与青汉四分身之间神念的断隔,主要是修为不够所产生的现象。

青汉苍宇与蓝冰苍宇之间的光距,比前者与玄幽苍宇之间的光距,近了数百倍。所以风丁能在第一时间便感应到了风甲身上的变化,实属情理之中。

而就在此时,在遥远的太虚中,静静地矗立着一座灰色的宫殿。此宫殿极大,纵横数万丈。而在其方圆数千万里之内,没有肆虐的空间风暴,没有疾如电光的流星碎石,没有可吞噬万物诡异又随时会出现的黑洞,也没有只有众多界面集在一起、远远望去才会看到的绚丽星云。只有这座巨大的灰色的宫殿,悬浮在那里,神秘又突兀,光亮又朦胧。

在这座宫殿内,一处不大的厅中,此时有三人盘腿坐在那里,不言不语,一动不动,各自闭目入定的样子。一个是身形粗横、相貌威武的大汉,其余二人一个身处黑雾当中,另外一个全身上下被一层刺目的绿光掩盖。

这时,那大汉忽然睁开双目,目光清澈如泉,不带一丝杂质,开口对着一个全身遮掩在黑雾中的人道:“老三,你这招也忒毒了吧?小心老四回来找你算帐!”

黑雾一阵翻腾,露出一人,身穿黑甲,油光闪亮,乱蓬蓬地头发,无风自动,如浓烟熏天。宽广的额头,粗横的鬼眉下面,一双三角形的如豆小眼中,精光寒闪。

鼻子又扁又塌,胡子巴渣,加上那满脸的伤口疤痕,模样丑陋之极,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夺人凶气。

听那大汉之言,黑甲人咧嘴一笑,嘴巴大得与那张虎面相比,完全不成比例,嘴角直接咧到脑后一样,如同蛤蟆。其中露出满口的森森白牙,似乎随时要择人而噬。

“老四凭什么找我算帐?要知我这样做,也是按照尊主的意思来办的!不是有一句什么狗屁话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当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弗乱其所为……’,是这样念的吧?尊主和我的意思,比这句狗屁话简单,两个字:‘炼心’!挺过来了,可接大任;若是挺不过,哼哼,这样的废物留之何用?只是白操了这份儿心……”黑甲人不屑一顾地道。

“此人一路行来,前有尊主的推算,后又有老四的关注,他这一路算得上是风平浪静,却也没有因此而心生妄念、浮躁骄狂!

唉,若是……若是他挺不过这一关,可惜了他心中的这个‘仁’字啊……”大汉有些不胜唏嘘地道。

“仁?小仁小义,害人不浅!平白地得到多少,相应地就应该付出多少!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这些道理,老哥远比我等清楚,事到如今,又何必念念不忘那妇人之仁?青汉人界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叫做什么慈不掌兵,义难持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