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修仙 > 乱世修真
第222章  破碎星空(下)
作者:烟锁池塘柳 | 字数:3969 字

此理不明,此心不炼,就将这偌大家业交给他掌管,休说我等实难心服,便是尊主,只怕也放心不下!”久未开口的绿光中人,冷冷地对大汉说道。

“老二此言有理!老哥以仁获得万神景仰,如今便是残体,还在受那信仰之力,兄弟我实在是钦佩!不过老哥的仁,是大仁大义,比那人的小仁小义,自是不可相提并论!哎,老四去了这么久,怎地还没回来?他……他这是干嘛去了?”

“还能干嘛?那边儿与咱们这边儿,早在十余万年前,便出现了一个锥洞,直到不久前,尊主才发觉了!这不,让老四去堵上,顺便将那边儿拉在咱们这边儿的屎擦干净!

不过,不久前咱们与另外一边儿也出现了一个锥洞,还有几个人从锥洞里出来,恰好被我给碰上了,事关重大,所以我也没有轻举妄动,只是对那几人简单地说了几句后,便将那锥洞用阵法隐藏保护了起来……尊主说,此乃良机,也算是对那边儿的报应!”绿光中人略有些兴奋地道。

“你说,尊主为什么单单选上那人呢?”黑甲人摸着下巴,有些疑惑地问道。

“老三,多嘴了不是?尊主的心思,岂能妄自猜测?咱们只能按照他老人家的旨意办,其它的,想那么多干嘛?”绿光中人刚一说完,黑甲人连忙称是,脸带惊惶之色。

“这话在咱们之间,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依我估计,一是尊主秉着‘人定胜天’的至理,于人界中选择此人;二是他老人家一向算无遗策,相信那冥冥中自有天意什么的也说不定……”大汉若有所思地道。

“天意?嘿嘿……在凡人眼里,修士就是天;在修士眼里,天仙就是天;在天仙眼里,大神就是天;在大神眼里,古神就是天……

在所有人眼里,我等,就是天;而……而在我等眼里,尊主就是天!老哥这句话自相矛盾,天乃顶峰,独尊唯天!岂有一天高,一天低、一天大,一天小、二天并存的道理?”黑甲人讥讽地道。

“那也说不定!要不然,那人上有人,天外有天这句话,又是从何而来……”面对黑甲人的嘲笑,大汉并不在意,看向厅外,似是在喃喃自语地道。

秋萧界平原。风甲定定地看着悬浮在眼前的残刃,双目中精光闪亮,神情却是淡然之极。

“我这把残刃,自炼化后,心随意动,刃从念起,如电光之疾,又如清风之徐,疾风二字,便是由此而来!大哥二哥三姐,此刃现在已被我封印七成威力,只是初次使用,误伤莫怪!”风甲说完,一道身形已离体而出,竟是风乙。

“封印疾风威力之七成?然后又以单一分身力斗我们三圣?还说怕误伤我等?

四弟,我三圣在你眼里是如此不堪一击呢,还是你狂妄自大,目中无人?”雷霸性如烈火,面对风甲之言,将信将疑之余,已是怒意上涌。

“二哥你……你不要这样说!四……四弟也是一番好意……”赤鸾急急地道。

“此番好意你领我不领!我算是看明白了,多年的手足亲情实也比不上一时的男欢女爱啊……”

“二弟休得胡说!”不待雷霸说完,南宫龙侯铁青着脸,沉声喝道。

赤鸾听着雷霸的未了之言,先是面上一红,后又一阵苍白,泪水在一双美目中打转,一时竟有些说不出话来:“二哥……你……你……”忽然,收起神针,掩面跑了开来。

赤鸾跑了近百丈时,忽又停下身形,回头看着三人,似是不放心就此离去,呆在原地。

雷霸见状,也是悔意大盛,暗叹一声,低了低头。

风甲此时的双目中,两道妖异的红芒一闪而过,只是面前二人没有看到。

“大哥二哥注意了!清风起!看招!”风甲感觉到了四面八方都有人向这里急掠而来,于是想抓紧时间速战速决。

南宫、雷霸二人神色一凝,各自留神,同时,头顶上的兵器已然催动。

一阵无形的悠悠的清风掠过,血气随风弥漫,杀意已轻卷而至。

漆黑的夜空中,一道闪电撕裂夜幕,一闪之下,天地之间万物纤毫毕现。怒电神剑,已后发先至,如银龙似地向风甲咆哮而去;就在闪电一闪过后,一道奔雷隆隆地响起,如碾盘似地自远而近,然后,便是一面小山也似的巨斧,寒光闪耀地自风甲头顶直劈下来。一时雷电交加,天地震动。

斧剑未到,剑气斧势卷起漫天的碎草泥砂,如同黑色的天柱一般,夹头盖脸地将风甲包裹其中,包括他身前悬浮在空的那面残刃。

“疾风劲草!”随着风甲的沉声一喝,一道蓝汪汪的光芒自黑柱中疾旋而出,急速闪烁中,忽又化为刺目的血光,一股冲天的血腥气,已先于残刃随狂风卷至。

只见残刃急旋中,化为半只瞳孔的模样,不停地眨动开合,一道道刺目的血光也是一阵阵地随之急速地忽明忽暗。

“叮叮”两声轻响,就像是风吹过悬挂在屋檐下的风铃,发出了轻柔又悦耳的的声音。那面巨斧一颤一停,跟着倒卷回来,斧背反向雷霸砸了过去。呼啸声中,气流发出刺破耳鼓般的恶响,一道黑幽幽的裂缝,平空闪现,将附近狂卷的碎草泥砂等,全部又迅猛地吸了进去。

那道再次出现在风甲面前连接天地的闪电,此时被那半只瞳孔般的血光一照,似是被拦腰斩断,一道在天上闪了数下,便融入虚空,另外一道连接地面的如蛇般地窜进地下,消失不见。

那道血光,诡异地闪烁着,划出一道妖魅地弧线,斜斜地继续横斩而去。在那道血光后面,还拖着一条长长的黑线,自头至尾,在迅速地粗壮,然后同时又迅速地变淡。空间已被撕裂。

一招之间,便反守为攻,这是眨眼之间发生的情景。

南宫、雷霸二人瞳孔不由地一阵收缩,双手结印,猛一掐诀,同时喝道:“奔雷天上过(怒电虚空来)!”一道远比原先那道粗长的闪电,银灿灿地平空闪现,夹着轰天碎地的雷声,如鞭如龙般地向风甲抽去。此一击,二人已出了九分元力!

只见那道银电怒吼着,咆哮着,无数道虚影的后面,还未愈合的裂缝竟然在银电的撕扯下,“哗啦”一声巨响,如同撕下一块墙纸似的,撕破了一大块。

无尽肆虐的罡风自这块庞大深幽的裂缝中狂卷而出,如千刀万剑般地凌厉无比,又如巨蟒面对猎物时的全力一吸,直有先将风甲撕碎,然后一口吞噬之势!

身陷险境,风甲手中一闪,那道血芒在离南宫身前尺许时,突然地消失,同一时间,又在风甲手中闪现,其速之快,已无时间差距,仿佛是次元之刃,却不是!此残刃在风甲的操控下,已到了收发随心,意至刃发的速度极限之境。

南宫、雷霸二人见这式围魏救赵、攻敌必救的两败俱伤的险招凑效,心松之余,不禁暗呼“侥幸!”,若是风甲面对险境时不闻不动,以残刃之速,只怕先将二人斩杀,雷斧电剑在一瞬间失去心念操控之下,威力大减,而风甲所受之伤,那也有限得很了!想到这里,二圣这才发觉后背有些麻痒痒的,凉嗖嗖的,已是一身冷汗!

不知是风甲中计,还是不忍见到这种局面,总之是遂了二圣之愿。事后想来,只怕是后者居多。

只见风甲虚拿血芒残刃,手腕一抖一拨,数百道宽如菜刀、短如匕首的血刃整整齐齐地一撂子斩出,每道间隔数寸,眨眼间,便将近在咫尺的那道粗大的闪电斩成无数截,然后那撂子血匕,突然间无限拉长,跟着一个翻转,改竖为横,其势不减地向二圣横斩而去。

其势如神龙摆尾,其速如光似电,其锋利之处无坚不摧,其诡异之处如鬼似魅!瞬间,将二圣的前面两边三方位尽数封死!

此情此状,二圣已别无选择,只有后退!身形闪晃之中,化为一串长长的残影,向后暴退!只是,他们二人快得过这数百道血匕吗?

那道怒电被血匕斩成无数条数寸长短后,顿时斩断了天地法则的连续性和彼此间的牵引之力,被那道巨兽血口般的裂缝迅猛地吸了进去,融入那里面的无尽星空中。

虽然那道裂缝依然不甘心愈合,近在咫尺的风甲在巨大的拉吸之力下,蓝衫猎猎,发须狂飘,双脚似乎已落地生根,身形没有半丝晃动。

除非,那道裂缝将整个大地或者是整个秋萧界一吸而入,否则,这股强大无匹的吸力,和那如千刀万剑般的罡风,动摇不了风甲分毫!

二圣面对数百道血芒,身法速度已催运至极限,远超光之速!只是,血芒的速度,却远比他们快,已打破了一般的时空规则,呈跳跃式闪弹。

一眨眼,距离二圣三丈,而二圣后背早已触碰到了风乙所布下的方圆五百里防护大阵的边缘,不得已,只好沿着阵缘内围呈圆形暴退;二眨眼,如影随形的数百血匕已到了二圣身前数尺之远,二圣已沿着大阵内缘转了无数圈了;只怕三眨眼刚开始时,二圣整个身体已是千疮百孔了!

就在二眨眼之末,三眨眼之初时,风甲瞳孔一阵猛缩,收势有所不及,但还是心念一颤,尽力地想将血芒改变方向。一道红光卷着一团银雾,闪在二圣面前。“叮叮当当”一阵密如连珠、疾如骤雨的交击声不绝于耳地响起,跟着一声闷哼,那道红光银雾顿时消散。

而与此同时,数百道红芒一阵轻颤,速度却并没有减低,只是一眨眼间的融合,又突然地改变方向,化为一道冲天地血芒,直射天空!

“轰”的一声巨响,回荡在平原之上。只见微微泛白的天空中,以那道血芒为中心,一圈漆黑的波浪,如涟漪似地荡漾开来,瞬间,便有数万里方圆。漆黑又深幽的太虚,已清晰无比地出现在眼前。那道血芒其势不减地穿过一个界面,呈直线急射,跟着,又穿透一个界面,紧接着,又是一个……凡是在血芒急射的直线之中,一个接着一个的界面被一一穿透。

而那道血芒的光线,每穿透一个界面,便暗上一分,待穿过九个界面后,终于无光无色地消失不见,似是融入了无尽星空之中。

忽然,一道道如烟花般的灿烂光亮,自那方圆数万里的大裂缝中闪现,只见一个界面接着一个界面的崩溃、爆开,带起耀眼的强光和烈火。一个,两个,三个……八个,九个!整整九个!

正是被血芒穿透过的九个界面,今天也叫做星球!

破碎星空!比之破碎虚空,不可相提并论!紧要关头,风甲全力地一控,在方向极剧地交换过程中,竟生生将封印撕开二成,即便是这样,有着五成威力的残刃直接破入星空,毁灭九个界面!

此时风甲的手中,那道残刃血芒尽失,不知何时已回到了他的手中,正蓝幽幽地泛着光亮。

一面巨斧和一柄长剑,也静静地飘浮在半空中,无言地看着下面的一切。若不是天空上那道超大裂缝仍未合拢的话,刚才发生的一切,宛如一场梦!一场星空破碎、心也破碎的梦!

赤鸾在最后关头,终于救了二圣,间接地也救了风甲一命。因为若是二圣死于风甲之手,以四人的结义之情,风甲的悔恨难当,只怕当场便要以死相谢二圣了!

但是,她自己却被数道血匕伤了,如今横躺在地上,生死不知。暴雨神针化为的一团银雾低低地飘浮在她的身前,微微颤抖,似乎也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